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天气转晴Ⅰ没有黑暗哪有光明,魔法也是这样

虽然哈利确实想过格林德沃口中的‘有更重要的公事’完全是种托词,好让他能名正言顺的能教授学生们以消遣他无聊的周六上午时光,但是事实证明他想错了,因为在那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永不能回想的噩梦般的一节幻影显形课过去的第二节幻影显形课上威基·泰克罗斯先是对上周没能来表示了抱歉:“另外我想,”他又说:“霍格沃茨的老师一定比我这种半吊子更懂得怎么教授学生,那就让我们先看看上节课的成果再来决定这节课的学习吧。”
然后,每一个人,是的每一个人都显示出了在幻影显形上的超凡才能,一点不像前几个星期。
威基·泰克罗斯对此就像从来没有因为他们幻影显形毫无进展而感到失望一样没有表现出喜悦,只是按部就班的继续让他们练习幻影移形幻影显形,稳固稳固状态……这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哈利和德拉科就来来回回的幻影移形到对方身边去。
哦,所以说幻影移形的诀窍就是不怕分体的胆量和想要到一个地方去的强烈信念。
或者说是想要到对方身边去的信念——反正德拉科自己说的他面对黑龙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就是——到哈利身边去。
哇哦。
在这两节幻影显形课中的一周也发生了一些事情,最主要的就是罗恩·韦斯莱中毒事件,上周末的霍格沃茨几乎都是在谈论这件事,稍微也带来一些阴影吧,但是没有凯蒂那件事那么重(可能也是因为魁地奇比赛迫在眉睫?)——不过也有一些人也因此想到了不久之前的凯蒂项链事件——当然了最严重的是很多人都想到了那么赫敏当然就会想的更多更全面,这是一定的,哈利早就想到了,所以在魔药课下课被赫敏在教室门口拦下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慌。
“哦嗨,赫敏。”哈利说,“有什么问题要找斯拉格霍恩教授吗?”
“不。”赫敏摇着头直截了当的说,“我有一些事想和你谈一谈……”她看了德拉科一眼,“只有我们两个。”
“哦,好吧。”德拉科无所谓的说:“看来我是那不受人待见的第三个……我回地窖等你。”他稍稍歪头对哈利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利落的下楼梯往更深的地下走去。
哈利收回目光,看向脸上带着点犹豫神色的赫敏,温和的问,“怎么了?你想跟我说什么事?”这时候整个地下走廊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你……”赫敏挣扎了一下才说:“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罗恩的事了吧?”
哈利点点头:“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看起来你和他倒也因为这件事和好了?是个好消息。”
“谢谢。”赫敏说:“但是你知道罗恩是因为喝了斯拉格霍恩教授那的一瓶酒才中毒的,但重点是那瓶酒他很明确的说是要送给邓布利多教授的,而且联系凯蒂那次已经能很明白的看出两点——”
哈利皱眉:“看出什么?”
“第一,两次本来都该致命的,却没有致命,尽管这纯粹是运气。第二,毒药和项链似乎都没害到原定要害的人。当然,”赫敏看着哈利,表情是哈利很久没有看到过的严肃认真,她说,话里似乎别有暗示:“这样看来幕后那个人更加阴险,因为他们为了袭击真正的目标似乎不在乎干掉多少人。”
“的确……”哈利沉吟着说,“听起来确实是这样。不过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哈利说着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赫敏,脸上带着一点恰好的惊讶和疑惑不解:“这个人就在我们当中?但是这件事听起来更像是一个意外不是吗?也有可能那瓶酒是不是要害邓布利多教授的,毕竟我听说想杀斯拉格霍恩教授的人也不少……”
赫敏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
哈利慢慢皱起眉。
“哈利……”空荡昏暗的底下走廊中,哈利和赫敏看着对方,墙壁上幽幽燃烧跃动的火光让他们的表情变得有些莫测。哈利听到赫敏用很轻的声音问他:“你有没有感觉德拉科瞒着你什么事……?”
