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梦中的车站Ⅲ思想几乎会比其他任何东西留下更深的印迹

明媚的夏日晨光照亮了邓布利多的桌子,照亮了一个银制墨水瓶和一支鲜红色的羽毛笔,哈利没有说话的时候,整个安静的空间就只剩下四面墙壁上那些挂画里传出的袍子偶尔发出的沙沙声和清嗓子的细小声音。
“教授,我需要你的冥想盆。”哈利直视着邓布利多锐利的湛蓝色眼睛,语调依然平静,“在座的所有人,我只能让你看到那些客观事实。”
詹姆斯看向小天狼星和卢平,然后敏锐的发现小天狼星可能是知道点什么。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问。
邓布利多回身,那个冥想盆就放在他的桌子上,不久前那里曾由多年前的西比尔·特里劳妮复述那个冥冥中注定一切的预言……他想了想,说了声,“你随意。”
“虽然不知道我决定吐露一切的这个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哈利声音里带着不确定的讽刺,他拿出魔杖,抵住自己的太阳穴——“我不能对你说什么,因为我的语言太贫瘠无力,无法表达出我想要表达的十分之一。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如果你也想,我给你给你看我的记忆……只是我的记忆有点长,希望你不会陷在里面。”
“你经常陷在回忆里?”邓布利多问,蓝眼睛里带着不一样的情绪。
“不是经常,教授。”哈利摇摇头说,“只是有些时候从梦里醒来的时候会不知道今夕何夕,有些迷茫,但是总会很快清醒过来——毕竟现在这一切才是看到的摸得着的真实的。”
有一连串的银色的丝丝缕缕的记忆被他的魔杖抽出来,漂浮在冥想盆之中……哈利重复了五六次这样的动作,才最终停下来,“最重要的几个时间段的记忆以及一些你看了就会明白的片段……最多是的98年间的……因为对我来是说,一切本该都在那个时候完结了。”
邓布利多沉默的把自己沉入哈利的记忆中……而哈利,一挥魔杖在房间里变出五把舒适的软椅,一屁股就坐进了离他最近的那把,他弯着腰,胳膊肘拄在椅子扶手上,脸埋进双手间。
“我有点累了。”他叹息一般的说着,声音瓮声瓮气的,真的充满了疲惫和迷茫。
德拉科沉默的走到哈利面前,俯身拥抱住他,似乎完全看不到哈利身上的灰尘和半干的血迹……他拥抱着哈利,姿势别扭,直到哈利直起腰,双臂环在他的腰上,脸贴在他胸口。
“没关系,不管怎样你都有我。”德拉科轻抚着哈利的脊背,“不管怎样,我都陪着你。”
哈利更用力的环抱着德拉科,满耳都是他的话,他的心跳。他的温度透过长袍温暖着哈利,他的一切让哈利觉得仿佛整个人从寒冷的冬天到了温水中,让他不受控制的想要整个人都沉在这温暖中。
小天狼星早在哈利变出椅子的时候就从善如流的坐下,看着那两个孩子互相温暖、安抚对方。詹姆斯和卢平拉着自己的椅子一坐一右毫无间隙间隙的坐在小天狼星的两边,“别问我,我什么都不能说。”小天狼星直接了当的撂下话。
“我们明白,你自然有你自己的考量和难言之隐。”卢平说。
詹姆斯接上:“但我们已经看出来一些了。”他看着哈利的侧影,“其实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即使是我和莉莉的孩子,哈利也优秀的太过分了。”
“……”小天狼星和卢平突然不知道接些什么好了。
“不过,这个世界存在巫师和种种奇妙生物本来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那么在这个本身就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世界里再发生一些不可思议不是很正常的吗?”詹姆斯绕来绕去的说了一通,然后歪头看着哈利,说:“我唯一耿耿于怀的,是我想到的那些不好的事情。”
“别想那么多,跟你没关系。”小天狼星沉声说。
“哦是,”詹姆斯转头看着他黑色的眼睛,“因为我死了是吧。”
小天狼星没有说话。
“还有莉莉……哦,我应该听你的,真的,”詹姆斯擦了一把脸,“我不能再想下去了……我不能想象他到底是怎么……”
小天狼星拍了拍詹姆斯肩膀,没有说一句否认的话。
“最后你也……是吗?”詹姆斯问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点点头,“对,就在几个小时前,魔法部。”他又说,“所以我就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证明。”
