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坠落Ⅲ无数人身犯险境,无数人甘愿一死

接下来的一切自然而然。
食死徒兴奋的叫喊声似乎是一场晚宴上最不合理的谢幕曲,在这样一个应该哀悼的场景中那些好像能够刺穿耳膜的欢呼叫喊声让纳威的世界整个轰鸣作响,一切都被夜色笼罩的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哪怕他僵硬的四肢似乎不再受到禁锢——哈利无声的咒立停解除了纳威身上的石化咒,但他的手仍紧握着魔杖,视线穿透隐形衣死死盯着一个方向——而德拉科的视线好像也能够穿透隐形衣一般,他在被推搡着走出门的那一刻回头,深沉的目光中含有太多太多一眼无法看尽的东西。他的眼睛好像在说话,而他的嘴唇轻颤,也真的说出了那句话。
哈利看着德拉科,读懂了他的口型。
——再见,哈利。
那一霎那,似乎有个全身长鳞的大家伙在哈利心头突然活了起来,并用爪子抓挠着他的五脏六腑,热血一下子冲上了他的脑袋,所有的理性都被压制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
哈利紧紧的闭上了眼——似乎是想逃避什么,又似乎是在跟心里的什么念头搏斗着——但是他下一秒就睁开了眼。
纳威已经掀开隐形衣冲了出去,就在隐形衣飘扬着落地的同时,哈利打出了一个魔咒:“速速禁锢!”一道白光击中了那个最后离开楼顶的食死徒,纳威看着哈利从他身边冲过去,右脚踩过躺倒在地的食死徒旁边的时候又补了一个石化咒。
他也连忙跟了上去。纳威想要问哈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邓布利多教授真的……掉下去了吗?但是哈利跑的太快他都来不及张嘴真的问出什么……他跟在哈利身后跃过最后几级螺旋形楼梯,快速奔跑让他的耳朵中开始出现轰鸣声,但是下一秒纳威就发现他听到的是真的轰鸣声,八楼几乎已经变成了战场。
哈利缓下脚步快速的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状况——他看到不远处正在上演一场激战,但是正当他眯起眼睛想要看清到底是谁在那里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大力扑倒在地。
“哈利——”
哈利仰天倒了下去,感到又脏又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汗臭和血腥味灌入了他的口鼻之中,贪婪的热气喷到了他的喉咙口……
慢了两步的纳威注意到斯内普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远处的拐角,他刚想要喊哈利就感觉到一个黑影从他视线边缘冲出来扑到了哈利,他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声,抬起了魔杖。
但是出乎所有看到这幕的人预料的是,格雷伯克就像一只受伤的狼一样从哈利身上滚了下去,从他小腹那不停流出的血染红了哈利一片衣服和身下的一小块地板——或许这是连格雷伯克都没有想到的,在他的牙齿还没有触碰到那男孩的皮肤的时候,指着他腰腹的魔杖冲射出的无形刀锋就已经划开了他的整个肚皮。
哈利从地上爬起来,落脚处正好是一滩不断扩大的血迹。他看了一眼正在地板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格雷伯克一眼,然后对纳威说:“他交给你了。”
“啊?”纳威下意识发声。
“杀了他,或者留着从他嘴里套出什么之后送到阿兹卡班。”哈利冷漠的说,“或者把他石化之后丢在着……”他快步穿过走廊,看到小天狼星顶着陌生人的脸打翻阿米库斯,金妮在一旁气喘吁吁。更远一点地方罗恩、麦格教授正在那边各处迎战一个食死徒。再远一点儿,唐克斯和一个身材庞大的金发巫师正战得不可开交,那巫师发的咒语四处乱飞,碰到墙壁反弹出去,石头震裂了,窗户玻璃震碎了……
哈利咬了咬牙,跑到拐角,一个魔咒在他头顶头顶上方爆炸,瓦砾碎片如阵雨一般。他飞奔过空荡的走廊,沾着血的鞋底在大理石台阶上打滑,但是没等到鞋底之前踩到的血都印在地上他又会踩到新的血迹。
