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行路Ⅰ世界上没有人没有故事

哈利的生日因为来晚的卢平和他所带来的伊戈尔·卡卡洛夫死讯刹那间就少了几分快乐,格林德沃把只咬了一口的曲奇饼干丢进垃圾箱,冷冷的说了一句,“自己找死的人谁都救不了。”
卢平猛的看向看上去只比哈利大几岁的格林德沃,用眼神问詹姆斯这谁啊。
但是在詹姆斯还没有回他眼神的时候,格林德沃就接着往下说了,他伸出食指:“食死徒。”又伸出中指:“圣徒。傻瓜都知道怎么选择。”
卢平一脸懵登。
“不说你们英国人,地域对人的思想也有很大限制……但是卡卡洛夫,哼。”格林德沃冷哼一声,眯起的蓝眼睛就像冰箭一般,“还亏他费尽心力的得到了德姆斯特朗校长的位置,真是玷污学校的荣光。”
卢平的眼睛左右游移着从詹姆斯看到莉莉,从小天狼星看到雷古勒斯,又看了看哈利和德拉科……还是完全不知道这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到底是谁,脑袋是不是有点问题——中了勾魂咒的??
“咳。”实在看不过去的哈利重重的咳了一声,“月亮脸快坐快坐,最近这么忙啊。”他先说,然后转头看着格林德沃,说话的时候完全就换了一种语气:“首先你意识到最关键的问题是你倒台的太早了吗?老魔王先生。”他机智的没有提格林德沃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但德国依然在我的掌握之下,如同树的根系,叶片的脉络。”
“哦,那卡卡洛夫就是叶子上被虫蛀掉的那一点。”哈利这么评价,然后说了正经事:“快吃饭,有什么事边吃边说。”
德拉科看了一眼格林德沃,突然有些好奇邓布利多教授年轻时候的样子了。他在格林德沃到达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晚上收到了哈利长达七篇的潦草信件,上面清楚的解释着有关格林德沃的一系列相关事情,并且在后四页列举了好几种说服邓布利多教授的设想雏形,最后写了满满一页纸乱七八糟零零碎碎的想念。
——前两天妈妈做了苹果派,吃起来好像比小时候还要好吃……到时候你来试试看到底是不是。
——香肠吃的差不多了……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因为德国的食物去德国了。
——没有作业的假期真轻松。我躺在沙发上看了半天的后院……真无聊。
……
——虚与委蛇……照顾好自己。
德拉科想着想着,看着哈利笑了起来,拿了一块苹果派放在自己的盘子里。
但是晚饭之后,德拉科就在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和哈利告了别,雷古勒斯送他回的家。
哈利知道为什么,所以没说什么没用的话,只是致以目送的眼神,直到昏暗的天色中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背影。
****
书单在八月一号如约前来,哈利直接表示格林德沃很乐意陪他一起去,所以工作很忙的家长们可以放宽心啦,正好詹姆斯最近一周的行程都是加班加班和加班。
莉莉……没什么不信任的,只是在前一天晚上把格林德沃的那件黑斗篷洗了洗,又熨了熨。
“你妈妈是在感谢我照顾你?”格林德沃捧着还带着热气的斗篷,挑着眉问哈利。
“有一部分吧。”正在收拾桌子的哈利说,“但是更可能的是让你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别让巴希达奶奶看见你了。”
格林德沃:“……”
“不过话说回来,你准备什么时候坦白啊?”哈利转头盯着格林德沃的眼睛,“……你不是还存着就一辈子不相认?让她觉得你早死了的想法吧?!”
“没有。”格林德沃说,低垂的眼睫就像是白纸上的那一抹浓墨重彩,“就凭你告诉我的那些事……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强硬的撬开我姑婆的嘴,并且借由此攻击阿不思。”
哈利这两天已经跟格林德沃说了他怎么知道他和邓布利多教授的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是,至少得等到阿不思和我一起回来。”格林德沃看向远天,这样说。
哈利静默的,幽幽的叹了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谁活的都不容易。
****
一个昏暗的、阴云密布的日子,一大一小两个穿着黑斗篷的身影走出戈德里克山谷八号,其中小的那个身影回身仔细的关好了门,大的那个身影回头看着小的,风隐约的送来了他们的声音。
大的那个问:“随从显影怎么样?”
小的那个答:“幻影移形还不错。”
然后大的那个似乎是笑了一下,说了一句:“目标对角巷?”
