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寒冷的暑假Ⅲ每天都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

邓布利多最后还是谢绝了莉莉关于留下来吃晚餐的邀请,理由正经八百:“亲爱的莉莉,我很想品尝那些美味可惜我真的在十分钟后有一个预约……”
莉莉表示遗憾,最后给邓布利多拿了好些“狼”牌巧克力和糖果,并坚决拒绝了邓布利多的推辞,“哈利还有好些呢。”莉莉这么说着斜了哈利一眼,“你都拿着吧,糖分能让人在疲劳的时候回升一些干劲,不过最好还是别忘了吃饭。”
“好的。”邓布利多把好大一包东西揣进衣兜,“谢谢叮嘱,我可能会跟下个预约者一起吃点吧……”
****
有关波特家依然美味的晚饭不用多说什么,但哈利再次在晚饭后,在没有温暖夜风的夏夜吃了西瓜刨冰,因为他觉得不能因为那些烦人的事和人而辜负美好的夏天和只能在夏天享用的美食。而莉莉在这个夏天很少会拒绝他的要求,尽管有些要求真的有些不合理——比如坐在熊熊燃烧的壁炉前吃冰。
但是可能是因为再一次看到哈利那令她感到担忧的,一点都不像个孩子的样子吧,莉莉很想看到他做些孩子才做的事,让他在这种环境下能够开心些。
所以哈利吃冰吃到头疼,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中默默的警告自己下次一定要拿出些妈妈的威严来:“去洗个澡暖和一下吧。然后换上厚睡衣早点睡觉,听到没宝贝!”
“听到啦妈妈。”哈利学着小时候的样子拖长声说,“我马上就去啦。”
然后继续跟詹姆斯说些乱七八糟天马行空的事情——直到詹姆斯实在不能再忍受莉莉那如刀子一样扎在他身上的目光,“嘿,儿子,为了你爸我的幸福你能不能听你妈的话赶紧洗洗睡去?”
“才九点……”哈利看了眼时钟表示时间还早,但是再回头詹姆斯的眼神已经称得上是哀怨了……
“好吧。”哈利屈服了,“我去洗澡,你们聊。”
詹姆斯比着‘ok’的手势用堪称慈爱的眼神把哈利送进了浴室。当半个小时后哈利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
“真是……”哈利擦着头发笑着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他随手打开灯,明亮的灯光盖住了独角兽摆件的光,让他看起来好像只是个普通的摆件。
哈利想了想,还是关上了灯。
他借着那特殊的柔和的光坐在床边,透过窗外看了会儿看不到星星和月亮的天空,路灯在雾中成了迷蒙的一点光晕……哈利叹了口气,觉得没什么意思。随便揉了两下头发,把毛巾丢在床头柜上就钻进被窝里睡觉去了。
但是这一觉好像睡的不太好,头昏脑涨的劳累感充满着他的整个梦乡,以至于他完全记不住自己到底梦到了什么。反正也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哈利这样对自己说,想要睡的更安稳些,但却总是在半睡半醒间保持着一线清明,却又是睡着了的……他在远方天空刚刚有一点隐约的白色的时候从梦中疲惫的醒来,感觉到四肢酸痛无力,眼皮好像也有几斤那么沉……哈利拢了拢被子,想要进入沉进梦乡,让混沌的大脑陷入更深的混沌中去……
他几乎要成功了!就在他的思维即将放松的织成另一个梦的时候,一种奇妙而奇异的感觉抓住了他的心脏——哈利几乎是猛然睁开了眼睛,想都没想的掀开被子,下床,踩住拖鞋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跑。
他跑的很快,可是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催促着他跑的再快点,再快点……
因为焦急,他打开门锁的时间反倒比往常更慢一点,但谢天谢地,那门还是开了——哈利穿着睡衣重进灰蒙蒙的冷雾中,外面还是一片不甚明了的黑,路灯还没有灭,它们尽职尽责的守护着那一片小小的区域。
哈利跑到小铁门前打开门锁,然后一改之前的慌乱,看似很镇定的走了出去——门边,暖黄灯光下果然站了一个人,一把光轮2001倚着栅栏斜放着。
德拉科看着哈利,亲吻了一下手里的戒指,然后撩起衣领把它塞回去:“看来还是挺有用的,对吧。”他的嘴角带着哈利熟悉的不得了的那种笑容,脸上也是他熟悉的不得了的骄傲表情。
他那像雾一样的眼睛,也被路灯那暖色染上了一层柔情,但从他嘴里吐露的话还是带着固有的那丝刻薄:“怎么?太久不见激动的要哭了,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还是说你……”
“唔……”
这把德拉科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哈利在给了他一个很用力的,像冲撞一样的拥抱的同时也吻住了他,和他紧箍的双手对比来看,这个吻简直太轻柔了。
哦,但是不得不说,不管是怎样的吻,它的抚慰效果都是不容小觑的。
很快就变成德拉科用力的吻住哈利了。他的舌尖纠缠哈利的唇齿,勾动哈利的舌,最后狠狠的扫过他的上颚……两人的唇分开足足五秒钟之后,德拉科才像个正经人一样说:“波特先生,我想你可能忘了,如今时局动荡,在门口逗留时间过长可是很不明智的。”
哈利瞪着他,而技高一筹的德拉科捏着他的下巴端详着他绯红的脸颊,“还是说爱情已经冲昏了你的头脑?”
