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坠落Ⅳ做出决定,付诸行动,承担后果

空气中激起一股湿润的烟火味道慢慢掩盖了木头和狗毛烧焦的味道,城堡中有越来越多的灯光亮起来了,月牙在天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辉,照亮夜色下阴沉的云。
哈利就在这样一种不明朗的光下看着纳威,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否像对方那样阴沉不定,就像被月光照亮的云。风吹着,夜空中的云流动着,让那些星星时隐时现。
“还不是太糟,”观察了一番房子的海格望着冒烟的废墟,满怀希望地说,“没有什么邓布利多摆不平的……”
纳威看着哈利,嘴唇抽动了一下。
“海格……”
海格没有听到纳威的声音,自顾自的说:“听到食死徒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给护树罗锅包扎伤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我看到他们从城堡里跑下来,还有斯内普——他是在追他们吗?”
德拉科握着哈利的手,站在他身侧看着纳威努力的想要对海格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纳威的眼睛一直盯着哈利,似乎是在等哈利说什么或者在质问他什么,而哈利也看着他……德拉科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在无声的交流什么,但是他相信哈利。
“咳。”哈利清了一下嗓子,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天文塔和越来越灯火通明的城堡,“现在我没办法把一切解释的太详细……不管是有关于德拉科的行为,还是斯内普杀死邓布利多这些事情你们都会在这次的风波稍稍平息之后得到满意的答案。”
海格乌黑的眼睛看着哈利,毛发间露出的那一小块脸庞一片茫然,困惑不解,显然是不能理解他刚才说了什么:“你说斯内普怎么……邓布利多怎么了?”
“他死了。”哈利直接了当的说:“或者可以说是普遍意义上的死亡,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广为人知的层面上即将成为霍格沃茨前校长和已故的最伟大的巫师……当然还会有其他名头,但是在很小的范围内他却依然活着,甚至还要活的更好。”哈利笑了下,结束了这个话题,“当然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由他来出面解释,或者凤凰社内部人员会开个会?”
看海格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没有听懂哈利到底在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抓住了“他却依然活着”这个关键词。而海格呢,他觉得这可能这又是那些头脑聪明的家伙们想到的主意,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当然了,邓布利多相信斯内普,如果有这样一个计划无疑只能让斯内普动手,而他又不能暴露身份,所以才跟着食死徒走了。
“但是现在这不重要。”哈利说,“重要……或者对我而言重要的是德拉科在这件事中的所作所为以及……”他看着海格和纳威,用恳求的声音说:“所以我想请你们帮我一个忙。”
“哈利你说。”海格立马说。
哈利看向纳威,而纳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德拉科……抿着嘴唇想了半天才点点头。
“真的很感谢。”哈利的声音无比真诚。他在说正事之前停顿了两秒措了措词,想要尽可能快的把一切说清楚,“事情是这样的……”
****
哈利跟在海格和纳威后面朝灯火通明的城堡走去。
越走越近,哈利抬起头越过海格高大的身影看向城堡,许多窗子前都有人影时不时闪过,有些人在窗口张望,三三两两只能是在说着刚刚结束的那些事——食死徒闯到城堡里来了,黑魔标记闪耀在天文塔的上空,一定有人被杀了……
橡木大门敞开在他们的面前,灯光照在车道和草坪上。慢慢地,穿着睡衣的人群疑惑地走下楼梯,紧张地向四周张望着,寻找在夜幕中逃走的食死徒留下的痕迹。
纳威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紧盯着那座天文塔下的空地,而慢慢的,似乎是有人发现了什么,聚集在门前的人群也开始往那里移动。
德拉科站在哈利身边,任由那些人从身前身后走过。他就站在城堡大门前,橡木大门洞开在他眼前,格兰芬多的红宝石撒了满地,反射着光几乎要刺痛他的眼睛。
他听不清远处人群到底在说什么,那些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嘈杂和的轰鸣声,他无法从中分辨出哪些人说了哪些有用的话……邓布利多从天文塔的围墙旁坠落的画面就在他眼前,那么真切,好像他跨出一步就也能跨出这纷杂的一切……
德拉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好像是被引诱着往前跨了一步……
“你想去哪?”哈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股明显的拉力拽着他。德拉科低头,视线落在哈利苍白的手背,和明显的指节上。他被动的听着遥远而又就在耳边的痛苦和震惊的叫喊声,满心回荡的却是一种奇怪的超脱感,好像前一秒都在折磨他的种种已经变成了别人身上的疼痛。
海格的声音穿透了层层人群,回荡在夜幕之下,回荡在霍格沃茨上空。
而哈利在几百步之外凝视着那哀恸的人群,努力不去想他两生两世遇到的、也许以后再也遇不到的最好的巫师,四肢摊开,手脚折断,横躺在眼前的画面。
哪怕不是真的。
越来越多的人从城堡中走了出来,但是不管是穿着睡衣还是长袍都是同样的惊愕迷茫,听不清楚的话语从四面传来,抽泣、叫喊和哀号划破了夜空。就这样,惊慌和恐惧的情绪从那个被围拢的圆圈中不断在扩散,德拉科却拉着哈利回到了城堡。
其实除了八楼之外城堡内部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哈利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着散落一地的红宝石叹了口气。很多人都行色匆匆,哈利看到了几个陌生脸孔,他们无一例外都受了伤。
“哈利!”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大理石楼梯那边传来,哈利回头看了一眼,惊讶的喊道:“莱姆斯!你怎么也来了?”