詹姆斯轻笑了一下。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你们真的是默默努力了很多。”卢平说。
“这倒没什么。”小天狼星说,“最难受的不是思虑改变,而是有好多好多事情,不管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还有种种纠结,都只有我自己知道,但是我知道的事情不多,这种情况下我做的所有抉择都必须小心,是铤而走险或者是忍气吞声……后来有了哈利,我才轻松一点。”
“哈利他……”詹姆斯张了张嘴,最后也没问出来。
小天狼星无比了解他的心情,“过去的意义只存在于我们两个身上,而我们明白此刻才是真实。”他说,“哈利永远都是你和莉莉的宝贝,仅此而已。”
“另外你自己决定这些事情要不要告诉莉莉。”小天狼星看着詹姆斯,认真的说。
詹姆斯揉乱了头发,“慢慢来吧……”
****
不知过了多久,邓布利多霍然起身,满脸都是未定的惶然之色。他看着哈利,似乎还没有从那无比真实的景象中回过神来,在直面他的死亡之后,又看到他活生生的坐在自己面前,绿眼睛就好像一潭深不见底的井水。
“我没死,没有人死。”哈利看着邓布利多说,“或者应该说现在还没人死,我也努力于不让任何一个人白白丧命。”
“你为什么……”邓布利多声音沙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出这个问题。
但是哈利明白他想要问什么。
“就像你明明计划好了、规划好了一切都不能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一样……”哈利轻轻微笑着,同样叹息着,“我不能阻止。”他说,“我不能阻止……
“是的,我改变了麦格教授的命运,她就在霍格沃茨,可是纳威依然选择前往魔法部,这是他的决定……”
“是的,那对我来说是恨不得……的骗局,陷阱,但是我又怎么肯定对他也是……事实也证明那不是。又或者我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他该去面对的,这世界总归要他承担,宿命就在头顶……又或者,我是乐于见到这种结果的……”哈利近乎坦荡的剖析自己,“不管他想不想去,我想去!我不能永远被它魇住,不停不停的想小天狼星会被我害死在那!就在昨天晚上……永远的从我世界里消失,就像他出现那么突然……”
小天狼星吸了吸鼻子。
“我必须面对自己的恐惧……改变它,不论过程还是结局……覆盖上来的真相也证明了,我不管那是不是巧合!——如果詹姆斯在,那小天狼星就不会死。”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
“但是在以前,他……和我妈妈只在我毫无记忆的时候存在过,然后在我十七年的生命里,我拼命的想去寻找与他们有关的痕迹,但却只能在别人回忆里看到鲜活的他们。”
詹姆斯用手捂住了通红的眼睛。
邓布利多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而德拉科看着哈利,哈利的一切表情他都清楚的看在眼里,他觉得心脏抽痛,不知道他这么多年想要知道的、觉得哈利隐瞒他的所谓内情,原来是那么荒诞而又无比沉重的真相,他完全没有分析听到耳朵里的那些让他感到惶恐的字字句句,但是那些话就那样灌进他的耳朵里,清清楚楚。
他突然痛恨起曾经那个多次刨根问底步步紧逼的自己,又真的庆幸哈利愿意让他知道这一切告诉他一切。
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压低自己的呼吸声,包括墙上数十位历代校长,校长室里现在只余哈利平白、却字字如针扎入别人心中的话语。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害死过他……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想过逃避,在那天,远离魔法部,那样可以确保这件事不会发生……可是我过不了自己这关,我知道!我不能保证不能发生事情!但是如果我去……他既然已经决定要冒险,我可以把所有的危险降到最低,我……装不出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而大脚板也是,虽然我从没想过他会不直视这个事情,但看到他的时候我真的……”哈利强忍笑容,“尤其詹姆斯和卢平都在他身边,而他们一个一脸想骂我又顾及场合,一个看到我反应了一秒才意识到那个绿眼睛胖脸应该是谁。”
