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圣诞礼物Ⅰ总有一个人,他值得你所有的珍视和喜欢,也给你他所有的珍视和喜欢

铁艺吊顶上挂着冬青和金银彩带,魔法变出的雪花亮晶晶地堆在上暗红色的地毯上,和金色的花纹一同闪亮。楼梯间角落挂着槲寄生,房间的很多角落的挂了槲寄生,哈利从这里看出了小天狼星在霍格沃茨时对这个的热衷。
哦,或许吧。
一颗硕大的圣诞树摆放在客厅,上面飞舞着真的小仙子,松树的针叶间好像能看到闪烁的星光。哈利蜷缩在壁炉前的躺椅翻着布莱克老宅众多藏书中的一本,上面写满了各种晦涩难懂的魔法阵原理,画满了各种华丽复杂的魔法阵图案。
哈利翻过一页。
这是圣诞节的前一天,不过除了众多的圣诞装饰之外还没有什么节日氛围,每个人都很忙,好像真的有谁或者某些人想要在这个大家都欢庆的时候做些什么,哈利除了下车那天之外再也没有在白天看到莉莉和詹姆斯,他们每天在外面奔跑,詹姆斯说是借职务之便,现在魔法部里一片乌烟瘴气,除了福吉的党羽之外没人想呆在那受气。雷古勒斯也每天上班打理家族产业,而卢平进入了最忙的一段时间,每天都泡在订单和巧克力堆里。
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好像已经成了他们这些小孩子的天地,但是丝毫不见欢声笑语,韦斯莱家的孩子们依然一脸愁容,韦斯莱夫人的眼圈似乎永远红着。
纳威心事重重,但哈利心知自己不该是那个开导他的人,所以一直沉默的做自己的事情。
德拉科在夜晚初至时到来,哈利给他开的门。
外面似乎下了一点小雪,门前的一盏柔和的灯照着那些飞舞的雪花,它们飘飞着,落在德拉科也被灯光映照的变成暖黄的头发上,而他在看到哈利打开门之后露出了一个好像能让冰消雪融的的温暖笑容。
“我来了。”德拉科对哈利说。
“久等。”哈利拉过他的行李箱侧身让德拉科先进去。
****
这个夜晚,在哈利的一生中都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圣诞节前夜,在分针和时针一同指向十二的时候,他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
‘大脚板?’他想,然后匆忙把日记本塞进被子里,起身去打开了门。
——门外是笑容别有深意的德拉科。
“圣诞快乐。”他说,然后看到哈利回头看了看表,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
“圣诞快乐。”哈利微笑着让开了门,“只可惜你要明天早上才能看到我的礼物。”
德拉科闻言又是一笑,“那你真幸运,”他说,“你现在就能看到你的礼物。”
哈利隐隐有一种预感,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而是摆出了一副惊喜和期待的表情。而就像他预感的那样,德拉科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而是变得有些犹豫而紧张。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这个礼物,”德拉科说,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哈利,插在兜里的手紧张的握紧,“我准备了很久,研究了很多书,试验了很多次……但这些不重要,而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有什么事情往着所有人不想的那个方向发展……我感觉的到,那么,如果种种迹象和我的预感没有错的话……我不能想象平和的今天之后会是怎样的明天。”
哈利轻轻咬住了嘴唇。
“我本来想向你求婚的,知道吗哈利。”德拉科嘴角绽放开一抹笑,“先订婚,我是这么想的。”
哈利还没来得及说话,德拉科又说,“可是如果订婚就把戒指戴到你的无名指上,我会觉得不太郑重,场合也不太对,而我想给你我所有的珍视和郑重。”
哈利微笑着轻轻叹息了一声,但他没有插话打断德拉科的话,虽然他很想表示对方也说出了他的心声,想让对方知道他也是这样的想法。