“那边没什么事。”卢平说着招招手让哈利过去,“其实芬里尔·格雷伯克离开之后我就也离开了,在他走之后我进行了最后的尝试,但是结果如你所想。”卢平无奈的耸了下肩,眼睛转到德拉科身上,“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德拉科接过卢平递来的巧克力,慢腾腾的撕开包装塞进嘴里,没再说话。
卢平看向哈利,眼神里写满了问询。按照常理来说德拉科应该跟着斯内普离开了。
哈利笑了笑,没解释,而是问卢平,“你看见他了吗?”
卢平沉默的站在楼梯上,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他说:“打了个照面。”
“……”
“对了,我刚才听大脚板说是你放倒了格雷伯克?”卢平突然说,脸上也带上了明显的笑意,他大力拍着哈利的肩膀,“下手挺重啊哈利,想要清理那些血可能要废一番力气。”
“我当时以为他要咬我。”哈利不在意地说,“对了大脚板呢?”
“他刚走,复方汤剂快要失效了……”卢平说,哈利没注意到他听到‘咬’这个字的时候变得凝重起来了的表情,“哈利,”卢平说,“格雷伯克袭击了比尔。”
哈利懊恼的皱眉。
“不过虽然庞弗雷夫人说会有点改变但是我认为——毕竟他当时没有变成狼形,不幸中的万幸——比尔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后遗症,但是多少会有一点……”
“其他人呢?”哈利问,“没人有生命危险吧?”
“都没什么大问题。”卢平说,“罗恩说你给了他们一瓶福灵剂?说要不是你他们可能就都阵亡了,那些咒语都刚好差一点点击不中——”
“我在斯拉格霍恩那拿了点。”哈利说,“食死徒那边呢?只抓住了格雷伯克吗?”
“还有一个死了……不过格雷伯克状态也不那么好,等一切结束去抬他的时候他已经失血休克了。”卢平说。
“救不回来就算了。”哈利淡淡的说。
卢平看着哈利,突然想起来,“詹姆斯和莉莉很快也会过来,他今天被安排了外勤所以之前没有来这边……”他看着哈利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之后才问:“你和德拉科接下来打算干什么?要去校医室看一眼吗?”
哈利看向一直沉默的德拉科。
“我想回地窖……”德拉科说,“我可能该收拾一下行李了。”
“我陪他。”哈利立刻说。
“好,”卢平看了看德拉科又看了看哈利,说,“那一会儿见。”
哈利点点头,于是他们离开楼梯口,穿过门厅走下台阶,地下走廊昏暗而幽长,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三五成群的人往外走。哈利和德拉科逆着人流走向斯莱特林休息室,两人都没有说话,脚步声空荡的回荡着,一声一声。
但是慢慢的,似乎有什么声音从心里流淌出来,或者是这声音穿透了黑湖,穿透了霍格沃茨厚重的石砖传到了他们心里——在外面黑暗中的某个地方,凤凰正在唱着令人动容的凄哀挽歌,而这像是用所有人的悲伤谱就的挽歌穿透一切,回荡在每个人心间。
“哈利……”德拉科轻声唤着哈利,似乎是怕声音太大会打扰这歌声。
但他自己知道不是。
“我在呢。”哈利说,他被跃动的火光照亮的脸上露出笑容,让德拉科觉得温暖而又安心。
“我知道。”德拉科听见自己轻声说。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