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天气转晴Ⅱ未来的路布满荆棘

天气越来越好,而学校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每节课,繁重的作业,魁地奇训练和比赛以及每周六上午的幻影显形课程让他们的时间被安排的井井有条,哈利也能大概推算出邓布利多应该已经跟纳威分享了所有他珍藏的记忆,而纳威应该在烦恼如何取得斯拉格霍恩脑中那最后一片也是最重要的拼图碎片了。
少了一些契机——不过哈利并不担心这个,说到底纳威和他到底是思想不同的两个人,他当初用了那样的方法得到记忆,纳威也必定会有自己的想法。
况且就算没有成功,邓布利多也一定有办法把他如何又有了斯拉格霍恩那段记忆的事情圆过去,这些都不用他担心。
哦……哈利突然发现要是这样想的话他要担心的除了一篇《对付摄魂怪的最佳办法》的论文之外没有别的了,毕竟幻影显形考试他和德拉科都没到年龄。
德拉科还有三个月,而他还有四个月才满十七岁。
****
收《对付摄魂怪的最佳办法》论文的那节课一上课就如何区分阴尸和幽灵做了一番讨论,老老实实坐在那没有说闲话的哈利被第一个叫起来回答问题:“阴尸是可以活动的死尸,而幽灵是漂浮的无实物的……我不知道阴尸如何攻击巫师但听起来他们应该没有什么自我意识,幽灵就不同了,比如皮皮鬼,虽然这六年他也没有对我们有什么实质攻击。”
斯内普眯起眼睛,“说的还可以……”
哈利战战兢兢的坐下了。
“阴尸是被黑巫师的魔咒唤起的死尸。它没有生命,只是像木偶一样被用来执行巫师的命令。而幽灵,我相信大家现在都已知道,是离去的灵魂留在世间的印记……”斯内普说:“在这里我再次提醒诸位《预言家日报》上所谓的阴尸只是一个臭烘烘的小偷蒙顿格斯·弗莱奇……现在打开书,翻到一百三十页,读关心钻心咒的前两段……”
……
周末天气特别好,春意融融,是很久以来难得看到的一个晴天。一部分六年级去往霍格莫德进行幻影显形特训,一部分人留在城堡里应付作业或者无所事事……哈利带着活点地图跟着德拉科上了八楼,在有求必应屋里呆了一上午。
德拉科一上午都很少说话,这有些不正常,他给哈利的感觉就像是这空间里只有他自己或者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或者事情占据了他的心神。而哈利仔细想了想之后确定这是从今天早上收到信之后才开始的,德拉科之前还都好好的跟他一起用言语鼓励那些去特训的人能取得好成果。
但是看完信之后他就变得有点心不在焉的了……哈利想了想早饭时的情景:他收到了家里的一封信(主要是詹姆斯写的)跟他说了一下最近外面的情况(《预言家日报》的消息出于种种原因总是很不及时),莉莉在信的最后叮嘱他和德拉科在学校里也一定要小心。
莉莉因为大概知道一些德拉科在做的事所以才每次都叮嘱好几句。
而他看完信的时候(哈利满脑袋都想着要回信重点说一下注意芬里尔·格雷伯克,如果有机会最好弄死他,想来尖头叉子和大脚板都会很赞同这个提议,月亮脸也会很开心)……好像看到德拉科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口袋里,但是那只是一抬头的时候看到的,当时觉得或许只是个放下手臂的动作所以哈利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想那应该是封信吧?可是后来德拉科还给他看了纳西莎写来的信……那就……或许是其他人给德拉科寄来了一封信,而这封信的存在他都讳莫如深也证明了这封信里肯定是一些他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内容……但是与伏地魔相关的事情哈利基本都知道,德拉科的计划他也几乎全部参与在内……那就不可能是什么新的任务指示,那种东西德拉科不可能瞒他的……
哈利看着消失柜前德拉科的背影皱起了眉。
除非是……威胁?