当然赫敏是不会知道哈利内心真正的想法的,所以她当然不知道她眼中阴险的一切甚至是很多人知道的一个计划——她只是在这样一个不适合朋友之间聊天并且说这种话题还有些阴森感觉的情境下看着哈利眼中的什么东西有了变化,但是回答她的话还是带着笑意的,“讲真,赫敏。”哈利似乎是忍不住笑了两声,“我和德拉科还没有结婚呢……何况就算是夫妻之间也会有些小秘密的,所以就像我也有些事情瞒着他,他有不想告诉我的事情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赫敏着急的辩驳了一声:“我说的不是那样的事情!是……”
“嗯?”哈利笑着看着他,似乎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是一些更加危险的、或者更隐秘,不能告诉别人的……”赫敏越说越小声,好像是告白的女生已经把告白的话说出口又后悔了,“噢!我该去看看罗恩了!说实话哈利我最近可能是有些神经过敏……但是有件事我想应该告诉你那就是在对角巷那天我们三个看到德拉科去了翻倒巷那边的那家博金博克——你知道那家店吧基本上是买一些黑魔法物件。”
哈利没说话。
“所以我们觉得他可能是……当然这都是我们的猜想他毕竟还没有成年,就算是……应该也不会让他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当然更可能不是,只是我们想太多了。”
哈利知道赫敏没有说出的那个名字是谁……但是他不能称赞赫敏说‘你真聪明基本上都猜对了!’不是吗?所以他装出了一副我听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不能相信所以我装作没听懂的样子转移了话题:“哦这样……对了你不是要去看罗恩吗?快去吧可能纳威也在那等着你呢。”
“那……”赫敏看着哈利,“我先走了哈利,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就当……”
“我会好好想想的。”哈利冲赫敏摆了摆手,“另外代我祝罗恩早日康复。”
……
当然和赫敏的对话内容哈利回到地窖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德拉科(他也没什么好瞒的),两人对此都没有什么看法或者想法,因为德拉科已经做了那些事情(哈利毕竟曾经也这样怀疑过德拉科一年),甚至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对他们是更好的——霍格沃茨会因为又一次的事故人心更慌慌,流传到外面也可以向食死徒证明德拉科确实在为杀死邓布利多而努力着,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是不堪委以重任的。
但是在伏地魔那可不会因为年龄而对他宽容……这是哈利最担心的一点,伏地魔是真的让德拉科杀死邓布利多,虽然他们的计划也是把一切伪装成邓布利多被杀死了的假象,但是从现在到那时候还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而他当初看到的那一幕……
哈利揉了揉太阳穴。
邓布利多在这段时间正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无数的家长写来信问询或是质问霍格沃茨近期发生的一切,质疑霍格沃茨是否安全。格林德沃亲口说他刚开始还拆开看看帮着邓布利多回两封,现在每天早上收到信是不认识的人寄过来的一律丢进壁炉;还说魔法部还总是来找麻烦,那个新部长叫什么来着自己的事都管不好还出来蹦跶也不嫌丢人!
话里的愤慨就连打着哈欠的哈利都感受到了虽然他一点也不想当这个垃圾桶。
还有斯内普……哈利虽然不知道斯内普教授到底都在干些什么,但是脸色不好他还是能看出来的,而且黑魔法防御课上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脾气……不过有一次下课的时候哈利和德拉科亲眼看到他从兜里掏出来一颗十分眼熟的锡纸糖果,扒开吃掉之后还把糖纸又揣回了兜里。
当时已经快走到门口的哈利跨门槛那一瞬间没忍住笑差点绊倒。
幸亏正在想事情的斯内普并没有看到。
接下来的周末里有一场格兰芬多对赫奇帕奇的魁地奇比赛,啊……可能打的还不错吧?反正哈利坐在看台上听着卢娜轻飘飘的解说差点睡着,当然主要是因为这场比赛打的没什么意思。
斯莱特林队都这么觉得,反正比赛的也不是他们,他们就是来看看热闹,顺便在给下一场跟自己比赛的队伍喝喝倒彩什么的……潘西本来也是这么干的,但是当她看到睡着的哈利晃了一下脑袋撞到德拉科的肩膀又惊醒然后两个人脑袋靠脑袋在她座位正前方嘀嘀咕咕好半天就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这种感觉在她不长记性的问了哈利一句:“你觉得这场比赛打得怎么样?格兰芬多赢得太险了是……”之后简直就变成了一锅沸腾漫出锅的魔药。
“啊?”哈利一脸惊讶,“赢得是格兰芬多啊,我还以为赫奇帕奇呢……”毕竟在记忆深处这场比赛他……被揍的挺惨……输的也挺惨……
“……”潘西,“谁赢都无所谓了……你们慢聊我先去吃饭了。”
“嗯,一会儿见。”哈利摆了摆手,又对德拉科说,“对了我草药学作业还没写……”
“晚上我帮你看看。”德拉科说。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