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圣诞礼物Ⅱ因为喜欢,所有在意,所以患得患失

哈利把东西都收拾好就洗漱,下楼,果不其然在厨房看到了一桌美味的早餐,而克利切把一只鲜艳的红玫瑰放进长桌上的花瓶里之后,跟哈利道了早安,“圣诞快乐,哈利少爷。”
“圣诞快乐,克利切。”哈利笑着说,“真是一顿丰盛的早餐,谢谢你。”然后忍耐住了迫不及待的坐在了餐桌面前大快朵颐的欲望说,“那我去叫他们起床吃饭。”
“不麻烦您了,我去就好。”克利切微微躬身,“感谢您送给我的斯科尔夫人万能除污套装还有工作手套,我稍微使用了一下,真的省了不少工夫呢。”
“不用客气。”嚼着烤的酥脆的抹了蓝莓果酱的面包片的哈利点点头附和道,“我们家一直都用那个,真的很好用……这个面包比我烤的好好吃多了。”
看起来已经有点年迈的家养小精灵就像爷爷那样慈爱的看着哈利毫无形象的吃早饭,笑了笑,然后上楼去叫其他人去了。他很快就回来了,身后跟着穿着情侣毛衣的德拉科——今年莉莉这两件毛衣用了一样颜色的线,唯一能区别哈利和德拉科衣服的就是胸前的图案,德拉科的是一条比去年大一点的龙。
“你起得真早。”德拉科在哈利旁边坐下,端起牛奶杯状似随意的问着。
不过哈利的回答还没说出口,就听见旁边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猛烈的关窗声,随即门也被小心的关上了,似乎是不想别人发现什么,然后韦斯莱夫人抽泣的声音就断断续续的传进离他们房间并不远的厨房来了。
“……”哈利看向德拉科,德拉科朝他摇摇头,接着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饭,哈利也在这种揪心的环境下吃完了早饭,之后迅速的被德拉科拉出了餐厅。
哈利在门口碰到了帅气逼人的雷古勒斯,看起来对方精神状态十分不错。他有些诧异的抬眉问了一句,“你们吃完早饭了?”
“早啊,雷尔,”哈利说,“圣诞快乐!谢谢你的礼物我超喜欢。”
“我也喜欢你送的礼物,还有德拉科的……”雷古勒斯眨眨眼,说。
哈利往楼梯口看了一眼,“小天狼星呢?”德拉科在一边迎着雷古勒斯带着调侃意味的眼神默然站着。
“在洗澡……”
哈利压低了声音,看向旁边,说,“我刚才听到韦斯莱夫人……哦,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吧,我想你们应该去看看……”
雷古勒斯看了一眼韦斯莱夫人房间的方向,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也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别担心。”
然后哈利就被德拉科强硬回了他的房间。
“我不是叫你少管别人的事,而是这件事是人家的家室,你没什么立场去了解,更别说插嘴了。”德拉科坐在小沙发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本书和茶壶茶杯,但是他没有拿起之前看到一半的书,而是就那样盯着站在门口的哈利,直到他老老实实的走过来坐在他对面的床上。
“我知道。”哈利囔声囔气的说,“我只是和人家孩子上一个学校而已,又不是多好的关系……”哈利很懂的如何在德拉科面前低头,然后让自己处于主动地位。
但是今天……哇哦,情况显然没有哈利想的那么简单。
“别误会,我可没有就这件事情和你发表长篇大论的意思,”德拉科好整以暇的看着哈利,用眼神示意他看向床头。
哈利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他送给德拉科的圣诞礼物,一对袖扣外加一个胸针,它们被德拉科随便的放在绒布盒子里,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很珍惜的样子——哈利想不出是不是因为自己审美眼光的问题……不应该啊,他觉得自己买的是限量款里最好看的啊(限量最少的),德拉科没道理会这么嫌弃吧。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早该就这个问题跟你好好谈一谈,但是一直都想着送什么是你的自由,我也不好太直接的跟你表示出我的心意——”德拉科停顿了一下,看了一脸茫然的哈利一眼,对方朝他无辜的眨了两下眼睛。
“但是,这次的悬殊实在太大了,你没法想象我今天早上第一个拆你礼物前后有多大的心理落差。”德拉科的眉头轻微皱起,“如果现在你表示你送我的东西你也同样拥有一份,那么我会很开心——”
哈利的表情有点僵硬,他想他明白了德拉科的意思了……
“但是基于对你十五年的了解,这样的配饰并不是你喜欢的风格,所以你在为我选圣诞礼物的时候也绝对没有要和我戴情侣款的意思。”
哈利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然后又发现自己无从辩解。
“而我,如果不是你送我,那这些东西我要多少有多少,又怎么会差这一个。”德拉科脸上的表情让哈利觉得有点不妙,“而就算是你送我,这种普通而又没有底蕴的东西,我又为什么要戴出去呢?”
