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梦中的车站Ⅱ生活中最大的幸福是坚信有人爱着我们

两个人走到四楼,走进校医室。校医室里面稍微有一些嘈杂,像是有很多人在小声说话,哈利推开门就看到了小天狼星在和正在收拾瓶瓶罐罐的庞弗雷夫人说着什么,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哈利!”小天狼星听到声音抬头一看,顿时就露出一个又担心又开心的表情,“快过来……”让庞弗雷夫人看看你的伤口,但是他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听到哈利名字怒气冲冲从病房冲出来的詹姆斯打断了。
“哈利·波特!”詹姆斯像是一条狂怒的喷火龙一样怒吼着哈利的名字,“我有没有说过你今天太过分了!啊!遇事不跟家长沟通就算了,知道自己受伤还不当回事,这么半天才过来!啊!”
哈利低着头一声不吭,德拉科站在他旁边,用和詹姆斯一样的眼神看着哈利,明显摆明了阵营。
“你妈妈知道一定会骂我的。”詹姆斯瞪了一眼刚抬起手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缓和气氛的小天狼星,“你整个暑假都不会再有小甜点了!任何!”他看起来还想在说点别的什么可怕后果,但是卢平一脸不赞同的从病房里探出头来,“詹姆斯,你太吵了。屋里还躺着四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小病号呢。”
“如果所谓的精神状态不稳定指的是打斗过后莫名其妙的亢奋的话,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在意他们几个。”詹姆斯冷哼一声,“我觉得他们应该后怕,或者是睡觉。”
“拜托老兄,其实我刚才只是想提醒你是‘昨天’!。”小天狼星无奈的摊开两手,“另外,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时候在闯完祸之后后怕过?哈利就是太像你了——”
詹姆斯打断他,“莉莉也这么觉得,她现在——”
“我说你们——”庞弗雷夫人怒气冲冲地压低嗓音瞪着他们三个,“你们要是在不闭上嘴那就从这里滚出去!你——”她指着哈利,“跟我进来,我看看你胳膊上的伤。”
哈利看了表情各异的家长一圈,然后蔫蔫的跟在庞弗雷夫人身后走进病房,和卢平短暂对视,然后迎着四个‘同病相怜’战友同情的目光坐上病床,抬起胳膊让庞弗雷夫人拆下小天狼星的衬衫残片。詹姆斯、小天狼星和卢平聚拢在哈利病床的旁边,不过目光看起来都不是那么的忧心忡忡。
德拉科站在床尾看着哈利鲜血淋漓的胳膊。
“没什么事。”庞弗雷夫人仔细端详过之后说,“只是一般的魔咒伤害,不是恶咒,不是毒咒,愈合后不会有任何问题遗留……等我一下,我去拿些东西。”
她匆匆忙忙走了出去,三个家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跟了出去。
德拉科走近哈利,右手手背在他脸侧划过,“脸上有些擦伤……”然后捏住他的下巴,“嘴唇苍白,是因为失血吗?”
哈利看着他低垂的眉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隐隐约约有声音从外面屋里传来:“这个魔药胶冻里主要是原料是什么?白鲜?库拉索?”“小瓶里是什么?补血药吗?”“应该给那几个孩子喝一个缓和剂吧,不管是针对他们的亢奋还是睡眠。”
庞弗雷夫人显然不习惯让别人对她的专业素养指手画脚:“如果你们能闭嘴的话我会很感谢。”她咬着牙说。哈利在病房里听着差点笑出来,而被针对的罗恩,赫敏,金妮和卢娜则是毫不掩饰的笑着。
这样一个欢欣的氛围让哈利也不由自主的被感染了,他看着好像与之格格不入的德拉科,握了几个小时魔杖的的手突然伸出去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
“很抱歉,让你担心了。”哈利轻轻笑着,对德拉科说。
“很好。”德拉科说,空着的那只手手插进兜里,脸上一派冷漠:“我疲惫了一夜的脑袋因为这句话稍微感到了一点慰藉,但如果你能吸取教训我会更欣慰。”
“我尽力吧。”哈利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在他这句话之后,庞弗雷夫人手里端着一个装着几个瓶瓶罐罐的托盘走了进来,鞋跟和地面相磕发出清晰的声音。德拉科在微微用力之后放开了哈利的手,站在一旁。庞弗雷夫人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用镊子拿起其中的湿棉花准备给哈利擦拭胳膊上的血迹。
“介意我来吗?夫人。”詹姆斯脸上挂着殷切的笑容看着庞弗雷夫人。
“正如你质疑我的职业素养那样,”庞弗雷夫人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的詹姆斯,“我完全不相信你的手法,哪怕你从小到大应该已经在自己身上练习出了很多经验。”
小天狼星哈哈大笑着拍着詹姆斯的肩膀,卢平忍俊不禁。
詹姆斯苦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庞弗雷夫人挑着眉,细心清理哈利伤口周围的血迹,消毒,然后拿起一个罐子,用小勺挖出一大块绿色的胶冻涂在哈利的伤口上,然后绑好绷带。
