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没有硝烟的战争Ⅴ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不是早,就是迟早

自从莉莉来过之后,乌姆里奇似乎收敛了一点,当然只针对哈利,在那天之后哈利无论是在课堂上干什么她都当没看见,哈利也很配合的不举手不看书没事就写写作业唠唠嗑传传纸条等下课。
天气也逐渐变得好了起来,蓝天澄澈,微风和煦,周末德拉科训练的时候哈利就坐在看台上晒着太阳发着呆,当然,表面上是看着训练场的。
难熬的开学第一周连带着美好的周末(用来写非动物召唤咒和论述的许多卫星的长篇论文)一起过去之后,哈利在第二周也没感觉出来什么区别,每天上课下课笔记作业繁忙的要命,而人们每天的话题就是那么几个——预言家日报总是隔三差五把邓布利多和纳威拿出来说事,而在乌姆里奇的照片被印上《预言家日报》的头版之后——魔法部寻求教育改革 多洛雷斯·乌姆里奇被任命为第一任高级调查官——之后,由早餐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就没停歇过。
大部分人是由这则消息先谈着魔法部与霍格沃茨的关系,然后由霍格沃茨谈到邓布利多——然后不可避免的谈到了纳威。
哈利在吃完饭去上魔药课的时候听到格兰芬多长桌上迪安大声说了一句,“我妈妈说的对。”
哈利撇了撇嘴。
说实话,高瞻远瞩的斯莱特林们都认为魔法部做出监管霍格沃茨这样的决定的时候一定只顾眼前,没有考虑到长远影响,在这样一个众人被魔法部和《预言家日报》一面之词蒙蔽的时期,这种决议无疑会短期内赢得掌声,但家长们及其他巫师们早晚会发现邓布利多并不是危言耸听哗众取宠的那一个,魔法部也终会发现邓布利多对魔法部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们这种做法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被这种短暂的喜悦包围着,尤其是得了点权利的乌姆里奇。
****
魔药课,众人正在按照黑板上的配方熬制魔药,一般这个时候都是课堂上比较杂乱的时候,各种声音,搅拌坩埚啊,切材料啊,还有人会小声的交头接耳,但是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这节课上这么严重过。
斯内普坐在前面翻着不知道什么书,底下的学生都在调制这节课上讲的魔药,并且三五成群的小声窃窃私语着,当然,说的还是经久不衰的关于邓布利多和纳威的话题,大部分人说他们是大骗子和小骗子,还聊着他在乌姆里奇课上出彩的表现以及今天《预言家日报》上刊登的内容,听起来因为魔法部及《预言家日报》整整一个假期做的努力,大部分傻瓜都认为魔法部这样做是真的有益于霍格沃茨。
这倒是没什么,他们不怎么知道乌姆里奇的手段及在外的盛名。
但是,说实话,哈利真的有点佩服这些人的勇气,居然在斯内普的课上公然谈论这些,哦当然不是说这个话题怎样,而是斯内普的课堂上禁止一切与课堂无关的闲言碎语,也不知道他们今天是怎么了,这个话题这么让他们不能自控,按照往常来讲,一般在魔药课上,全班同学一听见门关上了,立刻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小动作都停止了。
哦,应该说只要斯内普一出现,就足够让整个班级沉默下来。
但是今天显然是个例外。
那些在他背后说话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意见一致的人,或许持相反意见的人觉得没必要在这样的话题中自贬身价,总之,没有任何人说一句‘相信’或者是任何站在邓布利多和纳威立场的话。
当然,倒是有很多人说乌姆里奇什么,觉得这个老师很奇怪啊,黑魔法防御课上不练习那还怎么学习,她就是魔法部的监视器什么的(哈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笑了一下,那个说话的女孩一定生活在麻瓜世界,嗯,要是他爸爸或者是小天狼星的话估计就会直接说是走狗)。
嘈杂持续了大概得有三分钟,斯内普教授‘啪’的一声把书摔在桌子上,然后站起来,冷漠而又阴恻恻的说,“既然你们已经有多余的经历说些毫无必要的话,那么,我想你们的魔药也一定熬制好了,现在,一分钟之内把作业交上来,超过这个时间直接没成绩。”他说着翻过了桌上的一个小沙漏,“好了,装瓶。”
教室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借着第一桌便利的哈利勉强让自己的魔药进行到倒数第三个步骤,然后忍耐着那股刺鼻的味道装瓶。
“感谢梅林吧,你们。”斯内普看着乱七八糟的课堂,语带嘲讽的说,“要不是因为背上教学过失太麻烦,我就让那些一直没闭嘴的杂碎把他们坩埚里的东西喝下去。”
