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刚才在贴吧看到小八在纠结纳西莎是西茜还是茜茜,请问大家知道吗?
--------------------
坠落Ⅱ当我们面对死亡和黑暗时,我们害怕的只是未知,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事情发生的当天夜里,宵禁之前,哈利呆在图书馆翻着书。这里还有很多准备O.w.Ls考试的五年级学生,微小的翻动书本或者羽毛笔笔尖划过羊皮纸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也充斥在每个人耳朵里,再不就是身边坐着的人平缓的呼吸声。
当然,就算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平缓,哈利也不可能平缓,他甚至烦躁的连书都看不下去,但是他身边坐着的格林德沃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全然不觉周围人时不时投向他的火热目光。
哈利来来回回的翻动书页发出恼人的声音……
“你看起来好像很烦躁啊,哈利。”格林德沃放下手里的书,说,“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哈利想也没想的合上书,抬腿就跟格林德沃走了。
他去图书馆没带书包,没带纸笔,就连书也是随便拿了一本就看,身上带着的东西除了衣服眼镜之外,就只剩下魔杖、装在口袋里的隐形衣和活点地图了——哦对,还有那一小瓶福灵剂。
太阳正在天边最后的闪耀着红宝石一般的光芒,然后缓缓的沉入地平线,哈利和格林德沃漫步在渐浓的暮色中,空气中充满温暖的青草气息、潮水的味道,以及从海格的小屋飘来的烧木头的烟味。
“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格林德沃说,“而你的小男朋友也快要准备好了。”
哈利摸索着挂在脖子上的戒指,轻轻点头,说:“德拉科已经从罗斯默塔夫人那得知邓布利多离开的消息了。”
“别担心。”格林德沃看着哈利,虽然夜色渐渐浓重起来看是他还是清楚的看到了哈利紧皱了眉头,他显然发现了哈利的担忧,于是作为一个有着丰富人生经验的前辈格林德沃觉得自己有必要开解一下哈利,“现在的霍格沃茨比起平时还多了一些额外的防御措施,邓布利多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的。”
他们走在越来越昏暗的路上,哈利看着渐渐黑透的天空和灯火通明的霍格沃茨城堡,终于笑着对调侃了格林德沃一句:“看来你还真的是很了解邓布利多教授呢。”
“是的,最了解……”格林德沃用叹息的语气说:“如果不是你,那么不管多了解也没用了。”
“那就一起努力让未来变得更好吧。”哈利快步往城堡走去,“让一切了解和爱都有安放的地方——快到开战的时间了,我去天文塔了!”
“这也算开战——”格林德沃嗤笑了一声,然后对着小步跑出了一段距离的哈利喊了一句,“你自己小心点,别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
哈利转过身来一边倒着跑一边冲格林德沃喊道:“知道了!你也都准备好了吧——”
他的声音被风拉的很长——
格林德沃比了个手势,哈利看到之后摇摇手跑开了。而看着哈利的头发和和眉毛变成和自己一样颜色的格林德沃无声的笑了笑,在心里默默的感慨了一句年轻真好。
****
哈利回到城堡,现在离宵禁还有一会儿,人群分散在礼堂,图书馆,一些适合约会的走廊以及各个学校的休息室。他打开活点地图能看到几个傲罗和凤凰社的成员在各个楼层之间游荡——哈利看向八楼,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没有看到德拉科以及任何一个食死徒的名字,而是看到了小天狼星·布莱克。
大脚板也来了?怎么没有人跟我说一声?哈利这么想着,又仔细看了看八楼还有没有其他熟人,倒是又在七楼看到了唐克斯。
他决定先不去在意到底己方有多少人手,而是关注敌人——或许他们正在有求必应屋里商议?哈利想了想,决定先上八楼看看,然后上天文塔?也不一定。
说实话幸亏现在人少,没有人对这个头发显眼的焦急跑上楼梯的男孩投以过多的视线,不然肯定会有人认出哈利,还可能会询问他为什么把头发弄成这样,这么着急又是要去哪里?
