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黄金般的平静日子Ⅰ他的辉煌成就自会有人去描述

哈利和德拉科在即将放假的时候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离开了霍格沃茨。不管当时在场的人最后会如何谈论此事,当天的《预言家晚报》都站在十分的客观角度。
当然,占据在首页的当然是关于邓布利多葬礼的报道,有关他们的报道只是在有关葬礼报道的最后被提及:葬礼的最后霍格沃茨学生似乎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最后怀念了邓布利多,而秘鲁隐身烟雾弹中到底是包含着对邓布利多幽默的的最后回应,还是另有深意也未可知,“救世主”纳威·隆巴顿与小马尔福在葬礼最后似乎发生了一些争吵,但可惜的是笔者并没有采访到其中任何一位……
窝在自家沙发上的哈利翻着《预言家晚报》上丽塔·斯基特的文章:无论如何,目前为止最伟大并且伏地魔最唯一忌惮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葬礼已经结束,我们在更多的哀悼这位伟大的巫师的同时是不是更应该把目光放在就发生在眼前的那些事上?逝者已矣,而眼前还有可以挽救的失踪以及死亡,总总事件发生的目的并不是让我们恐惧,而是以一种最强硬直接的方式告诉我们——你必须为你自己而奋斗。
哈利挑了挑眉,“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丽塔·斯基特的文章写得还挺棒的……不过翻了这么多,好像大小记者都没有在我们的事情上浪费笔墨啊?”
“更多的学生们都认为是玩笑。”小天狼星也说,“当然,我认为他们这么想也很正常,毕竟在大多数人的主观臆断下伏地魔是不会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委以重任的,何况大家都觉得如果德拉科是,那一定早跟着食死徒跑了,怎么还会留那么久——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这么想——毕竟当时的场面以及一些话还是具有诱导性的,但是我不保证他们在看完《预言家日报》之后不会真的认为那是在最后离校前的纪念。”
“相信美好的假象比相信残酷的真相更简单。”雷古勒斯嘲讽地说,“魔法部的惯常手笔,反正他们在有关伏地魔的事情上向来是粉饰一切,拖延真相。”
“而总有人奋斗在最残酷的真相面前啊……”哈利抖了抖报纸,翻到下一个版面,但是他没有接着看报纸,因为卢平问了他一个问题:“哈利,你接下来想怎么办?”
“嗯。”哈利想了想,说,“按照我目前的设想有关德拉科的一切消息卢修斯应该都会压下来,虽然斯克林杰上台之后马尔福在魔法部中的形象力大打折扣,不过料理好这件事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德拉科歪头看着哈利,目光深沉,又好像在沉思。
“而想要全力掌控魔法部的伏地魔在这个时候更不会轻易放弃马尔福,虽然不知道他对德拉科的态度,但是我觉得他很可能会在见到德拉科之后询问这些事,并且很有可能会问起和他一起的我。”
“他会想要见你?”詹姆斯皱着眉问,莉莉眼中霎时写满了担忧。
所有人都看向哈利,而沙发上的哈利双手交握放在腿上,脸上一副平常的表情:“很有可能。”他说:“但是见我并不证明什么,现如今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会在纳威身上,见我只可能是出于好奇并且想要看看是不是能因为德拉科的关系再多一个可利用的人……觉得我可以利用或者只是个小卒子……如果他知道那个人是哈利·波特并且他的父亲是一个傲罗的话,他可能会更认为这是一个掌控魔法部的好棋子——只需要一个夺魂咒和很多夺魂咒。”
“那计划是什么?”雷古勒斯问。
哈利看着雷古勒斯,眨眨眼,笑着说:“现在没有计划,而之后会不会有计划全看伏地魔有什么计划。”
雷古勒斯眼中露出恍然的神色,这也让他看起来更有精神了一点……唉,看着雷古勒斯青黑的眼圈和苍白的脸色,又想到他前几年意气风发的样子,哈利不仅再一次觉得伏地魔及其麾下的食死徒组织还真是大祸害。
早晚得除的一干二净才算结束。
“送进去的钱是不是收不回来了?”哈利想着想着突然问了雷古勒斯这样一个问题,完全把雷古勒斯问住了,直到小天狼星开始哈哈大笑他才无奈的说:“当然,怎么可能收的回来,又不是投资理财。”
哈利“啧”了一声,眉宇间思索之色更重:“看来必须要加快速度了,不然钱都扔进无底洞不说,麻烦事只会越拖越多。”
德拉科无奈的笑了笑,雷古勒斯眼珠转动,似乎在心里算了算帐,然后点头认同。之后哈利又听他们几个说了一会儿最近魔法部魔法界乱七八糟的事,而他和德拉科也坐在沙发角落时不时对听到的事发表自己的观点,当然只是小声随便说说,因为要烦恼的事情够多了,不想再掺和进这些诸如‘魔法部用尽全力维护形象’的麻烦事。
时间过去的很快,雷古勒斯抬头看了看表,“我得走了。”他说,又看向德拉科:“小龙,你要跟我走吗?正好我有事要过去你家一趟,顺便送你吧。”
德拉科点点头:“好。”他又看向哈利,哈利站起来送她,说:“回去让茜茜妈妈好好看看,她这段时间不知道得有多担心。
德拉科点头。
“你自己小心。”哈利和德拉科一起往外门口走。因为是夏天,莉莉的花园一派欣欣向荣,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草木气息,闻久了还会在其中闻到一点甜味。
