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黎明前的黑暗Ⅲ是的,我们向来不是孤军奋战

八月三十一日,心急如焚的詹姆斯终于通过隐秘的途径得到了小天狼星传来的消息——一张像是废纸一样画满了各种图案和线条,还有大片墨水痕迹的羊皮纸。
“哦,这是我们上学的时候瞎搞出来的。”詹姆斯看了看那羊皮纸,然后递给了卢平,“大脚板在上面所写的信息正如我们猜测的那样,伏地魔已经计划好在九月一日晚上袭击霍格沃茨。”
“袭击?”邓布利多咀嚼着这个词。
“他或许是想要控制霍格沃茨,从而夺取魔法世界中主要的一部分权利。”格林德沃分析,“如果他能掌控霍格沃茨中所有学生,那么他就能借由他们控制所有家长。”
“或许交出纳威·隆巴顿,他会让手下下手更加温和一些。”格林德沃对着纳威露出一个目的确切的笑容。纳威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邓布利多制止了格林德沃这种不道德的恐吓行为。他对格林德沃那番分析很给面子的鼓了掌,“谢谢你的黑魔王思维,盖勒特,这给我我们很大帮助。”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格林德沃颌首微笑。
不得不说这气氛实在是有些奇怪……哈利看了看邓布利多,又看了看格林德沃,抬手捂住嘴悄悄低头笑了半天。
“好,既然假设成立,那么我们依据假设做出的一系列规划也可以成立……”
“九月一号,表面一切如常。”
“最重要的就是安全的转移学生……”
在一系列讨论结束之后,邓布利多算是初步拟定了行动计划,他把需要这几个孩子注意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跟他们说了,剩下的具体事宜或许还需要凤凰社成员进一步的探讨。
在最后,邓布利多还是没忍住问了哈利的想法,当然主要是有关于决战日期的——在曾经看过的哈利的记忆中,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短短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
奋战、牺牲、奉献……希望和成功。
“是的教授,我曾经因为很多事情觉得这个世界是不可更改的,但是时间证明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哈利看着窗外闪烁的路灯,打开窗户施了一个无声咒,“所以,虽然我曾经也想过或许决战还应该是那个时候——不过那么多事改变了,救世主也换人了……所以让曙光来的更早一些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窗外,明亮的路灯照亮脚下的一方天地。
“另外教授,你说的对。”哈利看着邓布利多深邃的蓝眼睛,轻声说,“我们向来不是孤军奋战。”
****
这天晚上,哈利坐在窗台上无所事事翻着日记本,他已经很久没有在上面书写心情或者纠结了,记录下来的都是一些值得记录的重大事件——最近的就是从小天狼星他们被召唤回去的那天开始的日期。
但是今天他日记本上连续记录的日期注定要戛然而止,停留在八月三十一这天。
风尘仆仆的德拉科进门先是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哈利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从衣柜里拿出换洗衣服跟他说了一句:“我先去洗澡。”之后就冲进了浴室——反应过来的哈利轻轻叹了口气,把日记本合起来放好,慢悠悠的走到浴室门口,靠在门边和德拉科说话。
浴室里暖黄的光让人觉得温暖,有些影响交流的水声听起来也很悦耳。
哈利双臂环抱,歪着头,灯光穿透毛玻璃照亮他的半张脸,那绿色的眼睛在这暖融融的光里也荡漾着无比温柔的涟漪。
“你就说要上学,回来收拾东西?”哈利话里带着点轻微的疑问,显然是觉得这理由不太靠谱。
“不然你觉得呢?”德拉科的笑意被水声冲的悠长,“要不要进来一起洗?我没锁门——”
哈利抬手敲了敲玻璃,“真不凑巧。”他说,“我也刚刚洗完澡。”
“是吗?”德拉科悄无声息的走到门边,拉开门透出一线氤氲的水汽,“自己洗的澡?那我想你可能需要我帮忙擦擦背,嗯?”
哈利站直身子,透过那一道门缝仔细的端详德拉科,看他后拢的湿发,灰色的眼睛,成熟的轮廓……和颈间挂着戒指的那条银链,“或许是你需要帮忙擦背?”哈利挑挑眉,语气和表情是一样的调侃。
“哦,”德拉科装模作样的想了想,“我想是的,你说的……”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开门声。不远处罗恩挠挠头看着哈利,打招呼道,“嗨,哈利,你也要上厕所?”
