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帷幕Ⅳ我们恐惧的,不过是恐惧本身

哈利给了贝拉特里克斯一个石化咒,让她继续保持着被放倒的姿态躺在地上。
然后他想了想,走上石台,伸手扯下了拱门上面那破破烂烂的黑色帷幔。
哈利拎着这帷幔,转身,低头看着贝拉特里克斯,而对方也正在看着他,很费力的翻着眼睛,整个眼眶都要被白色占据。而哈利就站在她头顶,低头俯视着她,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濒死的老鼠那样。
“我不会放过你的。”哈利这样说着,左手食指和中指伸出并拢在颈前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松开手,帷幕盖住了贝拉特里克斯那双大睁的眼睛。
“钻心挖骨!”
“钻心挖骨!!”
“钻心挖骨!!!”
他的手颤抖着,声音却充满了愤怒的力量,只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场所中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每个人都在生死之间挣扎着。
也没有人看到哈利的眼神,他那眼神是带着一丝茫然的。哈利回头,不知道受了什么吸引看向拱门,帷幕之下那空的石拱门中有些扭曲的,像雾一样的东西在不停的飘动着、旋转着,好像吸引着游离在空气中的一些东西……哈利看着它,觉得它也在吸引自己。
但是在这时候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呼唤他,那声音很熟,透着难以掩饰的急切。
“哈利,别看!”小天狼星朝他伸出手,一声比一声高的喊他,“到这边来,来……”
哈利寻着声音回头,瞳孔猛的收缩,身体比思想先动,一个昏迷咒擦着小天狼星的胳膊打中了他身后试图偷袭的食死徒,不过时机还是差了一点,哈利打翻了他,但是一道改变轨迹的银色魔咒也擦过小天狼星打中了他的左上臂,本来能在墙上打个坑的魔咒直接在他胳膊上打了个洞。
哈利因为力道猛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小天狼星用力的抓住了他的右手手腕,颤抖着声音说,“下来。”
哈利回头看了一眼离他只有几英寸的拱门,顺着小天狼星的力道走下了石台。
小天狼星先把哈利的袖子割断,然后从自己衬衫上扯下来一条绑在了他流血不多但是不止的胳膊洞上。哈利在他包扎的时候朝旁边的地上使了个眼色,小天狼星用力打了个结。
“人的身体是不能被恢复如初的,哈利。”他说,“所以你要小心,明白吗。”
“是啊,”哈利看着自己胳膊上的白色衬衫残片说,“世界上不能恢复如初的东西比能恢复的东西多的多,而且也珍贵的多。”
小天狼星朝他笑了一下,尽管哈利觉得那个笑容稍微有些勉强。
“哈利!”解决了自己身边的食死徒,又给一个在地板上抽搐的食死徒补了一个昏迷咒的詹姆斯扫视了一下周围,第一眼就看到了胳膊上缠着渗血绷带的哈利。
“邓布利多!”仅存的食死徒之一奋力嘶吼,从卢平身边逃开了。
“哦,是小天狼星的衬衫。”哈利跟詹姆斯说,“我也很担心用我的袍子会感染,它太脏了。”
卢平把瘫倒在地的纳威半扶着,也带了过来。
局势完全一边倒了。
邓布利多从房门快速走下台阶,脸色苍白,长胡子下没有笑容,蓝色的眼睛就像蕴藏着暴风雨的大海。他走过哈利,哈利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很有深意,他也同样回了一个满含深意的微笑。
一个食死徒撒腿就跑,像只猴子似的爬上对面的石头台阶,邓布利多的咒语轻而易举地把他拖了回来,就像用无形的线把他钩住了一样——几分钟后,这个曾经魔咒纷飞的空间彻底安静了下来,站着的都是凤凰社的人成员,哦,还有三个小家属,所有的食死徒要么被昏迷咒打的瘫倒在地,到么被邓布利多的魔咒放到在地。
邓布利多把食死徒在房间中间捆成一堆,他们七扭八歪的低着头,看起来都很糟糕。他看了看刚从贝拉特里克斯身上滑落的沾满灰尘的黑色帷幔,它现在就像一团雾一样躺在地上,他看了哈利一眼,然后对着金斯莱说,“留几个人在这看好他们。”
变故就出现在这一刻,所有人在精疲力尽之后短暂的一瞬间的放松中都听到了一声嗤笑,轻飘飘的,但是却又像寒冷的空气一样清晰的存在着——然后,就在一瞬间,一个黑影从房间中间飞奔而出:“想着到你奶奶在哪里吗?小隆巴顿,拿预言球来换吧……哈哈哈哈哈。”
邓布利多魔杖反应迅速,一个魔咒打中了贝拉特里克斯,她几乎都要摔倒在地上,但却只是剧烈的抖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血沿着石头台阶蜿蜒向上流淌。
