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帷幕Ⅱ有些事情必须经历,有些轨迹不可更改

还是记忆中的那个破旧的电话亭,但是在场知道这电话亭中的玄机的也只有他一个——哈利领着所有人和马快速的来到破旧的电话亭前,打开门,招呼他们道:“快进去。”
虽然大家都有一些犹豫(当然是因为这个电话亭跟麻瓜城市大街小巷里的其他电话亭没有区别),但是还是很快的都挤进来狭小的电话亭里,哈利回头瞥了一眼夜骐,它们正在翻斗车里寻找腐烂变质的食物残渣。接着他在纳威身后费力地挤进了电话亭。
“谁离电话最近,拨62442这个号码!”他说。
罗恩的胳膊很别扭地弯曲着朝拨号盘伸去,拨了号码;当拨号盘迅速转回原位时,一个女人冷漠的声音传进了电话亭。
“欢迎来到魔法部,请说出您的姓名和来办事宜。”
“哈利·波特、纳威·隆巴顿、罗恩·韦斯莱、赫敏·格兰杰,”纳威大声说,“金妮·韦斯莱、卢娜·洛夫古德,我们到这里来是救人的,十万火急。”
一阵叮叮咚咚外加传递之后,哈利把那个写着他名字和援救任务的徽章塞进兜里。
又走了半分钟流程之后,电话亭终于晃动下落,外面的人行道逐渐升高没过了窗子,正在觅食的夜骐慢慢滑出了视线;黑暗在他们的头顶合拢了,伴着枯燥的磨擦声,他们下到了魔法部的深处。
所有人在下落过程中都拿出了自己的魔杖紧握在手里,金光照到他们脸上的下一秒,拼命观察外面的纳威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正厅,镶嵌在墙上的壁炉架里也没有生火。
升降梯平稳地停下来时,他看到在深蓝色的顶篷上,一些闪闪发光的金色符号在不停地无规则地变幻着。
“魔法部希望您今晚过得愉快。”那个女人的声音说,然后电话亭的门就猛地打开了,哈利一个趔趄冲了出来,紧跟着的是纳威和卢娜。正厅里惟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黄金喷泉中持续的疾流声,水流从男女巫师的魔杖里,马人的箭头上,妖精帽子尖上和家养小精灵的耳朵里不停地喷出,落在圆形水池中。
“过来。”哈利轻轻地说,六个人在大厅的光亮实木地板上全速跑着,发出巨大的声音,但是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大厅里,没有人在意他们是不是发出了声音。
“这里白天有很多人。”哈利说,“来来往往,而晚上也应该有人值班。所以你们明白这种不对劲意味着什么吧。”
没有人说话,但是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
他们穿过黄金大门走向升降梯,哈利按下最近处的一个“向下”按钮,升降梯几乎立刻‘咔哒’一下出现在跟前,金色的栅栏从中闯滑到两边,发出震耳的、回荡的铿锵声,他们冲了进去。哈利戳了一下九号按钮,栅栏砰的一声关上了。升降梯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在空寂的夜晚中空旷的魔法部中回荡了很远,明显而又刺耳。
当升降梯停下来时,那个冷漠的女人的声音说道:“神秘事务司。”栅栏打开了,他们走出来进入走廊,这里除了最近处的火把在升降梯搅起的气流中摇曳闪烁之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这就是我梦里那扇门!”纳威激动的说,随即又有些消沉,“虽然我在梦里看了它几个月,但是我其实不太希望真的在现实中走到它面前……谁知道这后面等着我们的会是什么。”
“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梦到几个月!”赫敏火冒三丈,但是在这节骨眼上没有人理她。
“然后呢?”哈利问,“你要做什么。”
纳威看了看周围,“我们最好不要分散。先穿过这扇黑门。”他说着,转身朝着黑门走过去,正如在梦中一样,它打开了。
纳威迈过门槛,哈利就走在他的身后。
他们走进那间巨大的漆黑的圆形屋子里。一扇一扇完全相同的黑门嵌在四周黑色的墙壁上,一些冒着蓝色火苗的蜡烛点缀在墙上,微弱烛光倒映在光亮的大理石地板上,使地板看上去像是有一汪黑水似的。
在这一行人中,每一个都来过这个地方,但是只有哈利自己记得。
“走。”纳威借着身后走廊倾泻进来的那道狭长的光束观察着墙壁极其上面所有的门,然后笃定的说,“就是正对的这一扇。”
“你确定?”罗恩说。
“大概吧。”纳威朝那扇门走过去,其他人紧跟在后面。他把左手放在冰凉、光亮的门上,举起魔杖,准备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冲过去,然后他推开了门。
“就是这儿!”
