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狮子与蛇Ⅱ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哈利都能看出来纳威他们三个人的心情不错(每天都笑容满面,甚至在乌姆里奇的课上),哈利每周都有几次看到某些眼熟的面孔拿出金加隆在那里摆弄,这让他觉得很欣慰(?)又有些好笑。
或许真的有些人是在想着没钱的时候花掉它吧?
不过随着本赛季的第一场魁地奇球赛——格兰芬多队与斯莱特林队交锋的临近,哈利能明显感觉到另一种紧张的气氛,格兰芬多队的队长安吉利娜经常在晚饭的时候匆匆把人抓跑,而周末的时候德拉科也需要早起或者晚回,这导致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奉献给了魁地奇和级长事业,难得有点时间,还都得用来写作业和练习魔咒。
O.w.Ls年……哈利卷上刚写完的满满的一张羊皮纸,然后躺在沙发背上安抚了一下他疲惫的颈椎,眼睛转着从水晶石天花板看到大理石墙壁和绿光壁灯然后又看向天花板(好像有个很长的东西刚从他们头顶游过去)。德拉科觉得格兰芬多队现在更是不值一提,唯一有点能力的队长毕业了之后选拔上来的完全是小鱼小虾一般的角色,所以他对起早贪黑迎风冒雨的训练热情也不是那么大,更是对有些队员在背地里对格兰芬多队员暗下黑手的行为嗤之以鼻。
但是因为斯内普教授十分在意(老是为斯莱特林队预租球场),所以他经常在一周的两三天在黑天之后黑着脸回到休息室。今天更甚,因为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哈利从六点半开始担心,那个时候的雨才刚刚开始下,他特意跑到外面看了一眼,将暗的天空能见度已经很低了,再加上连绵小雨,不过他按照以往的惯性估计魁地奇训练一定不会因为这点小阻挠就解散,于是又匆匆跑回地窖回房间给德拉科准备了洗澡的东西和换洗衣服拖鞋……
如他所料,德拉科在七点钟左右回来,全身湿漉漉,刚进门就被拿着一堆东西的哈利转了个满怀,“好了先去洗澡,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哈利把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德拉科怀里,然后端详了一下他几缕湿发贴在额前的苍白的脸,关切的问,“要不要喝点药?我去庞弗雷夫人那给你弄点药?”
“不用了,真的。”德拉科在无数双隐蔽眼睛的注视下微笑,然后拿着东西去洗澡去了,“那我去洗澡了。”
“嗯嗯,”哈利对他摆摆手,“多泡一会儿……真的不用喝点药吗?”
德拉科冲他摇了摇手,没回头。
同样湿漉漉的走在德拉科身后的潘西不由得对着哈利露出一个可怜的微笑,然后穿着滴着水的衣服默默的自己上楼收拾东西去洗澡。
同样是级长,同样在魁地奇球队,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潘西不由得想到。
****
十月在狂风暴雨中结束,十一月来临了,寒如冻铁,城堡每天早晨都覆盖着一层坚霜,斯莱特林地窖靠近壁炉的那些地方简直成了战场,但是感谢小精灵们准备的被炉和小暖手炉,因为它们的存在让哈利觉得寒冬也变得美好起来了……一些。
虽然真正的寒冬还没有到来。
天空和礼堂的天花板变成了淡淡的蓝灰色,霍格沃茨周围的群山戴上了雪帽,城堡里的气温下降了那么多,课间在走廊上休息时,许多学生都戴着厚厚的龙皮手套。哈利带着帽子围巾穿着夹棉的冬季呢料长袍,坐在斯莱特林看台观看本学年的第一场比赛,虽然天气寒冷,但是晴朗,应该能很好的看到比赛的大致细节。
哈利低头看到两个球队的队员列队站在场地上,他把目光从格兰芬多队身上滑过,首先看到的还是斯莱特林新队长蒙太那壮硕的身材,然后是毫不逊色的克拉布的高尔,短发利落的潘西和……
德拉科站在潘西旁边,阳光照在他淡金色的头发上闪闪发亮。
哈利不由得吹了个口哨。
引来了坐在他旁边的布雷斯嘲讽的一笑和一个斜睨的眼神……不过哈利毫不在意,他在一片雷动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又吹了个口哨。
虽然他知道德拉科听不到,当时当德拉科看向他的(方向)时候,哈利还是心虚并且热情的抬起手挥了挥,那边霍琦夫人已经叫双方队长握完了手,这会儿吹响了哨子。
——比赛开始了。
十四名球员腾空而起,哈利的目光跟随者德拉科,这会因为金色飞贼还没有放出来,所以他在半空中慢悠悠的俯瞰着全场,随意的看着比赛。
……
