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热血沸腾Ⅰ我认为自己足够优秀,并且年轻,有能力

复活节假期开始就意味着考试只有六个星期,但是哈利还是除了补作业之外好好的玩过了这个短暂而又美好的假期,每天过着悠闲的,起床吃饭看书睡觉打情骂俏的日子。
虽然繁重的作业一写就是半天。
复活节假期开始之后,刮起微风的日子越来越多,似乎也是该到了风和日丽的时候了,天气一天比一天晴朗、温暖,在五年级和七年级的学生都被困在屋子里,复习,疲惫地在图书馆里进进出出的同时,哈利和德拉科坐在湖边的树下看书,一眨眼就是一个下午。
就像是为了强调他们即将来临的考试是多么重要,在假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一批关于各种魔法职业的小册子、宣传单和通知出现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的每一张桌子上,同时另外还有一则通知贴在布告栏上,上面写着:就业咨询所有五年级学生必须在夏季学期的第一周参加一次简短的会谈,与他们的学院院长讨论未来的就业问题。具体时间列表如下。
哈利的时间是星期一两点半,斯内普教授办公室,德拉科比他稍晚一些。
在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哈利桌前摆着一堆小册子和宣传单,但是他一个也没有翻开,依然自顾自的在周围人一片慌张中看着手里面的书,直到德拉科训练回来,对着整个休息室都费力研究未来职业的样子哂笑了一下。
“不看这些东西,就业咨询也说的出来吧。”德拉科在哈利旁边坐下,随手拿起一个册子翻了两下,“巫师银行业,为古灵阁工作?你都看过了?”他问哈利。
“不,我都没看,”哈利把书合上放在桌上,“和你一样,不看这些东西就业咨询我也说得出来。”
德拉科眉梢挑动了一下,“那你想做什么,嗯,职业?总不会瞎编一个应付斯内普教授吧。”
“你给我多大的胆子?”哈利笑了一下,然后很正经的说,“嗯,我想留校,当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
这句话传在德拉科耳朵里那一刻,对他来说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他看着哈利——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谈到未来职业的问题,大脑飞快的转动,刹那间就有无数个想法浮现眼前……
在哈利的眼里,就是德拉科先是震惊了一下,瞳孔微微扩散,然后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很棒的想法,真的!”
哈利也笑了。
“不过毕业留校可能有些难度吧……或许黑魔法防御术这门课程的难度会小一点?你需要在O.w.Ls和N.E.w.Ts考试中都取得很的好成绩,不然就算学校考虑你,麻烦的学生家长们都会担心你误人子弟。”
“啊,啊。”哈利赞同的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觉得考试和教书育人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有难度的问题。”
德拉科笑起来,看起来好像是在笑哈利自恋的话,但是他自己知道并不是这样。
也好,他心想,学校总归是最安全并且最简单的地方。
他转瞬间便分析好了利弊,想好了种种对策。
****
复活节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在夏季学期开始的第一天,天气似乎才真的像个夏天——清晨阳光明媚,晴朗的蓝天上蒙着淡淡的雾气,透出乳白色的光。
黑湖在阳光下闪耀着粼粼波光,时不时有些什么动物的黑影从水下一闪而过。
哈利和德拉科沿着湖边慢悠悠的散着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努力把自己从地窖或者图书馆补作业时死气沉沉的压抑氛围中唤醒过来,当然,这个前提是他们已经从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了,能好好的欣赏夏日的美丽景色了。
——只可惜,哈利并不是这样的状态。他的右手被德拉科拉着,半闭着眼睛有些晃悠的走着,完全不看右手边的水面和左手边的草坪树木,直到德拉科把他按到一棵山毛榉树上,歪头在他脖子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嗯,我醒了,真的。”哈利含含糊糊的说,一边点着头赞同自己。
