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天气转晴Ⅳ你需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至少……福灵剂知道

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晚饭的哈利在离开格兰芬多塔楼之后就拉着德拉科冲向了厨房,小精灵们热情的招待了他们而哈利也和小精灵们聊得热火朝天,德拉科对食物和小精灵都没有发表过多评判,所以多比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也终于不那么战战兢兢了……或许是因为他们终于离开了,不过这不重要。
哈利的欢欣剂的劲头足足在这晚饭过后才渐渐消退——当时他和德拉科正走上门厅,还没拐个弯走下地窖。时间已经不早了,费尔奇应该已经锁上了城堡的大门。有些拿着书的小情侣打闹着离开礼堂准备回到各自的休息室,虽然没看到熟人,但是德拉科还是紧紧的拽着哈利的胳膊防止他突然兴奋的冲到某个人面前或者冲向某地(这么说来欢欣剂的效用似乎是放大服用者内心的快乐和喜欢?)但是哈利还是冲过门厅冲上了楼梯(太突然了甚至吓到了一个女孩),没有办法只能跟他一起跑的德拉科完全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
事实上哈利没有去哪,他没有进任何一间教室,只是站在四楼的窗户前看着远处那一点不甚明亮的灯光——德拉科扫了一眼,可以确定那就是海格的小屋。
也只能是海格的小屋。
但是哈利特意跑到四楼看那里又是因为什么呢?德拉科把目光放回哈利身上,而哈利——他眼中还带着那种有点不正常的雀跃的欢乐,声音也不含一丝阴霾,虽说他说起的这个事情用这么愉快的语调说真的很不妥当。
“你看到海格的小屋了吧?”哈利依然看着窗外,对德拉科说,“那里现在正在进行一场葬礼……”他声音飞扬的让德拉科觉得那里应该正在举行音乐会,“虽然我也看不到葬礼到底是什么样子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下葬的是一只很大岁数的八眼巨蛛,这在整个魔法界都是很少的。”
“的确,”德拉科说:“但我认为给蜘蛛办葬礼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推崇的好。”
哈利歪头瞥他一眼,矫正道:“我是说那蜘蛛很少见……很少有人能弄到它们的毒液或者其他什么的,所以也算是有价无市了,好像一品脱能值一百加隆呢……”哈利说到这歪头想了想,声音里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困惑:“我是不是应该给我妈妈弄回去点?”
德拉科觉得哈利的药劲应该快过了……但他还是回答了哈利的问题:“相信我,莉莉妈妈不需要那种东西。”
“哦好吧。”哈利说,“你总是对的……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纳威喝福灵剂吗?”
“因为那样……”纳威就可能完成邓布利多交给他的任务。德拉科当然知道,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把话全都说完兴致勃勃的哈利就打断了他。
“因为这样他才能完成邓布利多教授交待的任务!”哈利握着拳说:“福灵剂会让他成为全世界最幸运的那个人,只要在药效内就算当魔法部长决策整个世界的未来都没有问题!”
德拉科:“……”算了他脑袋还不好使你就听他说吧。
“所以今天晚上一切门都会为他打开,”哈利说,“他能做到所有他以前做不到的事……而且他必然会成功,因为魔法就是这样……这样神,神奇……”哈利最后那几个字说的含糊又犹豫,似乎很茫然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一直笼罩在他脑袋里的那层兴奋的泡泡一连串的破碎,哈利的眼神渐渐有了些变化,他看了看窗外,清楚的知道远处的那个小亮点是什么,也大概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看着窗外。
德拉科也明白了,所以他语气里充满调侃的问哈利:“怎么?欢欣剂不再在你的脑袋里咕噜冒泡了?”
哈利从窗台上下来,“别说了……”他有些难为情的催促着德拉科:“时候不早了,我想费尔奇可能已经开始巡查了,我们得赶快回地窖才行。”
“哦,当然。”德拉科一如既往的跟着哈利的脚步,“不过我还真希望药效再多持续一会儿,那样夜晚也会变得美妙起来——哈利,你觉得呢?”
哈利叹了口气,用极其无奈的语气说:“我可没觉得下午过的有多美妙——感谢梅林我没有到处乱窜不然真是解释不清,不过我对纳威编的那个理由还真不错啊,挺机智。”
德拉科失笑。
两个人快速的下楼,穿过门厅,下楼,走过长长的地下楼梯回到地窖。不知道是本身的好运还是费尔奇的玩忽职守,反正他们没有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就回到了公共休息室——但哈利没料到回来了才是真正麻烦的开始。
“哟哟哟。”唯恐天下不乱外加好奇了好半天的布雷斯在德拉科和哈利走进休息室的那一瞬间就带头起了哄,“我们嗑药过头的哈利小宝贝回来了?怎么样和德拉科玩的开心吗?”