很多光在这间屋子里闪烁,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钟表的表盘在闪着微光。有落地大座钟也有旅行钟,或是悬挂在书架之间,或是立在有整个屋子那么长的桌子上。正因为如此,一种急促的永无休止的嘀答声充满了整个屋子,像是成千上万细微的脚步声。那道钻石般明亮的跳跃光芒来自房间尽头一个高高耸立着的钟形水晶玻璃罩。
“这边走!”纳威声音中难掩兴奋,哈利看过身边各样的表,看过钟形玻璃罩中蛋变成鸟鸟变回蛋的过程,跟在纳威的后面,经过钟形水晶玻璃罩走向它后面仅有的一扇门。
“就是这儿。它是穿过这里——”
哈利握紧魔杖,紧盯着那扇门。纳威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然后深呼吸着推开了门。
门开了。
数不尽的预言们排满高耸的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顶端的架子,蓝色火苗的烛台发出暗淡的光,让这间屋子给人的感觉更冷。
“你说过是第97排。”赫敏悄悄地在沉默着往前走的纳威旁边说。
“是的,我们应该往右边走……”纳威轻声说,“大家都把魔杖准备好。”
哈利抬起魔杖在自己脸上做了一下小手脚,他现在走在队伍最后,看着前面五个人蹑手蹑脚地沿着架子之间长长的过道朝前走去,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每一个架子上每一排的每个玻璃球下面都贴着泛黄的小标签。一些小球发出神秘的流动的光,另外一些则模糊而黑暗,就像熄灭了的灯泡。纳威带着他们从两排高耸的玻璃球之间穿过,他们经过的时候,有些玻璃发出微弱的亮光。
然后,本来随意的看着水晶球和它们下面名字的哈利就在第97排,本来应该空无一物毫无痕迹的第97排,看到了一点按照常理来说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嗯……”哈利先是发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然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没注意到吗?”
“什么?”纳威生硬的问。
哈利不知道该怎么说,“呃,”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任何润色的实话实说了,“这个架子上边有血迹,并且在架子脚积了一滩。”他蹲下身,食指在上面擦了一下。这时候其他人都聚集在了他的旁边。
“冰冷,并且已经变得粘稠了,颜色也有了变化。”哈利食指和中指摩挲了一下,“即使考虑到气温,这应该也是一段时间之前留下来的血迹了。”他比了比血迹最初出现在架子的位置,“我猜测,应该是被绑着,然后撞到了架子上,因为这血迹的位置很低。”
纳威的脸色已经变得很不好了:“所以,他们真的抓了我的奶奶,并且……”
哈利摇了摇头,“你说过的,如果……你会有感觉,所以应该只是你伤疤痛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现在到底怎样还不好说。”
出乎他意料的,纳威没说话,而是朝前快速跑过一排排的架子,来回寻找着,脸色苍白。然后他又掉转方向,经过他们,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哈利看着他慌乱的背影……
“纳威?”罗恩喊。
“什么?”纳威迅速回应,“你发现什么了?”
“你看见这个了吗?”罗恩说。
“什么?”纳威问,他语气更加急切——他快速跑向他们,却发现他们并不是像他想象那样发现了什么迹象,而是正在看架子上的一个脏兮兮的玻璃球。
“这上面——这上面有你的名字。”罗恩说。
哈利看着纳威疑惑的看着那个标着S.P.T To A.P.W.B.D 黑魔头和(?)纳威·隆巴顿字样的灰蒙蒙水晶球,然后在赫敏的阻止声中拿起它,看着他轻轻拂去水晶球表面厚厚的灰尘,知道它那触手温热的感觉。
然后哈利就听见了一个他不能更熟悉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说:“很好,隆巴顿,现在慢慢转过身来,把它给我。”
十二个穿着黑斗篷的身影出现在他们周围堵住了他们两旁的去路,十二根尖端发亮的魔杖瞄准了他们的心脏;凶徒的眼睛像狼一样闪着凶光。
“给我,隆巴顿。”卢修斯·马尔福慢吞吞地重复了一遍,掌心向上伸出手来,“你也不想你奶奶出什么事吧?嗯?只要你把它给我,你们就可以带着你奶奶一起离开。”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一直都盯着纳威,但实际上他在看着那个站在纳威身后面无表情的男孩,实话说,他虽然不认识那张脸,但是却认识那双眼睛。
哈利看了他一眼,心里就像沉了一块无数块大石头,一块在担心纳威的奶奶,一块在担心卢修斯,还要还多块在担心一会儿与食死徒对战的时候,他们……
“给我。”卢修斯又说了一遍。
纳威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犹豫,或许之前有过,但是从贝拉特里克斯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从卢修斯背后的阴影走出来,他就不再犹豫,甚至就连背影都变得挺拔了很多,“你跟这种只会在奶奶怀里哭的小鬼商量什么呢,卢修斯?”贝拉特里克斯抬起魔杖指着纳威,笑声比说话声更要刺耳,“预言球飞——”
“盔甲护身!”纳威大喊,把预言球牢牢握在手中。
卢修斯看起来很生气,对着贝拉特里克斯大吼道:“我告诉过你。不要这样!万一你把它打碎了——!”然后对着纳威冷冷地说,“男孩,把预言球交出来,没必要让人受伤。”
纳威瞬间就摆出了一副谈判的姿态,右手紧握魔杖,但是左手放在身后对着其他五个人比划了一个手势,脸上一副明显强作镇定的表情:“看来你就像是骗傻子一样致力于骗我相信把这东西给你我们就可以回学校,所以我很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预言?”
