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梦中的车站Ⅴ我们跋涉在光明前的暗夜中

接下来的几天,《预言家日报》大肆轰炸一般的发表着和神秘人有关的各种报道,邓布利多和纳威多次被提及,并且一次次的被正名——
“‘一个呼吁真理的孤独的声音……被认为是精神错乱,而他坚守着自己的立场从未动摇过……被迫忍受奚落和诽谤……’”布雷斯坐沙发上读着报纸上他认为有趣的字句,“这报纸的立场还是一如既往的随风倒呢。”
“福吉都倒了他们也该换换方向了,在这种时候还发表以前那些满是奚落和诽谤的东西除非他们不再想把这报纸卖出去。”潘西往手指甲上涂着加工过后的玫瑰花瓣汁液,“不过乡下可能迫切需要一些报纸点火,这样一想还真是可惜呢。”
“神秘人的最后企图破灭了,二到四版;魔法部应当对我说些什么,五版;为什么没有人聆听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声音,六到八版;纳威的独家采访,九版……诶刚才那个采访不是那什么不着调调杂志上的吗?”布雷斯把报纸翻得哗啦响之后丢到桌上,“我觉得我可以退订这段时间的千篇一律的报纸。”
潘西伸长手欣赏着自己的指甲:“明智之举。”
“现在这报纸上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就是一些如何击退摄魂怪、魔法部正在行动的文章。夹空里还会刊登一些一看就是信口胡说、歇斯底里的来信,全是哪天一大早一出门就看到了黑魔王从自家的门前经过……真是……呵呵。”
布雷斯有点诧异,“你都看完了?”他问潘西。
“当然,”潘西吹了吹指甲,“不然我怎么能评价你的举动是明智之举呢?没有立场啊。”
“什么立场?”正巧从楼梯上下来的哈利趴在平台栏杆上问。
潘西冲他招招手,“当然是早就收拾完行李的人对还什么都没有弄的人嘲笑的立场了——怎么,你在耗费一下午的时间之后终于收拾好你和德拉科的行李了吗?”
“嗯,”哈利边点头边走进他们,“确切来说是德拉科收拾好了我和他的行李——很简单,一个魔咒的事,甚至连我不知道多久之前掉在床底的废纸都自己跳进垃圾箱里了。”
“床底下?”布雷斯别有深意的对哈利挤咕了下眼睛,“干什么的废纸啊?”
哈利简直不想理他,信口胡诌:“写满了星空和宇宙的奥秘和麻瓜以及巫师存在真相的废弃论文纸,我该留下的是不是,万一哪天就靠着那一纸论文功成名就了呢?”
“我怎么不知道你写过那种东西。”德拉科步伐随意的从楼梯上走下来,走到哈利身边,“那纸上不是画错了的星象图吗?我看到标记的木卫四了。”
哈利咬牙切齿微笑:“谢谢你的拆台呢,亲爱的!”他在那三个字上加足了重音。
“哎呦,”布雷斯发出怪声,“你们这对相亲相爱的亲爱的刚在在屋里还做了什么出了收拾行李之外的事情了吧?瞧这一个两个嘴巴红的……亲就亲不能克制点吗?只不过是夏天至于这么躁动吗?”
