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寒冷的暑假Ⅴ最主要的是你要有迈出那步的想法,然后把想法付诸于行动。

第二天一早,当德拉科睡眼惺忪的穿着哈利的睡衣(那穿在德拉科身上稍微有些短)出现在从房间到浴室的走廊,被刚从厨房出来的莉莉和坐在沙发上看《预言家日报》的詹姆斯看到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什么意料之外的骚动和惊奇。
莉莉甚至就像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一辈子那样问着,“早餐还是老样子吗?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没有。”德拉科嘴甜的说,“莉莉妈妈做的什么我都喜欢吃。”
结果就是他在詹姆斯的瞪视下得到了莉莉的一个早安吻,“好的,快起洗脸刷牙换衣服吧,早饭很快就好了。”
早餐一如既往的丰富而营养均衡。
“哈利说你们打算出去玩玩?”詹姆斯边往面包上摸蓝莓酱边问德拉科,“怎么?现在有什么具体计划了吗?”
“看哈利的吧。”德拉科撕着面包,“他说好像要去德国。”
“德国……”詹姆斯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眼莉莉,又看了眼老神在在的哈利,最后才对德拉科说,“哈利还真的挺对不住你的,连好好出去玩一玩都不行。”
“只是时期的问题。”德拉科则这样说,结果詹姆斯收到了来自自己儿子充满鄙视的瞪视。
“也不知道是谁因为想要好好享受二人世界把孩子丢在学校过圣诞……”哈利一下子扎起一块土豆,“还好有德拉科陪我。”
莉莉喝着加了奶的咖啡看着三个大男孩最边吃饭边嘴上不饶人。
****
上午,小天狼星和雷古勒斯带着一些东西过来,对哈利和德拉科进行旅行前最后的叮嘱:“当然,如果不被发现踪迹最好,但是有危险的时候就不要顾虑什么踪丝和魔法部的规定了,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把你们赶出霍格沃茨的……当然要是出于自愿那谁也没办法。”
“嗯?”哈利敏锐的发现了什么。
“就是韦斯莱一家,亚瑟这两天一直在跟我说她太太陷入了忧虑和歇斯底里之中,就是觉得霍格沃茨也不再安全不想让孩子们回去之类的……最近风言风语很多,每个人都在谈论……关于邓布利多已经老了,力不从心了之类的话……”
哈利嗤笑一身:“不得不说,邓布利多就算已经一百五十岁了,也绝对比他们三四十的时候头脑清醒富有能力。”
“毫不盲目的信任。”小天狼星如此点评道,然后从一堆东西里抽出一个紫色小册子,“雷尔,是你把这东西塞进来的吗?”
“显然是你。”雷古勒斯说,“全家只有你没有时间观念以及从不好好收拾箱子……你也从不知道你给克利切多加了多少工作量。”
小天狼星没有恼怒,而是对着雷古勒斯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表情,“我觉得一切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的房间里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东西,雷尔,嗯?”
雷古勒斯在小天狼星轻佻的尾音上扬中更加别有深意的笑了:“那些事我们回去再说。”
哈利看着一眼目光游移有意装作不在场的詹姆斯,和同样迷茫而又觉得不对劲的德拉科对视一眼。
之后话题又转回哈利身上:“别说在德国的土地上,就说在英国我也一样觉得魔法部这个小册子上写的东西对你们没什么帮助……哦你们两个看了吗?”
“什么?”德拉科说,“那本毫无用处写了一些常识的废纸?我显然翻了两页才发现它并不如外表那样又内涵。”
哈利嘿嘿笑了两声。
“除了最后提到的阴尸……”
“别提那东西。”雷古勒斯微带呵斥地说,然后从兜里掏出两张印刷精美的纸递给哈利:“机票,明天早上开……英国境内的一切都打点好了,虽然我觉得这样有点匆忙但是西里斯说早去早回……”雷古勒斯耸耸肩,有叮嘱哈利道:“你们注意安全,没事就别多在那边耽搁了。”
“回来是用门钥匙吗?”詹姆斯问,“哈利练习的还不错。”
“不行就换点钱买票坐飞机回来……”在厨房忙着的莉莉探出个脑袋喊着说。
“这是德国地图,柏林地图和纽蒙迦德地图……”雷古勒斯把一张古旧的羊皮纸递给哈利,“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纽蒙迦德地图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东西了,你们到时候要是不确定方位的话就用用指路魔法,魔法部那边我们去做做手脚,不行还有邓布利多教授善后呢。”
哈利点点头,又说:“不过最好还是先别告诉邓布利多教授……”
“汽车放在这个小袋子里了。”小天狼星把一个普普通通的龙皮袋放在茶几上那一堆东西之中,雷古勒斯从衣服内兜里又掏出一个被布包着的什么小心的放进哈利手上,“双面镜,我们担心其他联系方式太麻烦又不稳定,所以想出了这个办法……”他想了想还是又加了一句:“不过说好了只是这趟出门借你用……”
