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没有硝烟的战争Ⅲ采取重大决定之前一定要深思熟虑

事实上,哈利当然不会就这么傻呆呆的把自己送到乌姆里奇手上,他在附近找了一间空教室,掏出魔杖在自己左手上施了好几个迷惑咒和掩饰魔法,这样乌姆里奇就会在这只手背上看到她想看到的。
然后他把魔杖藏进衣袖里,在这教室里写了一会儿作业,然后在下课之前回到了黑魔法防御术教室的门前,等待着。
下课铃响过之后德拉科是第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他没有说话,眉头紧皱着,灰色的的眼睛里满是烦躁不悦,哈利看着他的眼睛,感觉自己会被德拉科杀死。
但是在德拉科还没来得及动手的时候,乌姆里奇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跟我来,波特先生。”
德拉科冷笑了一声,看着哈利的目光里的烦躁不悦变成了冰冻的讽刺,但是又很快都融化成了担忧。哈利看得揪心的不得了,恨不得在这里给德拉科一个拥抱外加亲亲他,求他别担心自作自受的自己。
虽然这也是他预谋的一部分,只是这一步来的有点快了。
哈利跟在乌姆里奇身后走过走廊,上了四楼,然后进了乌姆里奇那间充满了少女风,蕾丝,干花,小垫子,和挂满了一面墙的带着猫的小盘子的粉色的办公室。
哈利在乌姆里奇转过身来瞅他的时候拼命克制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而对方带着笑容看了他一眼,发出一声类似小女孩开心时的笑声,然后走向她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又掏出她那根短的不行的魔杖在上面点了一下。
“因为只有这一次禁闭,时间也很短,我很担心你会记不住你犯过的错误,我知道的,孩子的忘性都是很大的——所以我稍稍用了一些小魔法,希望它们能帮你加强记忆——人总要是谨记教训才能成长的不是吗?”
“哦,对了,”乌姆里奇在空中有点了一下,靠在角落里那套桌椅立刻飞到了哈利面前,“从昨天开始隆巴顿先生也在关禁闭,所以我不用在现准备桌子了。”
哈利敷衍的点点头,先在椅子上坐下,让后把书包捧到前面装作找笔的样子,实际上右手看起来是把着书包,但实际上是借着书包的掩饰在袖子里握住魔杖,用余光调整角度,然后对着小桌子上的羊皮纸施法,保证它们能起到蒙蔽的效果。
“别找了,亲爱的,不是用你的笔。”乌姆里奇没察觉出来什么,她说着,递给他一支细细长长、笔尖特别尖利的黑色羽毛笔。“你要用的是我的一支很不同寻常的笔。给。”
哈利没觉得这根笔比起以前有什么不同的。
“我要你写我永远都不可以对教授不敬。”乌姆里奇的脸上因为这句话固定了几秒钟的带着期待的笑容。
哈利点点头,心里想我可从来没对真的配当我教授的人不敬过,至于你……“写多少遍?”他问。
“写到我叫停为止,好吗?”乌姆里奇笑着说,“其实我们应该先吃晚饭的,但是我最近减肥,而你又很年轻,这一顿应该也没什么,我们尽量快点结束,不要耽误隆巴顿先生的事,好了,开始吧。”
你没有给我墨水。”哈利为了不导致任何怀疑的,例行公事的问道。
“哦,你不需要墨水的。”乌姆里奇教授说,声音里带着一点浅浅的笑意,说完,她走到自己的书桌旁坐了下来,埋头对付一批等待批改的论文。
哈利把羽毛笔的笔尖落在纸上,用美观流畅的花体写下德拉科的名字,那名字在纸上眨眼间就变成了‘我永远都不可以对教授不敬’。而他的手背刺痛的很厉害,他甚至能感觉到五个字母在他手背上出现时留下的痕迹,但是眼睛看到的只是鲜红的‘我永远都不可以对教授不敬’,伤口很深,虽然说愈合的也很快但是在皮肤上留下了明显的印子。
哈利想他知道乌姆里奇刚才说的‘稍稍用了点小魔法’是在说什么的,而凑巧的,他也稍稍用了点小魔法。
……
虽然每一笔写下都是疼痛,但是哈利还是觉得禁闭的时间过的很快,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里本来应该很煎熬的,但是似乎‘咻’的一下就过去了。
“过来。”乌姆里奇最后宣布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哈利感觉德拉科的名字都已经刻进他的骨头里了,在很久之前伤口就很难愈合了,现在魔法还在维持效力,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要是这一个小时左右真的一直在写‘我永远都不可以对教授不敬’,那还真是挺惨的。
乌姆里奇握着哈利的手,端详了一阵,带着微笑的说,“看起来你应该铭记这个教训了,好了,我想你现在应该还能赶上吃饭,哦,有点悬,但是也差不多。”
她倒是一点也不记得她说过的那些早点结束的话,不过也确实没耽误纳威什么事,哈利甚至在离开办公室的路上都没有遇到他。
哈利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到桌前去拿书包,乌姆里奇在这个时候跟他说,“再见,波特先生。”
“……再见!乌姆里奇教授!”哈利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恶狠狠的,拿书包的动作也尽量表现出因为生气而夸张,他宽大的衣袖故意把一些羊皮纸都弄到了地上,三四张纸飘飘散散的,他动作不耐烦的的捡起那些纸,余光保证桌上剩下的都是白纸,然后用力攥着,大步走出了乌姆里奇的办公室。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觉得自己受到了屈辱的青春期少年。
乌姆里奇在办公桌后面笑得更开心了。
