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帷幕Ⅰ有些事情要充分准备,有些时候要意气用事

哈利不知道他们新的一轮争吵引来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出发前商议了什么——他在休息室里其他人都在商量狂欢酒水订单的时候喝了一杯苦咖啡用以让自己清醒。
“晚饭就要开始了,或许我们应该在那里少吃一点,然后去厨房那点东西回来庆祝的时候吃。”
“相信我,就算大家都要各自庆祝,但是也没有人会在晚饭的时候少吃的!毕竟我们都煎熬了差不多一个月,我足足瘦了四斤!”潘西说,“我已经决定要吃两个鸡腿了。”
****
这顿晚饭对于五年级和七年级们来说无比丰盛,虽然长桌上的东西和往天的并没有什太大差别,而是他们终于能吃出味道来了——唯一有差别的就是氛围,终于从考试中解放出来的五年级和七年级们一改往日的沉默,和周边的人撞着装满了南瓜汁的银杯,大口撕咬着牛肉或者鸡腿,高谈论阔着已经早已经答完了的卷子上的某道题或者实践考试中谁犯的搞笑错误。
其他人都在认真听着——每一张长桌都是如此,所以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的纳威、赫敏、罗恩、金妮、卢娜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哦不,或许不应该算上卢娜,毕竟她一直都是那副时而茫然时而莫名专注的无精打采的样子的。
哈利看了他们一眼,首先明白了纳威应该是已经通过麦格教授知道了有关他梦境的一些消息,没有招惹乌姆里奇;而且他们应该有了一个不怎么成熟实施起来有点困难的计划——要去营救?为什么?是谁?怎么做?
不过很快,哈利就从当事人口中得知了他所疑惑的大部分事情的真相,在晚饭结束之后,在他们已经回到斯莱特林地窖准备庆祝活动的时候,从厨房捧回来一顿吃的的高尔和卡拉布打开石门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快步跑过来冲哈利笑着喊:“嘿,哈利,有几个格兰芬多想见你,就在门外。”
“嘿嘿,你们可捧住了!”德拉科看着高尔怀里摇摇欲坠的巧克力布丁侧了一下身子。而哈利略带疑惑的点点头,起身往门外走去。
纳威、罗恩、赫敏、金妮、卢娜就站在石门对面,哈利一跨出门就对上了五双反射着门口壁灯幽绿灯光的眼睛:“……晚上好。”哈利说,“找我有什么事吗?”
“晚上好。”赫敏语速极快,“确实有一件大事想找你帮忙……是这样的,你熟悉魔法部吗?”
哈利反问:“魔法部?”
“哦是的,是这样的。”罗恩说,“如果我们想在这个时间去魔法部的话有什么办法……我的意思是走哪条路?”
“我知道,但是你们……”哈利的话还没有说完,纳威就打断了他,“我想请求你和我一起去救我奶奶……”纳威简单把考试时候的梦、到麦格教授那里求证、大家的商量和哈利说了一下,“我需要很厉害的帮手,我需要你帮我,哈利。”
“我大概明白了。”哈利说,心却凉了一截。他突然有了一个不详的预感,现在只能希望那不是真的,“你们想要去魔法部救人,我可以帮你们。”哈利的语气像是把这件事当做考试之后的调剂,一件完全没有危险性的事情。
但是他却最清楚这是一场多么危险的冒险。
“想去魔法部。”哈利说,“你们需要先去厨房弄一些生肉,最好多一些。”
卢娜看了哈利一眼,露出一个笑容,“是个好办法。”
“啊?什么?”罗恩问,赫敏则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可是禁林里很危险,那里面……”
“安心。”哈利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只要血腥味够大,我们就不需要走太远。”
“另外要注意隐蔽,别被人发现了。”哈利补充道。
“哦,没关系。”金妮说,“我们刚才侦查了一下,乌姆里奇好像很忙,短时间内应该脱不开身。”
哈利点点头,“一会儿校门口见吧,好嘛?我进去说一声。”
纳威点点头,几个人转身往顺着灯火往楼上走,赫敏回头看了哈利一眼,只是光线昏暗,他并没有看清对方眼里到底是怎样的思绪,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看清了他的笑容。
哈利叹了一口气,说出口令,石门开启另一个空间的欢声笑语,哈利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看着他的德拉科。
德拉科看着哈利沉默的样子,眯了眯眼睛,朝他勾了勾手。
哈利穿过嬉闹的人群走到德拉科身边,却没有坐下,而是拉着他的手找了个避人的地方说话。
“谁找你。”德拉科灰眼睛盯着哈利,没等哈利说话就自己回答了问题,“格兰芬多们?他们找你干吗?”
