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完结倒计时!
没算错的话下个星期就可以完结正文了,还有一篇番外
之前说的我会做到的,虽然有点麻烦(^_^;)

黎明前的黑暗Ⅱ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伏地魔的态度很模糊,食死徒最近几乎完全销声匿迹了,很难说他们是不是在预谋什么……”
“按照常理,”詹姆斯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担忧写满了他依然英俊的脸,“我们通常称这个时期为‘最后的黑暗’,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就取决于我们能不能熬过这个时期。”
“他一定在计划什么大动作。”他最后肯定地说。
“最后一局棋。”邓布利多面色沉重。
****
八月一天天过去了,格里莫广场中间那片荒草在阳光中枯萎,变脆变黄,就像被担忧和恐慌折磨的每一颗心。这是自从伏地魔重掌食死徒之后最平静的一段时期,平静的就像是很久以前真正安定的日子。
没有食死徒,没有失踪和谋杀,它们销声匿迹的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很多人都在这平静中嗅到了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味道,而湿润的水汽已经濡湿了一些巫师的袍角。
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哈利站在楼梯拐角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听说有众多巫师加入了凤凰社……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他却没有在这里看到太多生面孔……
哈利转瞬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他摇摇头,又笑着感叹道:“邓布利多果然总是看的最透的那个人。”他这样轻声说着,转身走上了楼梯。
离开学只有三天了。
古老的石英钟钟摆昼夜不停的流逝时间,自从进入八月开始哈利的大脑就像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他不断地回想起很久的一切事情,那些已经变得不甚清晰的画面——圣诞夜的戈德里克山谷,变成蛇的巴希达奶奶;天寒地冻的森林和在寒冷湖水中发光的格兰芬多宝剑;几乎被毁掉的卢娜家;马尔福庄园;贝壳小屋;古灵阁里那条半盲的龙;猪头酒吧里小天狼星的镜子和阿利安娜的画像;被魔咒破坏的霍格沃茨和被地狱之火烧毁的有求必应屋;由詹姆斯,莉莉,小天狼星陪伴走入的禁林……
最后是国王十字车站……
又是国王十字车站。
一些画面和声音不受控制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和耳朵中,他重温当年自己走过的路,却越发感谢梅林。
“想点好事吧,哈利。”他对自己说,“想想你总不会再听到什么‘巫师无线电新闻联播’播报巫师、麻瓜或者其他妖精什么的死讯了,也不会被人抓起来,更不会害死朋友——只要打好最后一仗。”他说着踩上最后一阶台阶,古老厚重的地毯吸附脚步声,哈利走过几个房间,隐隐约约听到纳威和赫敏说话的声音。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午的阳光洒满不大的房间。哈利从枕头下抽出那本越来越厚的日记本,魔力运转于手指,打开了它——这是一本写了十几年的日记,但上面的字迹却始终如一,就像哈利定格在十七岁的灵魂。
哈利把日记本放在窗台上,自己也坐上窗台上看着窗外,枯败的草坪边上放着不知谁家的垃圾袋。今天虽然是个晴天,但是天空中就好像是蒙着一层雾一样灰蒙蒙的——这雾也笼罩在很多人心中。
摊开在窗台上的笔记本上写满了日期,一行一天,从那天开始直到今天,写了一连串。
哈利已经这些天没有看到过德拉科了。
****
离开学还有三天的时候,凤凰社还没有和小天狼星还有雷古勒斯获得联系,更不用说跟卢修斯一家。食死徒似乎成为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桶,让魔法部、凤凰社都无能为力。
詹姆斯眉间的刻痕一天比一天深,傲罗最近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但是与此相比他更在意更担心的是那些依然处在食死徒阵营中的人的安全。
但幸运的是事情总不会毫无进展。这天晚饭的时候,出门很多天的卢平终于回来了,他还带来了一点消息。
“我从狼人那里听来的……”卢平风尘仆仆,坐下来先喝了一杯水然后说,“食死徒似乎有所行动,但是具体是怎样的行动依然不清楚。”
詹姆斯双手合十相握,“知道他们要行动就是个好消息。”他说,“让我们来大胆假设一番——今天是8月29号,他们现在有所行动,目标最有可能的就是最近的9月1,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
莉莉放下盘子,声音里透着些难以置信,“伏地魔要袭击火车?”