哈利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觉得他说的不好笑,但是真的没有人笑。
“我们总不能一昧躲避危险吧。”小天狼星用像是对自己说话一样的语气说,而哈利也继续说下去。
“在今天之前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我不是那么自以为是外加懦弱无用,也许很多事情都会有转机。”哈利轻轻摇着头,“又或者,如果当年你们不瞒我那么多,我可能在走出那一步之前会多想想……当然,一切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太自己为是了。”
“你可以不去想的,哈利。”邓布利多说,声音像是充满怜爱的沉重的叹息,“你依然仅仅是个孩子,最终也不过十七岁,犯一些错误都可以被包容被原谅的,你不必这么逼迫自己……”
“我没办法……”哈利打断他的话,“你说的我都懂,我知道……我花了十七年的时间被磨砺,被成长被这样……过去的痕迹太深了,沟壑是很难被填满的。”
“更何况,不管是谁,犯了错误就是犯了错误。”哈利摇摇头,又说,“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又或者是真的,但是等到我一岁多的时候一切就都回到原来的轨迹上去了……”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气着,然后说,“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些改变,比如雷尔……然后就是越来越多的改变和小天狼星,我找到一些办法跟他说了一些我知道的事,然后他着手做了更多事。”
“再后来,我回到学校,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到有求必应屋里那个拉文克劳冠冕,但是在一个深夜,我发现自己不管怀着怎样的想法都不能打开那间顿满杂物的屋子。但是我没有放弃,我又做了个实验,果然,如我所料我没有没打开密室……然后我彻底明白了其实是我自己有问题,我没有办法在不对的时间做那些对的事。”
哈利自嘲的笑了一下,“那段时间我的状态不是很对劲,很焦躁,吵了一架,冷战了很长时间,不过后来调整过来了……”
德拉科凝视哈利的目光颤动了一下。
“但是我还是偶尔……”哈利摇摇头改了口,“我有时在做梦后,因为我真的没办法控制梦境,会想如果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我就是在做梦,太美满的除了梦还有什么呢?”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想,可是……万一……我哪天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废墟般还未重新修缮的霍格沃茨随便哪个教室的地上,伤痕累累但是还没有死……没死是好事,可是你们都不在了啊……整个世界又只剩我一个人……”
“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它们加在一起都太沉重了,可是我卸不下来。”
“或许我真的是背负了太久……又太拿自己当个英雄了。”
“我想……”哈利最后混乱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又在说什么,他眼睛酸涩,睫毛湿润,声音颤抖:“可是,感谢梅林,帷幕之后是一道门,梦中的国王十字车站是另一扇门,感谢时间倒转,我回到这里……”
詹姆斯猛然从椅子上跳起用力把哈利拥进怀中,他的怀抱温暖有力。詹姆斯无初次拥抱这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生命,但他的心情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他在哈利耳边说着话,就像很多年前,他抱着他闲晃,走过戈德里克山谷八号的每间屋子,在灿烂阳光下走过花园认识莉莉种的那些魔药,走过后院的草坪和魁地奇球场,和他说着自己上学时候的每件值得说的事,还有麻瓜世界和巫师世界的童话和趣闻。
他说:“不哭,爸爸在这。”
哈利没有哭,他只是疲惫的闭了会儿眼睛。
然后抬手,轻轻在詹姆斯背后安抚的拍了两下。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