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开端Ⅲ你所经历的所有事造就了最后的你

天气大好,蜜蜂和蝴蝶懒洋洋地在草丛和灌木树篱上飞舞,婚礼现场热热闹闹。穿着礼服长袍的哈利跟着长裙端庄的莉莉幻影移形来到陋居,抬头就看到了两个一样的高个——乔治和弗雷德,还有他们旁边的一个有些小胖的红头发男孩。
哈利勾起唇角。
不得不说,他还对那张脸有点印象,毕竟曾经的他也像纳威这样喝了放了那男孩红头发的复方汤剂站在这里迎接客人,以……
“下午好。”乔治和弗雷德一左一右的走了过来,满脸笑容,“波特夫人,哈利。”乔治朝哈利眨眨眼,“欢迎来参加韦斯莱家族长子的婚礼,我们代表韦斯莱家族对你们的光临表示感谢,接下来,我们的堂弟巴尼将会指引你们找到座位。”弗雷德朝纳威伸出手做出指示。
莉莉脸上露出了然的微笑,“下午好,乔治,弗雷德。你们这身可真帅啊。”
双胞胎微笑接受夸奖。
“还有小巴尼。”莉莉拥抱了一下有些局促的红发胖男孩,“很高兴见到你。”
“我……”哈利看到纳威红了脸,不知道和这温暖的天气有没有关系,“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夫人。”他说。
“这边请,你们的座位在这边。”
莉莉挽着哈利,跟在纳威身后踏上长长的紫色地毯,走过一排排精致纤巧的金色椅子和缠绕着白色金色鲜花的柱子,走过穿行的白袍侍者,坐在座位上看着不远处正在摆弄乐器的乐队,他们金黄色的上衣和这婚礼现场异常搭配。
哈利仰着头看向帐篷外面,正好看到一支巫师队伍蜿蜒穿过花园朝大帐篷走来,并且一眼就分辨出他们他们其中一些人是新娘的亲戚,因为她们有着同样美丽的银发。还有一些是韦斯莱先生夫人的朋友,同事。
“看样子你爸爸也快来了。”莉莉看了一眼外面,“我看到了好几个熟人。”
“如果他没有突然要加班的话。”哈利笑着说,“傲罗们向来都是很忙的,相比之下大脚板的工作就轻松一点,不过他应该会陪尖头叉子一起吧?”
莉莉轻轻在哈利脑袋上弹了一下,刚要说什么就看刚路过他们身边的弗雷德在安排好了他的两个媚娃表妹之后两步跨到她面前,然后搂住哈利的肩膀,对她说,“波特夫人,可以把哈利借给我们用用吗?人太多了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像哈利一样的好帮手——”
“别在这恭维我……”哈利刚想给弗雷德一肘子就被对方把住了手臂,“不就是想让我帮你们干活吗?!”
“我当然愿意。”莉莉说,“事实上我很开心能帮你们做点什么,相信哈利也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弗雷德笑出八颗白牙,“如果你在这坐着无聊的话,我想我在后厨忙着的母亲一定很开心能更你一起聊聊天——后厨那边走。”他伸手指路。
“去吧哈利。”莉莉站起来,朝被弗雷德拖走的哈利挥挥手,于是哈利也只能认命的被弗雷德拖走。
“给你这个,哈利宝贝。”弗雷德边走边变出座次表给哈利,并且对他说,“另外注意微笑,这是我妈妈的嘱托,当然你也可以不当一回事……”
“但是最好微笑是吧……”哈利低头看了看也依然有点熟悉的座次表。
“嗯。”弗雷德点头,朝两步外的乔治招了招手,“正好,我正准备跟哈利说那件事呢。”他对乔治说。
哈利抬起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哦,”乔治揽住哈利的肩膀(哈利不得不感叹双胞胎相似的小习惯)压低声音说,“今天早上魔法部长过来了,我想是我们爸爸告诉他纳威会在那时候过来我家。”
“他是来宣布邓布利多的遗嘱的。”弗雷德接话,“你想象不到他说‘邓布利多遗嘱’的时候我们脸上的表情有多好笑。”
哈利装模作样的想了想,“总不会比你们知道那个棕发帅哥就是邓布利多的时候更搞笑吧?”
