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新雪已落Ⅱ口琴只是一把口琴而已

哈利不知道图书馆那番话对赫敏会不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了,至于最后到底是谁和谁在一起还真不是他能干预的。而且抛开现在不谈的话,之后那一年里罗恩还真的成长改变了很多(当然还得忽略他因为魂器影响干的那些蠢事)。
不过……以后的事谁能知道呢?哈利走进变形课教室,一眼就看到泾渭分明的格兰芬多三人组,而且罗恩旁边还坐着带着粉红色发卡的拉文德·布朗。
德拉科顺着哈利的视线朝那边扫了一眼,嘴角勾起一点小弧度。他和哈利在第一排坐好:“说实话看韦斯莱那仰慕者的样子……我还以为她是灌多了迷情剂。”
哈利微微侧头用余光看了一眼,“不过看起来她还真的想给罗恩灌上一点呢。”
“要说韦斯莱倒不用担心……”德拉科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说,“倒是闪着黄金光芒的隆巴顿需要更小心一些,我可不止一次在地窖听见有女生凑在一起商议要拿下他。”
“那我是不是该提醒他喝东西小心点?”哈利话里带着点幸灾乐祸。
德拉科想到了别的问题,“不过也不用那么担心。”他说,“你看那些女生凑在一起好像挺同仇敌忾的样子,那是因为她们都是空有计划的失败者,要是哪天她们中间真有个姑娘把隆巴顿搞到手了,那个姑娘就惨了——昔日好友反目,她所能听到最难听的议论和咒骂都会来自于她们。”
哈利:“……”
“她们会对那唯一成功的女生做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她们一定会想办法给隆巴顿喝下解药……你觉得呢?”德拉科看向一脸惊吓表情的哈利,挑着眉笑着问道。
哈利话说断断续续:“我觉得……照你这么一说……女生还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啊。”
“三星半吧。”德拉科拿魔法生物评级标准随便分了级:“主要是她们都具有很好的掩护性——看看潘西,你看着她那样子能想到她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抢过棍子揍人吗?而且按照体型来拟定比例的话女人的占有欲和嫉妒心和龙差不多了。”
哈利:“……哦。”
我好像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是那个意思吗?哈利看着德拉科精致的侧脸,又把目光放在他耳边散落的几缕柔软发丝,纤长的睫毛和淡漠的灰色眼睛上……
龙还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呢。他恍然大悟一般想到。
然后思维天马行空的哈利突然再次思考起来‘女孩子为了报复可以陷得有多深’这个他上次(以前赫敏和罗恩冷战的时候)就没有搞清楚的问题。
不过还好这个问题的思考没有机会继续进行下去了……麦格教授宣布他们这节课要练习人体变形中最简单的部分,给自己的眉毛变一种颜色。她话声刚落,每个人面前就多出了一面圆镜。
“如果哪位同学做的好可以试着把睫毛也变种颜色。”麦格教授拍了两下手,说,“好了,现在开始。”
哈利对着镜子摆弄了一下刘海好把眉毛完全漏出来。德拉科侧着身子,手掌撑着下巴歪头看着哈利,浅色的睫毛轻轻眨动……哈利侧眼看了德拉科一眼:“……?”
德拉科冲他挑了下眉,虽然眉形还是那样,但是眉毛的颜色已经变成了和哈利一般无二的黑。
“我天啊。”哈利屈起食指轻轻挑了一下德拉科的睫毛,“黑色显得你睫毛更长了,而且和眼睛搭在一起超级好看!”
德拉科抬手摸了一下哈利的眼眶:“我还是更喜欢绿眼睛。”
“……”
哈利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德拉科,眨眨眼,眉毛和睫毛都变成了浅淡的金色。他对着镜子仔细观察了一下,又看了看德拉科,说:“单看还可以,但是看看头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头发也是一样的理论吧?”他最后小声的自言自语说,也没问麦格教授直接就尝试了一下。
“哈哈哈哈有点奇怪啊!”哈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大笑出声,“看起来真是不习惯。”
“给斯莱特林加二十分。”麦格教授突然走近,捏起哈利的一缕头发看了看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两位同学已经自主学习了下一节课的内容,剩下的同学都加把劲……”
“要不要今天就这样了?”德拉科看着哈利小声说。
“加强班的学习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你们完全可以提前去学习,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额外学到更多的知识。”麦格教授严肃的说,“N.E.W.Ts考试是超乎你们想象的难度,而且,如果你们不在学校里学习更多的知识,掌握更多的魔法,那么等到以后工作需要再学习就是完全不同的效果……”
哈利对着镜子摆弄了一下发型,在麦格教授的眼皮子底下朝德拉科眨了眨眼。
“比如守护神咒……就我所知现在五年级已经有几位同学能够熟练召唤守护神了,”麦格教授的视线从哈利身上移过,“这个咒语的重要性你们都知道,也不用我多说。我重点想强调的就是——你们都清楚现在是什么局势,尽全力保护自己!尽全力让自己有保护自己和别人的能力!明白吗?”
