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狮子与蛇Ⅰ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朋友。能比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更好?除非你算上另一对挚友——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

纳威的行为在午饭的时候得到了一众劝诫,但是禁闭已成定局,无力回天,麦格教授愤怒的又扣了格兰芬多五分希望他能长长记性。隔着几条桌子的哈利在心里默默的表示他能理解纳威想要反驳的心情,然后义正言辞的通过学校的猫头鹰给纳威写了封信让他必须把这个情况告诉他奶奶。
很多事情都不能明着来,因为乌姆里奇是在是一个很善于让人憋闷的人。
但是她很快就在变形课上落了面子,并且面对着麦格教授的冷脸敢怒不敢言,只能愤愤的在自己的写字板上写着什么。
不过谁在乎呢。
保护神奇生物课上她再一次落了面子,因为她自己非得谈到“对了,我听说这个课上曾有同学受伤?”希望能抓到海格的尾巴,不过哈利怎么会惯着她呢。
所以,在斯莱特林们炯炯的目光下,哈利不是很在意的举了下手,又很快放下,“是我,大概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一年级?我倒是认为这和走在雪地上摔倒了一样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乌姆里奇记下几笔。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教授?”哈利彬彬有礼的问,而乌姆里奇生硬的表示没有了。
第二天,哈利就知道纳威终于把他的话听进了耳朵,因为早饭的时候严厉而生猛的隆巴顿奶奶寄来了一封吼叫信把乌姆里奇骂的狗血喷头——老奶奶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整个礼堂回荡着,某些难以轻易想出答案的隐喻和简单粗暴的咒骂不知道骂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虽然当时乌姆里奇的脸红的都能直接熬汤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轻易就结束,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在《预言家晚报》上一个很小的版面上看到了隆巴顿奶奶状告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非法对学生进行体罚,触犯《未成年巫师保护法》的一篇报道,并且用比文字占地更小的地方放了一张作为证据的照片,要不是因为知道那上面写的是‘我绝对不可以说谎’哈利还真以为自己度数终于加深到以至于都看不清字的程度了。
显然不是。
之后,据纳威说,乌姆里奇取消了他之后所有的禁闭,并且在那天晚上神情崩溃的写了一大张羊皮纸的信。
估计是给她的主人吧。听到他们谈话内容的斯莱特林们恶意的猜测。
拖哈利也被体罚的福,现在的斯莱特林们没有一个人是明面上站在乌姆里奇那边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支持魔法部,但是起码整个学院之间没有针对霍格沃茨学校性质而起的纷争。
不得不说冷静并且理智的人才看的长远。
赫敏在第二个星期的魔法史课上就坐在哈利的身后,课上,她在所有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轻轻捅了捅哈利的背后,哈利把背靠在椅背上,听见赫敏小声对他说,“哈利,我们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嗯?什么事?”哈利轻轻的问。
“我们打算自己学习防御术!”赫敏小声但是急切的说,“是这样的,我们三个昨天谈了谈,一致认为她不交,我们就自己学——然后纳威跟我推荐了你,他说你真的会很多咒语。”
“哦,谢谢他的赞赏。”哈利停顿了一下才说,“但是很抱歉我不能贸然答应,我的出现可能不仅会让你们尴尬,更可能会影响到我身边的人——这里面弯弯绕绕很多,我需要考虑一下。”
“好的。”赫敏显然也是想到了哈利不会一下子就答应,也没有很坚持,“我们很期待你。”
“谢谢。”哈利柔声道谢,然后又趴回了桌子上,旁边正襟危坐的德拉科给他传了张纸条来。
【我没有办法干涉你的任何抉择。】
【我想,从我们认识彼此的那一天,我们就赋予了对方这样的权利。】哈利流畅的在德拉科递过来的那张羊皮纸上写下这样的一段话,然后传回给德拉科,不过对方看完之后把那小半截羊皮纸夹进了书里,没有再回给他任何话来。