双胞胎一起瞪了哈利一眼。
“看起来你是知道这件事了。”乔治和弗雷德异口同声地说。
“知道一点。”哈利耸耸肩,“也不是很了解——遗嘱里都说什么?”
“嗯……”乔治想了想,“给了赫敏一本古老的童话书,把他的熄灯器留给了罗恩,纳威是……”
“格兰芬多的宝剑。”哈利说,“我听他说过。”乔治和弗雷德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明白哈利口中的他是谁,“不过那把剑是霍格沃茨的财产,我想斯克林杰不会把他给纳威的。魔法部不会同意把那把剑给个人。”
“你说对了。”乔治说,“他没——”
“你们在干什么?!”不远处的罗恩没好气地大声喊道,“没看到我和纳——那个小表弟都要忙死了吗?——我不是对你喊的哈利。”罗恩最后大声解释,哈利冲他挥了挥手里的座次表。
对面的罗恩做出一个同情他的表情。
“先忙先忙——嘿,我看到卢平了。”乔治朝卢平走过去,哈利跟着乔治,在路过卢平身边的时候跟他碰了碰肩,做了个忙死了的表情,走向“嘭”的一声出现在后面的海格。
“嗨,海格。”哈利笑着大声说。
“哈利!”海格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拥抱,“见到你真高兴。”
哈利跟海格聊了几句,把他领到后排专门给他用魔法增大、加固的那个座位上,然后就又出去忙活其他人。他走出去帐篷,看到罗恩正在跟卢娜的父亲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说话,哈利下意识看了眼他的胸前——果然还戴着死亡圣器符号的项链。
“嘿,洛夫古德先生。”哈利笑着走过去,“我听说你是《唱唱反调》杂志的主编?”
哈利说话的时候罗恩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步走开了。
“哦,是的。”洛夫古德仰着头说,似乎很为此骄傲。
“我听说魔法部最近正在研究一些很有趣的新政策,似乎是皮尔斯·辛克尼斯的建议……”哈利模棱两可的说。洛夫古德露出一点困惑和十分的不以为然,“我对魔法部的垃圾一样的政策没有任何兴趣,孩子。”
“当然。”哈利说,“我正是知道这点才来找你,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道听途出真的变成了现实的话,我希望能在你的杂志上发表一篇反对的文章。”
“反对?哦当然没问题。”洛夫古德说,“不过我们可不能提供稿费,只能送给你一本杂志一起读读。”
“这样就很好了。”哈利跟他握手,“祝《唱唱反调》越办越好。”
这之后哈利领着洛夫古德先生和被地精咬了一口的卢娜找到座位,再一次从帐篷里出去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罗恩和他的……嗯,一百零七岁的穆丽尔姨婆,被带入了他们的谈话。
当穆丽尔姨婆正在批判罗恩头发的时候,“你的头发太长了,罗恩,刚才我还以为你是金妮呢。”哈利正巧从她身边走过,然后就被尽管高龄但眼神依然很好的穆丽尔当做了典型,“你看看这个男孩,利落的黑发,看着就比你要精神很多。”
有点懵了的哈利很快找到了礼貌,“谢谢你的夸奖,夫人。”他颌首对穆丽尔姨婆说。罗恩在他姨婆背后露出一个苦脸。
“还很懂礼貌——哦,”穆丽尔姨婆语气突然变了,她仔细看了看哈利,然后陈述一般的问他,“你是波特吧。”
哈利看了眼罗恩,和他身边的巴尼纳威。
“是的夫人。”哈利点头说。
年迈的女巫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果然。”他说,“你长得跟老查尔斯太像了。”
哈利眨眨眼,以为还能听到一些有关爷爷的话,没想到女巫直接转头看向罗恩,问起了其他问题,“怎么,纳威·隆巴顿不在这儿吗?我还以为能见到他呢。罗恩,我好像记得他是你的朋友,那也许只是你自己吹牛吧?”