德拉科微微用了点力,哈利像给猫顺毛那样在他后背扶了几下,眼睛半阖靠在树上,直到德拉科咬住脖颈的意思完全变了,手甚至从他敞穿的长袍摸进去,撩起他短袖下摆往里摸去。
“嘿……”哈利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没被德拉科扣住的那只手隔着长袍扣住了对方的手,拖长了声音无奈的说,“好了好了,我醒了,这把是真的。”
德拉科又在哈利脖颈上重重的吮了一口,确定自己留下了清晰的印记之后才算起旧账,“昨天是谁说要早起出来散步,好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
“是我是我。”哈利举手示意认罪,“这不是昨天和大家说就业咨询的事情聊的晚了些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德拉科冷哼一声,“抱歉。”他盯着哈利,很有暗示性的说,“只有当你因为我的因素睡的晚了,我才会理解你起得晚了或者白天犯困。”
哈利真是被他无赖的样子气笑了,“拜托,那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但是都是在周末好吗?周末啊,谁会在意是不是错过早饭,反正可以跟午饭一起吃回来。”
“你占有我所有的周末,还在早起晚睡的上课时间斤斤计较那一点点的闲暇不是浪费在了你身上?”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哈利忘记了他和德拉科同吃同睡上一样的课住在一间屋子里,并且还是恋人的关系,想要不在一起好像只有在厕所隔间里的时候。
德拉科毫不矜持的点点头,“虽然你这点说的没错,但是这次我只是希望你明白答应我的事就要做到,说要一起散步,那就得清醒着。”
“哦哦。”又被绕回了不可能争执赢的话题上的哈利默默的……认命了,“我想给我一颗强劲薄荷糖就能彻底治疗我现在的瞌睡症。”
“或者一个热吻。”德拉科挑挑眉,暗示道。
“嗯……”哈利故作沉吟的想了一会,才笑着说,“是个好办法。”
两个少年在黑湖边最好的约会地点——山毛榉树下亲吻的时候,湛蓝天空中白云慢飘,阳光温柔,微风吹动连绵的青草坪,吹皱黑湖,树叶沙沙作响,猫头鹰带着信振翅飞翔。
****
上午第一节课是《魔法史》,因为种种原因与早饭后的强劲薄荷糖(德拉科亲自撕掉糖纸塞进他嘴巴里的),哈利清清醒醒的好好记了一节课笔记,虽然这门课一直是他最好的几门课之一,记不记笔记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是不是造福大众。
魔药课上,哈利盯着斯内普刀子一样的毫不掩饰的目光艰难但是稳定的完成了活力滋补剂,但是却在交完作业转身想回到座位上收拾书包,并且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听到斯内普那熟悉的冷漠的拖长音说着:“波特,下课后留下来。”
背对他而面对所有同学的哈利无疑的看到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们吃惊的脸,并且大多数都带着同情和感谢,不知道是不是在感谢哈利这节课独自一人扛住了所有利剑与炮火。
“是,教授。”哈利礼貌的转身面向对方,咬着牙微笑着说。
下课铃打响之后,半分钟内整个教室就走的干干净净的——德拉科依然坐在他的座位上,在最后一个同学小心翼翼的几乎不发出一点声音的关上门之后,站起身面对斯内普教授喷射的毒液。
“你倒是很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啊。”斯内普微微眯起眼,目光依然像刀子。
德拉科不卑不亢,“我做的事,我当然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
哈利低头试图藏住自己人忍不住翘的很高的嘴角。
——但是这根本不可能,所以在斯内普威胁着说:“难道非得我给你们父母写信让他们来教导你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在学校做?你们是十五岁,不是五岁,智商不是一团没烤过的黏糊糊的面团。”
“情商也不是。”哈利勇敢的补充道。
斯内普薄削的嘴唇使他的笑容看起来更加刻薄,然而哈利再他说出比这更刻薄的话之前发誓一样的申明:“拜托,教授,我发誓我们什么都没做,那些违反校规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做呢?”
