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抱歉(>_<)昨天忘记更了,今天补上(>_<)
--------------------

寒冷的暑假Ⅱ珍宝是负担的同时,负担也是珍宝

“有人和奥利凡德先生通气了吗?”哈利说,“还有对角巷里其他店主,让他们在近期注意安全,最好准备好能随时逃生。”
“别担心,哈利。”小天狼星带有安抚性的对哈利笑着说,“这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被你重点提及的福洛林·福斯科极其安全,他已经不在英国境内了。”
哈利点点头,稍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一直笑着的小天狼星脸上的表情又突然严肃了起来,“倒是你,哈利,你和德拉科说什么了吗?关于……嗯哼?”他在自己脑袋上比了个高帽子。
哈利瞬间就明白了小天狼星的意思,“没说什么……我认为是,我只是在信里跟他说了伏地魔可能会利用他,而正确的路向来都是曲折的……这个意思吧。”
“他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哈利摇摇头,“我不知道。”他说,“不管他怎么想,伏地魔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容人拒绝的,他或许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
德拉科跟随卢修斯的脚步上了二楼,走进一间很像是会客室的房间。幽绿的火焰的壁炉中烧着,一把巨大的椅子朝着壁炉放置,他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谁——所以他在卢修斯低下头的时候也随之表现出了表面上的谦恭。
“主人。”
“哦,”一个尖利而阴狠的声音随着转动的椅子而越来越清晰,“卢修斯,最近过的怎么样?”
“托您的福。主人。”卢修斯依然低眉顺眼。
德拉科不知道伏地魔笑声中的被取悦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脑中飞快的想着什么……而伏地魔也在笑声之后叫了他的名字:“来,德拉科,抬头看我吧,可我是还有一些事情要麻烦你呢。”
德拉科依言抬起头。
伏地魔紧盯着他的眼睛,但是他没在那双直视他的灰眼睛中发现一丝他所厌烦的情感,这让他本来就还不错的心情更加好了。
德拉科尽全力不让心中所想表现在脸上——事实上,在看清伏地魔的那一瞬间他心脏都整个揪紧了,他无法形容出那是怎样一张奇怪的脸,或许不该称之为人,而是应该出现在《神奇生物在哪里》中类似蛇面人或是人面蛇章目中的插图。
随着这个想法的快速过去,他心中有了另一个突然的念头——是他杀过哈利吗?间接导致霍格沃茨墙壁断裂砸落?
但这一切,他表现出来的不过是抬头之后镇定的眼神和微微收缩的瞳孔,然后再一次低下了头。
“哦,好孩子,别这么拘谨。”伏地魔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魔杖,说,“就像我之前对你父亲说的,我有些事情希望去完成。”
德拉科反应的飞快,“荣幸之至。”他诚挚的说,但是很快又表现出了对自己能力的不确定来,“可是我不能相信自己值得您委以重任。”
“很简单的两件事。”伏地魔倒是不太在意德拉科后面那句话,“一,杀了邓布利多。”
“这不可能!”德拉科想也没想的说。
伏地魔的脸色可见的阴沉了下来,但又不是那么阴沉,他的冰冷的目光从德拉科身上移开,扫过卢修斯再次看向德拉科,说话声音低沉了些,“你父亲可从来没有说过他不可能。”
德拉科飞快的瞥了一眼卢修斯,低着头说,“这正证明了我不如我父亲。”
“别妄自菲薄,孩子。”伏地魔轻柔的开了口,倒真像是在安慰德拉科一样,“你只是太年轻。”
“好吧,杀了邓布利多这件事咱们就先放到一边好了,我暂时不勉强你……”伏地魔如同恩赐一般的说,“那第二件事,你可一定要好好去做……”
“我自然会尽最大努力。”德拉科说。
“……为了哪天杀死邓布利多而做一些努力。”伏地魔冷冷的说,“如果你能够让自己在学校里得到帮助,那么食死徒们都可以帮助你。”
“我给你一个学期的时间,因为你看起来不是那么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是没关系,我觉得再蠢笨的人用这些时间也能做成一件事了。况且,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邓布利多在这期间因为什么老年病而死荣誉依然给你。”
整个屋子的人都发出了笑声,德拉科在这些笑声中仓皇的低着头。
纳西莎担忧的小心看着他。
伏地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愉悦的发现德拉科的身体在轻微颤抖着,他喜欢那些臣服在他脚下的人的这种表现,这让他无比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正掌握着一切,不管是生命还是其他的东西,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他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是的,我会努力。”
“德拉科,只是努力还不够,你必须做到做好。”伏地魔脸上出现了那种愉悦的笑容,这让他本来就不能恭维的脸看起来更像是应该出现在《神奇生物在哪里》中的写实插画。
“我可以现在就给你一个小小的奖励,”伏地魔抬起魔杖,指着德拉科,“或者你可以叫他荣誉。”
德拉科抬头深深的看了伏地魔拿着魔杖的手一眼,那眼神中似乎充满着渴望和希冀,但随即他又低下了头,显出了优柔的软弱,头比之前都低的更低一些,“恕我不能……”德拉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从飘忽转向坚定,“毕竟在霍格沃茨里除了学生还有很多教授,为了您,我不敢冒一丝风险。”
“优柔寡断。”伏地魔嗤笑着收回魔杖,“瞻前顾后,不过好在还有点忠心,不至于显得太没用。”
德拉科低头沉默。卢修斯顺着伏地魔的话这样说,“一个小孩子,能让主人如此器重他惶恐也是不可避免,但我保证德拉科一定会尽心尽力。”
伏地魔的语气里没多少认真,“但愿如此吧。”他淡淡地说。
****
德拉科回到家的时候还感觉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不真实,他不仅见到了伏地魔还被他派遣了一个可以说的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那个标记只差他一句话的距离就会永远生长在他的手臂上?
