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发展Ⅲ隐形衣代代相传,直到如今,直到永远

早餐之后大家该上班的准备上班,比尔说要去和芙蓉收拾新家,乔治和弗雷德说要去店里看看,人一下子走了一半。于是邓布利多领着剩下的人又开了一个小会,这把终于去了楼上的会客室。

哈利坐进沙发里,歪着身子刚跟德拉科说了一句话就听到纳威开始了正题。

“于是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纳威坐下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是等待还是……?”

哈利脚尖蹭了两下地毯上的花纹,看了两眼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纳威,觉得这个问题他应该在吃早饭的时候就想问了,但是出于很多考虑,他没有问——一直等到了现在,或许是知道只有邓布利多才能给他想要的答案。

邓布利多抬眼看向纳威,没有人发现他的视线巧妙的在哈利身上滑过,然后他问,:“你希望怎么做呢?纳威。”

所有人都看着纳威。

“或许我们应该用一些稳妥的办法……”纳威说,“我是说现在我们还没有掌握主动权,也只能在背后保护一些被迫害的人,所以更不能冒进……但是我不知道这样的忍耐和等待最后会等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伏地魔一直都在扩大他的势力,危害也一天比一天更严重……”纳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我想,在这样的一个情形下,”他吞吐了一下,“或许我们可以先……”

“我们知道伏地魔一直再找你。”邓布利多打断他,他已经听出纳威话里含含糊糊拐弯抹角的意思,“我们也不知道他这样的寻找最后会演变成怎样的结果,但是我们不会把你交出去。”

“我不是……”纳威有些窘迫地说,任何人都能看出他是在狡辩,“我没有那样想。”

“希望你没有,纳威。”邓布利多沉静的眼睛看着纳威,迫使对方回以直视,“虽然你和伏地魔之间终究会有一战,我很高兴你认识到自己的使命,纳威,但是现在不是正确的时机。”

哈利不置可否,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听。

“你如何肯定未来的时机会比现在更正确呢?”纳威似乎有些焦急,“你如何肯定这段等待是值得的?你们已经销毁了所有能找到的魂器,现在要消灭伏地魔只有跟他正面对决!”

“纳威说的对,先生。”赫敏也说,“没人能保证所谓的时机……”

“哦,哈利。”邓布利多突然看向哈利,似乎是觉得他能说通纳威和赫敏一样,“对这些事你有什么看法?你最近有梦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梦到?”哈利眨眨眼,刚想问邓布利多到底在说什么,结果一抬头格林德沃就把话接了过去。

“是啊,哈利。”不知道从哪出来的格林德沃靠在门边说,“邓布利多跟我说起你那些预言梦的时候我都很惊讶,原因吗你也知道,现在靠谱的先知真是没剩几个了。”

“哦——是!”哈利福至心灵,“我是偶尔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不过我认为我也是不靠谱的那种,并且完全称不是预言或者先知什么的——所以除了我家人之外只稍微跟邓不利多教授提过……嗯,梦到的大多都是像我参加了三强争霸赛之类的事情。”他看着一脸好奇的罗恩很艰难的解释说。

一句谎话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啊。哈利在心中感叹着,如果早知道邓布利多会找这样一个理由那还不如自己来编一个对他们解释了。

“除了三强争霸赛之外梦到最重要的事也就只有有关魂器的一些事了,当然我觉得这是因为那段时间我一直缠着雷尔追问他有关伏地魔魂器的那些事所以才梦到的……”哈利语炮连珠的瞎编:“梦到什么我倒是不太记得了,大概就是雷尔跟我说的那些内容吧,当时邓布利多教授早就知道魂器的存在并且都处理掉好几个了。”

纳威三人一脸茫然,哈利觉得自己这些话他们一个字都不会信的,尤其是赫敏。

“至于最近嘛,我倒是从雷尔那里听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有趣消息。”哈利逐渐转换话题,“就是有关于伏地魔和魔杖的……他之前抓住了奥利凡德先生你们都知道吧?”

