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帷幕Ⅲ命运的轨迹能否发生改变全看你如何操作

现在他们在黑色的门厅里,周围一片漂浮着幽兰灯火的漆黑,然后墙壁开始转动,所有火光连成一线,发光的蓝色线条倒映在他们眼睛,然后又慢慢停了下来,重新变回了一点火光。
周围的黑色墙壁上有着黑色的门,每一扇都一模一样,一样的漆黑,一样的没有门把手。
没有人知道门后面到底是什么。
“这些门——”赫敏的声音里带着惊奇。
“现在你觉得应该往哪儿走——”罗恩问,他头发上都是灰尘,不过人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挺清醒的。纳威又看了看其他人,虽然大家看起来都有一些狼狈,但是好像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纳威稍稍安心了一些,他看向哈利。
“随便吧。”哈利活动了一下肩膀,“反正走那一扇都是赌,不如索性随意一点。”
纳威走向面前的那间屋子,“快……”他顿住了,然后伸手抓住了赫敏的袖子,“快!”
大厅对面的另一扇门猛地打开了,贝拉特里克斯带着两个食死徒跑了进来。“他们在这儿!”她尖叫着说。昏迷咒横穿房间射了过来,哈利挡住了这魔咒,然后飞速反击,倒退。
“昏昏倒地。”哈利喊完这一个魔咒之后,有谁拉着他的帽子把他拉近了门内。
“快快禁锢!”哈利进屋的下一瞬间就锁上了门。但是在这间明亮的,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放在屋子的正中央的巨大盛着墨绿色液体的玻璃水箱的屋子四周,还有着很多扇黑色的门。
许多白色的东西正慢悠悠地在玻璃水箱中漂来漂去,但是没人有闲情去理会他们。
“把周围的门也锁上!”纳威指着四周的墙壁,飞跑,一边跑一边把门封好。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但是卢娜在即将封死一扇门的时候,那扇门“嘭”的一声打开了,卢娜短促的“啊!”了一声。
五个食死徒穿过卢娜没来得及封闭的那扇门拥进了屋子;卢娜撞在一张桌子上,顺着桌面滑落到另一侧的地板上,她四肢摊开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昏昏倒地!”哈利吼道:“昏昏倒地!”他能听到身后的人也在发射着咒语,赫敏,罗恩……他们五对五,但是很快就变成了四对五,金妮被一个昏迷咒打中了。
“抓住隆巴顿!”贝拉特里克斯尖叫一声朝哈利跑过来;纳威躲开了她,“抓住他!谁在乎其他人是不是死了。”
在这节骨眼,一个食死徒放倒了罗恩,对方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脸色变得很可怕。
“纳威!哈利!”赫敏喊道:“往那边跑!”她指向食死徒们过来的时候打开的那扇门,“快!”她魔杖中发出了一个石化咒放到了她面前的食死徒,然后也跑向那扇门!
三对四。
哈利躲过几道银色的魔咒,这些魔咒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了几个凹坑。纳威把预言球高高举在头顶上,全速朝屋子另一头跑去,贝拉特里克斯在后面紧紧追赶。
然后所有的食死徒都跟在他身后飞奔,一路上撞飞了桌椅,但是他们惟恐损坏预言球,不敢对他施咒语——纳威冲进了唯一开着的那扇门。
他在这间新屋子里跑了几步,突然觉得地板消失了——他顺着一级级陡峭的石头台阶摔了下去,在每一级台阶上都被弹起来,最后一下撞击撞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他平躺在石坑里,石头拱门竖立在台子上。整个房间回荡着食死徒们的大笑声:纳威向上一看,大脑厅里的五个食死徒正一步步走下台阶向他逼近,同时更多的食死徒从其他的门里冒了出来,开始朝着他跳下一级级石凳。
“昏昏倒地!”“昏昏倒地!”“昏昏倒地!”“统统石化!”突然,几道魔咒击中了他面前的几个食死徒,他们倒下去,露出了哈利气喘吁吁的脸。
“呦呦呦。这是谁啊。”贝拉特里克斯尖笑着说,“一个丑陋的格兰芬多吗?”哈利在脸上做了手脚,长袍里面穿着简单的半袖,没有扎领带,胸前的胸章也摘下来揣在兜里,所以除了食死徒里除了认出他的卢修斯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是个斯莱特林,更没人知道他是谁。
卢修斯看了贝拉特里克斯一眼,然后灰色的眼睛看向哈利,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到了他没带领带的颈间,没有学院胸章的胸前。
纳威已经退到了竖立着拱门的台子旁边,他爬到了台子上。
哈利能看到纳威的腿在剧烈的颤抖,但是他依然站立在整间屋子里最高的地方,手里紧握着预言球,魔杖紧紧握在他的右手里,脸上有些伤口,但是表情很坚毅的面对着贝拉特里克斯。
“真是漂亮的表情。”贝拉看着卢修斯堵着哈利的去路,转身笑着,朝纳威走近,在圆台周围绕圈,感觉着纳威的眼睛随着她转,“你很像你的父母,长相,表情……”
“别拿你那肮脏的嘴说我的父母,你不配!”纳威朝地上啐了一口。
“逞一时口舌之利,可怜。”贝拉特里克斯依然在笑,像是一点也不生气的用一种哄小孩的口气说,“现在像乖孩子一样把预言球交给我吧,我还能保证不让你太痛苦哦。”
“除你武器!”哈利明显感觉到在他佯攻的时候卢修斯瞪了他一眼,但是他那里管得了那么多,一个地滚之后半蹲在地上接连发射着昏迷咒,“昏昏倒地!”