事实上,相比起上一次,这是一场没什么特别的比赛,没有嘹亮刺耳的歌声干扰罗恩,他表现的中规中矩,在德拉科抓到金色飞贼之前赛场上虽然时有发生碰撞行为,但是在魁地奇比赛中,这些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德拉科在一堆人热烈庆祝欢呼的时候放开了手里的金色飞贼,小东西一下子就飞的不见踪影,“事实上,”德拉科这么对哈利说,“我不觉得有什么好……这么激动的,会赢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格兰芬多那个找球手的眼睛就像是慢放镜头一样。”
哈利失笑。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家伙。
“说实话,我都觉得在学校打球没什么意思了。”德拉科又说,哈利有点诧异的看着他。
德拉科说,“可能是因为我志不在此吧……”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哈利,对方的绿眼睛在阳光下微微眯了起来,却又更加透亮了,“我最开始只是想跟你一起打球的……”
哈利……没忍住抬手揉了揉德拉科的头发,他肖想很久了,从坐在看台上往下看那一刻开始。
“我们可以放假的时候找个好天气……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哈利笑着,这么回答的德拉科。
****
相比较格兰芬多球队的其他人,罗恩输了比赛的伤感情绪可能会好的更快一点,因为海格的小屋就在这个傍晚亮起了灯火,三个人趁着时间还早匆匆忙忙去了一趟。
然后第二天一早赫敏又独自去了一趟,因为担心海格的课程想要帮他备课并说服他格拉普兰的教法对付乌姆里奇更有利,但是显然没有结果,哈利是下午去找海格的时候听他说的这些事,他去主要是给海格送去莉莉特制的药膏,毕竟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严重。
而海格也丝毫不怀疑哈利的说辞,因为他知道莉莉是知道他这次行动的,但是他觉得莉莉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哈利……哦,不过詹姆斯或小天狼星就不一定了。
不过莉莉的伤药真的很好用,周一海格出现在教师席的时候脸上的伤口看起来已经没那么严重了。格兰芬多们对他的回归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其他学院……还是往常的样子吃饭。
周二,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学生在保护神奇生物课上跟着海格踩着积雪走进茂密的树林,走了大约十分钟,来到一处林木茂密、暗如黄昏的地方,地上一片雪也没有。海格吭哧一声把背了一道的半头牛撂到地上,退后两步,转身面对着……他对面的五个学生。
剩下的人都用树干做掩护,紧张地东张西望,小心翼翼地向他靠近,似乎在防备随时受到袭击,哈利和德拉科大张旗鼓的站在空旷的场地上,旁边不远处站着纳威,赫敏和罗恩。
“靠拢,靠拢。”海格先是朝他们五个笑了一下,然后对其他学生说,“现在,它们会被肉昧引来,但我还是叫它们一声,因为它们喜欢听到是我。”
海格转过身,摇摇脑袋甩开挡在脸上的头发,发出一种古怪的、尖厉的叫声,在幽暗的林子里回响,像是巨鸟的呜叫。没有人笑,大部分人似乎都吓得不敢出声了。
哈利在他第三次发出叫声的时候看到了一只夜骐从两棵粗虬紫杉之间的暗处冒出了头,然后,很快的,对方龙一样的脸、颈子、骨骼毕露的身体都出现在了他面前。
夜骐发亮的白眼珠朝学生们看了几秒钟,然后甩了甩尾巴,低下头开始用尖牙撕咬死牛。
但是在这里的人没有几个能看到它们,当第二匹夜骐出现之后,海格让能看到它们的人举手,整个场地只有三个人举起了手——哈利,纳威,布雷斯,布雷斯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厌恶情绪,但是哈利想他应该不是厌恶夜骐本身,而是厌恶看它们吃生肉这件事情。
哈利倒是还挺喜欢这些家伙的。
很快,更多的夜骐也被肉香(或者海格的声音)吸引了过来,海格笑着看着夜骐,然后又看了看没几个人在状态的学生们,问,“现在,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有人看得见,有人看不见?”
赫敏举起手。
“你说。”海格对她一笑说。
“只有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夜骐。”赫敏就像回答她知道的其他任何问题那样毫不迟疑地说。
“对了,”海格严肃地说,“格兰芬多加十分。夜骐—— ”
“咳,咳。”
听到这令人讨厌的标志性的声音,所有人就知道是乌姆里奇来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