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没有硝烟的战争Ⅰ知道危险,读懂征兆,历史的教训给我们以警告

新的学期似乎从乌姆里奇在迎新晚会上那番矫揉造作的演讲开始就变得不太一样了,烦人,并且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躁,大部分人,尤其是格兰芬多们,都不能想象在他们面临O.w.Ls的这一年,是这样一个死板教条的,像某人的未结过婚的老姑妈一样的女人来教他们黑魔法防御术。
尤其是她说话的时候还操着那样一副令人作呕的小姑娘的语气。
“说实话,我十八岁的表姐和七岁的堂妹都不穿这样的粉色,尤其是还穿一身这样的粉色。”布雷斯在公共休息室里一副反胃的表情说,“尤其是她头上的那个大蝴蝶结,那是婴幼儿的审美吗?”
“比起她,”德拉科冷呲一声,“我觉得还是分院帽的新歌更值得我的关注一点。”
“我们的霍格沃茨面临着危险,校外的仇敌正虎视眈眈。我们的内部必须紧密团结,不然一切就会从内部瓦解。我已对你们直言相告,我已为你们拉响警报……”潘西接着说,“校外的仇敌不就是在说乌姆里奇……背后的魔法部吗?”
“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中写过,分院帽曾经很多次的提出警告,总是在它感觉到学校面临着巨大危险的时候。当然啦,它的忠告每次都是一样的:团结一致,保持内部的稳定。”
“虽然并不是想向着霍格沃茨或者邓布利多,但是我还是觉着魔法部不应该也不能插手学校,不然我们都成了什么,受控制的职员吗?”布雷斯手指随便翻着桌上崭新的《魔法防御理论》。
“只可惜,康奈利·福吉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哈利懒洋洋地靠在沙发背上,“他巴不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那个谁,哦,她似乎在魔法部地位不低,是个什么副部长?”德拉科看向哈利,哈利点点头,“乌姆里奇。就是吧,看起来就是一副很会狐假虎威阿谀奉承的样子,虽然我没从家里任何人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魔法部里一个讨人厌的小人物……”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一片安静,看起来每个人都好像有自己的事在做,但实际上,他们都一直摒息听着那几个人聊天,“只可惜,到了霍格沃茨以后她依然是一个讨厌的小人物。”
“就怕有人在你口中这个小人物背后推波助澜,让她掀起什么风浪。”
****
新学期开始,乔治和弗雷德就在布告栏贴了招募试验者(小白鼠),好像得到的反馈还不错。不过斯莱特林都是持观望态度的,身边的人还因为好奇来问过哈利,“你不是跟他们挺好的,那,知不知道他们那是在搞什么?”
“造福群众吧……”哈利这样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也可能顺带盈利?毕竟他们的前途是在学术成就之外。”
虽然听完他的话之后那人更是一脸不解,但是哈利笑笑也没解释太多。
因为早晚会知道的,不是吗?
各种事情充满了刚开学的第一天(犹如一周的第一天)适应又开始上课(第一节课,教授们都反复来回的提醒他们你们在六月将赢来一场重要的考试,以证明你们五年的时光没有虚度)的生活以及作业,连绵阴雨的天气,因为队长毕业了所以要准备选拔新队员魁地奇队,因为种种事情麻烦起来的同学关系(各个学院之间),以及忍耐乌姆里奇。
不,是忍受。
哈利在上第一节课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刚坐下不到五分钟,只听乌姆里奇说了些要求的情况下)终于意识到,如果重来一次要面对场场战斗是不能逃避的考验的话,那忍受乌姆里奇就是难以承受的煎熬。
时时刻刻,每分每秒。
哪怕他上午刚刚在魔药课上完美的交上了一大肚短颈瓶的缓和剂,十二英寸的论述月长石的特性及其在制药方面的用途的作业对他一点难度都没有,其他的也是,虽然刚开学就作业众多但他都有头绪,而特里劳妮需要浪费打量脑细胞和精力的解梦课程也变得没那么难熬了,如果是和乌姆里奇对比的话。
而如何忍受乌姆里奇他却毫无办法,除非不上课或者坐在那里不听不看……
但是乌姆里奇一开口,就让哈利从早上到那一秒钟的好心情都消失无踪了。
“她的审美是巨怪培养的吗?”德拉科皱着眉看着坐在讲台后面的乌姆里奇,对方矮胖的身体因为坐下和变得更像是强烈而鲜明的一坨什么——她穿着前一天晚上穿的那件毛绒绒的粉红色开襟毛衣,头顶上戴着那个黑天鹅绒的蝴蝶结。
“这种穿着配上她的体型活脱脱就是一只大苍蝇愚蠢地落在了一只更大的癞蛤蟆身上。”德拉科伏在哈利的耳边小声对哈利说,而哈利听到德拉科这番话之后明显变得开心了一点,因为并不是他一个人第一眼就讨厌这个女人。
但是,这点微微回升的好心情也都被开始上课之后对方强调死板规矩那理所应当的语气弄得差不多消散了,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不太开心,因为跟在“收起魔杖”这个命令后面的,从来都不是他们觉得有趣的课。
所有人拿出羽毛笔听着乌姆里奇在讲台上讲述她的课程目标,哈利一手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前面一群人的脑袋,别人写的时候,他也在书上写下什么,不过是在头也没低的情况下写的画圈一样的花体。
“是不是每位同学都有一本威尔伯特·斯林卡的《魔法防御理论》?”确保所有人都老老实实抄完黑板上的三个课程目标之后,乌姆里奇问。
班里响起一片喃喃表示肯定的声音。
“我认为我们还要再来一遍,”乌姆里奇教授说,“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时,我希望你们回答‘是的,乌姆里奇教授。’或者‘不,乌姆里奇教授。’再来一遍:是不是每位同学都有一本威尔伯特·斯林卡的《魔法防御理论》?”