果然——德拉科已经开启了无差别攻击模式了。处在炮火正对面的哈利深呼一口气,端正了认错态度,“我想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并且我跟你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犯这种错误。”
“然后呢?”德拉科笑着问,“你打算怎么办。”
“呃……”哈利人生中不知第多少次被德拉科的话噎住了,他在心里回忆了一下那三个小东西的价格,然后默默哀叹着自己早已频临死亡的钱包。
德拉科的表情一瞬间冷了下去,“我就知道。”他说,“我可以穿着短裤半袖随随便便的跟你在伦敦的哪条街道闲逛,但是你却一直不想融入我的生活,我什么时候见你穿过礼服,除了舞会,和舞会,你又什么时候穿过西装?”
“嘿……”哈利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拖长音喊着德拉科的名字,“德拉科,我很——抱歉,我承认在你说这些话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而我低情商的脑袋也没法快速想到什么办法让你开心……”哈利看着德拉科的眼睛,很诚恳并且温顺地说,“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认真听,并且改正自己的。”
德拉科显然对哈利这个回答很满意,“我早上已经订购了另一副袖口和胸针,在我需要佩戴它们并且你同我一起参加的场合,你也要带上它们。”
“这当然。”哈利点头。
“还有,为了让你更清晰的认识到并且记住你的错误,我需要你补一份圣诞礼物给我,”德拉科轻挑嘴角,“当然,不会太麻烦,我只想要和你一起照一张照片。”
“这有什么问题!”哈利自信满满,以为风波已经过去,“你带相机了吗?要不要我去小天狼星那拿一个。”
“当然带了。”德拉科说,“现在你我,相机,三脚架都准备好了,就差一条走廊和挂起的槲寄生了。”
哈利听明白了德拉科话里的意思,他先是有些吃惊,转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对,”德拉科补充说,“还需要等到人少的时候,因为我很担心你会害羞。”
“谢谢。”哈利的话里带着明显的笑意,从善如流道:“那午餐之后吧,他们要去圣芒戈看望韦斯莱先生。”
****
和平常的午餐没有什么区别的圣诞午餐之后,疯眼汉和卢平带路领着韦斯莱一家还有赫敏和纳威去了圣芒戈,因为圣诞节地铁不开,所以又找了小天狼星开车,而对方十分乐意让自己放在车库落灰的宝贝儿们出去晒晒太阳见见风,虽然无论怎样都只能开出去一辆。
“别忘了上六楼看看老朋友,”哈利在小天狼星回房间拿车钥匙的时候靠在门框提醒他,“顺便把那盆难看的植物带回来,我担心他影响患者的心情……哦对,记得买一盆蟹爪兰,如果你开心,可以再随便加一些小作料。”
小天狼星冲哈利眨了眨眼。
哈利在窗口看着楼下的那辆黑车渐渐跑远,然后回头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挂满了铃铛彩带,以及就挂在窗框上的那一个冬青和槲寄生缠绕而成的花环,白色的小浆果在翠绿的叶子间格外显眼。
哈利往右两步就会完全走到它下面——德拉科再离他不远的地方调试着相机的角度,哈利看着他,没一会儿对方就抬头朝他做了个手势。
“传说在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会厮守到永远。”
德拉科在朝哈利走去的过程中慢条斯理的说,字字句句都带着郑重。
哈利嘴角噙笑的往右移了两步,然后朝德拉科张开怀抱,“我与你承诺,也祈愿我们的未来……嗯,在梅林的见证下。”
德拉科一手环抱着哈利的腰,另一只手放于哈利颈后,而哈利也是和他差不多的姿势——两个人就在正午明媚的阳光和槲寄生下亲吻着对方,而照相机忠诚的记录着这个逐渐加深的吻。
直到良久。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