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纽蒙迦德Ⅳ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也不过于临死之前发现一切又都变得来得及了

在这个暑假,除了天气不太好之外一切都好,没有人愁云惨淡,没有人唉声叹气,漂浮在整个英国不散的冷雾虽然让每个人都担忧不止,但同时他们的心中也都燃起了火焰。
魔法部匆匆忙忙,凤凰社隐于人间。
虽然看似美好但不管怎么样都还是悠闲的暑假生活只剩下一小半了,但哈利想尽了一切办法来享受着最后的美好时光,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他的身体在享受,而头脑,无论他是坐着还是躺着,都在不停的想一些事情。
当然,出现率最高的是德拉科,只不过哈利总是想着想着与他有关的事情就会想到一些八竿子打不着但也不能说不是正事的事。
但是值得说一句的是,似乎梅林都看不过去哈利如此殚精竭虑的操心还忘了考虑进由他导致的变数,于是,在一个看起来似乎很正常的雨天,有人敲响了戈德里克山谷的八号的门——来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穿着兜帽斗篷,巨大的兜帽盖住了他金色的头发,但是那双深海一样的蓝眼睛让人第一眼就印象深刻。
这不是一双年轻人会有的眼睛……莉莉在对视的那一瞬间想到,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但没看到什么……然后才带着点犹豫的问,“你是来找哈利的吗?”
“如你所说,美丽的夫人。”年轻人微笑着说,但是那些往日的,存留在照片中的快乐狂放再也不会出现在这张脸上了。
“请进吧。”莉莉把年轻人引进屋子,冲着潜伏在沙发背后面的哈利喊道:“哈利,有个人来找你……”
“谁啊?”哈利从毯子下露出脑袋,胡乱猜测道:“是乔治和弗雷德吗?还是潘西和布雷斯……”他支起身子抬起脑袋视线越过沙发背朝门口看去……看到了一张意想不到的脸……
“你怎么会来?!”哈利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稍微踉跄了一下,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到了格林德沃面前,惊疑不定的眼珠来回转着,“来我房间说话吧……”哈利看了眼莉莉,安抚性的说了一句,“妈妈别担心这个是我朋友……的好朋友,来找我有点事,不过也没什么大事……”
格林德沃脸上带着点看笑话一般的笑意,没说什么。
莉莉看了看身边这个让她眼熟的年轻人,知道哈利充满了漏洞的话里真正的意思,所以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哈利先把拖鞋穿上,说去给他们弄点吃的……然后就边想着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年轻人边走进了厨房。
哈利急匆匆的奔回沙发边穿上鞋子,然后领着贵客穿过客厅,走过一段小走廊,来到他的房间里,把书桌前的椅子拉到床边,然后一屁股坐上了床,张口就是调侃:“黑魔王行事还是一贯的雷厉风行啊,居然这么快就考虑好了?”
“稳赚不赔的买卖傻瓜才会再三考虑。”格林德沃坐在椅子上,拿起了哈利床头柜上的预言家日报(他在一只脚跨进门的那一瞬间就完全弄清了哈利房间的一切,格局,魔力波动以及床的软硬程度),扫了两眼后放下,又拿起那张报纸的左边另外一张叠起来的报纸,上面一篇《魔法部保证学生安全》的文章正好露在外面。
【新任魔法部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今天发表讲话说,魔法部采取了一些新的强硬措施,确保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学生于今秋安全返校。】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魔法部不会透露其严密的最新安全计划的具体内容。”部长说。不过一位内部人士证实,这些措施包括一些防御魔法和咒语、一系列破解咒和一支专门派去保护霍格沃茨学校的傲罗小分队。】
格林德沃又露出那种好像看到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的笑容,把报纸卷起来,用它拍了拍哈利的肩膀:“虽然很想嘲讽一下英国的权利机构办事效率,但我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啊……”
感觉到什么不好气息的哈利敏锐的抬起头,盯着格林德沃那张应该出现在麻瓜收视率最好的频道上的脸。
“我可以送你们去学校啊。”格林德沃说着,又拍了拍哈利的肩膀,补齐他刚才的话,“你,和你那个小情人。”
“别这么称呼他他!”哈利一抬手把报纸从自己肩膀上打了下去,“你才是邓布利多教授的小情人呢。”
“好吧。”格林德沃耸耸肩,改了口,“你和你那个小未婚夫,行了吧。”
“……”懂得格林德沃话里双关意思的哈利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而是正经的问对方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要送我们去上学?”