不可能是伏地魔写的……但是极有可能是贝拉特里克斯转述他的意思。
哈利看着德拉科,而德拉科在等着放进消失柜里的那只鸽子回来——他们刚在昨天讨论了这个问题,几种死物的试验做了很多次只有一次失败了,之后他们又修理了一下消失柜,然后德拉科提出是不是应该用活物做一下试验,毕竟食死徒也都是活人。
说实话听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哈利真的差点笑出来,脑袋里面还有了个诡异的想法就是能不能做点什么手脚让那些食死徒通过一个死一个……当然如果伏地魔能来那就更好了……
“嘿,哈利?”德拉科抬手在哈利眼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
哈利笑了笑,简单的跟德拉科说了他刚才想的事情之后又说回了正题,“好啊,试试看……要出去挖点蚯蚓抓条鱼吗?”
“……”德拉科沉默了三秒钟,然后很无奈的说,“不用了……还是找只鸟吧。”
于是他们找到了一只鸽子并且把它放进了消失柜,鸽子扑腾的声音大概持续了半分钟之后就没有声音了——一直到现在,德拉科在等,而哈利在看着德拉科,并且想到是不是该跟他谈谈。
而且他们再也找不到比有求必应屋更好的说些秘密的地方了,不是吗……哈利走到德拉科身边。他没有放缓脚步但是德拉科没有回头,沉寂的带着古旧时光和老旧物件味道的空气萦绕在他们鼻腔和身边,充斥着整间屋子和那经年累月堆放出的微小缝隙中。
“我可不可以……”哈利的声音激起尘埃,但是这件屋子里没有阳光。他轻声说,但声音被这安静的屋子放的无限大,“知道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话声落下后是良久的沉默,消失柜和鸽子也一同沉默。
沉默了很久,德拉科才张开嘴,他先是轻轻舔了舔嘴唇,然后才说:“我跟没跟你说过圣诞节回家他跟我说的话?哦好像没……那封信上就是大概相同的内容……无非是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快点办成……他就会杀了我。”
“德拉科……”哈利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安慰?还是鼓励……
德拉科打断哈利还未说出口,但也可能一直说不出口的话。他轻轻摇了摇头,说:“其实你应该也想到了,威胁无非就是那点内容……除了他威胁我的时候我清楚的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一面很害怕一面还要冷静的保证我的大脑是绝对封闭的……因为让他知道我脑袋里有什么我们全家都会死的很惨,然后很多人也都会——”
“我很抱歉……”哈利说,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
德拉科抬头看他,灰色的眼睛在这个缺乏光线的空间了更为暗沉,脸色苍白,稍微有些憔悴但是却不怯弱:“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哈利。”他说,“我只是……你说你想知道,我就把这些告诉你。就像我说我很想知道那些事,你再挣扎最后也会告诉我一样……但是你好像不能说太多,而且我也不想看你的记忆……”
德拉科轻轻笑着说:“那太真实,我怕我会受不了。”
哈利几乎是同时抱住了他,明显的感觉到德拉科瘦了一些,但是回抱时动作的肌肉依然有力,听到他在耳边嗫嚅:“路很难走……哈利……”
哈利大力的拍抚着他的背,不停的说:“别担心,不管多难走的路我都和你一起走——”
“只有这一段,就着一小段……我想以后回忆起来会觉得很快就都结束了——”哈利想把话题带到尽可能轻松的地方去,但是这很难,德拉科在他耳边用哭泣一般的声音说:“我一直都在想,如果……如果出了什么事,那都是我害的,是我把他们放进来的——”
“有我在呢。”哈利亲吻着德拉科,一遍一遍的说:“有我在……还有那么多教授,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没人会有事的!顶多摔两个跟斗什么的……”他详细的回忆了没有人做各种改变和更好的努力的时候的伤亡向德拉科证明霍格沃茨的战斗力还是很强悍的,真正惨痛的还是最后一战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反正最后两个人靠在消失柜上种种种种说了很多,待到都忘记了时间……直到……
直到听到有什么活蹦乱跳的小东西在跟他们只有一门之隔的消失柜内部发出不容忽视的声响。
……
哈利和德拉科最后从八楼的窗户把那只鸽子放了出去。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