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远方Ⅴ如果你胆量够大,你就会觉得任何事情都能办到。

乌姆里奇掌权之后对哈利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原先或许真的想过他的话的费尔奇正式倒戈了,并且在午饭开始之前在人流不停的礼堂门口跟哈利来了一番情真意切的对话,“看来你的聪明脑瓜和灵巧身手并不能适用于所有事情,波特。”
哈利拦下有乱刀杀人意图的德拉科,礼貌的问:“你想说什么,先生。”
费尔奇笑了起来,表情扭曲就像一个很多年没有笑过的人一样生硬,他露出的牙齿更加加深了这个笑容的可怖,“风水轮流转,波特。永世长存的霍格沃茨也逃不了领导人不停的更新换代,这才是生存之道。”
难得他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哈利不能更赞同的微笑点头,“说的对,先生。”他看着费尔奇浑浊的眼睛,坚定而礼貌的说,“我愿意和你一起看着这风水是怎么再转回来的。另外,恕我实话实说,任何人……”哈利说到这笑了一声,是一种觉得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人很好笑的笑声,“比起邓布利多教授都差得远呢。”
“低谷,和巍峨的高山。”他好心的加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我还要吃饭,先生,你自便吧。”哈利得体的点头示意,然后转身往礼堂里走。
于是冷笑着自便的费尔奇比哈利更快的走进礼堂,把刚刚还在门口特意走的很慢好听他们讲话的纳威叫走了,语气及眼神都极其不怀好意,“校长想见你,隆巴顿。”
哈利在和纳威擦肩而过的时候给了对方一个眼神,然后走进礼堂之后就被很多人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嗯,”还站在门边的赫敏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说,“我们都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太棒了,哈利!”她的脸上带着再真诚不过的笑容,眼中是和很多人相同的信任和支持。
罗恩在她旁边用力的点了点头。
“谢谢。”哈利点头致意,目光扫视礼堂,发现绝大多数人对于邓布利多还是乌姆里奇这道送分题的选择一点也不冒险,“纳威发生什么事了?”他一边往前走一边问赫敏罗恩,两个人一同摇摇头,“问些什么吧?”赫敏说,“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纳威的……”
哈利在问出问题同时捋顺了接下来要发生的大概事情,“别担心。”他稍稍安慰了一下赫敏,“纳威会随机应变的,更何况事情也那么糟糕。”
“嗯……”赫敏点点头,还想说点什么。说实话她一直都很希望和哈利成为好朋友,不单单是因为对方品学兼优又懂很多知识很多魔法可能会和她有共同话题,而是一种,嗯,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已经做了很久的朋友一样——但是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而是转为了一声惊叫。
——巨大的爆炸声轰鸣在耳边,绚丽的刺眼光芒闪耀在礼堂门外,刹那间让礼堂里也充满了杂乱的色彩。
“怎么——”有人在问,很多人在问。
——隆隆的爆炸声接连不断。
“看外面!那是什么?!”一个人先喊道,然后很多人都看向门外。
哈利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着德拉科的手先冲到了门口——抬眼望去,半个一楼都被光辉映成了其他颜色,然后,很快的,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些全身由绿色和金色火花构成的火龙从二楼飞了下来,在广阔的一楼天地中飞来飞去,一路上喷射出艳丽的火红色气流,发出巨大的爆炸声。
“怎么回事?这都是什么?”人群在爆炸声中嘶吼着问身边的同伴,同伴同样嘶吼着回答:“我也不知道!”
颜色鲜艳的粉红色凯瑟琳车轮式烟火,直径有五英尺,带着可怕的嗖嗖声飞速转动着穿行在空中,就像许多飞碟;火箭拖着闪耀的由银星构成的长尾巴从墙上反弹开;烟火棍在空中自动写出骂人的话;到处都有爆竹像地雷一样炸开,它们并没有烧光,渐渐从视线中消失或者发出嘶嘶声停下来,而是相反,时间越久,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奇迹似乎就越有能量和动力。
“这可比圣诞夜的烟花带劲多了!”哈利在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对德拉科喊,德拉科像是看一个小孩子一样看着他,目光是全是无奈和宠溺。
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别这样看我。”他伸手把德拉科微侧的头推正。而德拉科在拥挤的看热闹人群中和他贴的毫无间隙,然后低头,以一种几乎要含住哈利耳朵的姿势,小声说,“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我一定吻你。”
哈利不受控制的耸了耸肩膀,整个人完全处于弱势。
当然,他倒是不担心德拉科会真的做什么,不考虑自己,他也一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什么过分亲密的动作——他们可以在情人节,圣诞节时充满了灯火的街道上接吻,可能在很多地方,但是这种所有人都吵杂的看着热闹的场景下,不会。
哈利抬头看着火龙,自然垂在身侧的手握住了德拉科的。
少年柔韧的手指相扣,二楼楼梯旁,气急败坏的乌姆里奇正朝无能为力的费尔奇恼火的喊道:“不要对它们用昏迷咒,费尔奇!”