“不是……”哈利没说完,罗恩就自顾自的歪头听了听声音,“嗯?有人在洗澡啊。”
“……”浴室里的德拉科在罗恩走近之前猛的关上了门。
但不知道浴室门开着的罗恩不觉得这是关门的声音啊,于是他懵了一下之后对哈利说,“里边是谁啊?他摔了?”
哈利终于没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罗恩不明所以,只觉得哈利突然变得有些奇怪。
浴室里的德拉科听着哈利肆意豪放的笑声脸更黑了——但是很快,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
天气还不错啊。
哈利站在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门口这样想。这一天是九月一号,每一年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一辆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黑色汽车已经等在门外,后备箱以惊人的肚量吞下了一行人的行李。
哈利和德拉科。
纳威,罗恩,赫敏。
韦斯莱夫人今早带着双胞胎匆匆赶来,不过她是赶着从他们去车站,双胞胎则是给每个人准备了一大袋子功效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东西,并且解释说:“晚上情况可能比较复杂,我们怕顾不上你们。”
“这可都是店里的精品。”乔治往嘴里塞着吐司含糊不清地说。
“所以我们一会儿有好大一批货要补。”弗雷德干了一杯南瓜汁。他们两个看起来很赶时间。
而韦斯莱夫人就是在一边催促着其他要去霍格沃茨的人抓紧时间,罗恩已经被念叨的烦了,可怕的是他这会儿又落下了东西,所以韦斯莱夫人的唠叨简直没有间断。
“是的我都收拾好了妈妈!”罗恩有些不耐烦的跟韦斯莱夫人说,然后走到车子后面把一个小箱子塞进了后备箱。
“纳威有落下什么吗?”莫丽又问纳威,纳威想了想,小心的摇了摇头,“好的。”韦斯莱夫人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她笑着对赫敏说:“赫敏你抱着克鲁克山先上车吧。”
德拉科边系着领带边走下楼梯,拐过门厅就看到了这么一幕——他整理了一下外套的领子,靠近站在门边的哈利,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韦斯莱夫人对格兰杰的态度比对她儿子还随和。”
“嗯……”哈利看着他们,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听到德拉科的声音之后笑容变得更大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她早就看出了罗恩喜欢赫敏?”
“所以说是在帮自己的傻儿子吗?”德拉科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但随即又笑了。
“走吧,上车。”他拉着哈利的手说。
哈利跟着德拉科走下台阶,听着他在那里似乎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是因为家长在这种事情上都比较敏感吗?”
“或许因为他们是过来人?”哈利想了想,说,“不过当年我父母谈恋爱的时候也很波折啊……听大脚板说头几年他自以为展现的风趣幽默我妈都当是他脑袋有问题。”
“大脚板和月亮脸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过男女朋友,不过他们都很招人喜欢就是了。”哈利看了看车前正在喋喋不休跟卢平说小天狼星为了这辆新车搞出的那些好笑事情的詹姆斯,“小天狼星是一直致力于帮詹姆斯追莉莉,莱姆斯一直因为他那个毛绒绒的小问题烦恼……不过现在好了啊,或许治理毛绒绒小毛病效果最好的就是斯内普教授了。”
“其实,”德拉科说,“斯内普教授应该觉得乖乖的狼人挺可爱的。”
“哈哈哈哈。”哈利大笑了两声,他想起了很久以前卢平变狼人那次惊人的战斗力,“好像说从莉莉学会狼毒药剂之后月亮脸的情况就越来越好了,像刚开始上学时候变身失去理智那种情况基本不会发生,大脚板还觉得挺可惜的。”
“幸亏他们是一个学院的。”哈利出于很多原因感叹了这么一句,德拉科看了看他,好像想说什么。
“好了,孩子们。”詹姆斯大概是跟卢平分享完小天狼星最新的蠢事了,这会儿终于想起正事来,“快上车!很遗憾的告诉你们,我们有一点赶时间。”
莉莉瞪了詹姆斯一眼,“亲爱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赶时间吗?”
“当然是因为时间本来就是珍贵而又难以把握的,亲爱的。”詹姆斯张口一本正经的胡说,莉莉笑着说了他一句什么。
詹姆斯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笑着招呼哈利,说,“来,你和德拉科坐前面。罗恩快点上车——乔治和弗雷德呢?”
“他们吃完早晚就坐骑士公交走了,说是有一大堆货要补。”罗恩说。
“你有没有货要补?”詹姆斯闻言看向卢平。
卢平这么回答他,“巧克力又不能打仗。”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