“可是我们做了些比‘亲就亲’更难克制住的事情啊……”哈利眨眨眼,在布雷斯不敢置信的瞪视下拉着德拉科跑出石门,“我们去礼堂了!警告不紧不慢不躁动的布雷斯,晚了你最爱的菜就一个都没有了……”
“混蛋!”布雷斯从沙发上猛的站起来,“等会儿我——”
潘西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袍衣摆,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
哈利和德拉科并肩从光线昏暗的地下走上霍格沃茨灯火辉煌的走廊,前厅中能听到礼堂内的热闹的喧哗声……他们走进礼堂,坐在斯莱特林长桌上,和周围的人寒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告别宴会上除了美味和没有乌姆里奇之外就没有什么好称道的了,邓布利多以伏地魔归来为主旨的发言中没有提到哈利一个字,恐怕斯莱特林在两天前莫名其妙多加出来的五十分到底因为谁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团。
哈利乐得见到这种结果。
对他来说,在坦诚的轻松之下,唯一让他介意的就是他的德拉科还没有就魔法部……那之后的事情好好谈一谈(而且他看起来也没有想深入谈什么的意愿)。哈利唯一感到安慰的就是卢修斯不在被抓住的食死徒之列,但是德拉科从报纸上(消息来得很快似乎是为了安抚民心)看到了‘所有被抓获的食死徒照例于今日押往阿兹卡班,魔法部已经重新掌握主动权’这个消息见报之后,纳西莎来信上的内幕后续‘伏地魔再一次震怒,甚至极为严苛的惩罚了卢修斯’让他的情绪变得有些难以猜测的低沉,只就这个事情和哈利说过四个字——
“都是计划。”
虽然哈利也知道一切都是计划的一部分,所有事情现在看来都不是问题——比如卢修斯的性命安危以及伏地魔对他的器重,毕竟一个就在身边的助手比在阿兹卡班里的死棋子好用的多。当然一切都不是问题还有另一部分就是现在阿兹卡班可以说得上在伏地魔丝丝缕缕的控制下,被关押在里面的食死徒到底是什么待遇还得另说,魔法部的‘掌握主动权’到底是实话实说还是外交辞令除了内部人员谁也拿捏不准……但是当他回想起在魔法部里,他在混战中看向卢修斯,结果对方冲他轻轻摇了摇头,随即又挣扎着点了点头的画面,心里就好像被什么堵住那样难受。
是啊,都是计划……从那里孑然逃脱和一起被捕对很多事情的影响当然会有很大不同……
哈利庆幸卢修斯在短暂的权衡之后毅然决然的幻影移形。
但他也知道现在困扰德拉科不仅仅是这一件事,而是所有的事情和背后的真相,但是哈利无法对德拉科开诚布公的说出一切,所以他没再说什么,而是和德拉科一起安静的自我沉淀着。
****
晚餐前的讲话还是有关于伏地魔和保护自身安全的,邓布利多言简意赅直奔主题,然后在热情洋溢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整个礼堂变成格兰芬多的颜色。
晚餐照例是整个学期中最丰盛的一顿,哈利吃到撑借由食物带来的满足感和血液都奔涌到胃部来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德拉科依旧矜持而克制,尽管哈利觉得他吃的也不少。
他们最近压力都太大了……偏偏在其他人都脱离考试的魔掌悠闲放松,也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太为伏地魔的事情恐慌的时候,所以他们还必须要在人前表现的和别人没有不同。
最后,哈利挖着冰淇淋听着邓布利多最后祝他们假期愉快,他看着邓布利多挺直的身影,心里不知道是怎样一种情绪。
他想自己或许该在这个假期做点什么——比如和德拉科一起出去旅趟游?
那么是平平常常的坐火车,还是寻求刺激找小天狼星借辆车呢?哈利在回程的火车上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霍格沃茨特快穿行在旷野中,蓝天与草地在车窗外延绵无尽,海德薇在他头顶扑棱了一下翅膀,在这个静默的空间中发出细微的声响。
“在想什么?”德拉科伸手在哈利眼前晃了下,之间划动微小的气流。
“嗯?”哈利回神,对他先是笑了笑,“在想暑假要干点什么,想要出去逛逛……还想你回家之后会不会有麻烦。”
“或许会有一些。”德拉科想了想,苦笑了一下,“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虽然现在的局面已经挺麻烦的了。”他绕来绕去的说了半天,最后把自己都说笑了,“但是我想,前路总不是一片黑暗的。”
“我们跋涉在光明前的暗夜中。”哈利如念诗一般说。
德拉科看着哈利,又看向窗外晴朗的天空:“但现在还是黄昏。”
“一切虽然还没有真正开始呢,但也为期不远了……”哈利歪头也看向窗外,尽管视线的起点不同,但他们望向的却是同一片远方。
“回家以后干吗。”
“先放空大脑睡上两天觉吧?”
哈利和德拉科边看着窗外的景色边聊着天。
“然后我去你家,你来我家的玩两天,我再研究一下出门的事。”哈利说着往年的暑假流程,但是德拉科稍稍提醒了他一句,“或许来我家会有点小问题,虽然不回家我也不能确定问题的严重性。”
“哦,也是,我忘记了——”哈利摇摇头,“那干脆你过两天就直接来我家吧!就说和同学出去旅游了,省的在家里……”他没有把话说完,也不能说出他记忆里发生在这个暑假的事情。
“看情况。”德拉科简明的说。
哈利点点头,表面上没在继续这个话题,但心里那根刺刺的更深了。
但愿……哈利心里祈祷,可千万别再像记忆里那样——我也得做点什么……
列车向前方疾驰,似乎只是转眼间连绵的翠绿就逐渐被具有人类活动迹象的村落取代,而伦敦也好像近在眼前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