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新雪已落Ⅰ选择你内心真正想要的

周末的凶狠狂风终于平息了,草坪上盖了一层薄雪,笼罩了整个暑假的浓雾又笼罩着霍格沃茨,他们用了比平常更多的时间才找到草药学的暖房。
哈利扯了扯龙皮手套,歪头看到纳威罗恩赫敏三个脑袋凑得很近的脑袋在那嘀嘀咕咕。他笑了一下,移回视线的时候扫过面前那布满节疤的疙瘩藤的残根,又看了看德拉科被面罩盖住看不清脸色的脸,也带上了防树胶面罩。
两人带上眼镜,但德拉科看起来明显不想对这疙瘩藤伸出手,但是哈利展现出了崇高的“不要怂就是上”的精神,眼明手快的从疙瘩藤的一个疙瘩里掏出了一个葡萄柚那么大的荚果,并且那东西还像心脏一样噗噗跳动着。
“很好,我们现在已经有两组同学弄到了荚果,请其他同学再接再厉!”斯普劳特教授厉声说,“眼神不要到处看,盯着你们手里的疙瘩藤,不然小心你们的脸!”
就在斯普劳特教授警告他们小心的时候,一根刺藤从疙瘩藤里窜了出来,猛然攻击向正在掏第二个荚果的哈利——而还没等它冲到哈利面前,手里拿着匕首的德拉科就手起刀落的把它一分而二了,哈利在同一时刻掏出了荚果,顿时,余下蠢蠢欲动的那些刺藤全部缩了进去,布满节疤的残根静静地躺在那里,像一截毫无生气的死木头。
哈利用德拉科放下的匕首把荚果刺破,然后把汁挤进碗里。
“……”德拉科把脸扭到另一边,再也不看那半碗蠕动的、像浅绿色毛毛虫一样的小疙瘩。
哈利笑着把碗拿到另一边,转换了一个话题,“魁地奇训练的事怎么样?这两天没少听潘西抱怨说新选的那个什么尼跟你比起来就像是一滩烂泥?”
“马马虎虎吧……我没怎么关注。”哈利觉得德拉科的视线似乎瞥了远处的罗恩一眼,“不过输赢似乎没有太大的争论。”
“这么有信心啊?”哈利边弄着边聊天。
他和德拉科默契配合直到下课,终于如释重负的把就像正常树根的疙瘩根放在桌子上,摘下手套帽子眼镜,跟着鱼贯的人群走出温室……哈利边走还边跟德拉科说着话,只不过话题又转到了那个带着点强制性的圣诞舞会上。
这也是可能是他们参加的第二场圣诞舞会——当然它永远也比不上第一场,而且哈利绝对不会因为这舞会上的任何事跟德拉科打赌……然后又说了说魁地奇比赛的事。
最近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事,直到跟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比赛打响之前,整个斯莱特林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至于学校里面嘛,除了德国来的教授又跟校长一样行踪诡秘了之外,那就只有快要弥漫整个格兰芬多的焦灼和暴躁,红发的韦斯莱都表现的像炸弹一般,但这爆炸表现在魁地奇上就是金妮·韦斯莱越来越强硬,而罗恩·韦斯莱越来越没有水准。
就跟他办的事一样。
不过包括魁地奇球队在内的所有斯莱特林对此都是乐见其成的态度,毕竟敌方内部越不稳定对我方就越有利……而且茶余饭后呆在休息室也多了很多谈资——
“我听说好像是韦斯莱兄妹大吵了一架,吵架的理由无非是哥哥认为妹妹在大庭广众之下跟男生接吻有伤风化,并且觉得妹妹的行为又太像交际花,而妹妹嘲讽哥哥在某些方面就像个小白痴,所以掩饰着表现出恶心……”
布雷斯嘲笑了一声,扬着下巴问那个说话的男生,“怎么?你最近泡了个格兰芬多的女生?还是怎么的?有这叽叽歪歪的功夫说别人的闲事还不如闭紧嘴巴瞪大眼睛好好看看金色飞贼在哪。”
哦——哈利恍然大悟,这个棕发小雀斑就是潘西嘴里的那个什么尼啊。
不过,说到罗恩和赫敏还真是……哈利想了想当年的那些破事,只觉得果然爱情让人变得盲目又锐利伤人。
“再说了,看见自己妹妹躲在走廊里接吻算什么,谁没跟小姑娘躲过角落啊?”布雷斯说着撞了德拉科一下,“哦?那个什么,是吧?”
德拉科眯着眼看着布雷斯,似乎是在思忖着他话里的意思,“怎么?”
“那个什么,”布雷斯看了眼德拉科,又看了眼在神游的哈利,说:“我就是有的时候从窗户一望就能看到谁和谁在黑湖边的山毛榉树下……”
德拉科瞥他一眼,“去年的事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说。”
“你们两个的事太多,主要是我就看见那么点。”布雷斯摊手表示我也没办法啊。
话题到这里完全和最开始背道而驰了。哈利还在想着罗恩和赫敏的事,在想自己有没有必要(或者资格)去调和一下或者跟赫敏聊两句——就被德拉科把着肩膀把半个身子都侧向他那面,“怎……”么了?哈利刚想问,就感觉到触感柔软熟悉的唇贴在了他的唇上。
哈利微微瞪大了眼睛,那柔软的触感一触即分,然后他就听到耳边德拉科用懒洋洋的声音反问:“怎么,还嫌看见的少了?”
