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开端Ⅰ不管远方如何,要珍惜现在的幸福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如常,早饭午饭晚饭睡觉,格里莫广场十二号人来人往,凤凰社常常开会,哈利每天看着大家出门,偶尔也出门瞎走,反正就近几个街区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一切就像《预言家日报》上写那样平和安定。没有食死徒活动,没有伏地魔的消息,阿兹卡班也没有越狱。
除了每天在格里莫广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群,和好几天没见踪影的雷古勒斯和……德拉科。
哈利每天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无忧无虑闲逛的人们,不禁有一种好像只有食死徒、魔法部和凤凰社如火如荼针锋相对的感觉,当然他知道会有这些想法纯属是因为无聊,所以没有跟任何人说。
而他们平时说起的就像今天这样,大部分都是一些严肃的话题——哈利把目光从窗外的树梢上收回来,重新放在邓布利多身上,“我赞同。”他说,“没有人需要从霍格沃茨退学。”
“可是魂器……”纳威连忙说,眼睛一直紧盯着邓布利多。哈利托着下巴看着他们,猜想邓布利多到底是怎么跟纳威解释的有关于天文塔顶楼那一切和与之相关的很多问题……不过,不管邓布利多到底是给出了怎样的回答,至少就目前的状况看起来他的言语还是那么的能够安抚并且煽动人心。
“当然前校长会大开方便之门。”格林德沃看了看纳威说,语气轻描淡写,却在最后用打量的目光看了哈利一眼。
哈利迎着格林德沃的目光毫不退让,末了还冲他挑了挑眉,说:“先不说是怎么样的方便,但是首先要搞定的还是家里人这方面……别看他们平时什么危险的事情都可以冲在前面,但是在这件事情上绝对不会轻易点头。”
哈利说着看向罗恩,笑着说:“尤其是韦斯莱夫人。”
罗恩脸上霎时露出很困扰的表情。
“尤其是,她都快把纳威赫敏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如果你们真的像刚才所说的打算在踪丝消失之后外出寻找魂器,不说魂器如今如何,但就出门这一条无疑都会遇到很大阻力。”哈利看着纳威说,而罗恩在这时犹豫的抬起手,“事实上,”他说,“我妈妈察觉到我们想要做什么……她已经套过我的话了——不过我可什么都没说。”他最后保证道。
“不过她们现在为婚礼忙的团团转,还拉着我和赫敏,说是什么因为踪丝的问题纳威现在还不能到处乱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在这边比较安全。”罗恩把情况一顿说,“不过婚礼定在七月一日,那时候纳威就可以随便出去了。”
“所以我们这两天就是没完没了地擦洗餐具,给礼品、丝带和鲜花搭配颜色,清除花园里的地精,又烤了一大堆开胃薄饼……”罗恩接着开始吐槽起了这两天的忙碌。
哈利微笑。
所以还是想办法把三个人分开了。哈利想着,弯腰从茶几下随便扯出一份报纸抖开,结果第一眼就看到了侧版上那条霍格沃茨麻瓜研究课教师辞职的消息……他垂眼看了半天,最后沉默的把报纸放回了原处。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邓布利多一句,“魔法部还是老样子?”
“不然呢?”邓布利多看着哈利,言语中也有些无奈,“这段时间斯克林杰整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看来已经不堪外界压力。”
“而魔法部内部也人人自忧,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失踪者,害怕自己的孩子下一个就遭到袭击……”
“嗯。”哈利点点头,“所以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暗度陈仓,在隐形之中掌握主动权。”
“现在就在等一个时机。”邓布利多微笑,那感觉就好像是哈利无数次在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看到的那样,“而在这段等待时机的日子里,最重要的就是你们两个的生日。”
哈利笑着看到纳威红了耳朵。
“开心之余别忘了时刻保持警惕。”邓布利多最后笑着说。
****
而正如邓布利多所说的,婚礼繁杂的事项进展的差不多的时候,生日就被搬上了日程。由于纳威和哈利的生日就是相邻的两天,所以说大家(也就是掌握着决定全力的莉莉和韦斯莱夫人)决定在30号晚上一起吃一顿大餐,狂欢到31号凌晨。
哈利当然没有异义。
所以说刚在陋居收拾完东西的大家又来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厨房里一顿装饰,哈利把莉莉变出来的奇妙美丽的装饰物挂在厨房的墙壁上,又把奇妙好看的桌布铺上桌子,然后摆好烛台和花。
晚餐非常丰富,是齐聚莉莉,莫丽,克利切最拿手饭菜于一桌。人也很多,气氛一直很热闹,唯一不完美的就是哈利旁边坐的是纳威和小天狼星,而小天狼星吃饭的时候也常常心不在焉的。
……
当钟表的时针指向十一点五十九分的时候,邓布利多站了起来,他手里端着酒杯,目光环视在座的每一个人,然后举起杯说:“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十七年前的今天,魔法界的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我想,十七年后的今天也会是魔法界未来的一个新开端。”
“现在,让我们举杯。”邓布利多举杯,对着纳威和哈利无比郑重地说,“敬纳威!敬哈利。”
所有人也一同举杯:“敬纳威!敬哈利!”
