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没有硝烟的战争Ⅱ流言蜚语蔓延的比什么都快,但是它是最不堪一击的东西

扎着银绿条纹领带胸前有着斯莱特林学校标志的哈利出现在格兰芬多塔楼门口的时候,着实引起了一些惊疑,哦,因为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不是在约会就是在图书馆或者休息室里面呆着,所以只有胖妇人惊疑,并且,哈利觉得她还有一点恐慌,尤其是当他说出了格兰芬多这次的口令之后。
“进来吧,孩子。”胖妇人颤抖着说,做了个请的姿势。
哈利微笑,“谢谢,夫人。”然后灵活的从画像后面的通道走进了人声鼎沸的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没人注意到他,人们都在忙活自己的事,没有人发现这次进来的这个人穿的衣服和他们有细微的用于辨别上的差别。哈利就这么大张旗鼓的观察着这个充满了暖色调的他无比熟悉的空间,然后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两个背着他的,挨的特别近的红色脑袋但是他现在还有点别的事,哈利又看向休息室里最角落的那个地方(曾经他最喜欢的地方),纳威,罗恩和赫敏窝在那里看书。
他走过去,看着明显情绪不好的纳威,说,“如果我是你,那么我会多听听那些人的看法,而不是自己冒冒失失的想向所有人证明自己不是骗子。”
纳威看了哈利一眼,没有说话,好像不太在意哈利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而罗恩和赫敏都是下意识的左顾右盼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注意他们。
纳威想起了麦格教授说的那些话。
“你怎么……”赫敏小声问哈利,但是哈利对他摇摇头,没有回答,而是接着对纳威说话,“你心知肚明自己是对的,那你又何必在意这一时的猜忌和嘲讽呢?你明知道她背后是谁,我也希望你知道,整她是整她,但是不要反复跟康奈利·福吉强调你所谓的真相,他不会信,而不用等多久,等到那个人忍不住的时候,他就会‘啪嚓’一下倒台。”
“别担心,要不了多久的。”哈利又强调了一遍,但是他没有说虽然到那个时候之前还会发生很多事情。
“麦格教授说,问题不在于说实话还是说谎话,而是在于我现在必须低着头做人,尽量不招惹麻烦,管好我的自己。”纳威小声说。
“她说的对。”赫敏立刻说,眼睛看着罗恩,罗恩也点点头。
哈利也点头,“现在该做的事情是,说服你能说服的人,团结更多相信你的人,她只是一门科目的老师,管得了课堂,管不了课下。”
赫敏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且邓布利多好像也在去年离校宴上也说什么‘他制造冲突和敌意的手段十分高明。我们只有表现出同样牢不可破的友谊和信任’——不过谁记得清楚呢……”
“你记得已经够清楚了,哥们。”罗恩说,“赫敏也说过这句话。”
哈利对着罗恩笑了笑,“这个‘他’,你也可以想象成魔法部,毕竟一个敌人和两个敌人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只是要战胜而已。”
纳威耸了耸肩,“我只是一时没想清楚走了死胡同……没事,别担心我。”
哈利听到这句话没忍住笑,“我没法不担心你,”他收敛了笑,严肃了起来,“听着,乌姆里奇有资格关你禁闭,是基于她是你的老师,有资格这么做。而且她一定会采取一些办法来打压你,如果是动用了一些不被允许的方式,那你一定要告诉任何一个能替你做主的教授。”
纳威显出一副稍稍有些疑惑的样子,显然是把乌姆里奇的手段也当成了之前那些温柔的老师们,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哈利还真怕他就像自己一样死心眼,“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他说,“我还有点事找双胞胎,先走了。”三个人小声的对他说再见。
“哦对,”哈利突然想起什么,“千万别去在意流言蜚语,那是蔓延的比什么都快但是又最不堪一击的东西。”
哈利绕了个圈子,从人不多的地方绕到了正忙着的双胞胎身边,轻声问了声好,“嗨,乔治,弗雷德,我找你们有点事……”
乔治和弗雷德听出了哈利的声音,于是其中一个头也不抬的(他正在纸上写着什么)拍了拍旁边的空位,说,“坐吧,哈利,我马上——”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是反应过来这里不是他们和哈利朝夕相处了很长时间的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客厅或者其他地方,而是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另一个也惊诧的抬起头来看着哈利——
“你怎么在这里?!”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压低了声音问。
“哦,”哈利好笑的看着面前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的双胞胎,“我找到一个好心人相信我没有什么恶意,于是他就告诉我你们的口令啊,反正也到了快换的时候了。”当然是假的,他能进来只是因为他记得开学第一周的口令。
“不过各个学院之间还有更好更便捷的连通方法,”哈利的眼光有意的看向壁炉,双胞胎的视线也跟着他动,“但是,因为担心太突然了吓到你们,我就没那么来……其实也是因为不想那么高调……”
“好了,说正事,我需要一些呕吐糖,”哈利严肃的说,“用来应付后天一下午的黑魔法防御课,当然还需要好好琢磨一下计划……”
“明智!”乔治拍了拍他的肩膀,夸赞道,弗雷德低头翻着脚边的箱子,拿出来一小盒呕吐糖给哈利。
“谢谢。”哈利翻衣兜,“这些是多少钱?”