对面几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摇头,
“毕业来参加婚礼。”德拉科说,“我保证你们会看到更多……”哈利推了德拉科一下,在围观的看热闹不嫌事大人群的哄笑声中不慌不乱的转移了话题,“你想好鼻涕虫俱乐部的圣诞舞会要带谁去了吗?布雷斯,我记得五年级那个斯什么莉好像就这件事对你暗示了几次了吧……”
潘西沉默的转过了头,笑意还挂在嘴角,但是眼神已经变得有些不和善了。
哈利像是看不懂布雷斯频繁的暗示眼神一样继续说道:“有没有个准信早点告诉人家,总是这么吊着不太好。”
“那什么……”布雷斯看也不看潘西,就好像那灼人的视线不是投射在他脸上一样对着哈利说,“不是当时就说要邀请咱们潘西大美女了吗?我还说担心潘西不喜欢斯拉格霍恩呢,是吧德拉科。”
“是不知道潘西对斯拉格霍恩什么看法。”德拉科说,“不过她就在这,你可以问问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其他人一如刚才一般发出善意的哄笑声。
……
雪花又在窗外旋舞,扑打着结冰的窗棂,圣诞节转眼将至。海格已经独自一人把礼堂里每年少不了的十二棵圣诞树搬来了;楼梯栏杆上都缠上了冬青和金属箔;甲胄的头盔里闪烁着长明蜡烛,走廊里每隔一段都挂上了一大束一大束的槲寄生。
在走廊的几次偶遇让哈利发现纳威果不其然拥有着众多‘追求者’,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些邮购迷情剂站在榭寄生下的各个年级女生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又奔着什么来的……但是看热闹的人总是不嫌事大的。
哈利在几次偶遇的时候悄悄给纳威指过几次路,也近距离看到了罗恩喜形于色的样子以及——拉文德·布朗,这家伙好像是一个亲吻狂魔一样把不亲吻罗恩的每一刻都当做浪费,不管是在课上还是课下哈利碰见她黏着罗恩都恨不得捂上眼睛。
斯莱特林都快把这当成另一个笑谈了。
哈利对此倒是不介意,他更介意的是赫敏……哪怕只是几次短短的擦肩而过和简短的招呼哈利也能明显的感觉到赫敏的状态很不对劲……一切就像是当年一样,纳威就像他一样成了两个似乎要永远不跟对方说话的人的好朋友。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哈利不再是以十五岁的思维和角度想问题,他没法评判罗恩到底是对是错……或许感情的事本来就没有对错,没有人能不经过磨合就在一起。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哈利还是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天气里来到图书馆——哈利在门口瞄了半天赫敏的背影(周围的桌子都空着),在这样一个恶劣的天气大多数人都选择窝在休息室的炉火前悠哉悠哉的,很少有人会来到图书馆坐冷凳子。
哈利突然想赫敏一定经常这样孤单的呆在图书馆里,虽然在其他人看起来可能有点寂寞但是她一定很享受这样跟书本在一起的时光——能短暂的抛开烦恼吧。
哈利这样想着,脚步轻轻的走到赫敏身边坐了下来,但是他没有说话。反倒是赫敏发现了他。
“哦,”赫敏好像吓了一跳,“嗨,哈利。”
“嗨。”哈利说着歪头看了赫敏一眼,“怎么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来书本上的东西只是浮于表面,而还有什么别的占据脑海啊。
“……”赫敏捋了一下头发,笑了一下,目光在看哈利了一眼之后又专注的盯着书页,“这不是快要圣诞了吗?在烦恼误舞会的事……”
哈利眨了眨眼,“烦恼……舞伴吗?”
赫敏低着头,摇摇头没说话。
“你还用烦恼这个?”哈利看着赫敏,眼神真诚,“我还记得三强争霸赛那场舞会,你可真是漂亮——对了,说起三强争霸赛,你还跟克鲁姆有联系吗?记得我还拿衣服要过他的签名呢,不过都送给乔治和弗雷德了……”
“听他们说过。”赫敏没说克鲁姆,到像是对后一个话题有些兴趣,“不止你,他们还总是说起你……家长们。我今年暑假住在陋居,哦你不知道,陋居是罗恩……”说到这个名字,赫敏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下去。
哦……
哈利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不该再谈及罗恩的名字……但是总是这样绕来绕去的也说不到正题上,算了,还是有话直说吧。
“我觉得我们也算是朋友,所以这段时间看你……也有些担心,”哈利看着赫敏沉静的侧脸,“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只会影响这个时期的你……但是你要记住,不管是克鲁姆还是韦斯莱,选择你内心真正想要的。”
赫敏看着哈利,眼中带着一些似曾相识的情感,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哈利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她的后背。
赫敏支吾着说:“哈利你……”
而哈利笑了笑,“需要我帮你介绍一个舞伴吗?”他朝赫敏眨了眨眼睛。
赫敏摇了摇头,眉眼间已经多了些笑意。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