纳威罗恩赫敏齐齐点头。

“嗯。”哈利继续说,“他之所以抓奥利凡德先生就是因为他的魔杖和纳威的魔杖之前曾出现过一些诡异的现象,这纳威应该记忆犹新。”

纳威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雷尔曾经几次偷着照看奥利凡德先生,所以从他口中得知了一些有关两人魔杖很有趣的消息……”

“邓布利多教授跟我说过有关双生魔杖的事情。”纳威插了一句。

“嗯,我是在雷尔和西里斯说起的时候听到过一些,”哈利说,“所以在德拉科告诉我伏地魔在之前抓捕纳威前征用了他父亲魔杖的时候,我就想他这一举动应该是为了要避免三强争霸赛决赛时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

“但是我们用了一种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转移手法,这就导致了他没有直面纳威。”哈利滔滔不绝:“所以他并没有验证他和纳威之间产生的奇妙现象到底是不是因为双生魔杖。”

哈利停顿了一下,还是补充了一句,“或者是不是不仅仅因为双生魔杖。”

听到这句邓布利多勾起嘴角,赫敏简单总结了一下哈利的话,“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伏地魔已经知道了双生魔杖之间的联系,他拿走了马尔福的魔杖就是要阻止这种联系——但是因为我们有力的行动保证所以他现在都没有和纳威对上面,所以他并不知道他和纳威之间的联系并不仅仅存在与魔杖间。

邓布利多点点头,“是的,在汤姆取了纳威的血复活之后,他们两个人之间就有了更加深刻的联系。”

“这种联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也不能说清,”他说,“因为魔法就是这样神奇。”

“而且按照我原本的设想,就是我死之前的设想孩子们,”邓布利多俏皮的眨了眨眼,“汤姆意识到他和纳威之间的联系之后会想尽各种办法来消除这种联系,他会换一个魔杖,但是没人能保证这样就是有用的,所以我大胆了做了一个假设——他会寻找这世界上威力最大的那根魔杖,那根血腥踪迹溅满了整部魔法史的魔杖。”

“你是说老魔杖吗?”赫敏不确定地说,“就是《诗翁彼豆故事集》里那个三兄弟的故事里的?”

“是的,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笑说,“我很高兴你喜欢那本书。”

“……哦,是的,我是很喜欢。”赫敏的态度有些犹豫,但是兴致勃勃的格林德沃喊了哈利的名字,“来,我们接着说,哈利你对这个应该比较了解吧?”

“我对老魔杖和复活石没什么了解。”哈利说完舔了舔嘴唇之后又接着说,“目前伏地魔并不明白他和纳威之间到底是怎样的联系,所以他,嗯暂时的简单认为一切都是魔杖的缘故……所以他很有可能不会逼问奥利凡德先生,不会从对方口中得知老魔杖的传说,更不会去寻找老魔杖。”一直盯着哈利的德拉科这时候突然发现哈利的眼神就像蛇一样冷静。

“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有力条件。”

“哈利,”赫敏突然问他,语气里带着哈利熟悉的那种质疑和不赞同,显然是认为邓布利多留给她的《诗翁彼豆故事集》只是一本巫师界的童话书,“你相信三兄弟的故事?你相信会有老魔杖,复活石以及隐形衣那样的东西存在是吗?”

“当然。”哈利耸耸肩,放松了一下下意识紧绷的身体,“佩弗利尔兄弟,哦,也就是已知死亡圣器最有可能的初代拥有者,众多死亡圣器的探求者都认为佩弗利尔兄弟就是故事里的三兄弟,虽然我认为那故事就是个故事,但是他们以及他们所创造的东西却是真实存在的。”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赫敏语速变得缓慢,“你的意思是死亡圣器的故事其实是围绕着那三样发明而出现的某种传说?”

“随意。”哈利不置可否地说,“但是如果你们也是死亡圣器的狂热追求者,那你们就会知道,戈德里克山谷里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墓碑上的标志是死亡圣器存在的有力证明,他在戈德里克山谷生活至死,而从那时到现在,隐形衣代代相传。”

“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是隐形衣的主人?那另外两样东西……”赫敏的声音戛然而止,扭头的动作就就像是有双无形的手强硬的把她的头掰过去一样。她侧头看向纳威和罗恩,然后他们三个一同看向哈利,眼睛里写满了相同的惊讶,声音而是同样的震惊,“一直到你吗?哈利……”

哈利想了想,笑了,“嗯,目前是我。”他说。

“梅林!”赫敏惊呼。

“那老魔杖和复活石也在你手上吗?”罗恩问。

“当然不。”哈利笑笑,“我刚说过对它们没什么了解,相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隐形衣。”

“那你知道老魔杖在哪吗?”纳威焦急地说,“伏地魔还会找它吗?会找到吗?”

“这个问题……”哈利说着看了一眼邓布利多的长袍口袋,然后又把视线滑到衣袖,“我想应该是不会去找了吧,他可能都不会再听到老魔杖的传说。”

更别提从邓布利多,嗯,从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手里夺走老魔杖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