哈利在第二天就给了赫敏他思考了一夜的答案——“很抱歉,但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尽管来找我。”
赫敏表示理解,哈利很容易能看出她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纳威和罗恩也是(纳威或许正处在自我怀疑的阶段?),但是他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
日子就这么过,熬过了前两个星期之后时间好像一下子快了起来,虽然课程还是那么紧张,作业还是那么繁重,每门课程的教授还是耳提面命的提醒着他们O.w.Ls考试的重要性,以至于他们的耳朵都磨出了茧子。
每天晚上,韦斯莱双胞胎都通过壁炉游走于各个学院之间,他们的产品广泛流通于整个霍格沃茨,如果不是因为哈利知道前两年这两个人还没有现在的发展,那他一定会把每一届的上吐下泻内分泌失调的“考前焦虑症”都归于他们头上。
没有再出现任何好或者不好的事情的九月很快就过完了,哈利在霍格莫德买了墨水和羽毛笔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在德拉科问他要不要去三把扫帚喝一杯的时候看到路的尽头赫敏拎着一脸迷茫的纳威和罗恩拐了个弯,然后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
“好啊。”哈利说,拉着德拉科走进了和猪头酒吧明显不同的,明亮、于净而温暖三把扫帚。
但是,就跟赫敏又一次萌生了组建一个不同的学习小组的想法一样,装着《第二十四号教育令》的玻璃镜框在周末的早上就挂在了门厅的一面空墙上。
“麻烦。”德拉科嘟囔了一句,拉着哈利转身进礼堂吃早饭去了。
这条针对所有组织、协会、团队和俱乐部的教育令显然在整个学校里引起了轩然大波,没有参加任何团体的哈利不在意,只参加了魁地奇的德拉科很快就在周一拿到了乌姆里奇签名的重组令,但这并不影响他因为这件麻烦事而板着脸。
“她就不能消停点吗?”德拉科躺在床上时候这样跟哈利发牢骚,“还是她根本不知道越能嘚瑟的人下场越惨这个道理。”
“嗯,你说的对。”有一些困意的哈利说,“她显然不知道。”
也可能是在剥夺了变现禁闭体罚的权利之后终于有机会好好整治这些学生而开心的忘乎所以了。
这个周一显然发生了太多事情,斯内普在课上被乌姆里奇一顿呛声,特里劳妮收到了‘留用察看’的调查结果,所有有求于她的社长队长组长都在她面前低伏做小,阿谀奉承,而还有一部分得到的是‘考虑考虑’。
这么看起来似乎霍格沃茨一切的风波都是由她而起,但是哈利依然十分听妈妈的话的无视了乌姆里奇,毕竟在对方也无视他之后他们两个相处甚安,哈利也没听说除了纳威之外的其他人再被关禁闭。
对方现在的精力似乎不在此(当然也可能是认为没有流血的禁闭就是浪费时间所以放弃了),而是从其他地方想尽办法找他们麻烦,事实上,由于魔法部赋予他的特权,她也达到了这个目的。
不过规定是规定,规定对于本身也不打算太张扬的黑魔法防御小组决定干脆转入地下,赫敏的理论是“宁可为自卫而被开除,也比安全地坐在学校里两眼一摸黑强。”但自我审视发现再也没有人能比他看到的前方更清楚(并且很擅长自卫与攻击)的哈利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参与进这个小组,然后跟德拉科闹得不开心。
当然,对方也一点看得上乌姆里奇的意思(一部分是因为哈利的缘故),看来以后也不会参加进乌姆里奇与学生作对小分队的苗头。
不,应该说整个霍格沃茨都没有人想跟乌姆里奇成为一丘之貉,如此可见乌姆里奇那臭的要命的人缘,而特里劳妮至少还在每个学院有那么两个相信她的单纯小姑娘。
很快,黑魔法防御小组在哈利有意无意的提醒下把有求必应屋做为了他们的练习室,当时哈利还想说一句“如果你们发现了一个冠冕请把它带出来给我谢谢。”但是这只是一时冲动的想法,他很快就把这个想法打散并且自己琢磨起了其中不合理的地方。
善后就很麻烦啊。
D·A很快就变得更正式起来,哈利在上课的时候看到了罗恩在把玩那枚假加隆,然后又在午饭的时候看的弗雷德和乔治用一种很研究的目光在看他们,眼神热切,就像是发现了新的商机。
嗯哼。哈利在三三两两聊着天的斯莱特林长桌上坐下,周围的人朝他微笑致意了一下,他也同样回以微笑。
德拉科帮他端来了一杯橙汁,而霍格沃茨美味的午餐跟各种各样的饮品都能搭配的起来。
在自然界,狮子和蛇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而这套道理在霍格沃茨同样适用。
狮子有狮子的办法,蛇有蛇的招数。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