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黄金般的平静日子Ⅱ波涛暗涌在平静的海面下

不得不说,哈利正在独自度过短暂夏天中最好的那段时期——阳光,微风,清新的空气和悦目的景色,但是可惜的是不管他是在窗前屋后欣赏还是怎样,都没有人陪他一起,而有人陪伴就连风景都不重要的夏天偏偏天气还那么奇怪。
“唉……”哈利叹了一口气,依旧看着窗外一片郁郁葱葱,绿眼睛里映满了近处远处勃勃生机,和一只展翅飞来的白色雪枭。
哈利吹了声口哨,“海德薇!”然后一闪身从窗前躲开。
海德薇就像是一片云那样飞进了屋子里,嘴里叼着德拉科的回信。“乖孩子。”哈利摸了摸海德薇的脑袋,拿了一些坚果喂它,又放了一些在它和斯芬克斯架子上的小碗里。
……
这是又一个七月,离许多人认为这个时代最伟大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葬礼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离这个时代普普通通的男巫师哈利·波特的十七岁生日还有两个星期……而同样的,离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主纳威·隆巴顿十七岁的生日也只有两个星期了。
这是一个注定动荡的时期,但是从食死徒突袭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那天开始《预言家日报》上没有再刊登过任何一篇有关于伏地魔及食死徒的消息。
但是不著名杂志《唱唱反调》的主编也在本月中旬高调宣布:《唱唱反调》的销量已经超过了《预言家日报》。
这不奇怪。
正巧,哈利在写完给德拉科的信件之后就收到了魔法部猫头鹰送来的《预言家日报》,他给了那只谷仓猫头鹰一个铜纳特和一颗杏仁,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看标题——依然没有和伏地魔有关的报道,但是有关邓布利多的文章也少了一些……这是个好现象。哈利这么想着,把这份报纸放到了堆放报纸的地方。
最新一期的报纸取代了上一期的报纸开始承载灰尘,盖住了那上一期报纸头版上的那一小条关于霍格沃茨学校的麻瓜研究课教师凯瑞迪·布巴吉辞职的消息。
哈利的目光也只在那则报道上短暂扫过,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看来格林德沃搞定了丽塔·斯基特。”哈利走到厨房倒了杯西瓜汁,“巴希达奶奶不会再一把岁数遭受无妄之灾,《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也永远不会出现。”
他对着窗外做了个干杯的动作,然后将杯中浅红色的甜美液体一饮而尽。
****
指针在表盘上不急不缓的又走过一天,天亮又天黑,德拉科坐在他只来过几次的斯莱特兰奇老宅,这里的灰尘和蛛网比去年更嚣张,而他穿着剪裁精细用料考究的长袍坐在年久的椅子上,沉默不语。
似乎看不到就在他脑袋顶上慢慢旋转的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很多人围坐在长桌边,壁炉里的熊熊火光闪烁在主位那人猩红的眼睛里,或许可以说这双眼睛就像血染的红宝石一样美丽,但是可惜,明亮的火光也照亮了这眼睛的主人——无法形容这个以人类姿态坐着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虽然四肢健全,身体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那张脸……没有头发,没有眉毛,脑袋像蛇一样,而脸也长的像蛇,就像溺水而死的人一样惨白的脸上有两道细长的鼻孔,一双瞳孔垂直的红色眼睛,和裂缝一样的嘴巴。
“主人,凤凰社打算下个星期六傍晚把纳威·隆巴顿从现在的安全住所转移出去。”斯内普说话的语气没有什么起伏。
德拉科微微低着头,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桌下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星期六……傍晚。”伏地魔重复了一句。他的红眼睛死死盯着斯内普的黑眼睛,目光如此锐利,旁边的几个人赶紧望向别处,似乎担心那凶残的目光会灼伤自己。斯内普却不动声色地望着伏地魔的脸,片刻之后,伏地魔那没有唇的嘴扭曲成一个古怪的笑容。
