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坠落Ⅰ被拽进角斗场去面对一场殊死搏斗和自己昂首走进去是不同的

格兰芬多的罗曼司好像十分不利,拉文德·布朗阴沉的脸色已经形成乌云,似乎马上就要降雨了——哈利扬起脖子瞟了纳威,原本是想看看他是不是也为金妮分手而忧愁(今天早饭前金妮迪安这对磕磕绊绊的小情侣在礼堂门前大吵了几声,于是整个霍格沃茨的人都知道他们分手了),但是一副无忧无虑样子的纳威吃的很开心,还很巧合的一抬头……就对上了哈利的目光。
于是乎哈利呆愣的看着隔着四张桌子的纳威冲他招手,然后三下两下的吃完面前的食物就朝斯莱特林长桌走了过来——而哈利,就那样用目光一直看着纳威走到自己面前,并且用很兴奋地声音说:“嘿,哈利!那件事真的太谢谢你了!”
“不客气。”哈利下意识说。
纳威从兜里掏出什么递给哈利,“这是邓布利多教授让我交给你的。”
哈利接过信,抬眼看了下教师席上空着的那两个座位,在心里感叹这两个有理想有责任的大人物还真是忙啊。
“还有这个……”纳威把一小盒包装着的什么和一张贺卡小心的放在哈利面前盘子和盘子的空隙中,“这是我们三个的一点心意……真的很谢谢你帮我……”
德拉科好笑的看着红了耳朵的纳威从斯莱特林长桌前匆匆跑开,一溜烟儿回到格兰芬多长桌三个脑袋凑到一起不知道在叽叽喳喳什么。他看向哈利,发现哈利正看着那简易的手工贺卡,虽然笑得挺开心但是总觉得那笑容里好像……带了丝无奈的味道。
“怎么了?”德拉科问哈利。
哈利摇摇头,手上却把那张贺卡转向德拉科的——只见蓝天白云绿草间,和两个画工略显简陋的小人在上面生硬的招手微笑。
“……”德拉科看着那个眼睛是一条黑弧线的金头发小人,又看看旁边豆豆眼的黑头发小人,就这么来来回回看了几次终于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对,就是这个表情,”哈利把贺卡举到德拉科脑袋边,装出一副仔细比对的样子,“笑得再开心点……好,很像了!”
“哈利你那双豆豆眼可真可爱。”德拉科笑着说。
哈利:“……”原来你是笑这个……
早饭时间结束,除了纳威带来的邓布利多的手信之外没有收到任何信件,这样看起来外面似乎和霍格沃茨里一样平静,哈利这样想着,和德拉科离开礼堂爬上四楼去上魔咒课。
魔咒课上哈利和德拉科都在下课前成功的把自己面前的醋变成了酒,并且味道还不错(弗立维教授献身试喝),所以他们高兴的给斯莱特林加了十分。
当然也可能是德拉科之前情绪不好的时候炸了好几次垫子杯子瓶子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次正好一起磨灭一下。
哈利在魔咒课之后的空闲时间拆开了邓布利多的信,发觉其中蕴含的主要内容就是询问德拉科的进展,并且嘱咐道:希望小马尔福先生能带领蝗虫一样的食死徒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堆砌着历代霍格沃茨人藏进来物品的有求必应屋。于是他提笔回信写:一切顺利,德拉科说他尽力。
所以就这样,上课下课,吃饭睡觉……漫步在草地上的哈利看着不远处魁地球场上格兰芬多队的训练,才恍然间发觉和煦的五月天轻轻溜走,本学年的最后一场魁地奇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过不管是格兰芬多是冠军还是拉文克劳是冠军都一样,反正这跟斯莱特林没有什么关系。同样的,反正德拉科不在球队,而且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占据着他的时间和心神,那么哈利也同样对魁地奇球队的输赢以及到底是倒数第二还是倒数第三四都没有特别在意。
但是,虽说是这样,比赛还是要看的。
周六上午,穿着普通,和每一天并没有什么差别的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兴奋的戴着玫瑰花结和帽子、挥着旗子和围巾的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一同走出城堡,走入阳光中。
比赛过程中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观众席上欢呼呐喊的人几乎都快把嗓子喊哑了,赫奇帕奇们也都有些激动起来,但是斯莱特林们坐在那就好像裁判一样点评着。
“奇差的进球,怪不得韦斯莱能拦住。”
哈利看着在球门前欢呼的罗恩,笑了笑,他倒是觉得这场比赛挺有意思的。
——因为虽然这次他也不是在打球,但是他上次可是在关禁闭啊。
对比产生美……
哦,或许魁地奇比赛的结果不值得一提,格兰芬多赢了,并且还是大比分胜利。哈利和德拉科拒不参与潘西等人有关魁地奇有关的一切谈论,那些对德拉科说的诸如‘你要是还当找球手的话我们可能……’的话他一概就当没听到。
不过哈利也觉得潘西说的有道理,因为毕竟现在按比分排斯莱特林都是第三,而且和拉文克劳之间差的不过几十分,远不及抓到一个金色飞贼。