哈利输人不输阵,直接冷笑一声,“看来你幻影显形考的不错,没有缺胳膊少腿丢什么部件真是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布雷斯接招,“我虽然考的不错但总归没有你和德拉科开心……哦对了说起幻影显形考试有个好玩的事情之前就想跟你们说了!格兰芬多的那个韦斯莱知道吧,他就因为考试的时候掉了根眉毛所以没通过,还得考一次!所以说适时补充身体所需是很重要的,你俩考试之前记得先捋顺头发眉毛睫毛啊……”
布雷斯:“……”说话的兴头过去了我也感觉自己好像跑题了……但是迫切想要八卦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
围观群众都翻起了白眼。
德拉科坐在沙发上整理有点乱的桌子,哈利直接笑就出了声,说:“别看我,这可是你自己转移的话题,你能怪谁?”
布雷斯看向潘西,满眼心酸。
而潘西完全放弃了布雷斯,自己问了一个哈利一个好像没多大意思的问题:“哈利,话说喝了欢欣剂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什么感觉啊……”哈利说着瞟了德拉科一眼,“说实话就像喝多了酒之类的,可能是我欢欣剂喝的有点多?感觉有点迷糊又有点清醒……反正我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并且我亢奋的大脑很开心这样去做。”
“你什么时候喝多过酒啊?”布雷斯发现关键点:“放假在家的时候吗?”
“哦,”哈利想都没想毫不掩饰的说:“就是这个暑假跟德拉科去德国玩的时候,那边的啤酒什么的挺出名的就挑了几种喝喝看。”
“喝多了的时候最想干吗啊?”潘西又问,并且将炮火扩大到了德拉科身上:“德拉科当时你也喝了吧,要不你说说——”
“亲亲抱抱睡觉?”德拉科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拾整齐,最后轻轻把手里的书在桌面上磕了一下,对齐之后放在桌角,“但其实我们当时在德国每一天都在到处溜达,回到酒店一心只想睡觉,喝了酒之后就更想睡觉了。”
“……你们两个还真无聊。”潘西无奈。
“那,无聊。”德拉科站起来朝哈利招招手,“咱们去睡觉吧。”
哈利笑着拉着德拉科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
****
如果幸运加上巧合,那么纳威就会在得到斯拉格霍恩的记忆之后有惊无险的回到格兰芬多塔楼,但是因为吵醒了胖夫人的原因没有立刻进去公共休息室,所以从恰巧路过的差点没头的尼克那里知道了邓布利多已经回到霍格沃茨的消息——于是他立刻跑到了校长办公室。
于是他和邓布利多顺理成章得知了魂器的存在。
然后他们开始分析,推理,验证……
啊……
哈利打了个哈欠之后翻身换了个姿势,亢奋了一天的疲惫大脑已经无法支撑任何的思考,所以他也决定不再挣扎,歪头直接沉入梦乡。反正不管伏地魔是多么邪恶的杀人分裂灵魂,也不管他是多么丧心病狂的选择了七这个数字,他们都会杀死他,一次又一次。
比较起以往,他们已经走得很远了。
“嘿,哈利?”德拉科轻轻唤了一声。
但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好吧,”德拉科在哈利唇边轻轻亲吻,“晚安。”
哈利努力的嗫嚅着回应了一句:“晚安,德拉科。”
****
之前半天的欢欣剂效应搞得哈利大脑疲惫,他感觉这东西可能有些副作用,因为他椒薄荷不过敏啊。但是他跟德拉科说过之后德拉科对他这个想法表示不赞同,并且说他觉得一切都挺好的,心情也好多了。
哦……好吧,哈利决定先放下有关欢欣剂副作用的讨论先去吃饭。这无疑是个好决定,因为他发现了比起自己和德拉科其他的小情侣们好像都有了或大或小的矛盾,看看格兰芬多桌上的金妮和迪安,再看看格兰芬多长桌上的罗恩和拉文德……
哈利决定把目光从格兰芬多长桌上移回来认真地对待他面前的早饭——德拉科刚才把南瓜汁和牛奶倒进了他的粥里!
幸亏只剩下一口了……哈利这样乐观的想着,最后还是剩下半口。
德拉科对此表示……德拉科对此没什么表示。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