“是的,乌姆里奇教授。”全班同学大声回答(哈利张嘴打了一个小哈欠,德拉科好笑的扯动了嘴角)。
“很好,”乌姆里奇教授说,“我希望你们把书翻到第五页,读一读‘第一章,入门基础原理’。读的时候不要交头接耳。”
哈利打开书,一个字没看就开始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赫敏的声音,她在问乌姆里奇,并且好像已经聊了一会儿了,“我不认为这些东西写的哪里清楚,这上面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使用防御性咒语。”
哇哦。哈利看向那边,乌姆里奇正自以为亲切的微笑着,“使用防御性咒语?”她轻声笑着重复道,“哎呀,我无法想象在我的课堂里会出现需要你们使用防御性咒语的情况,格兰杰小姐。你总不至于认为会在上课时受到攻击吧?”
“教授,您问的这个问题真好笑,我们又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间教室里,”哈利坐在座位上语速极快的插话,“并且,也不一定在这里就不会受到伤害,这间教室里可发生过不少危险,那么既然曾经发生过,那么现在也可能发生,比如怪物突然袭击或是谁突然疯了——”
“在我的班上,同学想要讲话必须先举手,”乌姆里奇瞪着哈利,依然笑着问他,“你是——”
“哈利·波特。”
“那好,波特先生,斯莱特林扣十分,因为你不遵守纪律,现在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想把我刚才没说完的话说完可以吗?教授,毕竟你打断了我……”
乌姆里奇做了个请的姿势,尽管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情愿。
“当然我刚才只是做个假设,谁会疯呢,虽然包括教授在内的我们在O.w.Ls年都是有点神经衰弱的,毕竟你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稳定……从你过度尖锐的声音就能看出你比我们还有紧张,不然一个声带正常的中年女人怎么会是这样的声音说话……”哈利说到这‘呕’了一声,“对不起教授我一想起O.w.Ls考试就很难受。”他解释说。
“……”乌姆里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纳威和赫敏的手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又‘唰’的一下举起来了,“怎么,格兰杰小姐?你还有别的问题要问吗?”
“是的,”赫敏说,“黑魔法防御术的总体目标当然应该是练习防御性咒语,是吗?”
“当然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对矫揉造作有些反胃。”哈利自顾自的说,好像以为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听见,但是他知道所有人都听见了。
乌姆里去没有管他,而是和赫敏开始新一轮的辩论,在几个人插话之后教室里变得异常乱,哈利就在这些声音的掩护中和德拉科咬耳朵,直到纳威因为什么问题用假装若有所思的口吻说,“也许?伏地魔??”
教室里先是鸦雀无声,然后罗恩倒吸一口冷气,拉文德布朗发出一声低低的尖叫,迪安一歪身从板凳上摔了下去,然而乌姆里奇教授却没有显出害怕的样子。她只是盯着纳威,脸上露出一种恶狠狠的心满意足的表情。
“格兰芬多扣除十分,隆巴顿先生。”
‘比分找平。’哈利小声跟德拉科说。
教室里一片沉默和寂静。大家要么盯着乌姆里奇,要么盯着纳威。
“好了,让我把几件事情弄弄清楚。”乌姆里奇教授站起来,身体朝前探着,两只手指短粗的手掌按在讲台上,态度很是认真严肃,“有人告诉你们说,某个黑巫师死而复生了——”
“他没有死,”纳威生气地说,“但是没错,他回来了!”
“隆巴顿先生你已经让你们学院丢了十分,别再把事情越弄越糟,”鸟姆里奇教授一口气说完这句话,眼睛看也没看纳威,“正如我刚才说的,有人对你们说,某个黑巫师又出来活动了。这是无稽之谈。”
哈利听着纳威愤怒的辩驳着真相,但是得到的只是一次禁闭,乌姆里奇强调着魔法部对他们的保护,强调着自己会帮助所有被黑巫师死而复生的鬼话吓唬的学生——然后纳威开始质问塞德里克的死,在乌姆里奇说那是一场不幸的事故之后,他说了那是谋杀,并再次说了那个人的名字。
得到的是一张要交给麦格教授的加密羊皮纸。
他也应该和麦格教授好好谈一谈,多听一些有阅历的长者的看法……希望他不要像自己那样听不进去。哈利想。
“幼稚。”德拉科这么评价纳威刚才的一系列行为,“逞一时口舌之快,想必马上就要遭受皮肉之苦了。”
哈利觉得不得不敬佩德拉科。
起码在这点上。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