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热血沸腾Ⅲ考试的时候别忘了深呼吸放轻松

城堡的场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刚刚刷过油漆似的;晴朗的天空映照在闪耀、平静的湖面上;缎子一样平滑的绿草地偶尔在柔和的微风中泛起阵阵涟漪。六月到了,对五年级学生来说,这仅仅意味着一件事:他们的O.w.Ls考试终于来临了。
每年这个时候,五年级和七年级学生为了集中精力、提高脑力和治疗失眠,都会导致黑市交易欣欣向荣——当然,贩卖的一般都是噱头加上哄骗,以狐猸子干大粪冒充的龙爪粉以及加了随便什么料在水里的巴费醒脑剂。
“你们的o.w.Ls考试将持续两周。上午参加笔试,下午参加实践考试。晚上有一场天文学实践考试。成绩单七月份邮寄。”斯内普一挥手,考试日期和时间就出现在了黑板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教授。”斯莱特林们一边奋笔抄写一边大声回答。
“严禁携带自动答题羽毛笔记忆球、拆卸式夹带袖口和自动纠错墨水等一系列投机物品进入考试大厅。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教授!”
“我想不会有人不知道试卷都被施加了最严格的反作弊咒语,也不会有人不知道如果你们像傻瓜一样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逃避巫师考试局的规定,那我会让这个让我丢脸的人死的很惨。”
“还有就是,虽然我不会收那些成绩低劣的学生进入我的N.E.w.Ts班,但如果你们的成绩真的很低劣,那你们一样会很惨。明白吗?”
所有的五年级都在斯内普的眼神下战战兢兢,“明白,教授。”
“离晚饭开始还有十分钟,”斯内普看了看表,“提醒你们最后一句,考试之前别忘了吃饭,不然像现在一样有气无力,那就是没上战场就被判了死刑。”
“是,教授!”这次喊的倒是都把天花板上的灰尘都震落了下来。
“很好,”斯内普满意道,“解散。”
一出门,潘西就忧郁的对布雷斯说,“如果教授口中‘低劣’代表的是优秀以下,那我这辈子在他那估计都是个低劣的笨蛋。”
“作为一个优秀的,脑袋里塞满了鼻涕虫和很多种草汁的巨怪,我觉得你完全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浪费时间,相信我,如果斯内普教授看到你这幅样子,一定有更多的话让你千疮百孔痛不欲生。”哈利说。
在考前最后一天,哈利把这段时间的所有复习用的书本和笔记整整齐齐的放在桌上,然后拆开了面前的那些信——詹姆斯和莉莉的,小天狼星和雷古勒斯的,卢平的,卢修斯和纳西莎的。
大部分都是在信里简单的说了他们当年考试的状况,以此证明这考试是没什么需要担心的(莉莉告诉他一定要深呼吸,并且巴希达奶奶转告如果魔法史考的不好那就不要指望暑假还有有喵喵陪伴的下午茶了),然后预祝他们取得好成绩。哈利看了看也在看信的德拉科,拆开了最后一封信——信封上的字是小天狼星的,但是展开信纸,先入眼的却是他无比熟悉的洒脱字迹。
【你妈妈禁止我在信里跟你说,啊,有关我们技巧的任何一个字,但是正如我之前那些信里督促你看书,你爸,你教父,你叔都没有什么任何技巧可以传授给你(当然不是因为我们没办法,而是这场考试的反作弊性比较强),其实说实话,也没有什么好作弊的,正如当年对我们,我想这对你来说也一定是很简单的。】
哈利笑了笑,往下看另一种他熟悉的流畅华丽花体。
【你爸说等你回来带你去吃好吃的。我们打算他请吃完了之后再来一顿……先不说这个,你爸说的对,这考试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常发挥就行,德拉科也是。哦对了,其他事也是,深呼吸放轻松,相信你自己,哈利,正如我们相信你。】
相比较而言,雷古勒斯的画风就正常多了,只是无比认真的让哈利不要紧张,然后再一次谈到了回来带他们去吃好吃的这个事情……让哈利不由得深思自己在他们心里到底是种什么印象。
“去吃晚饭?”他看德拉科把信收好,凑过去问。
德拉科看着他笑了笑,显然是信里也写了某些和哈利相同的内容,“走吧。”
在晚饭结束之后有很多学院的学生都选择留下来复习一会儿,哈利和德拉科本来想回公共休息室呆着的,但是被潘西拉了下来考她的魔咒理论,德拉科就在旁边翻了一下布雷斯的书。
两个人离开礼堂的时候刚好看到乌姆里奇很是尊敬的亦步亦趋的跟在一小群看起来年纪很老的巫师脚边,哈利和德拉科从楼梯下地下的时候正好听到其中一个嗓门很大的女巫反驳乌姆里奇的刚说的‘魔法部很快就能抓到邓布利多’的言论:“我很怀疑这一点,要是邓布利多不想被别人发现,那就不可能抓到他!我还记得他参加N.E.w.Ts考试时,是我本人考他的变形学和魔咒学,他用魔杖做出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事情。”
德拉科看着纳威、罗恩和赫敏磨磨蹭蹭地走上大理石楼梯的背影,对哈利挑了挑眉。
“晚上还要看会书吗?”哈利说,“刚吃饱饭我有点困了。”