“……”恼羞成怒的哈利握拳在德拉科小腹处捶了一下,然后转身走进小铁门。德拉科含着笑摇了摇头,回身拿起扫帚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在门前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确认没有任何状况然后才走进院子。
哈利等在铁门边,看到德拉科进来才锁上门,跟他一起回到屋子里。值得一提的是哈利在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十分掩耳盗铃的说了一句,“我刚才看边的花长得都不错,似乎不怎么受天气形象的样子。”德拉科歪头看了一眼被路灯隐约照亮一点的两边,雾气的中植物形态像极了童话书中深夜的恐怖森林。
所以他只是扩大了笑容的弧度而没有说话。
哈利轻轻关上房门,看了一眼主卧的方向——现在时间还早,屋里静悄悄的,只有钟表秒针走动的声音,他刚才那阵疑似忍不住上厕所而发出的声响显然没有打扰到詹姆斯和莉莉。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进哈利的房间。哈利没开灯,德拉科借着独角兽摆件的光把拿下来的双肩包放在椅子上。
“困吗?”哈利问,“睡一会吧……要不要先洗个澡,你身上好凉。”
德拉科脱掉外套搭在椅背上,然后一屁股坐上哈利的床,懒洋洋的说:“不用,有你的被窝和你温暖我就够了。”他躺下,朝哈利做出了拥抱的姿势。
哈利瞥了他一眼,走到床头拍了拍枕头,“躺过来好好睡,把衣服裤子脱了我给你找睡衣出来。”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背影,看着他打开衣柜翻找,就是不说其实他的包里也装着呢。
三分钟后,换好睡衣的德拉科和重新涌起困意的哈利才在床上躺好,他们没有进行睡前的谈话和其他活动,甚至没有交换晚安吻(虽然时间已经离早安不远了),只是躺在一张床上,盖着一床被子。他们的胳膊互相挨着,脑袋差一点点靠在一起,但是呼吸已然交织。
世界上最美好的睡眠不过是与心爱的人,然后一夜无梦。
****
就在这个时间,又或许更早一点或是更晚一点,在许多英里之外,一只无辜的皮包骨的狐狸毫无痛苦的死于阿瓦达索命咒,而杀死他的女人对他的尸体表示不屑一顾:“原来只是一只狐狸,我还以为是傲罗呢——西茜,等一等!”
纳西莎没有等她,说实话,如果不是不能——那她恨不得直接杀了贝拉特里克斯,就像她刚才杀了那只狐狸一样。
两个人在争执中爬上河岸,望着小巷那边一排排破旧的砖房,房子上的窗户在夜色中显得黑洞洞的,毫无生气。纳西莎没有理会贝拉特里克斯轻蔑的口气和眼神,她的那些话就像灰尘一样落入肮脏的河水了:“他就住在这儿?”贝拉特里克斯用轻蔑的口气问,“这儿?这麻瓜的垃圾堆里?我们的人以前肯定没有光顾过——”
在贝拉特里克斯说话的这会儿,纳西莎从锈迹斑斑的栏杆的一处豁口过去,正匆匆地穿过小巷。
“西茜,等一等!”贝拉特里克斯追着纳西莎的背影穿过一条小巷拐进另一条几乎一模一样的街道。这条路上有几盏路灯已经坏了,两个奔跑的女人时而被灯光照亮,时而被黑暗笼罩。
然而,在下一个街角,贝拉特里克斯就抓住了纳西莎细瘦的手腕,与她面对面的对峙着:“西茜,你千万不能这么做,你不能相信他——”
“连黑魔王都相信他,不是吗?”纳西莎神色冷淡,还要往前走,可是贝拉特里克斯使劲的抓住她的胳膊,“黑魔王准是……我相信……准是弄错了。”贝拉特里克斯气喘吁吁地,仔细观察了四周之后说,“不管怎么说,我们不能把计划透露给任何人。那意味着出卖了黑魔王的——”
纳西莎没什么功夫跟她在这里磨叽,“放开我,贝拉!”她吼着,从斗篷里面抽出魔杖——贝拉特里克斯笑了笑,似乎是很有把握一般说,“西茜,对你亲姐姐这样?你不会——”
但是下一秒,她抓着纳西莎的那只手就传来了一阵火烧一样的剧痛,让她顿时松开了手——“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出来的!”纳西莎压低声音说,语气里透着一丝歇斯底里。
“纳西莎!”
贝拉特里克斯揉了揉手,看着纳西莎匆忙的背影,皱着眉头再次跟了上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那些迷宫般的废砖房的更深处。走到了那条有着标志性建筑物——一根高高的磨坊烟囱的蜘蛛尾巷的街道。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