“很好。”他笑着说。
但是有另外的声音响了起来:“主人,我听到不同的情报。”亚克斯利说:“根据一个可靠傲罗透露,主人他的名字是德力士,隆巴顿要到他满十七岁前的那个晚上才转移。”
德拉科用余光看了一眼卢修斯,那边已经就确切时间开始了冷嘲热讽的争吵——“罗办公室在掩护纳威·隆巴顿的行动中将不再起任何作用。凤凰社相信我们的人已经打入魔法部。”斯内普说话不变的风格让德拉科产生了一种正坐在教室里的错觉。
“如此看来,凤凰社总算弄对了一件事,嗯?”几个食死徒听到这话大笑起来。
阴影里,德拉科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伏地魔没有笑。他将目光转向头顶上那具慢慢旋转的人体,似乎陷入了沉思。整个大厅也因为他的沉思而陷入了可怕的安静,一点听不出来这里居然坐着有着十几号人。
“接下来他们打算把那男孩藏在哪儿?”半晌之后,伏地魔轻声问。
“藏在某个凤凰社成员的家里。”斯内普说,“据情报说,那个地方已经采取了凤凰社和魔法部所能提供的各种保护措施。”他语气笃定,“我认为一旦他到了那里,就很难有机会抓住他了。”
“当然,除非魔法部在下个星期六之前垮台……”这句有可能是个玩笑,但是伏地魔显然不这么认为,他朝桌子那头大声问,火光在他的红眼睛里发出诡异的光芒,“怎么样,亚克斯利?魔法部到下个星期六之前会垮台吗?”
在伏地魔及食死徒众人的目光下,亚克斯利挺起胸膛,“主人,这方面我有好消息……”
德拉科默默记下他说的人名。
……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吗?德拉科心中疑惑,不过很快就有人给了他确切的答案——遭到伏地魔质疑的亚克斯利基于表现自己,连忙说:“可是您知道,辛克尼斯是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他不仅与部长本人,而且与魔法部各司的司长都有频繁接触。我想,我们要是把这样一位高级官员控制住了,再制服别人就容易了,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努力,把斯克林杰赶下台去。”
……
德拉科安静的记下他们的每一句话,分析着字句背后的计划。
伏地魔又抬起目光,望着那具慢慢旋转的人体,一边继续说道:“我要亲自对付那个男孩。在他的问题上我的失误太多了……隆巴顿能活到今天,更多的是由于我的失误,而不是他的成功……”
“……我太大意,所以就被运气和偶然因素挫败,只有最周密的计划才不会被这些东西破坏。现在我明白了。明白了一些以前不明白的东西。杀死纳威·隆巴顿的必须是我,也必定是我。”
伏地魔的话音刚落,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号,拖得长长的,凄惨无比,像是在回答他的话。桌旁的许多人都大惊失色地往下看去,因为那声音似乎是从他们脚下发出来的。
沉浸在思索之中的德拉科被这声惨叫惊醒,在伏地魔训斥小矮星彼得的声音中下意识用力点力气踩了踩脚下——当然,地下一定另有乾坤,但是入口肯定不在这桌下。
被点名的虫尾巴慌慌张张地从椅子上爬下来,匆忙离开了房间,身后只留下一道奇怪的银光。
“我刚才说了,”伏地魔又看着自己的追随者们紧张的面孔,继续说道,“我现在明白多了。比如,我需要从你们某个人手里借一根魔杖,再去干掉隆巴顿。”
周围的人脸上满是惊愕,就好像他刚才宣布说要借他们一条胳膊似的。
“没有人自愿?”伏地魔说,“让我想想……”
“德拉科?”他说,语气带着询问,但眼神却是不容丝毫拒绝。
德拉科在伏地魔微微上调的尾音余韵中站了起来,皮鞋踩着肮脏的地毯,浅金色的发丝似乎也在这空间中沾染了灰尘,而灰色的眼睛半垂着,右手恭敬的拿出魔杖,横着举起。
“常春藤。”偌大的大厅回荡着德拉科干脆的声音:“十一英寸,杖芯是独角兽毛……”
“哦。”伏地魔脸上露出笑容,“好孩子……”他看着德拉科,轻声说,语气听起来似乎很愉快,“但是,抱歉……不不不别紧张我依然感谢你果断的忠诚,只是我和这两种藤蔓类魔杖天生无缘。”
从伏地魔念出德拉科名字时就一直看着他的斯内普轻轻眨眼,他似乎是要隐藏眼里那丝笑意,也是不想再看脸上还带着惹他发笑表情的德拉科。
“坐吧,孩子。”伏地魔语气难得慈祥。
德拉科脸上的困惑失望恰到好处,完美演绎了一个想要得到老板肯定的新入门小人物的内心,并将其毫不刻意的表现在了脸上,他听话的坐下了,姿势还带着一点点不得志人的畏缩。
“那……”伏地魔猩红的眼睛转了一圈,让所有人战战兢兢,“卢修斯,你是否愿意将你的魔杖献给我?”
