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热血沸腾Ⅳ要挺身而出,要问心无愧,要明白不能辜负喜欢漠视关心

无形的保护耸立的麦格教授面前,她因为听到哈利的嘶吼而回头,眼神带着诧异和疑惑看着哈利大幅度了踉跄了一下,然后摔倒在地上。
哈利很想再添一句什么或者问候一下麦格教授,但是他已经头朝下躺在地上了,费力抬头想要起来那一霎那——红光猛地击中面前的屏障炸裂开无数火花,把他整个眼前都变得一片通红。
“懦夫!”远处的海格在那几个黑衣人朝麦格教授发射昏迷咒的时候便像一只发疯的狮子一样怒吼、攻击、他的胳膊比巨怪的木棒还要粗壮,一下子就把离他最近的那两个黑衣人打昏了“卑鄙的懦夫!用这样——这样——”尽管无法找到词汇来唾骂,但他的声音就像是敲响的老钟,咚咚咚咚传的很远。
他的声音清晰地传到塔顶,城堡里有几处地方重新闪起了灯光。
麦格教授把哈利扶起来,目光扫过天文塔,又望着远方那不甚清晰的战场。
海格弯下腰把软绵绵的牙牙绕在脖子上,然后对着乌姆里奇狠狠地‘呸’了一口,转身跑——乌姆里奇在他身后发射了最后一个昏迷咒,可是没打中;海格朝远处的大门全速跑去,消失在夜幕中。
麦格教授冷哼一声,拉着哈利的胳膊转身就往城堡里走,她的双手用力的握在哈利的肩膀上,让哈利走在他的前面。而哈利数次想说点什么,或者回头看她一眼,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一路走回城堡都没有说出一直盘桓在心里的那些话。
脱离了那种紧张的状态之后,他胸腔疼痛的就像是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那些大个都对他打了一拳,一路走一路都在努力平息自己的急促的喘息 ,耳朵嗡鸣导致他没有听到麦格教授问他一句什么。
“考试结束了?”麦格教授又问了一遍,这时候他们已经走上了城堡大门前的台阶。
“啊?”哈利说,“哦,大概良好吧。”
麦格教授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在地下楼梯口站定,“回去吧,明天不是还有魔法史考试。”她的声音很柔和,但是哈利很明显的在其中听出了疲惫,他看着麦格教授,只觉得简单的睡衣让她的肩膀不在显得那么硬挺,而不在一丝不苟盘起的头发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和蔼的邻居,而不是刻板严厉的教授。
“晚安,麦格教授。”哈利不知怎么开始安慰起她来了,“别担心,不论是海格还是学校什么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麦格教授定定的看着哈利(哈利从未发现她眼角居然有那么深的纹路),突然笑了起来,“说实话应该是我来安抚你的情绪,波特。”她说完又叹了一口气,目光看着门厅的一个角落,“不管怎样,希望未来会像你的成绩那么好吧。”
“啊?”哈利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今晚的事很感谢你。”麦格又看了哈利一眼,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但是,如果你下次再无组织无纪律提前离开考场,使用非常规方式下楼,我会扣分的。”
哈利眨眨眼,有点呆滞,半天才“哦,”了一声,“我尽量保证没有下次,教授。”
“嗯。”麦格也不是那么在意的点点头,“回去吧。”
她一直目送哈利,直到他的身影被幽暗的地下走廊吞噬。
而哈利不知道,在考试结束之后,所有人在从天文塔回到休息室的一路都在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而他出现的几率远超过海格和麦格教授,仅次于对乌姆里奇的怒骂。他们乐此不疲的大半个夜晚都在跟自己认识的人讲述‘他’是怎么从自己旁边冲出去,又怎么跳下楼的——
“你没看到他的魔咒真是可惜!我打赌哈利·波特的魔咒和黑魔法防御都能得到优秀。”罗恩·韦斯莱说。
“神奇的速度。他用了别人一半的时间完美的施了两个盔甲咒和一个障碍咒。魔力充沛屏障厚实。照此推理的确能得到优秀。”赫敏·格兰杰说。
“幸亏他保护了麦格教授。”纳威·隆巴顿心有余悸。
别人口中的英雄如今正在家属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气压下战战兢兢的筹措理由,“你、你当时都不同意了吗?”他的声音就像是一只知道自己惹了祸的猫,从德拉科一脸黑气的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回房间开始就一直蔫兮兮的,甚至回到房间都没有大咧咧的坐床上。
“我当时只说‘去吧。’”德拉科说,“而且,就算我当时迫于形势答应了,就不能再秋后算账了吗?”