哈利在即将要迈上八楼的时候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隐形衣披在身上……他走过长长的,灯光昏黄的走廊,在有求必应屋之前停留了几秒钟,然后小心的避开一个巡查的傲罗,在走到小天狼星面前的时候轻身跟他打了个招呼,虽说是小天狼星,但是哈利看到脸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也顶着不知道谁的脸,要不是因为相信活点地图哈利肯定不敢吱声。
“大脚板,是我。”小天狼星目不斜视的感觉着哈利的步伐,“你们小心些,我先去天文塔那边了。”
小天狼星用眼神示意哈利他知道了,同时也皱眉提醒他小心。
哈利很快通过了连接主楼和天文塔的那一小段路,但是他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上去,而是在角落躲起来观察着对面的动向。不知道是一切发生的很快还是时间走的很快,虽然不能确切的看清楚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哈利听到了很大的动静,似乎是有魔咒打在了盔甲上一样。他焦急的在这边眺望着——终于看到了德拉科在那边出现了。
但是他没有立即行动——果然,几乎就在下一秒贝拉特里克斯冲了出来,她在连接主楼和天文塔的天桥上哈哈大笑着,一团翠绿的烟雾从她魔杖中直直飞出,在天文塔上空形成了黑魔标记。
似乎是后方又出现了新的追兵?哈利看到她推了德拉科一把,然后转身释放了两个魔咒——哈利闪身躲在角落里,从兜里掏出了福灵剂,细心倾听着德拉科的脚步声。
他想对方应该知道他在这——而德拉科,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哈利要在这,但是他确实知道哈利在这,所以被一把抓住手腕的时候他也没有表现出来惊慌,只是用那双浅色的眼睛看着掀开隐形衣出现的哈利。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哈利语速很快,他能明显感觉到德拉科状态不是很好,额角的汗水已经濡湿了头发……哈利也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把福灵剂塞进他手里:“之前忘记让你喝一口再出门了——现在快喝,都喝掉。”他催促道。
德拉科深深的看了哈利一眼,然后拔开瓶塞仰头喝了一口——哈利看着装着福灵剂的小瓶子慢慢空掉才舒出一口气,微微放下了心,刚想再说点什么就感觉德拉科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腰,然后对方冰凉的唇瓣贴了上来——
那不是一个缠绵的亲吻,甚至都可以说不是一个亲吻——德拉科吻着哈利的嘴唇,感受着对方的温度通过相贴的肌肤,穿透衣服传给他。不管是因为福灵剂还是因为哈利,他心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消失了——确实比欢欣剂更美好,说不上是福灵剂还是哈利。
而哈利小心翼翼的吞咽着因为接吻从德拉科口中流过来福灵剂,并且一直在小力推着德拉科——短短十几米之外魔咒的轰鸣声不断炸起,福灵剂也慢慢显出神奇,这也让这个吻变得无比美好。
“我现在感觉无往不利。”德拉科蹭着哈利的鼻子小声说:“虽然不是要真的杀掉邓布利多教授——要一起上来吗?你追着我?”
哈利擦了下嘴角。点了点头,跟着德拉科走上天文塔顶。
他的头发已经变回了黑色,当然是因为要见到邓布利多和纳威,并且他装出一副震惊的,不敢相信的表情跟在德拉科身后跑了上去,德拉科推开了通往楼顶的门,而哈利调整呼吸让自己喘着粗气——邓布利多靠着围墙虚弱的站着,而纳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
黑魔标记的绿光下,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可笑。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哈利声音中带着点声嘶力竭,德拉科手握着魔杖,而他还没有。
在黑魔标记的绿光下,德拉科的眼睛里仿佛都带上了一点绿色,但是尽管他极力克制,他的声音还是颤抖的不行,嘴唇不由自主地扭曲着,好像在品尝一种很苦的东西:“现在闭嘴,我还可以不杀你。”
“杀我?”哈利惊呼:“难道你来这是想要杀谁的吗?”
纳威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猛的抬起魔杖指着德拉科,嘴唇嗫嚅着似乎已经准备念出魔咒——但是——
“请等一下。”邓布利多虚弱的说:“在你们开始正式的撕破脸之前我想先说一句——德拉科你忘了缴械咒了……”
原本紧张的气氛霎时间变得诡异了起来……纳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明所以。而哈利终究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哦,抱歉,教授。”德拉科说着,并且举起了魔杖:“你现在还需要一个吗?”