“家庭作业,论述各种不同类型的解毒剂,十二英寸,相比起能称得上垃圾的上一次作业,这次希望你们能够多下一些功夫,不然我就不得不叫大部分笨蛋关禁闭了。”
没人敢说话。
“现在没交魔药的人可以放弃挣扎了,”斯内普看着面前寥寥无几的试管架,冷笑着拿着走了,“还有半个小时下课,你们在这坐着等着吧。”他说完话就走了,袍角飞扬,关门时一声巨响。
没人敢离开教室。
哈利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坐在那里德拉科随便聊着天,德拉科说的第一句就是——“自作自受。”
“可是他们也把无辜人拖下水了,”哈利说,“也不算太失败了。”
****
或许在这个学期除了呆在斯莱特林休息室之外就只有吃饭的时候能让哈利感觉到一些慰藉,牙齿满足味蕾满足口腔满足胃也满足,所以他也可以短暂的放下乱七八糟的想法好好的放松一下,和大家说一些随便的话了。
主要的话题就是今天《预言家日报》上那些东西。
“我不知道魔法部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总觉得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总是反复强调这个反复强调那个,洗脑了一假期还不够结果开学了变本加厉来想控制霍格沃茨……难道是通过控制霍格沃茨来控制舆论和学生吗?”哈利切割着披萨饼,“布雷斯那个蛋糕给我切一块,我要草莓碎干多的。”
结果,布雷德的蛋糕还没切下来,一个反对的声音就从他们旁边冒了出来——哈利抬头看向对面赫奇帕奇长桌上因为站起来显得特别突兀的一个人,他声音特别大的质问着哈利。
“按照你话里的意思,你是认为他们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那个人已经回来了。是这样吗?哈利·波特。”
“除了一年级分学院的时候我还没在礼堂里被这么大声点过名字呢。”哈利笑着跟德拉科咬完耳朵,礼貌的放下了刀叉,用纸巾擦了擦嘴。
“哦,”哈利从座位上站起来,先是看了一眼教师席,哦,老师们都尽力维持着面无表情的脸,然后他又扫视了各个长桌表情各异的脸,然后满脸好笑地说,“这位,嗯,抱歉我不认识你,先生,我想我没有说过任何一句‘相信’或者‘不相信’,对这件事我不抱有任何看法,甚至觉得随波逐流广泛猜测是那种没有远见的人的表现。如果你坚定相信一件事,就不会在意其他人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一阵沉默。
“而关于你的所问的事,或者在我看来所有事,”哈利说,“任何在事情发生前的猜测都是毫无意义的,除了分散精力制造矛盾,我只需要做好我自己该做的事情,上课、吃饭、睡觉、谈恋爱、通过考试……因为那一天终会到来,时间会告诉我你们这一切猜疑的结果。”
“我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和朋友说些笑话来打发时间,不知道哪里打扰到你了?”哈利话里埋坑的再一次很有礼貌的问。
刚才还怒气冲冲的赫奇帕奇也感觉到在这个场合谈这些很尴尬,而面对哈利的疑问,他犹豫着摇了摇头。
“那么,现在可以好好吃饭了吗?还是你认为贸然打断别人用餐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哈利说完自顾自的坐下了,完全不在乎很多人心里骂着讨厌的斯莱特林,也不在乎好多人因为他这番言论对斯莱特林有了新的改观。
教师席上乌姆里奇就好像没听到哈利说了话一样吃着饭,其他教授的脸上倒是明显的看出了赞赏,从麦格教授轻微挑起的眉头和斯内普平缓了些的眉头就能窥出端倪。
邓布利多隐没在胡子下的嘴角也挂上了笑容。
但是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好过,这天开始,乌姆里奇就大肆使用着自己‘最高调查官’的职权,检查着所有老师的课程,使得烦她烦的不行的人又要差不多每时每刻看见她,最恐怖的是还有逃避不了的黑魔法防御课。
在这节课上,又变成了纳威‘出风头’,他在乌姆里奇谈论到历任交他们这门科目的老师时单独点出了奇洛教授,意思是他至少通过了魔法部的调查,不过可惜的是他似乎只教授一年级的课程——
而纳威就像哈利当初那样接嘴了,“是啊,奇洛真是个了不起的好老师,只有一点小小的美中不足,他让伏地魔粘在他的后脑勺上了。”值得称赞的事,他说这话的时候模仿了斯内普上节课的语气,造成的嘲讽效果真是让哈利不由自主的想鼓掌——德拉科适时的抓住了哈利躁动的手。
哈利回了他一个带着懂事和讨好的笑,就像小孩子面对正在生气的家长。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