他最后说。
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的卢修斯更是表现完美,他稍作迟疑,这迟疑也正是卢修斯·马尔福该有的表现,看了纳西莎一眼,然后便站起来,把手伸进长袍抽出一根魔杖,递给伏地魔。
“榆木的,主人。”卢修斯主动说:“杖芯是龙的神经。”
“很好。”伏地魔说。他抽出自己的魔杖,比较着长短。卢修斯沉默坐下,微挑着下巴回望着所有看向他的人,满脸倨傲。
伏地魔举起卢修斯的魔杖,对准悬在桌子上方微微旋转的人体,轻轻一挥。那人呻吟着醒了过来,开始拼命挣脱那些看不见的绳索。
“你认得出我们的客人吗,西弗勒斯?”伏地魔问。
斯内普抬起眼睛望着那张颠倒的脸,他微微眯起眼,似乎是在辨认……那女人旋转着面对炉火时,用沙哑而恐惧的声音说:“西弗勒斯!救救我!”
“噢,认出来了。”斯内普说。
“你呢,德拉科?”伏地魔用那只没拿魔杖的手抚摸爬到他身边的纳吉尼的鼻子,问道。
德拉科抬眼看了一眼,困惑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大概没有上过她的课,”伏地魔说,“有些人可能不认识她,我来告诉你们吧,今晚光临我们这里的是凯瑞迪·布巴吉,她此前一直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教书。”
桌子周围发出轻轻的、恍然大悟的声音。一个宽肩膀、驼背、牙齿尖尖的女人咯咯地笑了起来。
伏地魔笑着,对那些露出恍然大悟表情并且开始笑起来的食死徒说,“对,布巴吉教授教巫师们的孩子学习关于麻瓜的各种知识,还说说麻瓜和我们并没有多少差别……”
一个食死徒朝地下吐了口唾沫。凯瑞迪·布巴吉又转过来面对着斯内普。
“西弗勒斯……求求你……求求你……”
“安静。”伏地魔说着又轻轻一抖卢修斯的魔杖,凯瑞迪像被堵住了嘴,立即不做声了,“布巴吉教授不满足于腐蚀毒化巫师孩子的头脑,上个星期还在《预言家日报》上写了篇文章,慷慨激昂地为泥巴种辩护。她说巫师必须容忍那些人盗窃他们的知识和魔法。布巴吉教授说,纯种巫师人数的减少是一种极为可喜的现象……她希望我们都跟麻瓜……毫无疑问,还有狼人……通婚……”
这次没有人笑。因为伏地魔的声音里明显透露出的愤怒和轻蔑。凯瑞迪。布巴吉第三次转过来面对着斯内普。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流进了头发里。斯内普一脸冷漠地望着她,慢慢地,她又转了过去。
“阿瓦达索命。”
一道绿光照亮了房间的每个角落。轰隆一声,凯瑞迪落到桌面上,震得桌子颤抖着发出嘎吱声。几个食死徒惊得缩进椅子里。脸上不受控制露出惊恐表情的德拉科再次握紧拳头。
……你知道这件事吗?哈利……
“用餐吧,纳吉尼。”伏地魔轻声说,巨蛇晃晃悠悠地离开了他的肩头,慢慢爬向光滑的木头桌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