****
在开学还没到一周的时间内,发生了众多的事情,使这一周就像是一个学期那样漫长,或许这样太夸张了,那就像就像一堂没完没了的魔法史课那样好了。
到周三晚上,就连霍格沃茨美味的晚餐都没有办法安抚众人的内心,包括糖浆水果馅饼!而斯莱特林们在晚餐的时候表现的十分沉寂,就像是一头正在压抑怒火的龙——坐在你旁边危险的眯着眼睛,鼻子里喷着火星——德拉科就像平常一样坐在那里吃着晚餐,表情看不出一丝端倪,但是他身边的位置都空着,一个是因为哈利不在,而其他的,潘西布雷斯高尔卡拉布以及众多在平时往他身边凑的低年级或者是别有用心的女孩,都因为生物本能躲得远远的。
相比以往,对于斯莱特林来说这是一顿无比安静的晚饭,德拉科的表情甚至间接加快了一众人的吃饭速度,而他吃的更快,大概在坐下十分钟后他就在所有人目送下带着用羊皮纸包着的一些吃的大步走出了礼堂。
布雷德和潘西交换了一个眼神,默默也加快了咀嚼的速度。
两个人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就看到德拉科坐姿严谨的坐在沙发上翻书,面前摊开着一张羊皮纸,似乎是打算写写作业——两个人看德拉科没哟打算理他们的意思,也就没有说话,默默坐好也开始写作业。
真是不得不感叹最近的作业真的是太多了。
之后,休息室从安静变得嘈杂,人们进进出出说说笑笑,潘西和布雷斯也跟别人一起下了一会儿棋聊了一会天,而德拉科却一直安静的呆在那里,一言不发,和任何人都没有对视,不是翻书就是羽毛笔写个不停,几个小时下来面前堆起了两三份羊皮纸。
但是,即使他一直很安静的在做自己的事情,整个休息室的人还是感觉他周围被低气压区笼罩着,并且在不断扩散——直到哈利回来。
哈利是在五点多钟的时候回来的,除了脸色稍微有些苍白之外好像没什么其他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之前也没有人被乌姆里奇关过禁闭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哈利的绿眼睛和德拉科的灰眼睛对视了一会儿,一秒钟或者更短?总之哈利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眼里到底是藏着薄雾还是孕育着风暴,德拉科就转开了视线……哈利深呼一口气,往他们那边走。
值得说的是,公共休息室里自己忙自己的氛围并没有因为哈利回来改变,人们依然三五成群的说着自己的事。
因为这个时候公共休息室里人声鼎沸,所以等到哈利走过来坐下之后,布雷斯也就毫不避讳的问他,“那个丑八怪到底让你去干吗?”潘西一脸好奇,德拉科把桌上的书合上,又慢条斯理的把写满了的羊皮纸卷上。
“哦,”哈利做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表情,“写点句子?”他语带疑问的说,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疑问,但是他们还是稍稍安下了心。
“给你。”德拉科面无表情的把桌上的一包吃的给哈利,哈利笑着端详他的侧脸,只看到的满满的别扭。
但是哈利接下来就让他们打消了刚才那种稍微安下了心的感觉,他一手拿着德拉科递过来的吃的,边拆开边轻快的说,“所以,兄弟们,我用我的亲身体验为你们取得了宝贵的经验——那就是不要轻易让乌姆里奇关你禁闭,比起她,斯内普教授那里简直是天堂。”
“她让我写了一晚上的‘我永远都不可以对教授不敬’,特殊的笔,我的血。”
他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这时候魔法还没失效,因为哈利的暗示,所以他们也看到了他手上那一串鲜红字迹,皮开肉绽,但是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愈合。
“……”
哈利右手握着包着三明治和鸡腿的羊皮纸,咬了一口三明治,一边看着周围三个人的表情由诧异震惊转到怒不可遏,比起表情外露的潘西和布雷斯,德拉科的反应倒是最平静的了。
德拉科一下子抓住了哈利的手腕,把他整个人都扯到自己旁边,两个人挨的很近,哈利的手背就在他眼皮子底下。
虽然这家伙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只从他的眼睛来看,哈利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相当不好。
德拉科低垂着眼,没一会儿就放开了哈利的手,没说话,但也没有别的意思。潘西小心翼翼的呼出了一口气,就怕德拉科一时冲动下干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比如大闹乌姆里奇的办公室。
哦,虽然他更可能提笔写信回家。
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沉默,周围的嘈杂似乎都遥远了起来。
随着德拉科放开哈利的手,哈利也低头研究起自己左手手背上那些狰狞而丑陋的伤疤,而所有人都看着他,又是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哈利一直没有抬头,没有看和任何一个人对视),又是看看他不停握拳再张开的左手……没人敢出声。
直到内心柔软敏感的潘西轻声轻气的喊着哈利的名字,“我想你需要去校医室看看,那些伤口看起来非常……糟糕。”
“没事的,”哈利突然笑了一声,吓了他们一跳,“别担心,”他用眼神安抚着怒不可遏的德拉科,“这是个机会,我提醒过她离我远一点的……现在是她来招惹我,不回敬点什么就显得我太好欺负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