“什么样的预言?”贝拉特里克斯特里克斯重复道,脸上那种龇牙咧嘴的笑容逐渐消失了,“你在开玩笑,隆巴顿。”
“看来邓布利多从来没告诉过你,你留下那道伤疤的原因就藏在神秘事务司里吗?”卢修斯说,“你也不知道只有预言中提到的人才有权从神秘事务司拿到它,所以这是我们请你奶奶和你来的原因。”
但是纳威就好像看不到贝拉特里克斯一样,他皱了一下眉,接着卢修斯的话继续说,“那么,他为什么想偷关于我的预占?”
“关于你们两个的,隆巴顿,是关于你们两个的??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当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黑魔王为什么要想办法干掉你?”
哈利侧眼看向纳威,只能看到他很僵硬的小半张脸。纳威说,“有人为我和伏地魔作了同一个预言?为什么伏地魔想要它?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而是控制一些无关人士,引诱我,然后让你们帮他做这肮脏的勾当,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甚至不敢暴露在世人的眼前?”
几个食死徒发出不满的低低嘘声。贝拉特里克斯特里克斯低声说:“你敢直呼他的名字?你敢如此诽谤他?”
“当然,”纳威牢牢抓住预言球,但脸上却是一派平静,“是啊,不过这可不是什么诽谤,只有你们这些走狗才会这么觉得,伏——”
“闭嘴!”贝拉特里克斯特里克斯厉声尖叫,“你竟敢从你卑贱的口中说出他的名字,你竟敢用你那杂种的舌头玷污它,你竟敢——”
“你知道他也是个杂种吗?”纳威毫无顾忌地说着哈利曾经也说过的话。赫敏在他耳边小声呻吟着。“伏地魔?当然了,他妈妈是个巫师,但他爸爸却是个麻瓜——难道他一直告诉你们他是纯种的?”
“昏昏倒——”
“不!”
一道红光从贝拉特里克斯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魔杖尖端喷射过来,但卢修斯的咒语使它偏离了方向,打在纳威左边一英尺远的一个架子上,上面的一些玻璃球被击得粉碎。
哈利在这个时候大吼:“现在!”
纳威也打出一个‘粉身碎骨!’在最近的架子上,其他四个人也都击中了其他方位的架子,预言球噼啪坠地,白雾弥散。
哈利迅速朝着几个顺手的方位连连使出几个障碍咒和昏迷咒,他知道自己不知道打中了什么或谁,然后朝出口的方向飞快的跑着,其他五个人跟在他身后也不停的发射着魔咒,脚步声中混合着水晶球暴雨一般砸落地面的声音和重物倒地的声音,无数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从破碎的水晶球中伸展珍珠白色的雾一般的身躯,各种各样难以理解的话混合在一起,他们的声音在人们从未见过的如暴雨般落在地板上的碎玻璃和木屑中回荡——
快跑!”哈利高喊,左手遮挡住自己的脑袋,右手紧握魔杖给了从尘雾中冲出来的一个食死徒一个昏昏倒地。看到不远处纳威和赫敏的身影,他们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但是又很快脱困了。
哈利在罗恩、金妮和卢娜从他身边飞奔而过的时候拦住了罗恩,对方差点给他一个魔咒,幸好在看到他脸的那一瞬间闭上了嘴。“从门出去。”哈利拉着对方右拐,快速奔跑。
痛苦的叫喊声、架子倒塌下来爆裂的轰鸣声,从玻璃球里释放出来的先知们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古怪地响成一片——
哈利能够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和赫敏催促纳威的声音;他拉着罗恩从冲向正前方那钟形玻璃罩闪烁着的光芒——他一个箭步冲出门外,等待其他人快速穿过门槛之后再把门猛地关上。
“快快禁锢!”赫敏上气不接下气地念着,屋门发出吱吱嘎嘎的奇怪声音封上了。
纳威弯腰喘着粗气,预言球仍完好无损地攥在他的手里。
所有人看起来都是一副很疲惫的样子,但是精神依旧高度紧绷,“别停下。”哈利说,这时候刚刚封闭的门后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叫喊声。
“快走,离开这间屋子。”纳威喘息着说,迈步跑向房间那一头,那里有门可以通往环形门厅。他们一个个从门中跑出去,等到最后只剩下纳威和哈利,这时候听到有个巨大、沉重的东西撞在赫敏刚刚用魔咒关起来的那扇门上。
“闪开!”一个声音粗暴的大喊,“阿拉霍洞开!”
“快出去!”哈利转身背对着门,抬起右手,几个障碍重重昏昏倒地短暂的阻碍了他们的脚步,然后他飞快的退出了这间屋子。
“快快禁锢!”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