小的那个点点头,然后两个身影就倏然消失在了阴沉的天气里,像是一片雾被吹散了一样。
****
对角巷虽然不像去年前年和大前年那样在霍格沃茨开学之前就热闹非凡,但也没有萧条到哈利上辈子见到的那样……也有一些店关了,但是多了很多小摊啊。
好吧这点跟以前没有什么差别。紫色的安全忠告和食死徒的照片贴满了大大小小的橱窗,和以往有危险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差别。
“我想你一定很愿意在忙完了你的事之后陪我去喝几杯。”格林德沃眼睛谨慎扫视着对角巷长长的街道,然后走到了离他们不远的一个小摊上看了一眼,随即嗤笑着走开了。
“陪你喝十瓶都行。”哈利说,“走吧。”
他看了看表,想了想说,“我们先去摩金夫人,我需要买两件袍子。”
****
哈利在门口跟海格聊了两句,然后才推开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的门,就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他看到了三对一的对峙场面,好笑的是这四个人在回头看到是他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差不多的惊讶混合着惊喜的表情。
“这么热闹啊。”哈利调侃说,然后跟纳威,罗恩和赫敏问了声好,眼睛就开始肆无忌惮的上上下下打量穿着漂亮的,贴边和袖口都别着闪闪发亮别针,看上去就还没完工的墨绿色长袍的德拉科。
“眼光还不错啊。”格林德沃如此评价着,哈利笑着点点头附和。
“我们只是偶遇。”这是德拉科对着哈利说的第一句话。
哈利:“我可什么都没说。”
“另外,我眼光一直很好。”德拉科眯起了淡灰色的眼睛,对格林德沃说,“那件银色的长袍看起来很适合邓布利多教授,你觉得呢。”
格林德沃闻言仔细打量了一下德拉科指的那件长袍,满意的看着袍底华丽的图案,袖口和锁边上的反复纹样,“这件长袍做一件这个尺寸的,然后在开学那天邮到霍格沃茨。”
哈利看着格林德沃不知从哪拿出纸笔刷刷刷写下几个数字,然后递给摩金夫人,只感觉……感觉真是搞不懂他和邓布利多。
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到邓布利多教授名字的格兰芬多们一脸懵,最终,还是赫敏问了哈利一句:“哈利,这位是你哥哥吗?”
“噗……”就在赫敏的话声刚落的时候,整间店铺内就全是格林德沃难以抑制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听见了吗?那小丫头说我是你哥哥——”
哈利翻着白眼狠狠的在格林德沃脚上踩了一下——满意的听到那恼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之后,脸上重新挂上了微笑,对着赫敏解释:“不,这个算是我朋友,嗯……忘年交,就像邓布利多教授那样。”
“哦……”赫敏点点头,和左边的纳威以及右边的罗恩一样不知道哈利到底在说什么。
哈利看了看德拉科,“既然现在人这么多那我就先去丽痕买书吧……怎么样?给你带一份?”他问德拉科,而德拉科随意的点点头,“嗯,好。”
“你在这等我?”
“嗯。”德拉科点点头,“正好我妈妈也在试衣服,所以时间充裕。”
哈利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指了指一堆衣服后面:“在里面吗?”他轻声问德拉科,然后才德拉科点头肯定之后朝着那大喊道:“茜茜妈妈,我先去买书啦,一会儿再过来。”
“好的哈利宝贝。”纳西莎的声音从一堆衣服后面的空间里传来,“嘿,夫人,这个拉链有些难拉,过来帮我一下好吗……”
****
哈利去丽痕书店买了书。
要说一路上还真有点不同——哈利在路过奥利凡德魔杖店的时候发现它居然开着,但是透过橱窗看进去里面是一个很年轻的陌生男人。
“怎么了?”格林德沃手里拎着哈利和德拉科的课本,问道。
“这家店……”哈利有些犹豫的说,“我跟你说过的,他想要老魔杖……”
“哦。”格林德沃看了一眼店铺的玻璃橱窗,“你的脑袋是不是读死书读塞了?就算伏地魔抓走了老奥利凡德,但是还有小奥利凡德啊,他们家族也算是古老了,世世代代都干这个……你们的人手能保证老奥利凡德的安全吧?”
“没什么问题。”哈利说。
“那就行。”格林德沃懒洋洋收回目光:“这就当成退休前的一次冒险旅行吧……走吧给你买衣服去。”
“哦。”哈利小跑几步跟上。
****
这一天,让格林德沃最开心的就是韦斯莱魔法把戏坊门外‘便秘仁’的巨幅海报。不过他们走进韦斯莱魔法把戏坊里的人山人海的时候,德拉科正和纳西莎走在翻倒巷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喜欢什么自己拿,哈利。”乔治和弗雷德在百忙之中对哈利说,“另外你旁边那个小哥虽然长得比德拉科·马尔福帅一点,但是相信我,这种类型不适合你……”
“谢谢。”哈利朝楼梯上喊道,“不过就像我有德拉科一样,他也有一个喜欢了很多年的人。”
乔治和弗雷德互相看了一眼:“哦,那真不错。”
“要买什么吗?”哈利对格林德沃说,“别客气,我在这家店里享有贵宾待遇……”
格林德沃环视四周,笑了一下。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