“有事求你。”德拉科说,“你也答应了,不然你会当没有这事,或者当个笑话跟我说,而不是现在这幅在斟酌怎么开口的样子。”
“我要去……”哈利简单的复述了一下纳威的话,“你知道的……可能会碰到……”他说的很含糊,但是他知道德拉科会明白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和没说出的每一个字。
“你就让我在这等你回来吗?”德拉科冷漠的问,背景音是其他人略显嘈杂的欢笑声。
“对不起,”哈利说,目光坦荡:“但是我坚持我在这个事情上的态度。”
“那你又是站在谁的立场?”德拉科嗤笑一声,“凤凰社吗?你有想过詹姆斯小天狼星莱姆斯会同意吗?你这样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想过吗?”你让他们,让我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哈利拉着德拉科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我发誓,我……现在可能没办法跟你解释,但是我保证我会告诉你一切。”
“别担心,好吗?”哈利不知道自己的语气近乎于恳求。
“你真自私。”德拉科灰色的眼睛里蒙着雾,话语就像刀子一样凌迟着哈利的心,“你决心与他们身陷险境,却不许我担心……”
“不是……”哈利的声如细丝,“我是……”哈利想说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想说的每一句话,他的每一个想法德拉科都知道,他知道自己在顾忌什么,又不能不顾及什么。
可是,他不知道更多……哈利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德拉科解释他为什么这么在意、担心、恐惧着魔法部……必须在这夜有个了解。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眼睛,灰色的眼睛好像带着某种深邃的,暗涌着的东西,那颜色和哈利绿眼睛里的一样复杂而挣扎。
“去吧。”德拉科在哈利脖根拍了一下,那一瞬间戒指的触感无比清晰。然后他双手插进衣兜,声音冷冷淡淡:“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夜不归寝也好违反校规也好,还是友爱互助我都不管。”
哈利看着他。
“我等着你的解释。”
“和你平安归来。”
*****
哈利来到城堡门口的时候纳威他们五个也是刚到,带着一个很大的口袋,材料特殊,没有被血洇湿。
“走吧。”哈利说,他在努力平复着自己复杂的心情,“我们需要尽快到达禁林……对了。”他看向纳威,“你之前说你伤疤疼,那现在是什么感觉?”
“不是很疼,但是我们最好不要浪费时间了。”
白昼最后的亮光下,六个人穿过草坪路过海格的小屋进入禁林,光线一下子变得昏暗了起来。他们没有往里面走太远,不过也不是很近,哈利叫停所有人,明显看出赫敏送了一口气。纳威和罗恩一起打开口袋,浓郁的血腥味一下子散发在空气中。
“等一下吧。”卢娜说,“应该也不需要很久。”
确实没等很久。浓郁的血腥味很快就吸引了夜骐过来,先是两只,从树与树之间露出头来,眨动着白色的大眼睛。哈利从地上的口袋里一手拿了一块肉出来,朝它们走过去。它们晃了晃爬虫般的脑袋,长长的黑色鬃毛向后甩去,眼睛里吐露出急切。
哈利把肉喂给这两只夜骐的时候,至少有四五匹夜骐正小心翼翼地穿过树林走过来,它们巨大、坚韧的翅膀紧紧收拢在身体两侧,眼睛在黑暗中微微闪烁。他和卢娜把那些肉给过来的夜骐吃掉,然后帮助罗恩、赫敏和金妮坐上夜骐。
“伦敦,魔法部,来宾入口。”哈利对所有夜骐和所有人说,“抓紧马鬃,夹进双腿。”然后把自己的膝盖放在夜骐的翅膀关节下面。
夜骐们突然展开双翼,慢慢地蹲伏下来,随后箭一般地向天空冲去,带着他们冲过树梢,飞向火红的夕阳。夜骐从城堡上空急速掠过,宽大的双翼有力地挥动着,带动冰凉的气流和疾风。他们飞越霍格沃茨的场地,掠过霍格莫德上空;掠过群山和溪谷。白昼开始隐去,他们飞过一个又一个村庄。
“太奇特了!”罗恩的叫喊声从后面什么地方传来。让哈利不禁再一次好奇在这么高的空中疾驰,又看不到自己的坐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们从黄昏飞至暮色降:朦胧的紫色的天空,散落着一颗颗银光闪闪的小星星。很快,只有麻瓜城镇的灯光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离地面有多高,速度有多快,星罗棋布的灯光在他们眼下像另一片星空。
夜骐仍在坚定地飞速穿越漆黑的夜空,向前飞行时几乎从不拍打双翼。
他们在一片黑暗中飞行;哈利紧紧抱着夜骐瘦骨嶙峋的身体,把脸颊紧贴在夜骐光滑如丝的鬃毛上。冰冷的风让他的脸僵硬麻木,嘴巴也好像冻住了,身体因为高度紧绷而麻木。但是在隆隆的气流在耳边疾驰的一路,他的意识也冷而无比清醒。
夜骐的脑袋突然俯向地面,他顺着它的脖子向前滑动了几英寸。哈利在这个时候听到身后几声惊呼,似乎他们都因为这突然的一下吃了一惊。
四周明亮的橘黄色灯光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圆;他们可以看到建筑物的房顶,车流的前灯灯光就像是甲虫闪亮的眼睛,四四方方的窗户透出暗淡的黄色光芒。
夜骐像影子一样,轻盈地落在黑黢黢的地面上。哈利从它背上滑下来,环视了一眼这条街道,一辆满得快要溢出来的翻斗车仍然停在离破旧的电话亭不远的地方,在单调的橘黄色街灯的照射下,看不清它们本来的颜色。
就像他记忆里那样。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