纳威几乎是立刻就追了出去。
哈利低骂了一声抬步追着他的背影。
“哈利!”詹姆斯没抓住哈利,跟小天狼星和卢平打了而手势之后也追了过去,但是他很快停下了——在一间地上流淌着莫名液体和一个个泡的发白的大脑的房间。詹姆斯看着就在不远处的门,又看着横躺在房间各处不是在呻吟就是毫无知觉的几个半大孩子,和努力往把彩色触手往他们那里伸去的大脑,抬步了几次,都犹豫的放下了。
“大脚板!月亮脸!”他回头朝着自己刚刚跨过的门喊到:“过来帮把手,这里有几个孩子。”
哈利追着纳威跑出漆黑的门厅,在升降梯刺耳的哗啦声中跑过光明的走廊,绕过拐角,看着他几乎用拳头砸动按钮,也没有说话——第二部升降梯轰隆隆发出刺耳的声音一点一点地降下来,栅栏门滑开,哈利跟着纳威冲了进去,纳威猛按标有“正厅”的按钮。
“不会有事的。”
哈利在升降梯上升的空档,看着纳威紧绷的侧脸这样说。而纳威紧抿着唇,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者摇头。
栅栏门还没有完全打开,纳威就迫不及待地挤了出来,哈利跟着他,但是直接看向走廊尽头那个电话厅的升降梯了,抬手就是一个昏迷咒。纳威也看到了贝拉特里克斯,他打出了一个缴械咒。
但是咒语打空了。
哈利拉着纳威躲避在魔法兄弟喷泉后面,听见她反击的咒语打在正厅另一头的黄金筑成的大门上,发出像钟声一样的巨响。
在钟声般不断的共振中,贝拉特里克斯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是正从长长的走廊尽头走过来:“其实我不知道你奶奶在哪啊,纳威宝贝,她可比你父母难缠的多……不过你?”她狞笑着,用婴儿般的假嗓子叫嚷着,声音在光滑的木地板上空回荡:“出来吧,小纳威。既然你都跟着我跑这么远了,那不如索性把预言球也给我吧。”
“嗯?相信我,你不会太痛苦的,起码不会像你奶奶那么痛苦。”贝拉特里克斯哈哈大笑了起来,“要知道这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的脑袋关的太严实,我们也不用真的折磨你奶奶来刺激你,哦。”她尾音上调,像一个嘲讽的反问。
但下一刻,纳威从喷泉后面蹿了出来,咆哮使出一个钻心咒。
“钻心剜骨!”
他打中了。
咒语把贝拉特里克斯撞倒在地,她尖叫一声,但很快就站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笑容消失了。纳威躲回金色喷泉的后面。她的回击打中了那个相貌英俊的男巫师的脑袋,脑袋被掀落下来,掉在二十英尺远的地方,在木地板上凿出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从来没有用过不可饶恕咒,是不是,小子?”她高声嚷着,不再用那种婴儿般的假嗓音了,“你需要赋予它们邪恶的力量,隆巴顿!你需要真正地制造痛苦——才能够用得得心应手——哦哦,说到这我就必须得提提你身边那个小子了,他真是很恨我呢,想要我死——使的非常好的钻心咒,疼的要命——不过疼痛总是让我能更快清醒,要不是他,我也挣脱不了石化。”
纳威看了哈利一眼。
“我也杀了你家的谁吗?另一个小子。像杀了隆巴顿的父母一样?”
哈利握紧魔杖,愤怒让他感觉不到痛苦。
贝拉特里克斯嚣张的说,“或许她奶奶现在也死在我手上了,毕竟那么大的年级了,我也不确定那几个咒语她老人家是不是真的受得住呢。”
纳威冲出了雕像,几个咒语连绵不断的打向她,但是都被防御了,对方打过来的一个钻心咒打断了马人的那只握着弓的胳膊。
“隆巴顿,你打不过我的!”她高说,“也不用叫你的小伙伴出来送死了,反正在哪杀死他对我都一样。”
正如贝拉特里克斯这番话所想要达到的目的,那个羞辱过她的丑陋的格兰芬多小子从雕像后面走了出来,就像自以为是的大难不死的隆巴顿一样暴露在她的攻击范围内。虽然他看起来很从容,抬起魔杖的动作也是行云流水,但是她依然没怎么高看他。
直到她感觉到脸颊刺痛,不当回事的一抹却沾了满手血的时候,那个绿眼睛的小子很不屑的说着:“你也不过这样。”
“好,好——”贝拉不在意的沾血的手往长袍上一抹,“要是你刚才一个阿瓦达索命那我已经死了。”
哈利看到她眯起眼睛,连忙防御:“盔甲护身!”红色魔咒被反弹回贝拉特里克斯那边,不过她魔杖一挥,光华瞬间湮灭。
“我过去以及现在都是黑魔王的最忠实的仆人。我从他那里学到了黑魔法,我知道的咒语所具有的能量是你这样的小可怜永远都别指望达到的——”贝拉特里克斯又变回了做作的尖细嗓音:“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把预言球给我——贴着地面把它滚到我这边来——我就饶你们不死!”
