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帷幕Ⅴ这世上有太多事情都比死亡更糟糕


在巫师雕像把贝拉特里克斯牢牢制服在地板上;妖精和家养小精灵蹿向嵌在墙上的壁炉;一只胳膊的马人冲着伏地魔飞奔过去的同时,无头的雕像把哈利和纳威推向墙角,远离打斗现场。

哈利听着掩盖在魔咒所带来的爆炸声之下的谈话声,他听见邓布利多对伏地魔说话,那声音和在霍格沃茨礼堂里说话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都知道还有许多其他方法可以摧毁一个人,汤姆。我必须承认,只是取你性命不会让我满意。”

——他做的这些事不单单是死亡可以偿还的。

“没有比死更糟糕的事情了,邓布利多!”伏地魔咆哮着。

——哪怕他惧怕死亡。

“你真是大错特错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很轻,但是在话里却好像隐含着什么沉重的东西。纳威看着他毫无防备的走向伏地魔,就像赴一个老朋友的约一样从容随意,心里却突然涌现除了一些奇怪的想法……但是那些来不及深究的想法瞬间都被担忧所掩盖,他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看着邓布利多,听到他说:“事实上,你最大的失败就是不能理解还有比死亡更坏的事情——”

他一定经历过什么比死亡还要沉重的事情……纳威心想,但是转瞬间又被战局吸引了注意力,看到一道绿光从伏地魔防御的银盾后面射出,把奔跑过来抵挡的单臂马人打的粉碎,然后从邓布利多魔杖中变幻出一条细长的火绳绑住了伏地魔。

纳威还没来得及呼出一口气,那条火绳就变成一条毒蛇从伏地魔身上游下来,面对着邓布利多恶狠狠地发出嘶嘶声。

然后伏地魔消失了,那条蛇在地板上立了起来,准备开战——邓布利多头顶的半空中,一道火焰噗地炸开,伏地魔又出现了。他站在水池中间的底座上,那里在不就之前还放着五个塑像。

“小心!”纳威大喊。

接下来,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在就在他喊叫的那瞬间,又一道绿光从伏地魔的魔杖中飞了出来,射向邓布利多,而那条毒蛇也同时发起了攻势——凤凰福克斯吞食了那道阿瓦达索命,化作一团火焰,一堆灰烬;邓布利多一挥魔杖那条蛇就被高高抛到空中,摔在地上的同时化作为一抹浓烟。

水池里的水扬了起来,像是一个玻璃水制成的茧把伏地魔裹住了。

但是又在眨眼之间,伏地魔奋力他挣脱了水茧,扬起的水哗的一声落回到水池里,大量的水涌出水池,打湿了光滑的地板。

“主人!”贝拉特里克斯尖声呼喊。

“待在那儿别动,纳威!”邓布利多吼道,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慌。

哈利能感觉到纳威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不知道是因为他的疼痛,还是身体里另一个灵魂的兴奋,

几个小时前还光可鉴人的魔法部大厅看在一片混乱,尘埃漫天飞扬,沉积在地板上和水一起混合成一塌糊涂的混合物,也没有几分钟前的种种巨大声音,变得很安静,在这种对比下的安静里,贝拉特里克斯抽泣着,仍被巫师塑像压在身下,小凤凰福克斯在地上虚弱地嘶鸣着。

突然,纳威颤抖的更厉害了,声音也和他颤抖的身体一样带着莫名的节奏。哈利清楚的听到他说:“现在杀了我,邓布利多。”

就像胸有成竹的示威。

哈利知道纳威现在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痛苦的状态中,他知道,无比清楚,但是他无能为力。他看着纳威的身体在面前颤抖,就像一个人在不可抑制的疯狂的大笑那样,听见一句虽然是纳威的声音但是用无比阴狠的语气说出来的话。