斯内普发出一声冷嗤,看着哈利圆领短袖和长袍完全遮挡不住的脖颈,右侧有一个明显只有一种行为会导致的淤血痕迹。但是他这种状态没保持多久,因为他没想到哈利接下来会说那句话。
——“起码比您在霍格莫德做的少很多。”少年声音清朗干脆,就像事实一样。
德拉科眼睁睁的看着恼羞成怒的斯内普教授一巴掌朝哈利的头上拍了过去,然后哈利高声喊道:“我会告诉莱姆斯你打了我的头,就因为我——”
“滚出去!”斯内普怒吼,差点摔了书又摔了所有人的作业。
害怕真的因为他发生什么对不起劳苦大众的事情,达到目的的哈利拉着德拉科麻利的滚走吃饭去了。
‘看来他们两个之间还真的有事……’哈利边走边想,‘啊——算了,大人的事就让大人去操心吧!反正这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会轻易动心并且会玩弄感情的人,一旦真的……那估计是很认真的。’
“在想什么?”德拉科问哈利。
“哦,”哈利侧目看了对方一眼,“我在想……感情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是吧。”
德拉科看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只可惜,在斯内普面前耀武扬威很是勇敢的哈利忘记了他同一天下午两点半还要走进对方的办公室好好的谈谈对往后的设想,然后对方会给他做为教授的诚挚建议……从敲门到端坐在斯内普对面的椅子前哈利的内心都是紧张的,感谢梅林他们之间还隔着一张桌子,这样逃跑起来也更有几率一点。
“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是吗?波特先生。”斯内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哈利不知道他这是不是在笑自己还是落他手上了,“有人告诉过你毕业就留在霍格沃茨很难吗?”
“有的,教授。”不就是德拉科吗,昨天晚上刚说过,“但是我认为自己足够优秀,并且年轻,有能力抵抗并且破解这个职位上的诅咒。”
斯内普打量了哈利一眼,“我告诉过你不要相信所有乱七八糟的流言吗?”
“没有,教授。”
“那好,我现在告诉你了,”斯内普说,“希望你好好记住,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可是我是眼见啊……哈利有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听明白并且理解的对方话里的意思。
“还有,别太自负。”
“……是。”
“按照你目前的职业考虑,你需要在O.w.Ls取得所有优秀,因为我绝对不会接受在O.w.Ls考试中有任何一门低于‘优秀’的学生,然后,继续学习黑魔法防御术,草药学,变形术,魔咒学,以及魔药学。”
哈利想了想,草药学他可以理解,因为有些魔法生物总是和一些草药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喜欢,可以用什么诱捕,或者讨厌,可以什么草药驱赶……但是魔药,难道他必须的在教授狼人的时候也教学生怎么调制狼毒药剂,在教授狐媚子的时候让学生知道解毒剂和杀虫剂都是怎么配置的……吗?
还有变形……哈利觉得真的应该给月亮脸写封信好好问问……虽然这些课程对他来说真的没有什么难处,毕竟都学了一遍的……但是……
“并且在N.E.w.Ts全部取得优秀。”
“哦——”哈利木然的点点头,脑内依然自顾自的分析着,直到斯内普不耐烦的重重敲响了桌子。
“我希望你能明白,”斯内普严肃且认真的说,“教授是一门怎样的工作,你的一言一语都直接影响着你的学生能不能在以后的生活中因为七年的学校学习而活的更好,更安全。”
“如果你教错了,或是模棱两可,那么他们一辈子都会在这个问题上错误或者模棱两可。”
“甚至有一天因为某个错误而送命。”
“明白吗?”斯内普直视着哈利的眼睛,他没有在这双眼睛里看出一丝犹豫或者是顾虑,而哈利也确确实实的用力点着头,“我很明白,教授,我很会更努力的,不会辜负您,以及任何人对我的期望。”
让他稍稍安慰的是,斯内普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并没有直接冰冷的对他说‘我对你可什么期望都没有,波特。’,虽然也表现的就像是根本没听到他刚才说了什么的样子,但是哈利知道在这件事上,这就是默认的态度。
“保持你的自负,保持你现在的成绩。”斯内普合上了手上的学生档案,把哈利这四年的成绩单和教授评价都塞回了他的档案袋里,“好了,没有问题的话你可以走了。”
“啊,哦,好的。”哈利从椅子上站起来,木腿划地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抱歉——”他比进来的时候更慌张的说,“再见,教授。”然后几乎同手同脚的走出了办公室,关上门的时候才呼出那口气。
但他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也完全不知道斯内普在他走了之后缠着档案袋上的线绳的时候,笑容是怎么样的柔和。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