德拉科点点头,看向花园里那些表现看起来正常或者不正常的植物。
“过两天看看过去格里莫广场住?”哈利建议道,语气里还带着点不确定,但是德拉科几乎在听到他问句的同一时间就很肯定的点了下头。
哈利忍不住笑意,“那就这么说好了。”他说。
德拉科点点头。两个人站在大门口等着还和小天狼星在屋门口说着什么的雷古勒斯。
夏日的阳光不留存任何私心的照在能照到的所有地方,哈利和德拉科站在低矮的铁栅栏旁边,满园郁郁葱葱颜色好看……
幻影移形离开不过就是一眨眼和一声爆炸声。
雷古勒斯和德拉科离开之后哈利又跟小天狼星和詹姆斯随便说了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说来说去就问到了很重要的两个人身上,“邓布利多教授和格林德沃在哪?”他说着抬起头看向窗外,这时候,窗外恰好出现了一抹雪白的身影。海德薇扑扇着翅膀越飞越近,从打开的窗户飞进来,落在沙发靠背上。
哈利把信从海德薇嘴里拿下来,猫头鹰亲昵的蹭了蹭哈利的手,又轻轻啄了一下。
“德拉科那边暂时没什么事。”三眼两眼快速扫完信的哈利也松了一口气,“伏地魔还没有见他……不过见了之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毕竟真正动手的人是斯内普。”说到斯内普,哈利下意识看了一眼卢平。
卢平对他笑了笑,哈利还有点不好意思。
“不知道他们在哪,不过他们总会去格里莫广场的。”小天狼星说,“凤凰社还有一大堆事情呢。”
哈利叹了口气,嚼了块巧克力小饼干。
“魔法部也有一堆事情……”哈利说对詹姆斯说,“这段时间注意点皮尔斯·辛克尼斯,有食死徒盯着他,傲罗就在食死徒之后盯着他……”
“聪明。”詹姆斯坏笑着挑了挑眉,所以说是父子嘛,哈利没说完他就明白了,“总之只要皮尔斯一中招,我们就下套。”
小天狼星一拍手,卢平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烂了点。
不看自己,哈利只觉得詹姆斯他们三个人表情惊人的相似,而且眼中都带着点那股知晓彼此想法的感觉——但因为哈利看不到此刻自己脸上的表情,所以他不知道他和詹姆斯笑得有多像。
那微微勾起唇角的坏笑弧度几乎一点不差。
****
于是乎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暑假就这么开始了,生活平静,没什么意外。因为回家了,就连信也少了,每天风雨不误的就只有花钱订购的《预言家日报》。
邓布利多葬礼的风头还没有过去,歌颂赞美怀念他的文章层数不穷,邓布利多的贡献也一而再以铅字的形式出现在各大报纸杂志上,上面还有着他长胡子的照片,脸上带着很多人都熟悉的微笑,半月形镜片后的眼睛锐利而睿智。
埃非亚斯·多吉的《怀念阿不思·邓布利多》是哈利印象最深的一篇,以前的他就是借由这片文章才了解对于他而言一片空白的邓布利多童年和青年时代,也从某一方面让他明白了就算是邓布利多也并不是一出生就那么优秀——当然也是比很多人要优秀的,在这件事上最有话语权的格林德沃如此说。
[……他总能发现别人身上值得珍视的东西,不管那个人表面看去多么落魄和不起眼。我相信,是他早年痛失亲人的经历赋予了他博大的仁慈和悲悯之心。我将无比怀念他的友情,然而,跟整个巫师界相比,我个人的损失实在不算什么。毫无疑问,他是霍格沃茨历届校长中最有感召力、最受人爱戴的一位,无论活着时还是死去时,总是为更崇高的利益而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他向一个患龙痘疮的小男孩友好地伸出了手。]
“……”哈利合上报纸,不去看那照片上须发银白,年高德劭的邓布利多,而是放下报纸,看向就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哈利必须的不算在葬礼上见到的那一次再感叹一下!
邓布利多本人比《生平与谎言》那本书的照片帅太多了。
“新生活,新感受。”哈利说了句莫名其妙好像广告词一样的东西,又问邓布利多,“教授,你感觉在怎么样?”
“新生活吗?”邓布利多眨了眨眼,他的这个举动一下子带给了哈利太多熟悉感,“不得不说你一句,哈利。”邓布利多脸上带着笑容语气却很认真,“新生活还没有来呢。”
哈利想了想,觉得好像不管是从大部分巫师的角度还是从整个巫师界来看都好像是这样……于是他点头赞同,然后就在点头的瞬间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说真的,教授。”哈利对邓布利多说,“其实我没想到我能这么快就适应这么年轻的你的……毕竟我曾经一假设‘年轻的邓布利多’就好像要想象一个头脑迟钝的赫敏,或一只待人友善的炸尾螺。”
“或者一个通情达理善良温柔的伏地魔。”邓布利多说。
哈利笑了笑。
“其实我倒是一点不奇怪你如此适应。”邓布利多又说:“毕竟是你策划了一切,你心里早就知道就看到这样的我,甚至可能比我自己更……说实话我也接受了几分钟才接受这个事实。”
“格林德沃好像说他眨眼间就接受了——他自己变回年轻英俊的样子。”哈利说,“由此可见……”哈利坏心眼的故意停顿。
“由此可见什么?”邓布利多很给面子的问,不远处一直偷听的格林德沃也竖起了耳朵。
哈利也不卖关子了,直接了当的说,“由此可见他心有执念。”
邓布利多一怔,继而失笑,“是啊……”他感叹道:“谁都有放不下的事……”
“只要是人。”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