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纽蒙迦德Ⅱ生命太过短暂,今天放弃了明天不一定能得到。

“你说这扇门……阿拉霍洞开能打开吗?”哈利边说着边摸索着魔杖,“就是这样比较麻烦,使用魔咒一定会被魔法部发现端倪……”哈利对德拉科说话的时候他们身前的石门突然发出了石头与石头摩擦的声音,一线缝隙一样的漆黑出现在他们眼前,然后越来越大。
“看来这里的主人也不想让你被魔法部找麻烦。”德拉科调侃着说,但气氛并不那么轻松。
他们都不知道这纽蒙迦德之中到底是什么,有什么。
石门渐渐打开,但是那里没有一丝光线,像是一只怪兽的嘴一样黑洞洞的。哈利从书包里先翻出双面镜,照着他和德拉科和身后的石门,跟家里报了个平安,“地图没有问题,我们平安找到了目的第并且得到了主人的进入许可。”
镜子那边拥挤的不像样,家长们问了几句平安之后就依依不舍的切断了联系,哈利把镜子收好,然后翻出两个手电筒,递给德拉科一个,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走了进去。
石塔里面的空间看起来和外面看到的差不多,当德拉科和哈利走上布满灰尘的楼梯的时候,石门缓缓关闭,漆黑中只剩下两人手电筒发射出来的两束光线。
一些囚室是空的,一些囚室里有完整的枯骨……哈利沉默的拉着德拉科的手走着,在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他们走到了楼梯的尽头,那里有着唯一的,也是最后一间囚室。
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年人坐在简陋的硬板床上,蓝色的眼睛穿过围栏的空隙看着哈利,一点微弱的光亮在他的桌前。
“古卜莱仙火。”哈利歪头对德拉科小声说,然后对着格林德沃正经八百的点头致意:“你好,尊敬的格林德沃先生,冒昧的问一句,如果我没猜错你桌上那支永恒的火是邓布利多教授的手笔吧。”
“你看起来也像是他的手笔,小男孩。”格林德沃的声音是意料之中的沙哑,“但是我猜想你一定不是奉了他的旨意来的。”
“正如你所想。”哈利十分坦荡,“我不知道邓布利多教授在重新背负上校长职位的重压之后还没有没来这里和你探讨问题,也不知道他是否在信中跟你提起过我和我告诉他的那些事……哦我们可以进去说话吗?这样……”哈利看着那具有特殊意义的围栏,“让我觉得很奇怪。”
“当然,孩子。”格林德沃说,“你打开门就可以进来了。”
德拉科:“……”
“所以森严的监狱只是存在于你心中的……”哈利若有所思的说,然后如格林德沃所说的那样打开囚室的门走了进去。
“随便坐,别客气。”格林德沃随便一挥手,而整个房间里除了他坐的硬板床之外没有任何地方还能坐下。所以,当哈利从书包里抽出一块蓝白格的大桌布,抖落两下铺在地上,然后直接盘腿坐下,然后对另一个孩子招招手叫他也坐下的时候,格林德沃真的觉得打开门让这两个小家伙进来可能是他这无聊的一天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了。
德拉科从善如流的坐在哈利身边。
哈利边从书包里一样一样的往出掏吃的——整只的火鸡,烤羊腿,熏牛肉,蔬菜沙拉,覆盆子果酱……热菜都还冒着热气,香味瞬间充斥了这小小的空间。哈利掏出最后一样东西——一瓶酒,然后对着格林德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还没来得及自己介绍,”哈利对着同样坐下的格林德沃说,“我是哈利·波特,他是德拉科·马尔福。”他把倒满酒的那只杯子递给格林德沃,说,“他是我恋人,和未来的婚约者。”
格林德沃带着莫名笑意的接过酒杯,摇晃着观察着其中澄黄的酒液,“罗斯默塔夫人最好的栎木催熟的蜂蜜酒。”
哈利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谈话在似乎融洽的氛围下开始了。
“首先,我可以发誓邓布利多教授对我此行一无所知。”哈利的绿眼睛直视着格林德沃的苍老的蓝眼睛,然后倒了一点酒给自己和德拉科,“这里还真是阴冷。”他看着格林德沃摆出了成熟而锐利的微笑。
“我必须得说表面的东西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也不是个一个小男孩。”
格林沃德喝了一口酒,声音里都带上了笑意,“即使你的灵魂已经二十岁又能代表什么呢?孩子?在我面前你依然是个小男孩不是吗?”