“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德拉科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绿色的丝绒盒子,很郑重的打开它,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两条项链——哦,哈利一开始以为是项链,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银链子下面坠着的是一个蛇形的戒指。
两个戒指似乎有明显的区别,一只在蛇的眼睛位置镶嵌的是银灰色的宝石,另一只则是镶嵌着绿色的宝石——他很快就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雾石,除了比较珍惜之外没什么独特的,有一些增幅效果之类的,不过我觉得都没什么大用处。”德拉科不是很在意的说,“然后这个就是成色比较好的绿宝石,嗯,我在戒指上刻了名字,然后用了一些魔法,有点复杂这个就不细说了。”
哈利笑着点点头,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有些拘谨的德拉科,心里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
“我用了一点血,巫师的血是连通很多魔法的媒介,而我就是想借助魔法,通过这两个戒指在你我之间产生一定联系——只要戒指戴在身边,我们多久能永远感觉到彼此。”
“神奇的魔法。”哈利赞叹道,然后看着德拉科,走近他,然后微微低下了头,“来吧,”他声音轻快的说,“套住我吧,而我也等不及要套住你了。”
只有梅林知道他在说这句没羞没躁的话的时候是多么雀跃。
德拉科失笑,同时又舒了一口气,他走上前轻轻把链子给哈利带上,那条银灰眼睛的蛇就盘踞在他胸前——哈利低头端详了一会儿(戒指内侧刻着德拉科·马尔福的字样),然后拇指和食指把那只戒指拿起来,放在唇边吻了一下。
德拉科的耳朵有点红。
哈利和戒指同样的绿眼睛看着德拉科,然后从他手中拿起来代表着他的那只戒指,可惜的是现在还不能把戒指套在对方手上,而只是当做项链戴在对方颈间。
德拉科也是同样的想法,不过他倒是开始想着等到了婚礼的时候把这个戒指戴在对方手上的画面了。
“虽然当做项链带还是差点意思,不过……”哈利挑着眉捏住德拉科的下巴,“该有的步骤还是不能少的——哦,对了,婚礼上交换完戒指之后应该干什么来着,亲吻?”
被捏住下巴的德拉科可忍不了哈利在这会儿絮絮叨叨的,他直接推在哈利肩膀上,把人放倒在身后不远的床上,俯身压上去的瞬间捏住哈利的下巴,就像哈利刚才捏他一样。
风水轮流转。
哈利能感觉到德拉科的鼻息,柔软的唇厮磨着他的唇,湿热的舌上带着清凉的薄荷味道……
德拉科的手早已不再捏着哈利的下巴,而是在他颈间,发间……他们吻着对方,能听到彼此轰然的心跳,炙热的呼吸,肌肤的温度通过相接触的每一块传递,同时把心情也传递。
那种喜欢到不行的心情……
圣诞节。
哈利一早上都是在拆礼物中度过的——大包小包堆满了他的床尾,他从中拆到了赫敏的家庭作业计划簿(不知道赫敏怎么会认为他一个品学兼优的斯莱特林需要这个),海格的尖牙钱包(说实话哈利一直都挺喜欢这个钱包),罗恩的比比多味豆礼盒套装,纳威的一颗罗黛丽花种(妈妈一定会喜欢),双胞胎的全部产品礼盒套装。
最让他惊喜的就是大脚板,月亮脸和尖头叉子联合署名的一个看起来很精巧的宇宙仪,大概两个手掌大小,材质特殊,望进去又好像无限大,里面的星球自有规律运转,星座清晰可见,是不是还会有爆炸产生的绚丽星云和黑洞吞噬某一个星球——盒子里装着的说明书是这样写的:【魔法恶作剧制作者的辅助物供应商月亮脸、大脚板和尖头叉子诸位先生自豪地献上倒映星河,全球首发限量,具有良好的开阔大脑及催眠作用,当然最明显的用途是帮助使用者认识更多星球,放大缩小随心所欲,再也不用担心天文课的成绩。】
“是直接走了捷径吧,”哈利嘀咕,“画星图之类的……不对我也从来没担心过天文课的成绩啊……”
雷尔送的是布莱克公司最近在做的书的第一版试阅印刷,还是第一版第一本,他在上面写了一句:【送给哈利,希望他记得书籍永远是他最好的朋友,而家人是他永远的后盾。】
哈利把这些礼物都装进了莉莉送他的新书包里,双肩皮制,防雨防潮,无限扩容空间及填充漂浮魔法,不管放多少东西进去都不会带来重量造成负担——妈妈的礼物总是最贴心实用,然后套上新的牡鹿毛衣。
而对他而言最特别的那个礼物,现在就在他的圆领毛衣和长袖衬衫下面,沾染的皮肤的温度,同时还牵动着心中一丝隐约的感觉。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