“如果死亡并不算什么,邓布利多,那么就杀了这个小子。”他嘶吼着说,话音未落又是一阵颤抖,似乎有什么不屈的东西在他身体里挣扎着——他边说边朝邓布利多走去,但是步伐缓慢,行走艰难,一个趔趄撞在身前的无头雕塑上,却把那雕像撞的轰然倒地,摔的满是裂纹。

然后,纳威也直勾勾的摔倒在地,抽搐了一下之后一动不动了。

邓布利多直奔到纳威身前,然后纳威又开始轻微颤抖起来,他抬头看了哈利一眼,但是哈利正专注的看着纳威,所以没有注意到邓布利多的眼神是多么……

纳威呻吟了一声,双手支撑着地板坐了起来,看起来还有点懵懂……嘈杂的声音回荡在他脑袋里,又慢慢近在耳边。他晃了晃头,视线稍微清楚了一点,然后一抬头就对上了邓布利多关切的眼睛。

“你还好吗,纳威?”

“还好,”纳威回答,他抖得厉害,没有办法正常地抬起头来,“还好,我——伏地魔在哪儿,在哪儿——他们是谁——什么——”

正厅里挤满了人:沿着一面墙的壁炉里猛然间生起了炉火,地板倒映出翠绿色的火焰。一连串男男女女的巫师从炉火中拥了出来。当邓布利多拖着他站起来的时候,纳威看见康奈利福吉由家养小精灵和小妖精的塑像在前面带路,惊慌失措地走了过来。

“他在那儿!”一个身穿猩红长袍、扎着马尾辫的男人大叫道。他正指着大厅对面的一堆金色碎片,就是贝拉特里克斯刚被塑像压倒的地方。“我看见了,福吉先生,我发誓他就是神秘人,他抓着一个女人幻影移形了!”

“我知道,威廉森,我知道,我也看到他了!”福吉叽里呱啦地说,气喘吁吁的,好像是刚跑完马拉松,他那细条纹的斗篷里面还穿着睡衣,“天哪——在这儿——在这儿——在魔法部!——老天爷在上——简直不可思议——我是说——怎么会这样——?”

“如果你到楼下的神秘事务司去,康奈利,”邓布利多说,脸上已经是惯常的那种睿智而冷静柔和的表情了,他朝那些惊慌失措的男女巫师走去,使得刚进来的人能够意识到他是第一时间来到的现场(他们中的几个人举着魔杖;其他人只是满脸的诧异;小精灵塑像和小妖精塑像在拍着巴掌;福吉连蹦带跳,穿着拖鞋的脚都离开了地面)——“你会看到死刑室里有几个逃跑的食死徒,被反幻影移形咒绑着,等待着你去处置他们。”

“邓布利多!”福吉仍然气喘吁吁,一脸的诧异,“你——在这儿——我——我——”

他刚想说什么,但是突然升降梯中传来一阵咔哒声,门打开之后,浑身是血的穆迪从里面走了出来——径直走过福吉和他身后那些傲罗同事,对他们的注目丝毫不予理会。福吉看着他,一下子就把那句几乎脱口而出的‘抓住邓布利多’噎了回去。

不过穆迪没有走向邓布利多,两个人目光交汇了一下之后,他就直接走到哈利面前:“我听小天狼星说眼睛在你这?”

“哦哦是的。”哈利连忙点头,手伸进兜里。

穆迪用仅剩的那只正常的眼睛观察着哈利,好像同样能看穿他的内心一样,“你还好吗?”穆迪盯着哈利问。

“不,不太好。”哈利从兜里掏出魔眼递给穆迪,苦笑着说。

“另外,”穆迪对纳威说,“我们找到隆巴顿夫人了。”

纳威神色一紧,连忙问道,“我奶奶她怎么样?”