整个教室都变得安静了,小声说话的人全都闭紧了嘴巴。
“继续练习吧。”麦格教授已经得到了答案。
这堂变形课剩下的时间都前所未有的安静,最终完成任务的人也前所未有的多。哈利保证他在离开教室之前看到了一直努力板着脸的麦格教授终于忍不住露出笑容。
****
哈利和德拉科顶着对方颜色的头发在霍格沃茨招摇了一天,不仅在上课的时候收获了诸多目光以及斯莱特林们的调侃,还在午饭的时候造成了其他几个学院频频翘首回头的异象。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变形课上的杰作(还有一些家伙眉毛的颜色奇奇怪怪的),但是还是对这种高调秀恩爱的行为报以善意的高度关注……不过哈利和德拉科已经习惯了众人的目光了,而且在霍格沃茨,说实话就算别的事情能……但是谁跟谁谈恋爱这种事情是绝对瞒不住的。
哦,说起谈恋爱,教师席上还是如同往常的空了两个座位——毕竟圣诞节嘛,想要过过二人世界也是可以理解的。
哈利嘿嘿笑了两声,又想起来记得之前谁说过还有人专门(无聊)统计过到底有多少对情侣会毕业就结婚,而他和德拉科是他记下来的第一对——当然这都不重要,哈利和德拉科在斯拉格霍恩的圣诞晚会之前把头发什么的都变回正常颜色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德拉科就说到了以后孩子的发色和眸色,参考他俩上课时候的几种配色之后表示:“我还是喜欢绿眼睛。”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不还是要两个孩子吧……一人一个,波特家的基因应该允许吧?”
“我……也不清楚啊。”哈利近乎无奈奔溃状态无力的说:“那边晚会好像要开始了要不咱俩先过去吧?”他觉得自己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转移话题。
“好。”德拉科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领,“这件事以后再研究吧。”
还用上了……研究这么正经的词啊……
哈利无奈地挠挠头,跟在德拉科身后走出房间。
****
“有传闻魔法部部长要过来。”布雷斯端着酒杯凑到德拉科身边,“你觉得这消息靠谱吗?”
布雷斯的声音曼陀铃的伴奏中有些不太清楚,哈利看到德拉科看着远处那几个谈兴正浓的抽烟斗老男巫,轻轻摇了摇头。布雷斯喝了口酒,笑笑对潘西说着什么。
房间里很热闹,充满了笑声、音乐声和响亮的说话声。但也因为挤满了人而拥挤闷热,一些家养小精灵在小腿的丛林中吱吱穿行,托着沉甸甸的银盘,把它们的身体都遮住了,看上去就像漫游的小桌子。斯拉格霍恩像条鱼一样在人与人之间游走。
哈利抬头看了看那装着小精灵的金色大灯,目光游移着又看了看幔帐角落里几个隐蔽的檞寄生。然后就惊悚的发现斯拉格霍恩已经游到了他们这边——
“嘿,哈利!”斯拉格霍恩正了正帽子,“哦,还有德拉科和布雷斯,美丽的潘西小姐,晚上好啊。”
哈利勉强笑着打了招呼,果不其然斯拉格霍恩下一句就扯到了纳威,“我刚才还跟斯内普教授谈了谈纳威的魔药课成绩!斯内普教授说简直是奇迹,纳威在他那从来没展现过这方面的什么天赋……哦当然还是不如你了哈利,”哈利冲从斯拉格霍恩冒出头来的纳威尴尬的笑了一下,但笑容还没扯开更尴尬的就来了,“你就像你妈妈一样,我只教过几个天资这么高的学生,我可以告诉你,就连西弗勒斯——”
哈利的视线擦过斯拉格霍恩短粗的脖子对上了斯内普眯起的黑眼睛——
他立即讨好的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