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新雪已落Ⅲ不要因痛苦而消沉,继续奋斗

斯内普的视线扫过哈利,就像扫过其他学院学生的后脑勺一样,这让哈利小小的放下了心(虽然心情有点复杂)。不管斯内普是因为之前有一个‘莉莉’还是其他原因——哈利觉得他可能是真的不在乎斯拉格霍恩的评价。
而且也是真的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德拉科。”斯内普朝德拉科示意了一下,语气严肃,“我有话跟你说。”
德拉科点点头,看了哈利一眼之后跟在因为人太多而不能大步流星往出走的斯内普教授身后。
哈利盯着他们,刚开始是脑袋跟在小幅度转动了一下,然后稍稍仰起了一点头以让视线越过几个脑袋——斯内普回头看了他一眼,声音穿过重重噪音到达哈利的耳朵里:“跟过来,那你就得到了一星期的紧闭。”
哈利笑了一下,举了举手里的酒杯,落下了已经离开地面的脚后跟,收好蠢蠢欲动的心,继续报以目送的眼神同时在心里想着晚上要怎么跟德拉科聊聊关于他才知道的纳西莎和斯内普间牢不可破的誓言的事。
或许应该先想一下圣诞节该怎么过?毕竟他们明天就要放假了。
哈利无聊的眼神到处乱晃三五秒就瞟向门口,跟几个晃到他面前的熟人打了招呼,然后就开始无聊的才屋子里绕圈子,当然都是跟斯拉格霍恩绕开的。
而正如哈利所想,从德拉科在十分钟之后回来到这场晚会结束他们都没有就那十分钟发生的事情进行粗略或者详细的谈话,而是靠着墙,喝着黄油啤酒看着其他人,卢娜的浅头发和金妮的红头发一样显眼,而和卢娜聊得开心的纳威和和金妮打得火热的迪安脸上的笑容一样灿烂……不过倒是没有看到赫敏,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哈利遮住嘴打了个哈欠。
****
圣诞节当天的霜雪比以往的任何一天都要温柔,哈利在厨房里帮着莉莉削土豆,雪花在他们前面的窗户外飘飘荡荡地飞舞。莉莉在花瓶里放了一支玫瑰花,然后把它放在餐桌上,而一直忙到圣诞前夜的詹姆斯在餐桌上摆上餐具,小天狼星和卢平端菜,而雷古勒斯和克利切在布置房间。
温馨的房子里响着欢快的钢琴曲,而窗外雪花在圣诞颂歌中纷扬。
圣诞晚餐很丰盛,这是当然的——德拉科正襟危坐的坐在餐桌旁他的位置上,沉默的听着他贝拉姨妈对他的种种评价和鞭策:“说实话你干的真够傻的,德拉科。”
德拉科垂眼,没有说话。
虽然多了两个人,但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场家庭聚会了,父亲,母亲和从小没见过的姨妈以及姨妈的家属……只是在饭桌上交谈的内容跟亲情完全没有关系。
德拉科慢条斯理的切割着牛排,偶尔也看着对方的眼睛进行一下对话,但是双方都在大脑封闭术的保护下,一切见得了人的思想和不可见人的思想都安安好好的放在自己的脑袋里,流于表面的都是虚以委蛇。
“说真的,你真的该好好尽心尽力了。”贝拉特里克斯歪着头扯出笑容,“这任务十分重要,而黑魔王的耐心向来经不起消耗。”
德拉科放下刀叉:“我知道了。”他说,微微皱起的眉宇间带着一丝愁意,“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
卢修斯轻轻点了下头,没有给德拉科多余的眼神。
德拉科离桌,走过翠绿的圣诞树,圣诞树上小天使的翅膀闪着一点光,他踩着红地毯走上楼梯,在拐角回望了一眼——长长的餐桌稀疏的坐着几个人,还两两为营,面和心不合。
他轻轻笑了一下,走上另一半楼梯,走过灯火明亮挂着装饰物的走廊,回到自己的房间。
晚饭前写到一半的信还放在桌上,羽毛笔也插在墨水瓶里。德拉科坐在桌前,拿起羽毛笔,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他接着之前的内容继续写。
【圣诞晚餐很丰盛,这是当然的,因为有很多小精灵一直在忙活。】德拉科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决定写下自己的真实感觉【但是虽然食物美味,但是一起吃饭的人足以让一切美味都失去味道——我甚至感觉他们逃出还是不逃出阿兹卡班都没有什么区别,还是活成那样。】
【希望跟你一起共进晚餐。德拉科。】
****
哈利当然明白德拉科指的是贝拉特里克斯那有些邋遢的头发和衣服。午夜,他躺在床上看着德拉科的信,窗外的雪一直下着,天空和路灯几乎成了一样的颜色。