“没什么事。”穆迪认真说,“额头有撞伤,不过都是皮肉伤,不碍事,似乎受到一些拷问,不过状态还好……她在下面帮我们看着那些食死徒,强烈要求的。”

纳威笑了一下,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

那边福吉终于找回了自己做为部长的状态,打算就事论事发一发威:“不管怎样——先抓住邓布利多。”

与他激动到几乎失态的样子不同,邓布利多格外的镇定和淡然,“康奈利,我已经准备好跟你们的人再打一仗——再赢一次!”邓布利多说,毫不掩饰话里话外对自我实力的信心:“但是,几分钟前,你也亲眼见到了,我在这一年里总是在跟你讲的事实。伏地魔回来了,这十二个月来,你一直都在抓错人。现在是时候了,你也该学会用用脑子了。”

福吉似乎气的不行,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事实就在眼前,他也只能认了:“很好——德力士!威廉森!”他喊着两个人的名字,命令他们说:“下去,到神秘事务司去看一看。邓布利多,你——要告诉我究竟——”说到这他质问的语气倏然一转,变成了带有强烈的抱怨意味:“魔法兄弟喷泉——是怎么回事?”

原本恢弘大气的雕像变成一地碎片,唯有几个还算大的残部能让别人辨认出来他们原来到底应该是哪个雕像。

“我把纳威和哈利送回霍格沃茨后,我们才能再谈这个。”邓布利多说。

“啊——?你说谁?”福吉边说边顺着邓布利多的目光看向墙边:在那里哈利扶着看看起来有些虚弱的纳威,疯眼汉穆迪警戒的站在他们两个斜后方,魔眼来回转着。

“他们怎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会说明一切的,”邓布利多说微笑着说,走了几步,魔杖指着地板上黄金巫师的那颗脑袋把它变成了门钥匙,然后等‘门托斯’咒语效果(脑袋发出蓝光并且震动着)平复之后把它捡了起来,“等这两个孩子回到学校以后。” 

福吉还想和邓布利多就他非法使用门钥匙的这个事理论,他都开口了,怒气冲冲很是在理的样子,但是那些质问的话也只是说了一半就在邓布利多盛气凌人的眼神下戛然而止了。

“……”

邓布利多凌厉的眼神被半月形的眼镜过滤之后变得没那么凌厉,他看着福吉,虽然举止得体但看起来更像是发号施令的那一个:“你要发一道命令让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离开霍格沃茨。”

“然后告诉你的傲罗停止调查我的保护神奇生物课老师,让他重新回来工作。我……”邓布利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有十二根指针的手表,看了一眼,“今天晚上,我可以抽出半小时的时间,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这里发生的所有关键问题。然后,我就得回到我的学校里去。如果你需要我更多的帮助,当然,你与其到霍格沃茨来找我,不如给我写信,注明校长收就好了。”

福吉的眼睛从来没有瞪得这么大过,他嘴巴张着,乱蓬蓬的灰白色头发下面,那张圆脸涨红了,“我——你——”他支吾着,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有实质意义的话。

邓布利多转过身,看向纳威,然后又看了一眼哈利:“拿着这个门钥匙,你们两个。”

他递过那颗塑像脑袋,纳威双手捧住它,哈利把手放在上面。邓布利多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我们应该是半小时后见。”他说,然后把目光着重放在哈利身上,“哈利,我也希望能和你好好谈谈,可以吗?”

“好的,”哈利看着邓布利多,说,“正巧我也想跟您谈谈,不过我希望不要耽误您和纳威,毕竟事分轻重缓急。”哈利微笑着,“另外,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谈话的时候我父亲他们以及……都能在场。”

“小马尔福先生吗?”邓布利多盯着哈利端详了一下,点点头。

“那一会见,纳威。哈利。”邓布利多说着的同时纳威和哈利感觉到有个钩子在他肚脐眼后面猛地一拉:光亮的木制地板从他脚下消失了;正厅、福吉和邓布利多都消失了,他正在色彩和声音的旋风中向前飞行……

然后‘啪’的一下落在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坚实的地面上。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