****
整个下午,烟火一直在燃烧,而且扩散到了学校里的每个地方。这些不停爆炸的烟火让所有的教授好好的在乌姆里奇身上出了口恶气——乌姆里奇当上校长的头一个下午,全都用来在学校各处跑来跑去,应付其他老师的要求。离了她,这些老师好像谁都没办法清除自己房间里的烟火。
这种快乐混合在对纳威所透露出来消息的无力和愤怒——学校内外的通讯渠道都在新的监控之下:一位飞路网管理员会始终监视霍格沃茨里的每一处炉火;调查行动组将拆阅所有进出城堡的猫头鹰邮件;费尔奇先生会留意城堡内外所有的秘密通道。
所以看着胖脸污黑,头发散乱,粉色的衣服都变成了灰色并且七扭八歪的乌姆里奇楼上楼下的奔跑的时候,所有人都拼命忍耐着自己快意的笑容。
最后弗立维教授的代表了所有教授的态度:“当然了,我自己能够清除这些烟火棍,但是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有这个权力。”
而韦斯莱双胞胎的行为也代表了绝大部分学生的态度。
****
“在格兰芬多塔楼是不是能看到在外面飞着的漏网之鱼?”潘西看着在水晶天花板下绕着圈的流星烟火,突然问了一句。
有几个人点燃了他们的韦斯莱简装火焰盒,整个休息室都处在一种绿光交织着其他绚丽色彩的状况下,哈利合上了自己永远被不同颜色照亮的羊皮纸,在毫不挣扎的情况下放弃了写作业。
“当然能。”把羊皮纸收到书包里的哈利说,“我想他们应该开发一些能在水下燃烧的烟火,一定很好卖,毕竟水下派对,水下婚礼多浪漫啊!而且对于巫师来说一点都不是难事。”
“你在说你和德拉科吗?”潘西已经被新的话题吸引了,“我也觉得水下婚礼很浪漫,听起来不错。”
围观群众都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哈利笑着看了一眼德拉科,对方脸上虽然不显,但是从眼睛里还是能明显的看出来被取悦。
“哦,”哈利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想了半天才说,“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更喜欢蓝天和阳光下的草坪一点。”
“我看马尔福庄园的草坪就不错。”布雷斯适时的插上一句,引发全场附和和调侃。
哈利但笑不语。
****
有些事情相同,但有些事情也不同。比如哈利就发现纳威依然每周上着斯内普教授的特别加课,并且好像没有什么怨言,看起来也不像是发现了什么隐秘的记忆的样子,虽然哈利觉得就算纳威有一个类似于当初自己那样的机会也不会贸然窥探冥想盆内的记忆。
而且,他必须得承认,他对于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充满了好奇。毕竟回来的人可是除了莉莉·伊斯万之外对詹姆斯·波特影响最大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别人不保证,但如果大脚板说什么尖头叉子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况且这些年来种种现象都像他表明小天狼星是真的做了什么改变的,哈利很少看到他们之间真的像以前那样恶意的针锋相对,并且斯内普教授和莱姆斯之间的关系……不论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在短短的一年间突然变成现如今的样子的,哈利更愿意相信是在学生年代的一系列沉积导致了最后的质变。
可从来没有人跟他谈起过学生年代是怎样一种沉积,詹姆斯倒是在他小时候把他们之间的事情当做睡前故事跟哈利讲过,不过其中除了正能量的我如何跟兄弟玩转霍格沃茨以外,就是充满了粉红气泡的我如何追到了你的妈妈。
不过倒是充满了睡前故事必备的惊险刺激和甜蜜美满。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