灯火辉煌下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那么的神采飞扬,就仿佛不管有怎样的艰难险阻都不能动摇他们的决心,阻挡他们的脚步,而哈利就在这样的灯光下举杯,“敬所有那些愉快的往事。”他说。
“和更美好的将来。”
****
这顿饭就像之前预计的那样吃到很晚,哈利也喝了一点酒,而且还在刚过十二点的时候被双胞胎糊了一脸的蛋糕(纳威当然早就中招了),所以晚饭一结束就赶紧回房间拿好东西准备去洗澡。
因为实在太晚了,哈利也有点困了,所以说简单洗洗就准备去睡觉。结果当他穿着睡衣顶着一头湿头发正准备从浴室出去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詹姆斯靠在墙边,听见他打开门的声音正歪过头来看他,莉莉也站在旁边笑容温柔。
“生日快乐,儿子。”詹姆斯站直身体,把手从兜里掏出来揉了两把哈利的头发,“虽然按照往年的规律生日礼物应该早上放在你床边……不过这次,我想了想还是应该亲手给你。”
哈利擦头发的手慢慢放下,一头黑发蓬松柔软,而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詹姆斯,微微瞪着,好像猜到了什么。
詹姆斯低头,有点不灵活的挽起衣袖去摘手腕上的表。他今晚上喝的有点多,再加上有些激动,所以费了一点功夫才把表扣打开,把表摘下来,“儿子,说实话当初你爷爷把这块表给我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个画面——有一天我也把表给我的儿子……”
莉莉看着詹姆斯笑了。
“说实话这一天来的比我想象的快多了……”詹姆斯说,甚至有点不太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我还记得你当初那么小一点点……”他笑出了声,揽住莉莉的肩膀说,“真的是一眨眼就这么大了,甚至说你还经历了太多我和你妈妈没法想象的事情……而我们都没……”
“我很幸福。”哈利摇摇头,打断了詹姆斯的话,“真的,超级幸福,我甚至……”他哽了一下,然后也笑出来声,那样子跟詹姆斯很像,“无法用言语形容出的幸福。”哈利竖起手指,很用力的说。
詹姆斯看了看莉莉,忍俊不禁,最后又抬手揉了揉哈利的脑袋。
“来,伸手。”詹姆斯朝哈利勾勾手指,结果莉莉一巴掌拍在他伸出去的手上,笑着骂了他一句,“没正形!”
哈利看了看他们俩,笑了半天才伸出手从詹姆斯手里接过那块手表,很珍重的摩挲了一会儿才戴在左手上,“我会很珍惜的。”
“晚安宝贝。”莉莉拥抱了哈利一下,“做个好梦。”
哈利也笑着道了晚安,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回到房间就从脸上消失了,他低头看了看左手腕上的表,细碎的红宝石在灯光下闪烁着微光。哈利心中还带着难以平复的惊喜心情,可是有另一种更沉重的心情压在这欢喜之上,甚至占据了他的头脑和整个心神。
他又抬起手看了看右手手背上浅白的的伤疤。
“德拉科……”哈利叹了一口气,一下子扑到床上,‘咔哒’一下关上灯。
月光一下子从窗户倾泻进他的房间,哈利歪头看着窗外,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不管是星空还是飞过的猫头鹰,就连光芒明亮的月亮也不在他能看到的窗外。
哈利就这么看着窗外……突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响,但是当他坐起来侧耳仔细倾听的时候又感觉那可能是他的幻觉,又或者是谁家的车子轮胎爆炸了或者哪家大力摔了门?
“嗯……”哈利挠了挠头,刚想要倒回床上就感觉一个带着凉气并且沉重的东西压到了他的身上,下半身隔着一条被子,上半身则被一个怀抱大力拥抱着。
同时,幻影移形爆破的声音还回荡在他耳朵了——不过没有心跳声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