哈利面对德拉科的无赖认怂:“……当然能。”
德拉科脸色还是不好,他瞪了哈利一眼又转开目光,似乎在极力忍耐什么,而哈利很没有眼力见的开始跟他分析乌姆里奇在这个晚上令人不齿的所作所为:“你说她真的……”
“闭嘴!”
哈利瞪大了眼睛,看着德拉科,并且凭借危机下的生物反应快速的明白对方的眼睛绝对是气红的,“……”他不知道能说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听到了格兰芬多对你的评价?不,应该还没有,那用不用我告诉你他们是怎么尖叫着感叹你真是个英雄?”德拉科烦躁搂了一把头发,露出的光洁额头又被散乱的头发盖住,他的眼睛中充满了红血丝,看起来就像是几夜没睡的酒鬼,“大义凛然啊,跳下去救了人家的院长……”
哈利忍不住说:“那毕竟也是教我的老师……”
“我让你开始反驳了吗?”德拉科毫不讲理的吼哈利,而哈利看着他这幅疯魔的样子深呼吸忍耐下了想要辩解的欲望,并且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他站在天文台上看到了德拉科毫无准备义无反顾就跳了下去……虽然是为了救人……他估计也会深感无能为力却又怒火中烧吧。
不知道是气对方的不小心,还是气自己的无能。
哈利沉默。
而德拉科烦躁的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中的困兽,想要挥爪打碎什么,仅存的理智却又一直在阻挡他这种想法,所以只能毫无意义的嘶吼两声:“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你想死吗!?”
他似乎已经不在意哈利怎么说,或者是已经不在意是不是能从哈利那里得到回答了,而哈利,他也不想无谓的解释什么‘我是个巫师。’或者‘你心里也知道不会有事的’,他欠德拉科太多解释,但绝对不是这种事情的解释。
哈利朝德拉科走了两步,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一把抱住了他。他的手环住德拉科腰间,把脑袋抵在了德拉科颈窝的位置,蹭了蹭。
他依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动作间充满了歉疚讨好和依赖,德拉科僵了一下,然后摸向哈利心口——“你心脏跳的很快。”
或许他话里的意思是讽刺性质的:‘看你表现的一脸大无畏没想到还是怕的。’也可能是安慰性质的:‘深呼吸,不管刚才发生多凶险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但是这都不重要了,不管他接下来的话到底是讽刺还是安慰,他都没有说出口。
哈利抬起头,往德拉科唇上吻了一下,然后透绿的眼睛满含暗示与真心混合的波涌,语气诚挚地说,“和你在一起,我的心跳怎么慢的下来。”
德拉科顿了顿,然后笑了一下,“说吧。”他说,“初衷是什么。”
虽然这和哈利预计的结果有很大的不同,但是看德拉科已经让他开始‘反驳’了,哈利还是默默的松了一口气,“看不惯乌姆里奇的行为?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你看不惯她,完全可以找其他同样看不惯她但是比你师出有名的人来阻止她,为什么要从八楼打碎玻璃跳下去?”
“你帮我把玻璃恢复如初了吗?”哈利突然想起来了,问。德拉科瞪了他一眼,冷声说,“回答问题。”
看这样子应该是修好了,哈利想,“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四个昏迷咒啊那可是,这要是真打上了,不管打在哪都……况且麦格教授也真的不年轻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乌姆里奇欺负但是什么都不做吧。”
“所以你从八楼直达地面好好逞了把英雄,并且乌姆里奇一伙还没有看到到底是谁打扰了他们欺负人。”德拉科说,“干的真是漂亮啊。”
又生气了?哈利连忙转移转移话题,“真的没看见?不过回来的时候麦格教授一直都护在我后面来着……这样说来我下楼的时候一盏灯都没开,应该真的没看到。”
“何止,”德拉科嘴角牵起一丝不明显的弧度,“就算她真的觉得不对劲问起来,也没有人会说什么……那些特别小组的人也不会说什么,只要他们不傻就会明白这件事很容易变成一个秘密。”
“麦格教授自己抵挡了那些昏迷咒,然后看到海格安全逃离之后回去继续睡觉。”
“或许乌姆里奇会迫不及待的质问她什么。”哈利说。
德拉科很不当回事的样子说,“但她完全站在被动位置,几个学院的人都看到她鬼鬼祟祟的暴行,麦格教授除了被攻击,抵挡之外什么都没做,她又能质问什么?”
“问什么?”哈利笑笑,“不管问什么最后都逃不开她最在意的那个问题——海格逃走之后是不是去找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到底在哪?”
德拉科依然一脸冷意的看着哈利,每一根头发丝都诠释着他的态度——这件事没完。
哈利扯动嘴角。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