但是看信时候那种开心的心情很快就消失了,很快的,更多的烦恼和随之而来的思考充满了他的大脑,而他脑中最深的一个念头就是——每个人都很危险。
不管是德拉科还是卢平……虽然不能确切的知道卢平在狼人群体中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处境,但是谁都知道狼人是站在伏地魔那边的,而且还有芬里尔·格雷伯克,所以……总不会太好的。
还有奋斗在危险一线的傲罗们,虽然因为魔法部和各种各样的因素他们迄今为止都没有抓到一个真正的食死徒。
还有邓布利多……不管怎样,只要这个学期不结束,哈利就不能真的放下心来觉得他是安全的。
“唉。”哈利在被窝里打了个滚换了个姿势,把信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就侧躺在那看着窗外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所以说就算假期也不能好好的放松或者什么的……所以这样一个圣诞假期很快就过去了,莉莉最后千叮咛万嘱咐的跟哈利说要他做事注意分寸,别惹麻烦,尽管她知道这样这些话对大波特和小波特都是一个耳朵进去另一个耳朵马上就出去了。波特们总是有一套自己的行事风格。
还有就是因为新推行的飞路网回程方式所以当哈利穿着莉莉织的胸前有金色飞贼的毛衣出现在斯内普院长的办公室的时候,对方声音阴沉沉的警告他:“别让你衣服上的灰落到地上。”
哈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干干净净的黑袍子,偷偷瘪了瘪嘴,但是一抬头又是一张笑脸,“教授,月亮脸因为实在是不方便邮寄东西所以托我带过来给你。”哈利说着从内有乾坤的书包里掏出一个巨大的包裹小心的放在斯内普平常批作业的桌子上。
斯内普抬眼皮看了哈利一眼。
“另外,”哈利又挖出一个对比起来小上很多的羊皮纸包放在那个大包裹上面,“圣诞快乐教授……我回去啦!”哈利话声未落落荒而逃。
离开了斯内普办公室的哈利几乎是飞快的回到了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时候,现在这会儿休息室里人还不是很多,哈利跑进去第一眼就看向老地方——德拉科也穿着一件图案相同的莉莉织造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行李箱就靠在沙发旁。
“欢迎回来,哈利。”
哈利脸上绽放了大大的笑容。
****
新学期开始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名幻影显形课程。虽然哈利……但是不走一下流程总是不能正经的幻影移形的。就先不管他会多少魔法又多熟练但是没到十七岁就不能在外面名正言顺的用魔法。
幻影显形在学校里掀起了一阵热潮,一整天都有人在议论要开的这门课程,非常向往能够随意地消失和显形。午饭的时候先吃完的哈利在慢悠悠的布雷斯耳边打了个响指(代表消失),声音有点突然,把他吓了一跳。
但是达到了目的的哈利才不管布雷斯呢,他就顶着后脑勺布雷斯‘哀怨’的视线跟德拉科说:“回去睡一觉?”
德拉科余光看到布雷斯的表情:“好。”
睡午觉的时候哈利还躺在床上想不知道魔法部长找没找过纳威,不过按照以往的套路来说一定是找过的……至于纳威的态度他倒是不用担心,邓布利多……邓布利多这么多年都跟魔法部保持那种关系应该也不用他担心什么,哪怕他们爬千军万马来监视邓布利多,何况他们现在只是派了一个人。
而纳威,随着他对汤姆·里德尔越来越了解他也会有一些自己自己的看法和思考,也会做出一些自己的决定。
果不其然,在最近的一节魔药课上哈利经常能看到纳威看着斯拉格霍恩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跟罗恩和赫敏在私下商量什么……哈利看了看书上戈巴洛特第三定律,然后在斯拉格霍恩说:“好了,现在我要你们每人来我的讲台上拿一个小瓶子,在下课前必须配出瓶中之物的解药。祝你们好运,别忘了戴防护手套!”
哈利在慢悠悠拿了给自己和德拉科拿了剩下的最后两个小瓶子之后顺便绕道橱柜那拿出了那一小盒粪石。
结果当然不用多说了。
但是斯拉格霍恩只给斯莱特林加了十分,还给格兰芬多加了五分,当然是因为赫敏。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