他安慰了一下看起来比他还要担忧的卢修斯和纳西莎,回到房间,从抽屉里翻出了哈利那些信。
羊皮纸上的暗绿色墨水就像深夜中哈利的眼睛,德拉科看着那字字句句,不禁想问一句:“你到底想要怎么做呢?”他摩挲着那些信纸,轻轻的开口,声音就像叹息一样轻。
****
如果说邓布利多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清楚哈利到底想怎么做的人了,那第二个一定就是小天狼星,可惜他在雷古勒斯走之后没待多久就也离开了,不然这里就没有詹姆斯和莉莉什么事了……哦,詹姆斯还好,知道的稍微多一些,而莉莉只在躲不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三言两语,比如现在。
“感谢你的提醒,哈利。”邓布利多摸索着轻轻转动着他戴在右手上的那枚哈利很熟悉的戒指,“虽然我找到这东西的时候它不怀有任何恶意。”他在远天被染上一点不明显的绯红的时候敲响了戈德里克山谷八号的门,似乎只是上跟哈利说一些在信上不能说的那么清楚的话。
“您值得这样的待遇。”哈利这样说,在厨房呆了十多分钟的莉莉终于出来给邓布利多倒上了一杯红茶。
邓布利多很高兴,“哦,谢谢,莉莉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也坐下来和我们说会儿话吧。”
莉莉放下茶壶,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哦是的,我……我可能要去陪巴希达坐一会儿,你知道的人上了岁数之后总是会觉得无聊。”
邓布利多点点头,认同道,“是的我知道。不过我来的时候看到巴希达的房子锁着门,她恐怕是出门了。”
哈利别有深意的看了邓布利多一眼,而后者显然没注意到,他的注意力都在焦灼的莉莉身上。
詹姆斯坐在沙发上,倒是很期待邓布利多能让莉莉改变一下最近的逃避态度,毕竟事情不可能就这样过去的。
“哦!”莉莉惊呼,“今天是周三吗?她八成去参加那个读书会了……”她看了一眼邓布利多,发现对方也正盯着她。莉莉无奈的看了一眼在一边看热闹的詹姆斯,最后认命般的坐了下来,“好吧,我就坐这听你们说吧。”
“十分欢迎。”詹姆斯抬起屁股坐到了莉莉身边。
“那么,我们正式开始谈谈吧。”邓布利多明显严肃了起来,“首先我想知道你这一年的宏观计划是什么。”
“制造假象?”哈利说,“或者编织假象,怎么说都行。”
邓布利多做出‘请讲’的表情。
“换句话说,就是他想做什么,我就让他做成什么。”哈利镇静的笑着说,“不管是让德拉科杀你,还是要控制所有有用的人……当然这一切计划的基本前提是尽可能保证所有人的生命安全。我们通知了对角巷的一些人,估计等到我需要买书的时候那里就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事实上,我亲爱的,那里现在就是一副不同于以往的景象。”
“意料之中。”哈利没对这发表什么,直接说了下个话题,“至于魂器,雷古勒斯在前几天终于有了合理的理由把赫奇帕奇金杯从古灵阁弄出来,比尔·韦斯莱帮了不少忙……我相信你收到它了吧。”
“是的,已经处理好并且放在我办公室的橱窗里了。”邓布利多显然很满意这个事情的最终结果,“而我也在你告知我冠冕的事情之后把它也处理妥当了,哦,下任校长绝对会无比满意办公室里那些属于学校的藏品。”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那条蛇以及纳威了。”哈利沉吟着,“……而时机还没到。”
“是的,很多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邓布利多说,“但至少我们掌握了主动权不是吗。”
哈利点点头,对邓布利多说:“只要你给予我百分之八十的信任,那很多事情都不会有问题。”
“剩下那百分之二十呢?”邓布利多问。
“剩下的……”哈利说,“就是如果我走错路了,你要不顾一切的把一切拉回正轨。”
哈利又对邓布利多说:“我编织假象,但底线就是保证你的生命。”
“哈利,我决意赴死。”邓布利多轻轻摇头看着哈利说,但两秒之后,他就发现哈利的眼神比他更坚定。所以,他最后还是坦诚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但当然,如果能不死最好。”
“我会尽全力保证。”哈利说:“我觉得这才我之所以……的意义,在你们所有人的帮助下,用我自己的方式保护你们所有人。”
“别给自己太多压力。”邓布利多完好的右手拍上了哈利的肩头。
哈利侧目看了一眼邓布利多的手和他手上的戒指,“不,压力才是我的动力。”
“珍宝是负担的同时,负担也是珍宝。”哈利笑着看着迷蒙的窗外,“不是吗?”
邓布利多毫不思索的点头赞同了他的说法。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