“那就洗个澡睡觉吧。”德拉科说。
****
第二天,早饭一结束,其他年级的学生就去上课了,七年级和五年级学生在门厅里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接着,等到九点半,他们被一个班一个班地叫到前面,回到礼堂里。
四张学院桌子被搬走了,换上了许多单人小桌子,全都面向礼堂尽头的教工桌子,麦格教授面朝他们站在那里。当他们坐好、安静下来时,她说道:“你们可以开始了。”然后她把桌子上的一个巨大沙漏颠倒过来放在旁边,桌上还有备用的羽毛笔、墨水瓶和一卷卷羊皮纸。
从第一场魔咒理论的考试开始,哈利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好状态——那些问题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实践也是,魔力受到指引涌出魔杖就跟血液在血管里流动那样自然,变形,草药,黑魔法防御术,魔药,保护神奇生物,天文学,占卜,他上午下笔如唰唰唰,下午魔咒咻咻咻,自我感觉良好到举得自己的一下子拿下所有科目的优秀。
……哈哈哈哈这当然只是想想,不说其他的,起码占卜就很可能只是及格。
不过哈利唯一明了的事,如果他能取得不错的成绩,那德拉科一定不会比他差。
在这期间唯一有一件事影响到她的心情,那就是在上周五的时候不知道谁又把一只嗅嗅弄进了乌姆里奇的办公室,这倒没什么,重点是不管做这件事情的是谁,乌姆里奇只会怀疑一个人……并且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以立威……自从上次嗅嗅事件之后乌姆里奇的态度就很明显了,特别是她现在独揽大权更加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了。
星期四,晚上十一点。这是个晴朗无风的夜晚,天空万里无云,场地沐浴在银色的月光里,空气中微微有些寒意。哈利对着望远镜观察天空,然后填写自己的空白星象图。
除了漫天星辰之外,他还看到了乌姆里奇带着五个人沿着小路一直走到了海格的小屋,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牙牙低沉的吠叫很容易就打破了原本的万籁俱静。
哈利飞快的对照着天空填好了星象图(在这几分钟内海格的怒吼贯彻了整个操场,哈利放下笔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伴随着一声巨响从海格的小屋里出来了,在门前围成一圈,把海格围在中间),感谢尖头叉子大脚板月亮脸!他乱七八糟的想,然后轻轻撞了一下旁边的德拉科,德拉科在这种幽暗的环境下很轻易的就明白了哈利的意思,然后轻轻“嗯”了一声。
“交卷。”哈利喊道,把羽毛笔随便一丢,这时候六道红色光芒打中了海格。
“不要!”赫敏喊道。
“我的天哪!”托福迪教授震惊地说,“现在可是在考试!”
哈利把星象图塞到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的托福迪教授,匆匆跑下了楼,等他都跑到了楼梯平台,好像才听到托福迪教授喊了两声他的名字——不过哈利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冲下天文塔螺旋形的楼梯,心脏渐渐加速,等到他通过通道回到霍格沃茨城堡八楼的时候,从窗户看到牙牙被昏迷咒放到在地,海格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把那个凶手整个举到空中扔了出去;那个男人看上去好像飞出去了十英尺远,而且再也没有站起来。
哈利喘着粗气,什么也不顾上了,直接朝着最近的一扇窗户来了个‘四分五裂’!从窗户跳下去的时候甚至还在想不知道德拉科一会儿下来的时候知不知道给他善善后,来个恢复如初什么的。
尽管有着魔法保护,但是哈利落在地上那一刻还是感觉整个人都要四分五裂了。尽管打滚缓冲了,但是高空下坠力还是让他双脚发麻,心脏在胸腔内像鼓一样巨响,让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
他缓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但是没过一秒他就也放弃了,转而快速奔跑,最开始的时候甚至踉跄了两下,差点摔在地上——前门又打开了,更多的灯光投射到黑暗的草地上,一道长长的阴影正像波浪一样起伏着,独自越过草地。麦格教授正全速跑向海格小屋旁的搏斗现场。
“你们怎么敢!”她边跑边喊,“你们怎么敢!”
哈利拼了命的跑向她!
“放开他!放开,听我说!”麦格教授的声音在黑暗寂静中传的很远,“你们凭什么攻击他?他什么也没做,没做任何事情让你们有理由这样对——”
哈利轰鸣的耳朵好像听到了塔楼顶上很多人发出的尖叫。
“盔甲护身!”他大声喊道:“障碍重重!盔甲护身!!!”
--------------------
新年快乐*^O^*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