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新雪已落Ⅳ不要忘记:目标,决心,从容。

纳威应该已经着手调查魂器与斯拉格霍恩和汤姆·里德尔之间的关系了……哈利摆弄着羽毛笔想着,前几天,应该也就是邓布利多给纳威上课的之前他收到了一封信,羊皮纸信笺上瘦长的墨绿色笔记清楚地向哈利解释了邓布利多的想法。
【不论我是否知道,又是从何得知一切的真相,我都不该把这本不该轻松了解到的事物直接告诉纳威,而是给出那些蛛丝马迹让他自己去探寻,去击破斯拉格霍恩的防线,我同时也认为这是他该有的成长。】
哈利对这倒是没什么想法,或许应该说他是赞同这样的决定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希望纳威知道还有一个“纳威·隆巴顿”那样的存在,并且这个存在还尽可能的铺平了未来的路。不管“哈利·波特”到底是不是为了更多的人和更久远的将来,这对于纳威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所以哈利希望这个世界只有一个救世之星,而有关他的那些秘密只存在于少数几个人脑袋里就好了。
另外值得说的就是送来这封信的格林德沃,一段时间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而且似乎也很乐意给邓布利多当邮差——哈利在拆信的时候听见格林德沃用一种发现了好玩东西的声音对德拉科说:“你跟谁学过大脑封闭术?”
他立马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人们都在干着自己的事,就像没有听到格林德沃从嘴里吐出一个炸弹一样。哈利也不禁感叹老魔王就是不一样,一切魔法都掩于无形啊。
德拉科看了格林德沃一眼,然后低下头抖了抖手里的预言家日报,不打算说什么。
“说实话哈利,”格林德沃在哈利额头弹了一下,调侃他说:“德拉科的大脑封闭术比你高超太多了——果然敌人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化肥,能让你们这些小草一夜之间长成小树苗呢。”
忙着看信的哈利瞥了格林德沃一眼又低头看信,只感觉格林德沃轻飘飘的声音好像风一样吹进了耳朵。
“伏地魔为什么在摄神取念上成就如此之高?”他问着自己,更是问着哈利和德拉科,虽然他问话的语气就像是在反问一个冷笑话是否真的好笑一般。
“不就是因为他不相信自己,更不相信你们。”
****
进入二月,学校周围的积雪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凄冷的阴湿。灰紫色的云块低低地压在城堡上空,连绵的寒雨使得草坪变得湿滑、泥泞。结果六年级学生的第一节幻影显形课就从操场移到了大礼堂里,这门课被安排在星期六上午,以免耽误常规课程。
空荡的礼堂里零散的站着一些学生,雨水敲打着高高的窗户,施了魔法的天花板在头顶上昏暗地旋转着。他们集合在麦格、斯内普、弗立维和斯普劳特教授和魔法部来的幻影显形课指导教师巫师(苍白得出奇,睫毛透明,头发纤细,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一阵风就会把他吹走)的面前。
“难道是经常移形和显形削弱了他的体质?”潘西贴近哈利耳边小声问,“你觉得我学会以后有可能变得像他一样柔弱而又美丽吗?”
“别想太多,”哈利说,“除非你每一次幻影移形的时候都少带点骨头和肉走——更何况人家很有可能是天生就那么,呃,柔弱而又美丽的。”
潘西一针见血的指出:“哈利你说话真的是越来越像德拉科了!”
哈利:“……”
“荣幸之至。”德拉科说。
……
特别的幻影显形课持续了一个小时,苏珊的分体是这节课上发生的最有趣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没有血喷的到处都是的原因)。哈利让自己和大家显得一样的不擅长而又笨拙,德拉科……因为想着别的事所以说根本没有一点能够称得上是感觉的东西,更别提幻影移形了。
但是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哈利认为幻影移形早晚都能学的会,现在大家都在起跑线上原地踏步呢——所以说还是德拉科正烦恼着的事情更重要一点,于是乎他放学之后就跟着德拉科偷偷摸摸的上了八楼,进了乱七八糟的有求必应屋。
哈利从书包里拿出来一直背着的活点地图打开,时刻关注着门外的动静好让他俩出去的时候不被人碰到。德拉科在研究那个看起来就很有年头的消失柜,哈利在到处游走像是逛博物馆一样看着这里的“收藏品”。
他从没主动说过要帮助德拉科做什么……德拉科也没跟他说需要他帮忙做什么……除了放风这件事,毕竟他(或者说是活点地图)还是要比高尔和克拉布要靠谱的多的。
而哈利和德拉科不主动帮助/寻求帮助的原因都是一样的,从这一点就不得不感叹他们两个真的是越来越有默契了——但是与这种让人觉得开心的事情恰恰相反的是消失柜的修复进行的很困难,幻影显形课程也进行的很困难,大部分人的兴趣和信心越来越低,甚至产生了厌烦的情绪——不过当然是对魔法部的那个威基·泰克罗斯和他的理论。
由二月进入三月,天气没什么变化,只是潮湿又加上了多风。所有公共休息室布告牌上都贴出一张告示,说这次去霍格莫德的旅行取消了——哈利对这倒是没什么不满,毕竟到了那边也见不到平常见不到的人(不过卢平的巧克力供应还是正常的),再说天气也不好,黄油啤酒在学校也能喝到,他又早知道这次去不成。
而且凯蒂还没从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回来。《预言家日报》又报道了新的失踪事件,包括几位霍格沃茨学生的亲戚——这种时候更不会让学生随随便便离开城堡。
