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热血沸腾Ⅱ一次,最少要有一次,知道违反校规是什么感觉

另外,还有一件事好像超出哈利意料之外又好像仍在情理之中,那就是乌姆里奇在上课的时候一点也不生气——这种现象可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纳威的职业考虑之中一定没有傲罗这个选项。
虽然……但好像也挺正常的。
“你在职业咨询的时候说了什么?”哈利问德拉科,“不是真的是你在房间里跟我说的那样吧?”
当个庄园主?
“哦,我加了一点。”德拉科漫不经心的说,“当个庄园主,并且入职魔法部,不过斯内普教授知道我父亲的考虑,所以也没详细问我想进入那个部门,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考试需要都达到优秀和需要学习什么课程的问题。”
“都什么课?”哈利问出了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基本上就是现在学习的所有真正有种的课程吧,魔药、魔咒、变形、草药啊什么的,我估计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德拉科说完自己,又问哈利,“你呢?”
“基本重合。”哈利笑着说,“剩下的可以选课的时候再一起研究。”
“嗯。”德拉科很愉悦的点点头。
在这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城堡内又发生了喜闻乐见的捣乱事件,穿透力极强的尖叫声和大喊声穿透了天花板,乌姆里奇迅速奔出自己的教室,用两条短腿尽快向外跑去。
哈利由衷感谢乔治和弗雷德这种不影响大家一点假期,并且解救众多人于乌姆里奇轰炸下的英勇行为,而且他们为整个学校的学生和老师送来了快乐!
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纳威看起来没有冒险跟任何人通过飞路网联系的意思),虽然他知道一会儿即将发生什么——但是双胞胎已经跟他说过,他们跟前辈们说过想好好的专注于研究笑话商品,并且觉得自己有比较充足的经验和资金,在学校里做完一波大的之后就打算轰轰烈烈的把人生中的学校阶段落幕。
哈利当时尽量白表示出了一些吃惊,然后赞同,表示如果以后有什么研究方面的问题完全可以继续向前辈们请教,而且活到老学到老嘛,根本不用害怕。
‘你跟他们说的几乎一样。’乔治笑着说。
‘嗯。’弗雷德附和,‘对了,哈利,为了感谢你对长久以来的各种支持,我们特地做了我们商人生涯中的第一张会员卡,钻石级别,只有一张,只给你。’
‘没错,小兄弟。’乔治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你下面都是金卡级别,还有银卡和普通会员卡,都是消费满一定金额才可以的,钻石卡打折力度很可怕哦。’
‘这个还是小天狼星教的,他真的跟我爸爸很有共同话题。’弗雷德说。
‘所以他们进了一个司。’哈利露出一个你们都了解的笑容。
所以,哈利现在在门厅。几乎整个学校的学生都聚在这里,他们沿着墙壁围成一大圈,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一副精彩的画,因为双胞胎的捣蛋而兴高采烈,又因为他们现在的境遇而忧心忡忡——不过,所有关心双胞胎的人都明白了,这样的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
乔治和弗雷德在很多人的注目礼下好好的互相问答(也有些像自说自话,再也没有人能像他们这样默契了)了一番: “乔治,我觉得我们已经长大了,不用接受全日制教育了。”“是啊,我也一直这么想。弗雷德。”“现在该到现实社会中检验一下我们的才干了,你觉得呢?”“一点儿不错。”
然后在乔治话音未落的时候,两人一同帅气的扬起魔杖喊道:“飞天扫帚飞来!”
轰然的爆裂声像极了他们那些威力巨大的烟花——弗雷德和乔治的飞天扫帚在这样的声音中沿着走廊朝自己的主人迅速飞去,有一把扫帚的尾巴上还拖着乌姆里奇用来把它们拴在墙上的沉重铁链和铁栓;它们朝左一转,急速飞下楼梯,猛地停在双胞胎面前,铁链在带着旗帜标志的石头地板上发出了响亮的哗啦声。
“我们不会跟你再见了。”弗雷德对乌姆里奇教授说着,抬腿跨上了自己的飞天扫帚。
“对,别费心保持联络了。”乔治说着,骑上了自己的飞天扫帚。
“要是有谁想购买便携式沼泽,就是楼上演示的那种,到对角巷93号——韦斯莱魔法笑料店去就行了,”他响亮地说,“那是我们的店址!”
“霍格沃茨的学生只要发誓用我们的产品赶走这只老蝙蝠,就可以享受优惠价。”乔治指着乌姆里奇教授加了一句。
“拦住他们!”鸟姆里奇尖声喊道,但是太晚了。调查行动组不是很乐意的慢慢逼近时,弗雷德和乔治双脚一蹬离开了地板,冲上了十五英尺高的空中,铁栓在扫帚下面吓人地荡来荡去。弗雷德望着跟自己同一高度的喜欢恶作剧的皮皮鬼正在门厅对面的人群头顶上飘来飘去。
“为了我们,送她下地狱吧,皮皮鬼。”
皮皮鬼挥动自己漏斗形的帽子向弗雷德和乔治行了个礼。他们俩在下面学生们热烈的掌声中猛地掉转方向,飞快地冲出敞开的前门,飞进了外面美丽的落日余晖中。
****
接下来的几天不过是向哈利在纷纷扬扬的对双胞胎的致敬和崇拜中再次证明:他这一生中再也不会遇到一个人比乌姆里奇更让所有人讨厌。
哦,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在德拉科一脸嫌弃的抗拒和很多人一起坐费尔奇的平底船渡沼泽好去教授上课的时候,让他直面站在船头,然后一路上探讨(或者争辩)的毫无意义的问题。
“这种便携式沼泽里不会有沉尸的,我肯定。”哈利言之凿凿。
德拉科据理力争:“按照常理,沼泽就是与沉尸腐物联系在一起的。”
“这不是常理,这是魔法?玩具笑料?他们肯定是想了什么办法制造出仿沼泽的东西,毕竟弄真的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比如运输?”