食死徒还真的被他放到了好几个。直到在他施咒的时候有一个熊一样的食死徒从他背后抓住了他,把他的双手紧紧压在身体两旁,哈利装作挣扎着的样子踢他,双腿至少离地一英尺。
场中的一些食死徒大笑起来:“这些小鬼还真是难缠!”
“好了,隆巴顿,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要么把预言球交给我们,要么就看着你的小朋友痛苦地死掉!”贝拉特里克斯看着纳威说着,握着魔杖的手却指向哈利。
纳威用不着再想什么了,他别无选择。预言球仍握在他手里,被他的体温暖得温乎乎的,他把它递了过去。贝拉特里克斯跳上前去想拿过来。
一切转机都发生在这一瞬间。
哈利借着挣扎的动作翻转手腕,他不知道自己魔杖的杖尖指在那个位置,只能赌一把了……
“神锋无影!”
抓着他的食死徒喊叫着,放开了哈利之后就跪倒在地,从他大腿流出来的鲜血像是从水龙头流出来的一样,很快就浸湿了他的裤子和地面。
哈利也摔倒在地上,但是他借着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一串昏迷咒。
与此同时,在他们上方,又有两扇门猛地打开了,六个人突然飞快地冲进了屋子:詹姆斯,小天狼星、卢平、穆迪、唐克斯和金斯莱。这其中至少三个人看到屋里的状况之后都是怒火中烧,詹姆斯一同昏迷咒混合着粉碎咒打出去,然后飞快的跑到了哈利面前。
小天狼星和卢平一边战斗,掩护詹姆斯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浑身是血的哈利。
“哦。爸。”哈利借着詹姆斯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我没事,不是我的血,我就是摔了一下。”他打出一个昏迷咒放到了一个冲过来的食死徒。
詹姆斯瞪了他一眼,“等一会再跟你算账!”他说着,又投入了战场,有一个魔咒在一片混乱中打中了贝拉特里克斯,詹姆斯把她放倒在石台之下,但是自己却完全不知情。
但是哈利看到了一切——纷飞的魔咒就像密集的横飞的雨点,这两分钟内战局瞬息变化,等哈利反应过来的时候詹姆斯已经离他有四五英尺,小天狼星正在十英尺远的地方和一个食死徒搏斗;卢平也在很远的地方。
哈利跑向纳威,这时小天狼星与他的食死徒对手踉跄着从他们身边经过,搏斗进行得十分激烈,他们的魔杖挥舞成一片模糊的影子。哈利的脚踩到了一个圆圆的、硬邦邦的东西,滑了一下——穆迪那只带魔法的眼睛正快速旋转着滚过地板。
魔眼的主人躺在哈利旁边,头上鲜血直流,他的攻击者抬头就发现了哈利,和朝哈利跑过来的纳威——多洛霍夫那张苍白的长脸都高兴得扭曲了。
但是下一个半秒,哈利一个缴械咒让他的魔杖飞到了自己手里,然后两手各握一头,干净利落的撅断了。
“昏昏倒地!”纳威喊道,放倒了脸上还带着笑的多洛霍夫。
哈利把魔眼捡起来先揣在自己兜里,他没有去看穆迪的情况,而是往石台走去,看着贝拉特里克斯靠着台阶瘫软的身体,抬起魔杖:“统统石化!”
那边卢修斯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堵在纳威面前,“预言球,把预言球给我,隆巴顿!”他在纳威耳边吼道。但是被纳威一个障碍咒打到了一边去。
哈利一个援助打在了詹姆斯面前:“盔甲护身。”詹姆斯在击倒面前食死徒之后的空隙里给了哈利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除了一个家伙的武器之后也毫不犹豫的撅了。
这时候局势已经完全一边倒了。
哈利就在石台附近纵观全场,但是大家好像都没什么问题的样子,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边的贝拉特里克斯,对方显然已经从昏迷咒中清醒了过来,这会儿正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黑眼睛看着纳威。
哈利笑了一下。
“统统石化。”他毫无感情的说。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