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没有硝烟的战争Ⅳ虽然有了软肋,但是也有了盔甲

“把相机借我,布雷斯,”哈利说,“帮我拍一下我的伤口,清楚一点,我需要好好的跟我父母撒撒娇告告状。”
布雷德还是呆呆的。
“快点,老兄,”哈利催促他,“在等一会儿魔法就要失效了。”
潘西有点没反应过来当前的状况,说实话照她来看,德拉科才是那个可能写信回家的,毕竟他父亲在魔法部里位高权重说话也有分量,在这个福吉专政的时期也能找到自己的办法。
“什么魔法?”德拉科敏锐的问。
“一些小法术,其实我在纸上写的都是你的名字,但是她以为我写的都是忏悔吧……”哈利笑着,“我尽量把每一次都写的一模一样好看,这样等最后留疤的时候也不会太丑。”
潘西和布雷斯:“……”什么名字,谁的名字?!!!
“说实话她这招也是太阴损了。”哈利这里说的是乌姆里奇在她的羽毛笔上特意加了增强咒的事,不过因为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所以他没有说的太明白。
布雷斯和潘西的大脑思考着哈利这番话,稍稍浪费了一些时间才想到一些由头……但是哈利再一次催促了认真思考的布雷斯相机的问题,导致他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想到的不对劲的地方。而潘西的关注点稍微有些不同,她的眼眶有一点红,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德拉科。
德拉科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虽然飞速的理清了前因后果和其中奇怪的地方,但是他什么都没有问……在很久以前他就想好了,如果哈利想告诉他什么,那他就听着,长久以来的种种疑惑解开了也好,没有结果也没关系,他都想好了。
他不希望他和哈利之间有任何隔阂,而只要他不在意,那些事就永远不会是隔阂。
哈利不知道德拉科这会儿百转千回的思绪,他只是看到德拉科低垂着眼,似乎有些悲伤但是又很迷茫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地,心脏就抽疼了一下。
“年轻而又热恋的时候做什么都不会后悔,”哈利绿眼睛里满是荡漾起涟漪的温柔,“更何况如果在手上留下那句忏悔我才会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哈利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他手背上的伤这会儿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严重了,字迹清晰鲜红,灼烧着德拉科的眼睛。
“当然,我也希望自己永远不会后悔。”哈利又是半开玩笑说了一句,没想到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的德拉科听到他这句话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德拉科肯定的说,“你会永远在身上带着我的名字,不会有宁愿带着莫须有忏悔而憎恨它的时候。”
“……”哈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布雷斯打断了,甚至连原本那种心情都一下子消失的差不多了。
“喂喂!”布雷斯在楼梯平台上喊了一句,然后从楼梯上飞奔而下,“我把相机拿下来了,哈利,你要——潘西你瞪我干吗?”
潘西一脸郁卒。
哈利笑着拍下自己的手背,不需要再处理,只是一张普通的彩色照片在父母那里就可以说明很多。然后从桌上找出一张信纸来,不过他没急着写信,而是翻了一会儿德拉科的作业——完成的不错。
“我还有好多作业没写呢……”哈利故作哀伤的叹息着说,但是德拉科没理他这句,而是看着哈利拉着他的左手手背。
哈利用左手拉着德拉科的右手,魔法的效力在逐渐消散,他手背长长的一串字渐渐缩减,首尾先涣散,然后剩下的部分也渐渐四散开,最后只留下了那简单的五个字母。
一个人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乃至拥有这个名字的人,都与他一生相关,永远无法割舍。
****
哈利简短说明情况的信很快就写完了。
这封信从由海德薇带着,在第二天天色微明的时候从霍格沃茨送到了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带来的效果就像是谁点燃了炸药的引线一样——午餐的时候,哈利忍受着用刀切割牛排的时候用力所再来的刺痛感,德拉科脸上的表情和昨天一样阴郁,虽然他在昨天晚上好好保证过了绝对不再去冒险触那个老女人霉头。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在安静吃午饭,整个礼堂里只有细微的说话声的时候,礼堂的大门突然被人大力踢开——哦,应该是被魔法轰开了——发出了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的巨大声音。
哈利嘴里叼着叉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莉莉女王巡视领土一样目不斜视的穿过长过道,他的脑袋也跟着莉莉从右转到左,看起来也和其他人一样莫名其妙,但其实在寄出那封信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了。
德拉科侧头惊讶的看着哈利,小声问,“莉莉妈妈怎么会……”
哈利迷茫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莉莉顶着所有教授惊讶的目光,但是她没有理会,一步跨上教师席,一只手握着魔杖的顶在乌姆里奇的脖子上,一只手用力的紧扣桌沿压抑怒火,“如果不是这里坐着这么多值得尊敬的人,那我绝对把这些东西扣在你身上!”
