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行路Ⅱ有所预料和直面事实完全是两种概念

不管在对角巷和翻倒巷发生了什么,但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明天就是返校的日子,但是哈利还有一些衣服在水里转圈打滚,并且——“梅林!我敢发誓你是空着手过来的,为什么现在会多出来这么一个大箱子!”
“别激动,男孩。”相较于哈利,格林德沃显得稳当多了,这种表现再加上他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很难不让人生出好感,但是除了很少数人(两只手就能数过来)没有人知道他内里有着一个苍老的灵魂……起码在年龄上是苍老的。
“不推一个推车我怎么能混进你们中呢?我可不想从车站开始就惹人注意。”
“……”哈利眼睛转了转,“我开始怀疑你那套教授的说辞是不是真的了。”他说,并且语气十分幸灾乐祸,“说实话,我现在就忍不住想象邓布利多教授看见你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你能坐在教师席上吗?”
“理论来说是可以的……但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我的椅子。”格林德沃想了想,又说:“邓布利多好像很想拉拢一些其他国家的巫师势力,虽然我们好像是排在巨人之后的……不过在我委托现任德姆斯特朗校长致函之后他的回复十分迅速得体,好像是觉得这样的行为会在你们的心中无形的增加一种力量……似的。”
“或许可以吧。”哈利解释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是你的话——估计会有很多女生觉得生活充满美好,你跟你说过我们二年级的那个微笑草包吧?说真的,老兄,你比他长得好看多了。”
“我还得谢谢你是吗?”格林德沃在哈利脑袋上打了一下,把他赶去收拾衣服去了。
“不过,盖特勒,你没想过——”哈利从门边露出脑袋,说,“邓布利多教授是感觉到了什么才会迅速得体的答应下来吗?”
“你要知道,孩子。”格林德沃微微笑着说,“有所预料和直面事实完全是两种概念。”
“……”哈利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脑袋一缩回去收拾衣服去了。
****
第二天,平稳而又不紧不慢的第二天,美味的早饭之后小天狼星准时驱车赶到,拉着几个人飞一般的赶到国王十字车站。哈利推着小车进到车站里的时候很巧合的看到一帮人围在第9和第10站台之间的挡墙前面,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抓着一个偏小的消失在了一个冲刺后。
格林德沃顺着哈利的目光看了一眼,刹那就了然了:“那是纳威·隆巴顿吧。”
“嗯。”哈利点点头,左顾右盼了一圈,问他,“你看见德拉科了吗?”
“……”
格林德沃真是不想理这些青春期的小屁孩,但是他转头一看——就看到詹姆斯和莉莉亲亲密密的靠在一起边走边说话……
还好有因为雷古勒斯忙于事业而而独自一人送他们的小天狼星——正在看着一排排停着的车。
****
两分钟后,哈利和德拉科相会于霍格沃茨特快面前,哈利故作不那么亲热的跟纳西莎打了招呼。三分钟后,德拉科去级长车厢,准备一会儿巡查,哈利和格林德沃在车上占据了一个大车厢,然后哈利就趴在窗口和詹姆斯和莉莉做最后的保证(再一次的。)
“要乖乖的。”莉莉说。
詹姆斯笑着在哈利肩上拍了一下,“量力而行啊儿子。”
“照顾好自己和德拉科。”莉莉说。
詹姆斯和哈利碰了个拳,“有什么事拿不准就给家里写信啊。”
“知道了爸。”哈利激昂的说,然后又兔子一样的让莉莉安心:“别担心妈妈。”
莉莉瞪了詹姆斯一眼,而后又在火车汽笛声中担忧的看着哈利,在他额头吻了一下,“冒险之前想想我们,好吗?”
哈利忍着眼睛和鼻子的酸涩重重点头,看着詹姆斯和莉莉的余光看到韦斯莱夫人在纳威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挥着手送他上了车。
车渐渐启动,开离九又四分之三车站。格林德沃双手环抱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他的目光很像是斯内普在看坩埚,或者海格在看那些有特色的动物们,哈利直视他的目光,听到在足有半分钟的寂静之后,格林德沃问了他一句,“你会去冒险吗?”
哈利想了想,“我很想说我会。”他说,“但是我好像应该是看别人冒险的那个。”
“这似乎比让你去冒险还困扰你,让你难受?”格林德沃说完这句话之后想了想,摇摇头,“不,你觉得冒险让你快乐?哪怕曾经生死一线?”
“或许因为我还年轻?”
“不,孩子。”格林德沃看着哈利,他的眼神让哈利觉得像是爷爷或者祖父,虽然他只见过他们的照片,“一个人是不是爱好冒险和年龄没有关系,那是本性……如果没有你,你的父母也一定会喜好刺激,但是因为有了你,我起码可以肯定他们在冒险之前会有诸多考虑。”
“就像莉莉刚刚说的那句‘冒险之前想想我们,好吗?’一样。”他感叹了一句,“哈利,他们真的很爱你。”
哈利再次重重点头。
“但与爱并存的还有责任和担当。”格林德沃说:“感谢教导你的人让你具备了这世界上多数的美德。”
哈利抬起右手做了个好像端着酒杯的姿势,“虽然我要感谢太多太多人,但是,首先——感谢邓布利多教授。”
格林德沃笑着和他碰了碰杯。
****
后来哈利靠着窗小睡了一会儿。这显然不是什么太好的睡眠姿势,所以也不会带来太好的睡眠体验。哈利在恍惚间好像觉得他对面坐着不再是冷着脸的格林德沃,而是脸上带着腼腆笑容的纳威,和带着一双五颜六色眼镜的卢娜。
哈利想,这场景有些熟悉,好像……他看着纳威,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但是却听不清是在说什么。
但是哈利就是知道他在说着自己有点糟糕的变形术成绩,话里话外都带着担忧。
他不禁想到:如果伏地魔选择了纳威,那么,头上带着闪电形伤疤、承受着那个预言的重负的,就会是坐在他对面的纳威……是不是?纳威的母亲会不会为了救他而死,就像莉莉当初为了救他而死一样?肯定会的……那样的话刚才吻别他的就会是莉莉,而不是罗恩的母亲了。是不是?