但是他也只是大家说到这才想想……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事格兰芬多在庆祝晚会上会不会发生什么?要知道他当初可是——所以有些事打死也不能让德拉科知道。
毕竟人不能总是回头往后看对不对?目视前方时不时看看旁边才是正经的。
****
第二天,哈利很高兴自己没有听到纳威·隆巴顿和金妮·韦斯莱开始约会的流言蜚语,虽然他之前就觉得他们不可能,反倒是卢娜更有可能一点……不过哪怕是抱着和大家一样的八卦心情,哈利也觉得自己不该对纳威的感情生活过于关注。
而霍格沃茨里广大的群众们却不这么想,女孩们还是想着用各种办法把‘救世之星’泡到自己碗里,并且八卦能八卦的一切,相较而言《预言家日报》上每天报导的那些黑魔法时间,比如摄魂怪一天之内捣了三次乱这种虽然听起来不太恐怖但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恐怖的事情大家只是在收到报纸的时候才会说说。
——哦,其实这样轻松的氛围也挺好的,比起一天到晚谈论黑魔法的恐怖场面强多了。
不然还能怎么说。
****
六月一眨眼就到来了,对于每个充足利用每一分钟的人来说时间过的总是这么快,哈利也如此觉得,但是倒不是因为他充足利用时间,而是那个日期越来越近了。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德拉科的状态都远比之前好了太多了,当然哈利知道是因为什么——消失柜的修复取得了很大进展,德拉科有一次差一点就从那个柜子里去到博金博克了,但是也说了,是差一点。
当然哈利是十分反对他这种用自己做实验的行为的——他还记得自己曾经有过的那个玩笑一般的诅咒,当然不是说他的诅咒真的能成真,但是对消失柜这种东西他还是本能的不信任。
而相较于哈利对德拉科的担心,德拉科也明确的表示过希望哈利不要再跟着他来了,要是担心出去被人看到他可以自己带着活点地图……当然哈利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跟德拉科吵架,因为他知道德拉科是担心如果消失柜真的修好了,那食死徒应该就是争分夺秒会立刻通过消失柜来到霍格沃茨,到时候他在这会有什么危险。
哈利没有任何争辩的就答应了下来,只笑着说下一次就不来了。而过不了几次……不出意外就应该是……
随着离那个时间越来越近,哈利焦躁的情绪却越来越少。他曾在一个德拉科又窝在有求必应屋的下午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坐了会儿,和邓布利多以及格林德沃较为详细的谈了谈那天具体会发生的事情。
“白天一切正常。”哈利看着邓布利多湛蓝的眼睛说,“但是德拉科应该会在宵禁前修好消失柜……他或许会撞到有人进去有求必应屋,然后那天纳威会来找你……”哈利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按照以往你们应该前往伏地魔存放斯莱特林挂坠盒的那个山洞,但这次……”
“或许我们也应该去。”邓布利多看着哈利,“你觉得呢?哈利。”
“全凭你的意愿。”哈利又回头看了眼好像专心逗弄福克斯的格林德沃一眼,说,“但是我想你既然这样说,那就必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我想那东西你们应该谁都不想喝。”
“当然,对付纳威只需要一点小小的障眼法。”邓布利多眨了下眼,“但是尽管带着点欺骗的性质,我还是想让他感受下亲自找到魂器的那种感觉,毕竟他也确实有些路要走。”
哈利点了点头,“障眼法的确很好用。”
邓布利多明白他话里的意有所指,当然,格林德沃更明白,这也是他最早做好万全准备的。
“那就这样。”哈利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机应变,有人受伤,无人死亡。”
“以及——坠落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哈利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教授,你到时候要参加自己的葬礼吗?”
邓布利多似乎想了想。
“我想会吧。”邓布利多说,“毕竟这种机会只有一次。”
福克斯轻轻的鸣叫了一声。
“说的对,”哈利听见格林德沃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人毕竟不是凤凰。”
感觉自己成了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之间视线交流障碍的哈利很有眼力见的迅速离开,却没有认真想一想他的身高以及站的位置挡不挡得住那两个大高个的眼睛。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