“……”站在一旁的哈利不明所以。
“不——他不能来——”罗恩磕巴了一下说。站在旁边的哈利看了看面前粉红色的羽毛帽子,听着女巫囔囔的说话,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是不是知道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不,没什么不得了的……应该是爷爷的陈年情史?哈利想着,听到穆丽尔姨婆对罗恩说,“好了,好了,快给我找个好座位,罗恩,我都一百零七岁了,最好别站得太久。”赶紧快步走开给他们让路,余光好像看到一抹淡紫色从远处走来。
而女巫就像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一样从他身边走过。
哈利呼出一口气,看着穆丽尔姨婆透着老态的背影忽然就想起了曾经从她口中得知的一些事情,涉及到巴希达奶奶,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很多事情,深埋于记忆中的画面在他脑中被无序的串了起来,他想起了上辈子唯一一次算是见到巴希达奶奶的场景,又想起了那一趟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所见所闻和……房间里摆着的银相框里面的照片……
“嘿,哈利。”突然有个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你呆站在这干吗?”
“啊……”哈利闻声抬头,一下子就看到了正浮现在他脑海里的那个金发青年……好像就是从他的脑海中蹦出来的那样清晰而真实,除了那张英俊的脸上不是脑海中的神采飞扬的表情。
“我突然想起……我以前见过你。”哈利低声说,看着格林德沃的眼神困惑迷离了一秒钟,转而又变得清晰了。
邓布利多看着哈利,眼神里稍微透着一点关切。
格林德沃微挑眉梢,看了眼邓布利多,然后颇感兴趣的问哈利,“在哪见过?”
预感到接下来的话题必然涉及什么的邓布利多微不可察的一挥手。
“穿过伏地魔的大脑,透过格里戈维奇的眼睛,我看到了他的记忆……”哈利的声音带着一点奇异的沙哑,“你是从他家偷走老魔杖的那个小偷。”
“嗯?”格林德沃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说不上是回忆还是……还是其他。或许在哈利追忆一般的口吻中,格林德沃也追忆起他已经过去的年轻时光?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脑袋里总是你神采飞扬的脸,一个快乐的金发少年在我记忆中晃来晃去,却不能给逃亡中的我一点帮助。”
“事实上,亲爱的,我猜那个时候我离死不远了。”格林德沃风趣的说。
哈利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事实上,”他说,“我想伏地魔之所以能发现早已销声匿迹的老魔王就是当年偷走魔杖的小贼……也跟我逃命中的不小心有点关系。”
格林德沃又看了看邓布利多,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那都没关系,小哈利。”他说,“只要你现在小心就够了。”
“没错,哈利。”邓布利多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哈利抬头看他,觉得尽管他的头发不再是岁月的花白,脸上不再有睿智的深纹,但是只要一和他对视,就会发现不管外表是多么的年轻英俊,面前的这个人永远是那个谆谆善诱的邓布利多教授,“而且不管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你都做的很好了。”
“把一些事情交给我们好吗?”
而格林德沃,哈利想,虽然他从不曾了解格林德沃,但是邓布利多了解。虽然他从来不清楚他和邓布利多共同经历的那些岁月到底是怎样的一副模样,但他相信邓布利多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时间,还有很多东西让他性格里的‘那些东西’消散了。
所以尽管他还顶着黑魔王的名号,尽管他的恶行依然昭昭,但是这个眼神同样沧桑的年轻人永远不会再是年轻时候的盖特勒·格林德沃了。
就像是邓布利多年轻时所经历的那些好的坏的事才成就了他的一生。
“……”
哈利眨了眨眼睛,呼出一口气,深呼吸之后他的情绪似乎明快了很多,然后他问,“魔法部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斯克林杰虽然没什么功绩,但到底还是个刚正不阿有原则的人,挺适合魔法部长这个职位的。”
邓布利多哑然失笑。
“别担心。”他说,“不管今天晚上进行的是一场怎样的战斗,你最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魔法世界的性质也不会发生变化。”
“——依旧包容,并且永远包容。”邓布利多笑着,手下隐蔽的再一挥,对哈利说,“我想你有个朋友到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