弗雷德做了个鬼脸,乔治把哈利拿着钱的手推回去,“钱什么啊,送你玩,需要什么来找我们就行……不过你是要给乌姆里奇点下马威吗?你可不是简单靠呕吐糖逃避上课的人。”
哈利回了他们两个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表情。
“那就我们就等着听你好消息了。”乔治在哈利肩膀上捶了一下,弗雷德也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没问题,”哈利眨眨眼,“那我先走啦,你们慢慢核订单吧。”
“再见。”弗雷德说。
“小心点。”乔治说。
两个人目送哈利钻出通道,离开格兰芬多休息室,准备接着研究订单,一低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什么闪亮亮的东西,乔治转头,在哈利刚刚坐着的地方发现了一枚金加隆。
“喏,”他给弗雷德看,“哈利留下的。”
“如果还给他的话,八成会说些‘你们还在起步期啦,多的就留着下次花吧’之类的话。”弗雷德笑着说,“不过他倒是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只需要一点飞路粉就可以扩宽我们的销售。”
“没错老兄。”乔治点点头,一脸迫不及待,“各个学院要连通起来才能抵御外敌。”
“我们需要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先试验一下。”
“当然。”
****
第二天一早,哈利就在布告栏发现了韦斯莱兄弟贴的一张新告示【好消息!每晚十点开始,是韦斯莱兄弟上门销售时间,请热情等待我们吧。】
“什么意思?”德拉科问。
“不知道,”哈利说,“不过今天晚上就应该知道了……走吧,吃饭,不多吃一点我都熬不过一会儿的课。”
因为是刚开学,变形学和魔咒课上课上的时候教授们都会拿出几分钟来强调一些O.w.Ls考试的重要性,让学生在课上练习很多复杂的困难的魔法,并且在上完课留下很多的作业,保护神奇生物课则是让他们放松的认识一些新奇的神奇生物,有赫敏在不用动脑子的感觉让哈利觉得学习了一上午的脑袋稍微轻松了一些,他开始想别的事情了。
但是这件事,直到他满身龙粪味的从草药课大棚离开,草草的冲了澡然后去吃饭,直到吃完饭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周三,一下午都是黑魔法防御课,哈利肚子里装满了牛奶面包煎蛋的蔬菜坐在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原本计划着在乌姆里奇要展开什么长篇大论之前把呕吐糖吃掉,然后好好在‘对矫揉造作反胃’上做做文章。
但是。
哈利没想到的是,在这节课上,他准备已久的呕吐糖暂时没有排上什么用处,因为乌姆里奇用着一种更让人讨厌和恶心的声音从O.w.Ls考试谈到了他们未来的工作和其他一系列问题上,说什么“当然,如果你们在这一年好好学习这本书上的理论知识的话,那考试就是小意思,在这里我非常想和你们谈一些其他问题,在取得O.w.Ls证书之后,你们就可以考虑你们的未来了,不需要高深的N.E.w.Ts证书你们也可以从事很多工作,当然,更高深的魔法进修也是必不可少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没有通过N.E.w.Ts考试,那么就没有资格当一个傲罗,哦,当然魔法部里很多岗位都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对吧,波特同学。”
“很抱歉,我不清楚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意图所在。”哈利冷冷的说。
“哦,孩子,”乌姆里奇依然笑着,似乎被他这样的表现取悦了,“我和你的父亲也是同僚,虽然他现在在魔法部的处境并不是那么好,如果你真的像你历年的成绩单那样优秀的话,就应该明白要尊重你的老师,像你父亲应该明白要尊重上级一样,这样对你会更好,你说——”
“——”乌姆里奇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哈利用更大的声音打断了她。
“我当然知道要尊重老师,但是像你这种在课堂上随意谈及学生父母并且意有所指的人现在不在我该尊重的行列里。”哈利的声音更冷了,“还有,我用不着你来决定怎样是对我有好处的!更用不着你来教我该怎么做——毕竟看你现在这样子,就知道你根本教不好我们。”
“或者除了令人恶心的穿衣配色品味?”很多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艰难的忍着笑,但他们也知道,哈利的麻烦大了,但是他不在乎,“并且,像你这样看起来就不干什么实事的家伙,想必在魔法部里也是不想跟傲罗打照面的吧?嗯,或者说是巴不得退避三舍?你觉得我说的对吗?乌姆里奇教授。”
哈利眼睁睁看着乌姆里奇本来带着笑的表情随着他的话而慢慢变得凝固了,就像对方一样,他也因为对方这样的表现而恶劣的开心。
“下课——到我办公室来!波特先生!”乌姆里奇怒不可遏的说,脸上也挂不住那虚假的微笑了,“应该有人好好教教你规矩了,既然你在这学校五年都没有学会,那就只好由我来了!”
“呵……”哈利冷笑一声,拿起书包摔门出去了,临出门之前在门口说了一句,“我等着你。”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