一阵哗然。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就剥了你这身癞蛤蟆一样皱巴巴的皮。”莉莉手上使力,魔杖尖几乎要插进乌姆里奇的气管里,后者瞪大了双眼,死死靠在椅背上小心翼翼的呼吸。
“莉莉·波特。”邓布利多终于在莉莉差点杀死乌姆里奇的时候开口阻止了,“你一大清早写信请求拜访霍格沃茨就是为了谋杀学校的老师吗?快放开!”
“当然不,邓布利多教授,我是为了看望我家惨遭体罚的熊孩子……”莉莉温柔的把魔杖收回来,“不过不得奉劝贵校的这位老师一句,如果她再敢体罚我儿子或者任何一个无辜的孩子,那我不介意和她好好谈论一下她的那些往事。”
“抱歉,各位教授,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愉快的午餐。”莉莉欠身致意,麦格教授艰难的也勾出一抹笑,所有的教授显然依然惊讶,但是都还了礼,表示没什么的。
乌姆里奇依然惊恐未定,但是看到莉莉好像要离开也稍微放下了点心——但是没想到,莉莉转身的瞬间一挥手把她面前的那些盘子都扣在她的身上了,牛排的汤汁和食物上的油,还有做为饭后甜点的泡芙被挤压出来的奶油——全都粘在了她粉色的毛衣前襟上。
“哇哦,”莉莉很没有诚意的说,“好像我转身转的太用力了,真是抱歉呢,教授,我好像又给家养小精灵增加了一些工作……哦,我真是太愧疚了。”
乌姆里奇轻轻捂住自己的心脏,小声说,“没关系的。”
“感谢你的宽宏大量……不过给你的建议,这样花哨的颜色显然更适合你一些。”莉莉微笑着,然后在所有教授的眼皮子底下,背着所有学生,恶意的笑着用气声,“你的偏见和残酷我们都心知肚明,但是你以为霍格沃茨是你展示自我的机会,那你就会死的很惨。”
“离我的孩子远一点,也离别人的孩子远一点,毕竟我不想说,你也不想让魔法部里的那些人知道你哪些破事对吧。”
莉莉再次躬身,“打扰了,各位教授。”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到斯拉特林长桌,冷眼看了哈利一眼,声音冰冷,“哈利·波特,跟我出来!”
哈利在莉莉看过来的时候顺速的摆好了一个讨好的露齿笑,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莉莉只看了他一眼……哈利叹息着放下刀叉,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梅林啊……”
他在所有人热切的注视下默默地走了出去,莉莉就在门外等他,看到哈利出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拉起他的左手,咬牙切齿的看了一会儿,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块药膏‘啪’的贴上了。
不过她没有对哈利手上依然粉红的伤疤说什么,什么都没有,但是无论是作为一个母亲还是作为一个也曾热恋过的女人,她都明白。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莉莉叹了口气,“哈利,你有时候真的跟你爸爸不太一样。”
“……”哈利看了眼莉莉,又低头,紧抿住唇。
“但是,无疑,”莉莉抬手揉了揉哈利柔软的头发,“我喜欢你这样的做法,依靠我们,而不是一昧的靠着恶作剧或者其他的来整蛊老师,不过当然也看老师,你要是敢这样对霍格沃茨的其他老师,那我一定打的你屁股开花。”
哈利没忍住笑了出来,“妈妈你和她认识吗?”
“嗯,”莉莉想了想,“算不上认识吧,就是在一个学校待过,她当时是斯莱特林的学生……忘了是四年级还是五年级的时候稍微流传了一段时间关于他们家的传闻……后来你爸爸当了傲罗之后又听说了一点她在部里的说辞……也挺有意思的。”
“当然,我们是支持你的,乌姆里奇两年前起草了一个反狼人的法律,害得月亮脸简直没办法找到工作……虽然他在知道消息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一丝对这个名字的熟悉,但是我们知道他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
哈利点点头。
“如果不是我强硬的表示我来处理这件事情,”莉莉突然很开心的笑了,“你爸爸都要和大脚板一起密谋杀了她了,月亮脸说也可以下毒……今天早上他们一直在讨论这件事,商量出了很多我从没听过的死法……我应该劝劝雷尔让大脚板少看点电影……”
莉莉说完这个话题,又转回到乌姆里奇身上,带着担心的劝诫着哈利。
“说实话,乌姆里奇声名狼藉,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在康奈利·福吉那里还是一个好手段的部下。但是我们认为她就是个老疯子,蔑视混血,仇恨半人半兽,去年她还到处奔走游说,要把人鱼驱拢在一起,挂上牌子……你明白该怎么做吧?”
哈利点点头。
“哦好了不说她了,”莉莉说,“魔法部这些行为已经快要引起共怒了,但是他们依然丝毫不知收敛,以后反而会更放肆,再加上最近有点不平静……唉,你在学校好好呆着,闹就闹,随便别太过分自己别受伤就行……也看好他们,你们都安全就是最重要的。”
“回去吃饭吧,宝贝。”莉莉揉了揉哈利的头发,拥抱了他一下,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妈妈走了哦。”
“再见,妈妈。”哈利忍住了鼻酸说。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