不……不对,刚才是莉莉在他额头吻了一下,他记得很清楚。
可是……
哈利在一声‘咔哒’之后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之中醒过来,一刹那有点分不清今夕何夕,就像他这十六年中很多次从梦中醒来那样——但是很快,他看清了坐在对面人的脸,然后感觉到了有个人坐在了他旁边,并且贴的很近。
“巡查结束了?”哈利揉了揉眼睛,想忘掉刚才梦里那些东西。
“走走过场而已。”德拉科说,看着哈利带着疲倦的脸,眉间微微皱起,关切的问:“怎么了?饿了吗?”
“没有。”哈利摇摇头,解释说,“刚才不小心睡过去了,可能是突然醒过来有点反应迟钝了……你饿了?”
格林德沃……侧头,抿嘴,唇角拉起一个弧度又落下,然后转过头很有气势的说:“我饿了,吃点吧。”
“……”
哈利和德拉科都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忘记了这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了。
“……”
格林德沃想:我干脆隐身得了!
车窗外的天气忽晴忽阴,整个夏天都是这样。刚驶过寒冷的迷雾,就见到了晴朗而微弱的阳光,格林德沃吃着莉莉给准备的的馅饼和一些其他零食,看着窗外有些荒凉的景色,整个人就像一颗无声无息的植物。
无声无息,但是活着,并且根系茁壮。
哈利偶然瞥到一眼,好像只这一眼就看到了他几十年的生活。
但看到的只是表面,谁又知道他那伟大的脑袋里在想什么呢?
然后,在午饭时间,布雷斯送过来两卷扎着紫色绸带的羊皮纸,上面各自写着哈利和德拉科的名字。
“嗯?”德拉科发出一个询问的短音,布雷斯靠在门边,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点点的嘲讽,“看样子这个教授想要培养一些他认为有前途的学生。”
“是有点家世的吧。”德拉科把打开的羊皮纸丢到桌上。
“去吗?”布雷斯问哈利。
“盛情难却,那就走呗。”哈利站起来,把他还没打开的羊皮纸卷也放在桌上,然后小声对格林德沃嘱咐了一句,“兜里有钱吧?一会儿午餐车救过来了,想吃什么自己买,记得给钱,这里不是德国。”
格林德沃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斯拉格霍恩一身盛装,这顿免费的午餐也比火车上买的要美味,但是哈利本来以为这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好像又因为詹姆斯和莉莉的原因被邀请了?
……等到问话到他这的时候,哈利才发现并不仅仅是因为詹姆斯和莉莉,而是因为他所有的家长——斯拉格霍恩先是问候了他的父母,并且着重赞扬了詹姆斯的能力,说他是个出色的傲罗。
哈利点头微笑。
然后斯拉格霍恩谈及生意越做愈大的卢平,又赞扬了他的大部分巧克力和糖。
哈利依然微笑。
然后铺垫结束,他先是惊讶的说了一句,“哦对了,哈利,我记得小天狼星·布莱克是你教父是吧!”在哈利点头确认之后,大人物被引了出来,“他的兄弟雷古勒斯·布莱克还真是能力非凡,这在当初就已经显现出来了!哦,孩子,雷古勒斯跟你说过是我教他的吗?当时我就很欣赏他!”
“他不太跟我说他上学时候的事,”哈利实话实说,“一般都是小天狼星跟我说。”
“小天狼星也不错,可惜当初不是我教他……另外这孩子在魔法部也有些不思进取……哦,小马尔福,我一看你就想到了你父亲卢修斯。”
哈利忍笑忍到肚子疼。
浪费时间的谈话午餐结束之后火车离终点也不过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了,哈利和德拉科回到车厢,发现格林德沃已经换上了一件黑袍,衣角袖口的花纹特别眼熟。
“你……”什么时候给自己也买了一件?
哈利想了想,最后迎着格林德沃看过来的目光改口道:“……帮我把箱子里的长袍拿出来了?”
“啊。”格林德沃说,“因为就在我衣服上面。一拽就一起出来了。”
“……谢谢。”
哈利和德拉科换好长袍的时候,从窗户望出去,在一片夜色中已经能看到好像永恒明亮着的城堡了,格林德沃没说什么(像是对比一下德姆斯特朗和霍格沃茨之类的),整个人坐在那,板着脸,但是就是给哈利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或者是近人情怯?
他想着想着,火车突然震动了一下,然后,终于,随着最后的哐当一声响,火车完全停住了。
“要做夜骐拉的马车了吗?”格林德沃突然说。
哈利愣了一下,和德拉科对视一眼,然后说,“是啊,说的没错。”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