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很多悠闲时光吗Ⅲ在准备阶段关注细节是所有计划成功的先决条件

哈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有听到在石门打开之后整个休息室都陷入了一种突然的安静中……更没有感觉到一个身高超过六七年级水平线之上的金发型男迈着大步走到了他的旁边。
格林德沃竖起食指对德拉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德拉科面无表情的把快要触及哈利肩膀的手收了回来,但是眼睛却死盯着格林德沃。
“别像一只捍卫领地的龙那样死盯着我,德拉科。”格林德沃的声音像一条线一样钻进德拉科的耳朵里,“就算张牙舞爪,你也改变不了你只是一条没长齐爪牙幼龙的事实。”
“想要杀死一条幼龙,就跟毁了一个龙蛋一样容易。”
德拉科紧抿着唇,依然盯着格林德沃——“不过,忘了说了,”格林德沃看着哈利沉思中的眼睛,却对德拉科说,“我喜欢你的眼神,那让我期待你羽翼丰满之后的样子……”
“嗯?”哈利突然发出一个短促的急音,猛的缩了一下,撞在沙发靠背上发出好大的一声闷响:“你怎么在这!一回神就看到好大一张脸你要吓死我吗!”
沉默了半天的众人不禁开始从哈利这熟稔的语气中分析他和英俊的德国交流老师格林德沃究竟是什么关系——
而格林德沃,只是再次靠近哈利,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一个邓布利多做不到的事情,很多个人一起就能做到了。”
哈利瞳孔猛的收缩,转向格林德沃的方向,用同样细小的声音说,“你读了我的思维?!”
“别这么激动,孩子。”格林德沃完全换上了另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他坐在哈利旁边,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这样的姿态让哈利觉得应该有个人坐在他手臂环出的那块地方——看起来就像是麻瓜广告中售卖沙发的。但这种花花公子一般的样子并没有让他的话少上一丝一毫的威慑力,起码对哈利来说是这样,“如果你能看住自己的大脑,那么就不会还有人读你的思维。”
“你不该质问别人能不能不做什么,而是该问自己能不能拒绝。”
周围安静的好奇群众都努力的竖起耳朵,奈何就是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哈利的瞳孔渐渐扩散回正常的大小,他眯着眼往格林德沃的衣领间瞅了一眼,那副闻到腥味的猫一样的表情刹那间就让格林德沃又换了一副表情,果然,在他还没问哈利到底再看什么的时候,哈利就贼兮兮的问他:“你这几天去哪了啊?干什么事了啊?”
这种引诱儿童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格林德沃皱了下眉,“去了几个地方,没什么事。”
哈利‘啧’了一声,“无趣。”他看着德拉科说,似乎是在跟他沟通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亏我还想了些不一样的经历……那邓布利多教授是跟你一起去的吗?”
“满脸隔壁长舌妇的样子。”格林德沃训了哈利一句,“年纪轻轻就这么八卦你你以后……”
“你当我谁的事都感兴趣呢?”哈利嘲讽的朝格林德沃笑了一下,然后对德拉科眨了眨眼,“哦?是吧,我是只对那么几个人好奇……那你到底说服邓布利多教授没有?”
“算是吧……”格林德沃仰头看着水晶天花板,叹息了一声说,“就跟实习老师一样,他给了我一段时间的观察试用期……算是当个校长助理。”
“哦——”哈利露出了然的笑容,“那还听我们的课吗?还交流共进吗?”
“听吧,做做样子。”格林德沃说,海一样的眼睛望着水晶之外影影绰绰的黑湖,幽绿的灯火映照在他的眼中,像海中漂浮着碎冰,“真希望一切赶紧结束——”
“大家都这么想,”哈利表情变得无比认真,像是认证誓言一样说着:“很快就会结束的。”
——“大家也都这么想的。”
……
“哦,好。”格林德沃长腿一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拍了拍长袍对哈利说:“跟你说说话心里舒坦多了,是不是快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哈利:“……”
德拉科看了看表,说,“还有半个钟头。”
“好。”格林德沃斗志莫名昂扬,“从这边走过去也差不多了。”
“……”哈利,“那你先过去吧,我们稍后就到。”
格林德沃果真毫不留念的就走了——留着满室奇异的安静——直到潘西回过神,坦荡好奇的问了哈利一句,“你跟格林德沃……教授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别想太多,”哈利说,“只是隔壁邻居这种关系而已。”
德拉科看着他的生无可恋脸勾唇一笑。
****
哈利不知道邓布利多是不是带领着纳威离开坚实的事实基础,共同穿越昏暗模糊的记忆沼泽,进入错综复杂的大胆猜测……但是不管多少次对往日的回忆追溯,邓布利多都不会得到比如今的他更明了的答案。
纳威也不会。
因为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和目的,邓布利多都不会向纳威吐露他或者他的记忆,或许他可能让纳威用自己的办法去从斯拉格霍恩口里套出伏地魔最深的秘密,但这只是为了让纳威能清楚明了,并且得到很多方面的成长。
不过这些都不应该由他来操心,不是吗?