三月一日,星期六,哈利醒的很早,他记得今天是罗恩的生日,但是不太记得当时的自己是在干什么——哦好像是在找东西,所以才一不留神让罗恩把那盒越酿越纯的迷情剂巧克力给吃了。
那么在少了一些诱因的情况下——哈利歪头看了看睡的正香的德拉科——一切如何发展呢?最后是不是还是殊途同归呢?他看着德拉科,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当然又睡着了并不是说他不担心罗恩的安危,哈利已经通过很多种渠道保证了纳威知道粪石的解毒功效、斯拉格霍恩的休息室里有粪石并且在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他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罗恩到底会不会吃到带迷情剂的巧克力和……斯拉格霍恩的休息室里到底有没有一瓶有毒的酒。
但是等到哈利醒来这些都成了不用担心的问题了——他的回笼觉睡的有点长,等到他和德拉科出现在礼堂的时候早饭时间已经开始了一小会儿了。早饭时间,整个城堡里都流传着罗恩·韦斯莱遇害的种种流言,教师席上空了更多位置——邓布利多、斯拉格霍恩以及斯内普和麦格教授的位置都空着,他们一起去了校医室。
哈利忧心忡忡的听着流言吃完了早饭,不过幸好不管是哪种流言听起来罗恩都是有惊无险的。
格林德沃坐在教师席末端悠闲的吃完了早饭,然后在学生说话谈笑和陆陆续续往出走的嘈杂声响中拍了拍手,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之后才慢条斯理的笑着说:“很荣幸,今天六年级的幻影显形课程由我来给大家上……可怜的魔法部这段时间人手总是不够用,威基·泰克罗斯先生也有了更重要的公事要办,等到他闲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在听格林德沃剩下的话了,四张长桌发出一阵欢呼——
而哈利……尽管不知道格林德沃的教学手段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他还是为现在亢奋的群众们捏了一把汗,感慨他们涉世未深,太天真。
……
而事实也果然如同他想的那个样子——格林德沃的教学手段就如同他黑魔王的名头一样雷厉风行,他在偌大的礼堂里划出很窄的一条区域告诉他们这是一会儿的安全区。
所有人都一脸懵懂的看着格林德沃。
“好了好了,所有人紧凑一点,尽量不要流出多余的空隙来。”格林德沃说着把所有学生所在的小范围又用魔杖划了个圈,“这是等待区,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你们需要一个一个遵守顺序的从等待区出来,然后幻影移形到安全区去——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听明白了教授。”懵懂的群众们下意识回应。
“好的,那么我们现在来讲解一下幻影移形的必然成功法则,”格林德沃双手环抱着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一群待宰的羔羊:“那就是心无杂念的只想着你的目的地,满心满脑都只有那一个地方,也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到那去,听明白了吗?”
“明白,教授。”又是下意识回应。
格林德沃愉悦的一拍手:“好,那么现在训练开始。”他看了看圈里的人,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自己是正在接受检阅的小兵的感觉:“为了激励大家,那么我就先挑选一个极有可能几次就成功的同学吧……”
哈利听着不禁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哈利·波特。”格林德沃笑着说,“请走出等待区。”
惶惶然的哈利走了出来。
“我听说威基·泰克罗斯先生教你们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三个词:目标,决心,从容。”格林德沃说:“这很对嘛,明白并且贯彻这三个词你们就一定能成功!”
“好,准备好了吗哈利?”格林德沃看着哈利,问道,声音听起来很关切但是哈利从他脸上看出了满满的不怀好意的愉悦——“那么有请我们今天最重要的助教!”
他从腰上接下来一个龙皮袋子,然后从里面抓出了一只小小的黑龙,介绍并且解释道:“赫希底里群岛黑龙,领土意识极强——哦当然不用担心这不是三强争霸赛不会有真的龙的……”格林德沃安抚着不明真相的惊恐学生们,在他们稍微感觉到心安之后说:“我只会用魔法把它变得大一些,好让你们能产生强烈的幻影移形欲望……不过我也说了不用担心,尽管他们会喷火但是那火只能燃烧衣服和毛发——所以,被烧到的后果你们明白了,不想出丑那就让你的眼睛、大脑和心都只想着安全区吧!”格林德沃说着把手里的小龙放到了地方,然后魔杖一点——梅林啊几乎是一眨眼一个离天花板不过十英尺的庞然大物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不管是不是真的龙看起来都超吓人啊啊啊啊啊!
等候区里的人发出惊恐的叫声——德拉科的眼睛死盯着哈利一动不动。
而哈利……望着黑龙那炯炯有神的紫色眼睛——抬起右手利落的打了一个响指。
等候区里的人惊恐的叫声还没平息就转变成了惊讶的哗然——格林德沃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下,轻轻说出了下一个人的名字:“德拉科·马尔福。”
“请走出等待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