邓布利多把魔杖揣进兜里,“这样就好。”他说着探出身子往城堡外看了一眼,哈利不知道这么高又这么黑他能不能看清格林德沃,但是或许,应该是看到了吧。
“他应该准备好了。”邓布利多对哈利说,“我也是,我已经把今晚的计划告诉西弗勒斯了,一个无声的阿瓦达索命,或者说一个无声的绿光魔杖把我击落,然后历史翻开新的篇章。”
“抱歉,教授……哈利,谁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纳威说,脸上带着最简单的茫然,
下面城堡内的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沉闷的喊叫,接着又传来碰撞声和人们的喊叫声,远比刚才那声更响了,似乎有人就在通向楼顶旋转楼梯上搏斗。邓布利多对纳威说:“抱歉,纳威,现在可能不是一个解释的好时机,但是我保证之后哈利一定会好好的跟你解释清楚……对吧哈利?”
哈利微笑。
“好,时间不多了。我需要你们两个躲在一个尽可能安全的角落,当然要披着隐形衣,并且保证一会儿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或是有很任何动作。”邓布利多看着纳威,问道:“可以吗?”
尽管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纳威还是明白了一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计划吧,教授?”他问。
邓布利多点头:“是的。”
纳威看看邓布利多,又看看举着魔杖的德拉科,最后对哈利说:“虽然我很想我可以——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我个石化咒什么的吧。我和哈利一起躲墙角对吧……”
哈利立刻拉着纳威跑到墙角,然后把隐形衣披在身上。他看向德拉科,德拉科对他点点头示意没问题,然后哈利看向纳威,纳威也点点头,“统统石化。”哈利指着纳威说。
他这边好了,德拉科那边也摆好了姿态——他与邓布利多对立而战,虽然用魔杖指着邓布利多,但是握着魔杖的手却在不停颤抖。邓布利多再次虚弱的靠在围墙边。
一阵脚步声嗵嗵嗵地上了楼梯,一眨眼间,德拉科被扒拉到一边,四个穿着黑袍子的人破门而出,拥到了围墙边。
身材粗壮、脸上带着古怪狞笑的歪嘴男人——阿米库斯说:“邓布利多被逼到墙角了!”
壮实的小个子女人,阿米库斯的妹妹阿莱克斯脸上带着迫不及待的笑容说:“邓布利多没有魔杖,邓布利多孤立无援!干得漂亮,德拉科,干得漂亮!”
“动手吧。”芬里尔·格雷伯克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牙齿。鲜血滴到他的下巴上,他慢慢地、令人恶心地舔着嘴唇。
“是你吗,芬里尔?”邓布利多说,“我很震惊德拉科竟然偏偏把你请到他的朋友们居住的学校里来……”
“我没有,”德拉科说。他没有看格雷伯克,似乎连瞄都不愿意瞄他一眼。“我不知道他要来——”
“我可不愿意错过到霍格沃茨来的美差,邓布利多,你知道我是多么喜欢孩子的。”格雷伯克用刺耳的声音说,“有这么多的喉咙可以撕开……味道真好,味道真好啊……”
说着,他举起一根黄黄的指甲剔起了大门牙,一边朝邓布利多狞笑着。
“我可以把你当成餐后的甜食,邓布利多……”
……
隐形衣后的哈利露出一个嫌恶的表情,并且决定一会儿要是有机会一定替卢平好好收拾收拾他。
“我们有命令的。必须让德拉科动手。好了,德拉科,快行动吧。”满脸横肉,一副凶相的食死徒说。
德拉科依旧举棋不定,那边几个食死徒又开始聊上天,或者说借自己来彰显邓布利多的临危不乱和幽默风趣……这一切一直到斯内普轰开门出现在楼顶才停止。
斯内普没有说话,没有回应食死徒或者邓布利多对他的呼唤……他走上前,粗暴地把德拉科推到一边。四个食死徒一言不发地闪到了后面,包括那个觉得自己野性未驯的狼人。
斯内普凝视了邓布利多片刻,他脸上粗犷的线条里刻着深深的厌恶和仇恨。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轻声说。
斯内普举起魔杖,直指邓布利多。
“抱歉——”他那刻着厌恶和仇恨的线条从这句话后充满了恶意的笑,从他魔杖尖上射出一道绿光,不偏不倚地击中了邓布利多的脸膛——邓布利多被击到空中,似乎在那闪亮的骷髅下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像一个破烂的大玩偶似的,慢慢地仰面倒下去,从围墙的垛口上栽下去不见了。
哈利的拳头紧紧握着。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