哈利跌撞的跑下楼梯,心里其实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追逐什么,又想阻扰什么……纳威在楼上朝正从大理石楼梯上往下奔逃食死徒兄妹打了几个魔咒,哈利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打中,但是这番攻击引起了楼梯周围大部分画像的尖叫。
在跑向门厅的过程中哈利听见越来越多的尖叫声和喊叫声,好像城堡里的其他人都被惊醒了……但是他现在没有功夫去管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的其他人,所以他跑过几个穿着睡衣从赫奇帕奇休息室往外张望的人直接奔下大理石楼梯。
城堡的橡木大门被炸开了,门前的石板上沾有血痕,好几个吓呆了的学生在墙边挤成一团,其中一两个还用胳膊遮住了脸。巨大的格兰芬多沙漏被咒语击中,里面的红宝石还噼里啪啦地不停地往石板上掉……
“……”哈利皱了皱眉,他好像听到纳威的声音,但是他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在喊他——但是不管是不是结果都是一样。哈利飞奔过门厅,冲进外面漆黑的场地。
天色很暗,没有月光,就连星光也无比暗淡,整个天空中最显眼的光源就是悬挂在天文塔上空的黑魔标记。哈利眯眼紧盯前面的几个依稀的背影,大概辨认出德拉科是哪个……他分出一丝心神改变了一下发色。
夜晚的凉风撕扯着他的肺,吹拂金色的发丝,虽然空气还挺清新的,但这绝不是让人感觉到舒适的夜晚和晚炼……哈利满耳都是自己的喘气声。他朝着远方突然亮起一束光奋力的跑。
那是海格,他从他的木屋里冲了出来,正在试图阻食死徒逃跑。几个魔咒打在那巨人的皮肤上就跟打在铁甲咒上,惹的贝拉特里克斯愤怒的大叫。
这时,久未露面的月牙突然钻出云层,借着这柔和的月亮光辉哈利看见海格的巨大轮廓,有两个食死徒正朝他一个接一个地施着魔咒,远处纳威跟在食死徒兄妹身后跑来,三人一路互相狙击着……场面有点混乱,但是在斯内普突然喊了一句什么之后所有的食死徒都好像喝了兴奋魔药一样奋勇的朝着大门口跑去,海格奋力追着,但是贝拉特里克斯回头指着他的房子喊了一句:“火焰熊熊!”随着一声爆破般的巨响,一个飞舞着的橙色火球四窜开来。海格的木屋着火了。
“牙牙在里面,你这个恶魔——!”海格怒吼道。
女人尖利的笑声在冰冷的空气中扩散。
哈利也奋力跑向门边,而不知怎么的,一直跑在德拉科身边的斯内普的速度慢了下来,但是奔跑中的食死徒都没有注意到——终于,几个食死徒几乎是同一时间跑到了大门外,而同样的,哈利就在他们三步外的地方看着他们好像很自得的背影。
其实一切说起来好像很慢,但其实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那一刹那——几个食死徒跑到门前准备幻影移形,但是就在他们即将幻影移形的那刻,哈利猛的把德拉科扑倒在地,他们在大门外的土地上滚了好几圈,而那些食死徒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个金色头发滚在一起,然后在下一瞬幻影移形消失。
没有人看到斯内普的眼神,然后那眼神就消弭在幻影移形间了。
……
哈利躺在布满繁星的夜空下,夯实的没长草的土地上,感觉自己身上一片钝痛,而喉咙更是火烧火燎。而德拉科躺在哈利旁边,听着哈利和自己一样急促的呼吸,不想去想脑袋里那些事情,也不想去感受心里是什么感受。
就这样也挺好的……哪怕只有几秒也挺好的……
但是只要他们不是死了,就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躺着……不,哪管是死了都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躺着。所以在纳威的脚步渐渐逼近又不知怎么渐渐走远的下一秒,哈利对德拉科说了一句:“别担心。”
“我不担心,哈利,”德拉科,他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这会正侧着头看着哈利说话,虽然连续的气喘让他的声音里听起来好像没有多少力气,但是那份相信却不是简单等同于力量的东西:“我和你在一起呢。”
“只要你清楚要做什么。”
“谢天谢地。”哈利仰面躺倒在那看着星空,说:“幸好我还挺清楚的。”
然后他爬起来,说:“走吧,先去帮海格把火灭了……”
****
如果时间倒流一点点,就把黑夜倒回白天就好,也不用太早,只要在午饭后,那时如果有人走过地下走廊,就能看到一个黑头发的男生敲响了前魔药课教授斯内普办公室的门。