“这……”詹姆斯吞吐了一下,似乎是没法下定论。
“不。”一直沉默的哈利终于开口,“他不会袭击火车,而是会等到所有学生回到霍格沃茨……”
“哈利你确定吗?这是猜测还是……你很了解他?”同样沉默了很久的罗恩问,哈利看向他,觉得他可能也帮其他人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不……还好,只是通过一些事情分析出伏地魔可能的心理。”哈利笑笑,接着往下说,“不管里德尔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这么多年来食死徒的宗旨都是‘保卫纯血统’,所以他们不会袭击火车,因为那样造成的伤亡太不可控……而且袭击火车也不现实,是直接用爆炸或者其他手段杀死整个火车上的人呢,还是把火车拦截在半路的荒野或者农田?”
“但是同时,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什么时候行动,又在什么时间袭击霍格沃茨。”哈利最后补充道。
“但这却是很宝贵的一次机会。”邓布利多说,他和格林德沃一前一后走进餐厅,“正如哈利刚才说的,目前伏地魔最有可能的举动就是袭击霍格沃茨,而这一行动的动机大家都清楚。”

餐厅里的所有人都看向纳威。纳威低下头,拿起面前的南瓜汁喝了一小口。
赫敏想了想,问,“邓布利多教授,你的意思是要把霍格沃茨作为,呃,战场吗?”她的语气很是疑问和犹豫,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也在思考一些其他的办法,“或许我们可以选择其他方式或者在其他地方?比如魔法部这种安全性也比较强的……”
“亲爱的赫敏,”邓布利多温和地说,“虽然我也想用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最后一点小麻烦,你要知道,在不想看到霍格沃茨被破坏的人中,我一定是那个‘最’,但是这种事情的选择权自始至终都不在我们手上。”他嘴角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惹的身旁的格林德沃发出了一声轻笑。
尤其是有关于‘大难不死的男孩’这点。哈利突然想到。
赫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邓布利多接着说,“纳威是我们手中最重要的一张王牌,也是打败伏地魔的希望以及终结一切的关键。”他看向纳威,“如果真的要开始最后一战,我还是希望能在霍格沃茨。”
“毕竟在霍格沃茨,那些值得帮助的人总会得到帮助。”他说了一句经典名言。
纳威想他明白邓布利多的意思了,“教授。”他想了想说,“我们是要把城堡武装起来吗?武装成一个堡垒?”
“嗯……”邓布利迟疑了一下,随即笑着说,“或许不需要把它武装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他促狭的对哈利眨了眨眼,“因为我们在地方阵营中还有一些得力伙伴。”
哈利笑了,也稍微放下了心。他想邓布利多肯定是知道了一些食死徒内部的情况。
“食死徒阵营只是靠水才团成一团的散沙。”邓布利多说,“太阳就要升起了,孩子们,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若无其事的去上学。”他对纳威、罗恩和赫敏说,“放心的把这些事情都交给我们。”
“那学生们?”纳威问,“是所有学生都要去学校吗?如果战争真的很快就在霍格沃茨爆发,那么他们的安全怎么保证呢?”
“很好的问题,纳威。这也正是我要说明的,”邓布利多说,“目前就这个行动我们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制造出学生们都去霍格沃茨的假象,要么真的让他们去学校,然后再疏散。”
“假象?”赫敏惊呼,她急切地说,“是变形几百个动物让它们登上霍格沃茨特快还是用夺魂咒直接在大脑里制造假象?这根本不实际,我们不可能变形几百个动物几乎大半天。”
“是的是的。”邓布利多慢条斯理,“第一条路确实如赫敏所说的难以实行,所以我们很可能会采用第二种方法——你们就当做不知道一切,和其他同学一切坐火车去霍格沃茨,之后在恰当的时候我会安全的转移未成年以及不愿意参加战斗的学生。”
“战斗?”哈利皱起眉。
“会有很多人想要战斗的,哈利。”邓布利多安抚一样的对哈利说,“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伏地魔和他的追随者们已经做了很多丧心病狂令人气愤的事情了,他们伤害巫师,摧毁家庭,不在乎任何人的生命——这是巫师界的战斗,是每个正义巫师的战斗。”
“我们不是孤军奋战。”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