哈利和纳威脸上是同样的不屑一顾的表情。
但是纳威说:“好啊。”他把手伸进兜里,慢慢掏出了那个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预言球,“我把你给你,你告诉我我奶奶在哪。”
哈利看了他一眼,没有发表意见。
“哦,好孩子,我当然会告诉你的,”贝拉特里克斯温柔的笑着说,“我又仔细想了想,我也没对隆巴顿夫人做什么,她不会有事的。”
纳威好像笑了一下,缓慢的往墙边移动着,贝拉特里克斯对峙一般的,在几米距离之外跟着他移动,“从墙边滚过去了……”
“别迟疑,孩子。”贝拉特里克斯说,脸上是一副很欣喜的胜券在握的表情——但这表情刹那间就僵硬了,凝固了,因为她眼睁睁看着纳威抬手,用力一摔,那个预言球摔在墙角,似乎好像还弹了一下,是错觉吗?粉碎的玻璃中白色的烟雾蒸腾而上,慢慢聚集成一个人的样子。
——是一个老人。他嘴里正说出一些晦涩难懂的语言。
“真可惜。”纳威脸上浮现出快意的笑容,尽管他的伤疤剧烈的灼痛起来,“伏地魔想要的那个预言球在混战的时候已经碎掉了,当时太吵了,我也不知道那里到底说了什么,真是可惜了。”
哈利和贝拉特里克斯一样不敢置信,但唯一不同的是,哈利眨眼间便释然了,他早该想到……而贝拉特里克斯越发怒不可遏。
“你那亲爱的老伙计伏地魔知道预言球已经碎了!他不会对你满意的,不是吗?”
“骗人!”她尖叫着,但现在他从她的愤怒中听出了恐惧,“它在你的手上,隆巴顿,你会把它给我的!预言球飞来!预言球飞来!”
纳威一摊手,哈利发现他虽然很想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轻松样子,但是他的表情已经疼的有些扭曲了:“真可惜,我身上没有第三个预言球了。这个应该是跑的时候掉在帽子里的,我后来发现了,就随便揣在兜里了,毕竟是别人的东西嘛,能放回去最好了。”
纳威一直在笑,声音听起来特别开心:“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什么可召唤的!它碰碎了,没有人听到它说了些什么,给你的老板转告一声,告诉他又白费力气了!”
“不!”她仍在尖叫,”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主人,我尽力了,我尽力了——不要责罚我——”
“别再浪费你的口舌了!”纳威喊,他皱紧眉头以减轻他伤疤的疼痛,现在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疼得厉害,“你在这里喊他是听不到的!”
“我听不到吗,隆巴顿?”一个愤怒的冷酷声音在说。
哈利瞪大眼睛——高高的、瘦瘦的,戴着黑色面罩,蛇一样可怕的脸苍白而憔悴,瞳孔像一条细缝似的猩红眼睛从他身上一扫而过——伏地魔突然出现在大厅的中央,他的魔杖指向纳威。
纳威快跑几步,一下子拉住哈利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后。
哈利呆住。
而纳威一双圆眼怒瞪死死盯着伏地魔。
“真是友爱的场面啊。”伏地魔轻轻说,“但是我这种戏码没有兴趣。”
“我更在意的是,你打碎了我的预言球?”伏地魔猩红、冷酷的眼睛盯着纳威,“不,贝拉,他没有说谎。我看见真相正从他那一文不值的脑袋里看着我。几个月的准备,几个月的努力——我的食死徒们再一次让隆巴顿妨碍了我。”
“主人,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正在跟阿尼马格斯布莱克打!”贝拉特里克斯抽泣着说。伏地魔缓缓地走近一点儿,她迅速趴在了他的脚下。“主人,你是知道的——”
“安静,贝拉,”伏地魔可怕地说,“我一会儿再收拾你!你以为我进到魔法部是专程来听你哭诉道歉的吗?”
“但是——主人——他在这儿——他就在下面——”
伏地魔根本不理会她。
“我没什么要跟你说的了,隆巴顿,”他平静地说,“很长时问以来,你总是给我捣乱,阿瓦达索命!”
纳威抬起魔杖,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念出一个咒语反抗,一个巨大的金色的身影就挡在了他面前——喷泉里的那个无头金色巫师塑像活了,他从底座上跳下来,砰的一声落在纳威与伏地魔之间的地板上,张开双臂来保护纳威和哈利,那道咒语只是从他的胸膛一擦而过。
“怎么——?”伏地魔大叫,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邓布利多!”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