“……”哈利无话可说,聪明的继续在恭维中展开下面的话题:“我一直仰慕你的威名,虽然在英国的土地上很少流传关于你的事,就算有也只是有关你和邓布利多教授最后那一战结果的只言片语。”
“但是,巧合的是我就住在戈德里克山谷。八号,你的姑婆巴沙特奶奶看着我长大,并给我讲了很多故事……”哈利顶着格林德沃冰冷的目光扎了沙拉里的半颗草莓,“当然有关你和教授的故事永远只是只言片语,不管是跟我还是跟我妈妈……但如果邓布利多教授在暑假之后给你写信了,那你就会知道我有一些其他的获取途径,导致我可能是除了你们两个当事人和巴希达奶奶之外最了解你们故事的人。”
格林德沃吃着鸡腿,冷静的问哈利,“你此行的目的?”
“当然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来表达我的敬仰,而是来跟你达成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的共识。”哈利喝了一口酒润喉加暖身,然后回德拉科一个安抚的眼神,“你当年和邓布利多教授意见相左并……”哈利停顿了一下,但格林德沃明白他没说出的那些话里的事故:“但你们根本上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不是吗?虽然比起当年,我觉得还是现在的你我的观念更相近一些。”
“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做一些能让未来更美好的事情。”哈利对着格林德沃举起杯,“而你,只需要一点小小的付出,我就能让你获得巨大的回报。”
“说实话,孩子。”格林德沃放下空了的酒杯,“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麻古的推销员和当年的我。”
“或许还想当年拉拢支持的黑魔王……二代。”哈利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一个笑话,“另外在你面前说起你的后辈——知道他吧——我才突然意识到邓布利多教授从来没有称呼他为黑魔王——”
格林德沃打断了哈利的话,“汤姆·里德尔吧。”
“——还是在他心中,黑魔王这个称呼只是你一个不怎么雅致的外号呢?”
格林德沃笑了笑。
“我也有恋人,”哈利看了一眼德拉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性格上有一些差异但是我们彼此包容……哦,抱歉,”哈利对着格林德沃歉意的笑笑,“我总是忍不住……”
格林德沃表示理解。
“我想邓布利多教授一定很爱你你——这爱在这世界上有很多形式,有些人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爱的压抑而又克制……”
“哦——”格林德沃看着哈利,“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哈利说,“我只有一个小建议,既然你们彼此依然爱对方,那么为什么不在一起呢。那些信能给对方亲吻吗?你不会想念他的温度和拥抱吗?”
格林德沃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他这样看着哈利,这样说:“你既然说你了解,那你应该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哈利叹息着:“因为意外……和你的逃避,如果你不在那天离开戈德里克山谷,那么可能这世界都不是今天这个局面。”
格林德沃没有反驳,他没有说话。
“我可以让黑魔王永眠于此,而盖勒特·格林德沃重获自由!”哈利看着格林德沃眼角下垂的眼睛,真诚的说,“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回到他的身边,甚至在某一方面回到当年……”
“不得不说你的话很有诱惑力。”格林德沃说,“但我……”
“不,我的话没有什么诱惑力,”哈利如此说,“对盖勒特·格林德沃来说,和阿不思·邓布利多在一起才最有诱惑力。”
“回到他身边吧,”哈利从书包里拿出一本看起来就很有历史感的书递给格林德沃,“这世界没人认得盖特勒·格林德沃了。或许只有邓布利多和巴希达奶奶才有你年轻时候的照片了吧。”
格林德沃低头看着那本书没说话。
德拉科看着哈利,也沉默不语。
“尼可·勒梅也已经毁了魔法石,这世界上没有长生,你们又能在一起多久?魔法总有一天会耗尽,趁着年华与生命还在,去爱吧!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也一个人太久了……”
狭小的空间了充满了沉默的空气,哈利看着格林德沃,看着那个老人颤抖的肩膀……直到很久之后,他才听到格林德沃颤抖的声音:“这个魔法阵……”
“哦,是啊。”哈利轻松的说,“你也知道,老年人的身体做不成很多事,而他又如此嗜糖如命。”
德拉科很不是时候的咳的一下,但是哈利转头看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了。
“魔法石能长生却不能不老。”哈利和德拉科进行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重新看向格林德沃,说:“这个魔法阵每天消耗你们的魔法,让你们维持年轻时候的样貌,但总有一天会死亡。”
“死亡没关系。我觉得自己已经活了太久了。”
“可是在这漫长的时光中,你身边没有他啊……等你们又在一起,可能你就会一天天忧虑所剩时间不多……”
格林德沃笑了,“我们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了,几十年,很多事情都无法令我的心泛起一丝波澜,除了你今天这一番话。”
“和这一个魔法阵?”哈利也笑。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