“当然。”德拉科点点头,第一个迈出了平底船,哈利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完全就是拿和他胡说八道消遣了一会儿时间。
但是他完全没办法。
哈利拽着德拉科的手从船上跨上了走廊,又说说笑笑的往教室走。
不过,虽然说沼泽里没有沉尸腐物,不会散发奇怪的味道,但是整个学校里那一大批正在激烈竞争新近空缺出来的捣蛋大王位子的同学们,依然在以各种方法整治乌姆里奇,别的德拉科都无所谓,但是他们把大粪弹和臭弹接二连三地随随便便地扔进走廊这就过分了,虽然没有实物只是气体,但是泡头咒就像脑袋上扣了个鱼缸一样毫无美感好吗!
德拉科站在二楼走廊口,看着那群嬉笑的学生,默默的拉着哈利转身,“没有别的路啊……”哈利连忙拉住他,然后德拉科说了一个让他无法反驳的捷径,“从窗户下去,直接从门厅下地下。”
“我真佩服这些精力充沛的格兰芬多。”布雷斯给自己施上漂浮咒,然后悠然的从窗户走了出去,“他们就没考虑过小精灵们洗衣服的时候几乎是崩溃的吗?”
“现在几乎全校都统一阵线了,没看皮皮鬼都要翻天了也没人管他?(我不管他做什么,但是他要是再在吃饭的时候往礼堂丢那种东西,我就要弄死他!潘西在一旁恶狠狠的发誓,因为皮皮鬼在前不久在早饭时间朝礼堂中央扔了一包狼蛛。)要我说教授们的战斗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什么沼泽烟花流鼻血还不是魔杖一挥的事?这样只是想让乌姆里奇明白她是在谁的地盘上讨生活,对了,真期待再有人弄点什么去大闹她的办公室(一只嗅嗅在前两天刚刚在那里作乱,差点咬掉乌姆里奇带着戒指的手指)。”
“没看乌姆里奇看那些昏倒、呕吐、发烧,喷鼻血的学生成群离开教室的时候是什么脸色,啧啧,真是精彩!”
“对了哈利,你那里还有他们的速效逃课糖吗?”布雷斯突然问。
“嗯?”哈利点点头,问,“怎么,你也不想上课了?”
布雷斯摇摇头,“没,我只是想去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好好补个觉,我最近都要被作业和这嘈杂折磨的精神衰弱了。”
“嘈杂?”德拉科反问,“地窖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是你自己灵魂嘈杂吧。”
斯莱特林一行人走过城堡外五月柔和的阳光,绿草如茵的草地,走到门前的小路上,然后进入大门,拐下长长的地下楼梯回到休息室,哈利从桌下拿出了几盒逃课糖给布雷斯。
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一本书开始乱想。
哈利最近频繁的在想——因为他知道斯内普并没有停止纳威的大脑封闭术课程,那么纳威真的还在做那些梦吗?如果不在,那很正常,几个月的练习不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从他最近的观察来看,纳威明显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无忧无虑只等着考试,好吧,虽然考试之前不可能无忧无虑,但他的样子……除非他一直都在做梦,一天比一天近,打开了门,走过充满滴答声的圆形房间,看到了一排排的架子,看到了架子上排列着的满是灰尘的玻璃球。
除非他主观上想要做梦,不管是因为好奇想要知道,还是单纯的出于某些目的想要了解,甚至想要了结!
然后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被伏地魔利用这种心理,把他,或者他们,但主要是他引诱到那里去,帮他拿到那个致命的预言。
周六,在半决赛上斯莱特林毫无意外的打赢了赫奇帕奇,然后在两周之后的另一个周六,在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的比赛上,努力弯着腰但仍然比别人要高四英尺的海格来到看台上把纳威和赫敏叫走了,恰巧在离开的时候碰到了姗姗来迟的哈利和一脸‘这场比赛有什么好看的’表情的德拉科。
哈利看了他们一眼,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要往看台上走。
但是海格叫住了他,并且用一种像是犬科动物那样湿润的眼神看着他,满是创伤的脸上的表情有很忧郁,“哈利,你知道什么吗?”
德拉科浅色的眼睛包含深意的扫了他一眼,勾唇笑了笑,把目光放到了哈利身上,听着他说,“我好像不知道你在问什么,抱歉,不过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麻烦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哈利看着海格的眼睛,很任何认真的说,“毕竟很多事情都是多个人多份力量的。”
“谢谢,哈利。”海格吸了吸鼻子,又说,“还有谢谢詹姆斯和莉莉,哦,我应该当面说是不是。”
“当然。”哈利说,然后跟他们道再见,“你们忙,我们上去看比赛了。”
“我都说了这场比赛没什么好看的了,”德拉科坐在看台上懒洋洋的说,但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五分钟后,他最不看好的罗恩·韦斯莱识破了布拉德利,救下一球。
“哦,”德拉科表情僵住了一秒钟,然后嘲讽地说,“看来瞎猫真会撞上死耗子。”
哈利一直在看比赛,完全当做刚才从他耳边擦过去只是风声。
十分钟后,金妮·韦斯莱在秋·张的眼皮子底下抓住了金色飞贼,比赛结束,看台掌声雷动,格兰芬多球队高唱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也不是那么太有意思。”哈利伸了个懒腰,然后站起来,“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吗?”
“还差一点点,不过绕一圈走回去应该就快了。”德拉科看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黑湖,这样说。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