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元宵快乐└(=^‥^=)┐

很多悠闲时光吗Ⅳ所有故事展开的前提都是你还拥有生命

邓布利多在新的一周余下的时间里都没有在礼堂出现过,而在这段时间格林德沃总是在教师席的最边上津津有味的品尝着英国菜,随着心情跟着学生随便去那间教室听某位教授的课。虽然诸如麦格教授等认真严谨的教授对他这种冠冕堂皇的行为还是有一定微辞的,但是奈何格林德沃坐在教授最边角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就像一个真正的学生那样,还会跟着学生一起写一些东西。
连乌姆里奇都曾经忍过的教授们难道还忍不了一个安安静静的格林德沃吗?更何况对比拿魔法部当靠山的乌姆里奇来说只是跟校长之间有点不对劲的格林德沃简直称得上是可爱。
一次变形课,好奇了很久格林德沃到底在课上写什么的哈利真的在放学后蹭到他身边偷偷瞄桌上的羊皮纸——结果上面还真的是这节课讲的内容,并且还生动形象的画了一个扣子到一只猫头鹰的变形详细分解图。
“画的不错啊。”哈利低头仔细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些信笔涂鸦完全称得上是专业了。
格林德沃把羊皮纸卷好,和哈利、德拉科一起走出没有人的教室,边走边说:“我油画画的更好,等你们结婚了送你们一幅。”
德拉科歪头看了格林德沃一眼。
而格林德沃思忖着,脸上一副无比认真的表情,“正好挂在马尔福庄园——大家族是不是有这个习惯来着?哈利你家照片比较多啊——”
“有吧……”哈利说,“至于我家,我妈妈喜欢照相……不过现在巫师们也都经常照相了,比起画画来说方便很多,照好泡泡药水就行了。”
“谁管‘巫师们’啊……”格林德沃双手插兜,目光扫过挂满了楼梯两侧挂满了壁画的墙,“我都跟邓布利多约好了——我来画他最后要挂在霍格沃茨的那幅画……”
哈利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才这么认真的听课写笔记?”安安分分的作为交换吗?
“什么?”格林德沃拖长了声,一副你在说什么的表情,但是他没有正面回答哈利的问题,而是继续说画的事,“会有点麻烦,我前几天写信列了一些材料,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齐呢……现在也定不下来到底需要哪些颜色……我问他最喜欢哪件衣服,就差问他想穿着哪件衣服……”格林德沃一脸烦躁的跟他们吐苦水。
“……”哈利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问出那句:‘画这种画需不需要什么高深的魔法……’
不过,他想,如果说是格林德沃或者邓布利多的话,画上几百幅画也只是手酸而已吧……
“那你画你最喜欢的那件衣服不就行了。”哈利一脸鄙视的斜了格林德沃一眼,“反正到时候也是给别人看。”
格林德沃看看哈利,又抬高视线看德拉科——德拉科点头表示对哈利说法的赞同。
“我……”格林德沃叹了口气,“我觉得哪件都挺好的啊——要不现在画图样定做一件?哦,礼堂到了。”
哈利真是庆幸除了邓布利多之外还有饭能堵住他的嘴。
****
斯莱特林搞魁地奇选拔赛的时候跟格兰芬多一样是个细雨朦胧的天气,冷嗖嗖的风呼扇着袍角。哈利坐了一分钟后还是给眼镜弄了个防水防湿,然后又往德拉科身上靠了靠。
“点个火吗?”德拉科看了看哈利苍白的嘴唇,替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又把兜帽戴的更往下了些。
哈利的右手牢牢攥着德拉科的左手,两个人的肩膀之间几乎一点空隙也没有,而这寒冷中熨帖的温度便来自于这紧靠的手臂和紧握的双手,不过因为哈利的右手实在不想抽出来,所以德拉科凭空变出一个瓶子,一点明亮的火漂浮在其中。
他把这个瓶子放在哈利腿上,而哈利还没来得及想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看过差不多的装在玻璃糖罐里的火——就先把小温暖往德拉科那边推了推,用眼神示意他把手放上去,然后才也把手放上去。
看台下选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看台上加油呐喊声也连绵不绝。而哈利和德拉科靠着对方取暖,百无聊赖的看着底下没什么意思的比赛——其实他们本来是不想来看选拔赛的,没什么意思,更何况还是这样的天气……
但是没办法,谁让真正百无聊赖的格林德沃在早饭的时候就抓他们上了贼船。
哈利把身子往后仰了一些,歪头去看离他们得有三五个座位的格林德沃,对方翘着二郎腿手肘支撑在膝盖上,手掌拖着下巴,跟遥望天空一样抬头看着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的人,人影倒映在他深蓝的眼瞳中,就像飞鸟的影子倒映在海上。
哈利不知道格林德沃在这里发什么呆,又在想些什么。只是大概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嘈杂的地方思考。
格林德沃没有带兜帽,蒙蒙的雨丝濡湿了他的头发,水雾停留在他的睫毛上……哈利看着他沉思的侧脸,又有一种对方好像什么都没有思考的感觉……但是,他恍然间好像明白了莉莉曾跟他说的那句话。
——这个人身上有很多故事,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经历一件的那种故事。
哈利想着,突然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就像格林德沃感觉到每一道看向他的视线那样。他迷茫的抬眼,看到了格林德沃侧着头,然后,突然,面无表情的脸上就浮现了一抹笑容。
一抹,他们在纽蒙迦德跟他说话时,他一边感叹着‘小男孩’一边露出的笑容……
哈利朝格林德沃挑挑眉,转回头的同时唇边也挂上了笑容。
“怎么了?”德拉科歪头瞅哈利一眼,问他,“开心什么?”