当然他现在已经教授黑魔法防御术了,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敲响斯内普办公室的门的当然就是哈利,在真的下定决心敲响这扇门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一个怎样的决定,但是当他敲响这扇门的时候,他已经觉得决定是否正确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就像曾经的斯内普把那半个预言告诉伏地魔的时候也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是他却选择了用余生沉默的承担着这个决定带来的一切。哈利觉得自己也应该承担太多决定的后果——幸运的是直到现在他的大部分决定都没有造成坏或者太坏的结果,不幸的是他完全没法估计出现在想要做的事以后会导致什么后果。
或者,会导致太多后果了。
斯内普打开门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微微惊讶的表情,他和哈利就那样在不太大的门缝中对视了半晌,然后他扯动嘴角,打开了门。
哈利道谢,走进阴沉的饱含魔药教授风格的办公室,掏出魔杖对着门念了一句:“闭耳塞听。”
斯内普挑眉看他。
“邓布利多教授说他跟你说过了……一些事。”哈利措着词:“所以教授,我是来请求你的……一个不情之请。”
斯内普看着哈利,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玩味起来:“是有关德拉科的。”他说。
“是的。”哈利坦荡承认。
斯内普做了个‘请说’的手势。
哈利深呼吸,“我不知道今天晚上会有多少不速之客来,但是我希望他们不能带走德拉科。”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斯内普看着哈利,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不能说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我不能更清楚了,教授。”哈利看着斯内普的眼睛:“我答应过他,不会让那个标记刻在他手臂上,成为一个一辈子都要背负的烙印的……不管他有没有把我的话当真,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每个字都是认真的。”
哈利看着斯内普,而对方的眼睛里写满沉思。而他就安静的等着……直到:“你保证你能处理好一切?把他留在霍格沃茨,你觉得没人会指控他。”
“很抱歉我不能保证,”哈利笑笑,但语气并不玩笑,他说:“但是如果他被指控,我会站出来和他一起被指控。”
“呵。”斯内普笑了一声,“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嗤笑说:“年少轻狂,狂妄自大……你就像你父亲一样自以为是,甚至比他更拎不清得失……”
哈利打断斯内普的话,“抱歉,教授。”他说,笑容里带着一丝无奈和歉意,“我当然像他,我毕竟是他的孩子……当然也是莉莉·伊斯万的孩子。”
斯内普皱着眉没有说话。
“还有就是得失的问题……嗯,我想或许对那个波特来说家人和朋友是最重要的吧?当然这个波特……”哈利指着自己说,“也是这么想的。”
“德拉科是我的家人……”哈利看着斯内普,不知道该不该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但他最后还是说出来了:“你也是我的家人……当然还有邓布利多教授和……和一些人……或许是我已经弄不清‘家人’这次词的含义了……”哈利眨眨眼,吸吸鼻子,还想说什么但是突然就被拥进了一个怀抱。
“……”于是哈利在短暂的呆滞之后也斗胆抬起两只胳膊拥抱了斯内普一下。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就不要说。”斯内普冷漠的说。
“是的,教授。”
……
“我就当你答应我了?”
“谢谢教授!还有……照顾好自己。”哈利又吸了吸鼻子。
“……”斯内普在哈利背上轻轻拍了一下。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