“随时报平安。”
“嘿嘿,”哈利说,“我们明天才走呢,要不要现在就搞出一副离别的场面啊……”
“那说点正经的。”詹姆斯换了个坐姿,表情认真,“哈利,”他看着哈利,有些犹豫的问:“你有多大把握能够说服他?从你妈妈说的那三言两语中都能感觉到当年的事绝对没那么简单,他们……”
“八成?”哈利不确定的说,“我本来也不是抱着一定会成功的想法去的,毕竟几十年过去了他们……不过从我在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藏书中发现那本书的时候……”哈利说到这,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放在茶几上的那本看起来就很古老的,封面上绘制着复杂魔法阵图案的书,“我就有了这个想法——更何况我只是把这一条路的存在告诉他们,又不能干涉他们最后的决定。”
“但是我既然知道了,就应该告诉他们。”
“毕竟一切还没到不能挽回的境地。”哈利歪头看向雾气蒙蒙的窗外,“虽然这世界总是告诉我:还是有很多事情是没法改变的……”
“别想那些了,好吗?”詹姆斯在哈利肩上拍了拍,“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哈利说,“再多的保护都没法完全抵抗别人想要杀你的决心……更何况是伏地魔与食死徒。”
****
当晚,哈利把他和德拉科明天要穿的牛仔裤和外套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又把准备好的鸭舌帽压在衣服上面。他抬头看了眼门外……德拉科正在浴室洗澡,他能听到细微的水声。
哈利想了想,把刚刚拉开的抽屉又紧紧关上,一个硬壳笔记本在里面轻轻滑动一下之后整个空间又归于黑暗。
但没过几秒,光亮再次照亮这小小的空间,一只手伸进来把那个笔记本拿了出去,把它打开放在在床头柜上,羽毛笔蘸下墨水就开始飞快的写了起来……
从有这个想法开始,哈利几乎详细的在这本日记里写了几十种猜想和计划,今天,他写下了他最终定下的那个计划最重要的一步——去德国柏林的飞机航班和时间。
【……明天,下飞机之后我们会找机会把车拿出来,然后对比着地图找到纽蒙迦德(希望地图靠谱以及德国的圣徒们不要在意有人驱车前往有着禁地之称的荒野),我已经在脑袋里装满了说辞,现在万事俱备,只祈祷他真的是站在邓布利多那边的。】
哈利停笔听了听水声,确定那声音尽管微弱但仍在持续之后才又蘸了蘸墨水。
【不管事情结果如何……‘去做,哈利。’我只是这么想的,如果未来一定要出现些什么未知,我希望那是会推动一切往更好方面发现的未知。】
……
德拉科擦着头发回到房间里刚要张口说话,就发现哈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明亮的灯光让他的脸带着孩童一样的柔和光晕。德拉科看了看床头的衣服,失笑着帮哈利摘下了眼镜。
躺在床上的时候,德拉科已经开始在想从明天开始会是一场怎样的旅行……哦,虽然这旅行可见的充满了按部就班的任务感,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开始期待起来了。
在戈德里克山谷里两个即将要冒险的孩子进入梦乡不久之后,许多英里之外,迷人的巴德莱·巴伯顿村庄中一间本来应该没有人居住的房子——这房子的主人去加那利群岛度假,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房子看起来就像遭遇了一场恐怖袭击。
也不会知道这看起来好像毁灭性的恐怖袭击只要一个‘恢复如初’就能够让这房子重新变回舒适。同样,直到他们结束美好的假期,也不会知道有一个巫师冰冻了他们的防盗警报器,短暂(未经主人允许的)借用了他们的房子。
整个村庄的人也不会知道,在今夜,巫师世界目前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和‘救世之星’大难不死的男孩纳威·隆巴顿走进了这个村庄,想要拉拢一个老朋友回到霍格沃茨任教。
——但这个时候到霍格沃茨任职,就等于公开宣布我是拥护凤凰社的!尽管我相信他们勇敢无畏,令人钦佩,但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死亡率——
——你到霍格沃茨来教书,不一定要加入凤凰社啊。大多数教师都不是凤凰社的成员,而且没有一个人被害——当然啦,除非你把奇洛算上,但那是他活该,因为他是替伏地魔卖命的。而且我认为,好吧应该是很多人都知道:只要邓布利多担任校长,学校的教工就会比大多数人都安全。据说,伏地魔只害怕他一个人,是不是?
哈利搂着被子翻了个身,他半蜷缩着身子,脑袋几乎要埋进德拉科双臂间,而德拉科的下巴离哈利的脑袋只有一点距离,哈利乱翘的头发差点要碰到他的鼻子……
温热的呼吸倾吐,彼此的体温感染着对方,外界的一切好像都被屏蔽开来了,只有彼此,和又一个黑甜无梦的夜。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