“嗯。”格林德沃点点头。
哈利失笑:“你还记得常识吗?家长是不能上霍格沃茨特快的,只有工作人员和教授才能——”他张了张嘴,看着对面的格林德沃挑眉露出‘恭喜你,猜对了’的表情,实在不知道这到底是玩笑还是事实。
“你?教授?”哈利惊讶的问,“就我知道的消息邓布利多教授上个月才新招了教授,霍格沃茨现在根本没有空闲职位。”
格林德沃嘲讽的瞥了哈利一眼,说,“谁要当霍格沃茨的老师,我和你们学校在思想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相同,我是德姆斯特朗的教授……魔法学校之间友好交流才会到霍格沃茨呆上一个学期的,在此期间我会旁听每一个教授的课以深刻了解霍格沃茨与德姆斯特朗之前的区别,最终促进两个学校之间的交流和共同进步。”
‘你刚才明明还打心眼里看不上霍格沃茨……这会儿又要共同进步了傻子才信你的鬼话!’哈利脸上保持着惊讶的表情内心如此想道,又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德姆斯特朗的教授是说当就当的吗?而且你又不干实事……”
“但是整个德国都在我的衣袍下。”格林德沃这样说。
“……”哈利再次无言以对,伸手扶额不知道该无奈好还是该鼓掌好。
而格林德沃才不在乎哈利内心到底是无语还是敬仰,毫不犹豫直奔主题:“所以,我需要知道你全部的计划来确定我……”他说到这意味深长的顿了一下,“要采取什么措施得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
“杀死汤姆·里德尔。”哈利漠然说,“在他的爪牙还没有危机邓布利多,在邓布利多没有为了未来毅然赴死之前了结始作俑者的性命,然后天下太平,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条捷径,啊?”格林德沃笑着说,但是在一秒钟之后他就收敛了笑容,直视着哈利像结冰的湖一样的绿眼睛,慢条斯理的说,“可惜我天性就不喜欢安稳,所以很抱歉,我不会走上这条路,但邓布利多也不会死。”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哈利没有表现出一丝气急败坏,而是十分灿烂的笑了起来,满湖冰水一下解冻,粼粼波光倒映着他不免露出惊讶的眼睛,“你显然知道那个预言。”
格林德沃没说话。
“而你知道的预言还远远比这世界上大多数隔着一层雾看真相的人要全面的多,”哈利笃定的说,“不过你不用在费劲心思的试探我,我和你尽管在很多方面不一样,但是有一样的一点就足以让我们结成盟友了——无论如何,我的底线是邓布利多教授的生命,只要我在,他就绝对不会为任何事物,任何东西牺牲。”
“而不管我有多么不了解你,但是我相信你是爱他的,这就够了。”哈利说着朝格林德沃伸出了手,“我不会刨根问底当年到底是谁杀了阿利安娜,虽然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像你保证,只要我们能达成为了‘更伟大利益’的共识,那么我就会竭尽所能帮助你说服邓布利多教授。”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格林德沃说着,握住了哈利的手。
哈利脸上不禁露出了如同狐狸一般的微笑。他松开格林德沃的手,开始说起自己的猜想,“我不知道当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混乱场面,但是根据结果我能做出两种假设:一,你失手杀死了阿利安娜,并且因为种种原因仓皇逃离。”
格林德沃点点头:“根据事实很容易推出这样的结果。”
然而哈利没搭理他,接着说:“二,你看到了从邓布利多魔杖中发出的魔咒打中了阿利安娜,你明白家人对他的意义,所以年轻的你在手足无措之下仓皇逃离了戈德里克山谷。”
格林德沃摇摇头,但是哈利的话比他的话更快的从声带中蹦了出来:“其实,我认为可能还有第三种可能,不是你,也不是邓布利多……”
称得上是狭小的空间中空气变得越来越浓稠……最终,还是哈利打破了沉闷,他的声音像是一把剑一样划开了粘稠的空气,警告的声音就像是下达病危通知的医生那样:“克制你的情绪,少用点魔法,因为它们早晚会要了你的命。”
“……”格林德沃如梦初醒一般眨眨眼,空气重新变得清爽了起来。
“但是哈利,我的魔法至少还足够我再活一百年,除非我每天都用阿瓦达索命咒搞大屠杀……”格林德沃掰弄一下手指,想了想说,“那样可能只能活上几年吧。”
“说的也是。”哈利先是对上一个问题表示肯定,然后说,“不过我不在乎那个谜题的最终答案,甚至于我想邓布利多教授也应该不再执着了,或许当年伤他最深的除了阿利安娜的死之外,还有你的老鼠一样逃离的行为。”
“但是这谁又能说的准呢。”格林德沃看上天光暗沉的窗外,“但幸好,我还有机会问问他本人的想法。”
“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也不过于临死之前发现一切又都变得来得及……”格林德沃鼻翼抽动,脸上那种惆怅的表情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以及蜂蜜煎饼。”
哈利露出了然的笑容,下一秒,莉莉敲响了门。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