对六年级来说被作业充斥着的周末过去了。周一早上,邓布利多对着礼堂里坐着的几百号好奇宝宝解释道:“格林德沃教授在之前的一个星期回到德姆斯特朗办理了一些手续。”
手续?哈利戳着土豆想,什么时候巫师界也搞麻瓜那一套了?是回去管管小弟处理处理事情吧。
但是邓布利多没再说什么,格林德沃也只是站起来微笑示意了一下,引得为数不少的女生都拿手捂住了嘴(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在抑制尖叫)。周围的长桌都在谈论魁地奇选拔赛的事,哈利看了德拉科一眼:他不知道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长是谁,但是反正不是德拉科……而且德拉科看起来也没有要再参加样子。
起码开学这一周哈利从没听到他说过要参加选拔赛……好像直接就退出了一样。
哈利盯着德拉科,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他轻轻碰了一下德拉科的胳膊,德拉科把头从布雷斯那边转了回来,眼神问着哈利怎么了。
哈利问他:“斯莱特林的选拔赛定在什么时候?”
“哦。”德拉科不甚在意的说,“可能是这两天吧……怎么了?”他问哈利,“你想去玩玩?”
“没,”哈利摇摇头,“我比较想安静的呆着,写写作业看看书……和你一起。”哈利在一个小停顿之后补充说。
“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德拉科笑了笑,“信来了。”
送信的猫头鹰俯冲着穿过溅满雨水的窗户,把雨滴洒在礼堂里每个人的头上和身上。大多数人的邮件都比平常多。忧心忡忡的家长都急着想知道自己孩子的消息,反过来又告诉孩子他们在家一切都好。
而哈利,在收到了几封信的同时收到了开学以来的第一包零食,但他没急着拆,而是把小包裹放到一边开始看信,家长们信里的意思大同小异,都是叮嘱哈利和德拉科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哈利偷偷看了一眼德拉科手里拿着的信,只大概看到了纳西莎有些缭乱的自己单词,还没太看清写的是什么。
哈利没问什么,收好信就去看报纸了。《预言家日报》上没什么关于食死徒的信息,只有一则摄魂怪袭击的消息,最多的还是反复再强调要注意安全。
哈利快速的扫过整份报纸,然后把它放在桌子上在早餐之后当做垃圾一起收走。他无所事事的边搅拌着粥边看着礼堂里耸动的人头——人比开学时少一些,虽然不是那么明显,但是少了就是少了。
他低头看着粘稠的粥碗叹了口气,觉得他们应该再快一点……起码让一切快点脱离现在这种局面——要么就开战!压抑更让人疯狂……哈利想了想最近离开的人,觉得他们好像还是做了点事的,虽然好像有点微不足道。
但一切都在准备过程中……他对自己说:哈利,你要明白,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了,你要稳重……
“哈利,哈利?”
哈利恍然抬头,对上了德拉科带点疑惑的关切眼神:“你在想什么?走了,早饭结束了。”
哈利低头,发现自己一直搅拌的粥已经消失了,面前的桌子上干干净净的……
“哦。”他晃了晃脑袋,跨出长椅,刚要拿起包裹——但是有另一双手拿住了它,并且直接夹在了臂弯间,“小孩子别吃太多甜食,不好。”格林德沃朝他眨眨眼,“还是我这个大人来替你遭罪吧。”
哈利已经没有对他翻白眼的多余精力了——但是当他和格林德沃对视的时候眼里充满了防备。
“别这么防备。”格林德沃不以为然的用没夹着包裹的那只手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一般情况下我对你这种小屁孩的思想没什么兴趣……谢谢你的补给,我去忙了。”
眼尖的德拉科看到格林德沃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银白色的衣角在门边飘过。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