“好了,”她递给哈利一个小瓶,“把这个喝了吧,补血剂。”
哈利听话的接过,然后一饮而尽。
“那剩下的就交给担心的爸爸吧……”庞弗雷夫人把一个湿毛巾递给詹姆斯,“把胳膊上的血都擦掉,另外有其他长袍吗?把他身上换下来,这也太脏了。”
“感觉还行啊……”詹姆斯给哈利擦胳膊的时候顺便看了下,“先别脱了,省的再弄到伤口。”
哈利点点头,“哦。”
德拉科把手从领扣上拿下来。
詹姆斯擦完哈利满是血迹的胳膊之后,拿着那个变成了锈红色的湿毛巾去盥洗室里洗干净,他的表情已经由最开始的凝重、焦躁,愤怒和担心变回惯常似乎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的轻松。但等他踩着隐隐约约从楼下传上来的嘈杂声音往回走,推开校医室大门的时候,他脸上那轻松的表情又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邓布利多。”他看着那个拥有着标志性的银白头发的背影,努力压下心头混合的复杂感情,尽量平静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邓布利多转过身,语调柔和的说,“我送纳威过来让庞弗雷夫人看看。”
詹姆斯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病床上的纳威,隐隐觉得他情绪有点……低落?
“顺便来请你们——”邓布利多的目光从詹姆斯身上移走,扫过小天狼星,卢平,德拉科,最后才回到哈利身上,“和我谈谈,在我和哈利的共同邀请下。”
哈利从床上跳下来,双手插兜径直往外走,少了一只袖子的造型奇妙的营造出一种洒脱感。
德拉科一声不吭的跟在哈利身后,隐隐有了些预感。
三个家长对视了一眼,也都走了出去。
“那么。”邓布利多最后说,“孩子们,如果你们感觉自己没事,并且庞弗雷夫人也赞同你们的感觉的话,那就去收拾收拾吃饭去吧,早餐是美好一天的开始,吃完饭再好好睡一觉。”
“毕竟暑假就要到了。”邓布利多感叹着,关上了们——原本安静的病房里刹那乱成一团,罗恩最先开口问:“纳威,到底发生了什么?邓布利多教授跟你说什么了?”
“啊……”纳威叹了口气,看着自己面前四双装满了求知欲的眼镜,完全不知道话该从何处说起。
“其实也没说什么……”他这样开了个头。
****
哈利在一天早上第二次踏足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但是这个装着五个人的圆形空间里的气氛凝重而又压抑,虽然阳光已经完全照亮了这一方小天地……邓布利多靠在桌前,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招呼声:“嘿,西里斯!你怎么来了?!”
“……”
小天狼星还没答话,邓布利多就堵住了菲尼亚斯还要滔滔不绝的嘴,“抱歉,菲尼亚斯,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说一些……你明白吗?”
肖像画菲尼亚斯撇撇嘴,“好吧好吧。”他说。“那你们谈吧。”
邓布利多没在理会他,而是看着哈利,打量着他。透过那半月形的眼镜,他的视线让哈利觉得自己正在被剖析,他知道邓布利多在等他开口,而他也很想倾诉,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去……
可是他不能。
哈利看着身边的人,德拉科、詹姆斯、卢平……他们的眼睛里都带着疑惑不解和一些其他他看不懂的东西,但是从走出校医室那刻都没有问他一句。
哈利和小天狼星深深对视一眼,看到他朝自己轻轻点了点头。
哈利收回目光,轻轻舒出一口气,声音充满石块一样的质感:“今天,在这间屋子里我所说的一切,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告诉给别人——我们需要定下契约,即使摄魂取念你们也不能透露分毫。”哈利走到邓布利多桌上拿起一张空白的羊皮纸,羽毛笔蘸饱墨水,在羊皮纸上画出了一个复杂的魔法阵图案,然后咬破自己的食指,点在图案正中,“我发誓对今夜的一切闭口不言,讳莫如深。立誓人:哈利·波特。”
他捧着这张羊皮纸,依次走过詹姆斯,小天狼星,卢平,德拉科,最后走到邓布利多面前,没有人质疑,每个人都干净利落的立誓,不管是因为相信还是因为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有所感觉……六个人的血让羊皮纸上的图案也变得鲜红,再也看不出墨水的痕迹。而六个巫师的血让这个魔法阵具有了永恒的约束效用。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故事的跨度是从1980年7月末到1998年5月初。”哈利平淡的开着头,但是所有在听他说话的人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除了早已明白一切的小天狼星,“但是因为很多原因,我不能为你们讲述这个故事。”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表示诧异,开口质问什么。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背影,目光深沉,就像在凝视深渊。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