“没,”哈利笑着说,“我只是在想咱们是不是不经意间也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两个巫师漫长生命中所经历故事中的一个。”
德拉科闻言转头看了看格林德沃(已经又摆出一副寂寞的望天姿态了),也笑了:“不,哈利。”他说,“你不仅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故事,更是他们往后漫长生命中所有故事的创造者。”
“而对我来说。”德拉科吻上哈利唇边那抹笑容,“你不是一个故事,而是我的整个世界。”
细雨朦胧中,欢呼声好像也被雨幕稀释了,其他的一切都被冲淡,只有彼此的温度好像要烙在皮肤上,要把对方的一些都刻进灵魂中一样。
‘犯规……’哈利在心里这么喊着,但是却歪着头,更深的吻上了德拉科的嘴唇。
一点火苗在玻璃瓶中跳动,漫天雨丝从阴沉的天空中落下,傲罗守卫着霍格沃茨的大门,黑湖水面微漾,禁林中树叶沙沙的响。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但就算没有停留,它也曾眷顾过这一秒。
****
选拔赛结束之前雨突然停了,但是浑身湿漉漉的哈利更愿意回到城堡里好好洗一个热水澡,他想德拉科也绝对是这么想的,但可惜格林德沃并不这么想而且还非得拉着他们一起溜溜达达,最后在禁林边上碰到了端着一小桶巨蛴螬的海格。
“哦,嗨。”海格空不出来手跟他们打招呼,“哈利,德拉科还有格林德沃教授。”
格林德沃在哈利刚刚微笑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凑到海格跟前,看了看他怀里小桶里白花花的一片,好奇的问,“巨蛴螬?这要做什么?也是霍格沃茨课程的一部分吗?”
哈利不禁感叹道他也只有这种时候说的话才会像一个国外来的交流老师。
“不不,教授。”海格笑了两声,尽管他的脸上愁眉紧锁,“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哦,我是要拿这个喂阿,喂一只蜘蛛。”
阿拉戈克。哈利在心里帮海格补上了他没说出的名字。
“哦,是个很大的家伙啊。”格林德沃感叹着,“我也曾经养过一些小蜘蛛,不过没有像你这样好的条件喂养它们……现在想想也有点可惜。”
纽蒙迦德里的蜘蛛应该不用你操心……它们离了你应该会活的更好。哈利在心里碎碎念。德拉科看着哈利乱转的眼睛,听着海格对格林德沃探讨蜘蛛的饲养问题。
“平时也不这样……”海格解释说,“就是最近……他状态不太好,病了一个夏天了……”
“普通魔法生物就是这样。”格林德沃说,“别太难过,起码他最艰难的这段时间你是陪在他身边的……想想他陪伴你的那么多年吧。”
海格不像哈利或者德拉科能听出来格林德沃话里隐含的那点意思——他点点了头,泪珠从甲壳虫一般的黑眼睛滚落进络腮胡子中没了踪迹:“唉,我也知道……就是难免伤心。”他用力吸了吸鼻子,“我该走了,不然阿拉戈克该等急了。再见哈利德拉科格林德沃教授——”
“再见。”格林德沃笑着挥手,目送海格的背影消失在层层树影间,然后才问哈利,“海格教授口中的阿……是什么蜘蛛啊?”
“八眼巨蛛。”哈利说,“城堡里还有蛇怪你感兴趣吗?”
“哦先不忙。”格林德沃说,“我现在对午饭比较感兴趣。”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