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黎明前的黑暗Ⅳ保护自己,保护战友,打败敌人

火车站向来人声鼎沸,人们步履匆匆带着或多或少的行李结束旅程或是奔向下一段旅程。在这里,他们不会在意周围的人。而忙碌于自身的麻瓜们更不会知道和他们同在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迎来了一年中第二次的客流高峰。
巫师们穿着普通简单的衣服走在往来的人群中,他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哪怕他们的行李推车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猫头鹰在笼子里舒展翅膀,一只壁虎从黄色头发的男人口袋里探出头,而他搂着自己的女儿消失在重重人影之间。
哈利抬手捂住嘴巴打了个小哈欠。每年九月一就像是一场战争,不管他之前把行李收拾的多么万无一失这天早晨总是会因为种种原因变得慌乱起来,而且他这几天晚上都看书看到很晚。
什么《高级魔咒》《高级变形指南》《黑魔法及防御术深度探究》等等等等他可是从来都没有看过的……虽然德拉科翻了翻书之后嗤之以鼻的说就算这些书他一页不看也不会对他的成绩有任何影响。
“那你在魔药课上干脆就不要带书好了。”哈利在小台灯下歪着头看着德拉科,翠绿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那点坏心思。
德拉科在床边坐下,笑着说,“那你在霍格沃茨最后一年的魔药课就要跟高尔克拉布那几个总是挨骂的D级一起度过了。”
哈利装作为难的想了想,“可是不管有没有他们,我都是Outstanding啊。”
“可是德拉科·马尔福要是因为没带书被赶出去,哈利·波特就是孤独的Outstanding了。”德拉科看着着哈利,台灯的余光眷恋的停留在他浅金色的头发和灰色的眼睛中,这光芒让他迷人,而与光同生的阴影让他更加迷人。
哈利看着他,嘴唇拉出一线弧度,最终终于是憋不住笑了起来。
“那真可惜,我恐怕永远也不能做唯一的那个Outstanding。”哈利这样说着。他关了台灯,书页上各种奇妙的植物和神奇的魔药都归于黑暗,悄然无声。
“因为斯拉格霍恩教授不会因为你没带课本就把你赶出去,”哈利走到德拉科面前,轻声说,“他只会让你和我看一本。”
德拉科低低笑了两声,“那真是太棒了,我很开心能跟你看一本书。”他微微仰头看着哈利,格里莫广场的路灯灯光照进窗子,在那双灰色的眼眸中点亮了一线荧光。
……
哈利放下手,海德薇在他的行李车里咕噜一声,惹的旁边的人扫来一眼。但是这个人的目光很快就从哈利的行李车里的笼子转移到了哈利的脸上,然后他又看了看带着黑色鸭舌帽的德拉科。
“明星吗?”那人自顾自的咕哝一句,“看着怎么有点像那个汤姆……还是杰瑞的。”
哈利立马把听到的这个用来调侃德拉科,但是德拉科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一副神游的状态推着行李车往前走。哈利和德拉科走在一行人的中间,前面是纳威罗恩赫敏看起来心事重重的背影,在罗恩的旁边韦斯莱夫人一直小声提点着他和金妮什么。
有几次,德拉科的车都差点撞上罗恩的腿。
哈利不得不用胳膊肘撞了德拉科一下,“在想什么呢?”他问。
德拉科恍神一般的微微抬起头,隐藏在帽檐阴影下的眼睛盯着哈利看了一秒,笑了一下,然后才转过头专心走路。
“在想……”他尾音上调,“美妙的夜晚。”
哈利挑眉看他,半晌也拖长了音笑着说:“是啊。”
德拉科歪头看他。
“今晚会是无数巫师人生中最美妙的夜晚。”哈利说。
****
“刚才那是丹顿吧?”詹姆斯把眼神从走在前面的几个孩子身上移开,和莉莉边走边闲聊,两个人手挽手走在行人之间,就好像在花园散步那样闲适,詹姆斯不时和擦肩而过的人点头致意,而莉莉脸上一直带着温柔得体的微笑。
“是啊,”莉莉说,“想想他家孩子也到了上霍格沃茨的年纪了。”
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可能是来车站送别亲友又很像是和朋友约好了一起短途旅行普通的夫妻,偶然也会有一些匆忙的行人看到他们,想着这一对真是恩爱。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每一个转头的动作,每一个眼神里面都充满了对周围的探视。詹姆斯快速的分析着周围的人,看看是不是有一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守在这里,他分辨着周围有没有心怀不轨的阿尼玛格斯和喝了复方汤剂或者变了形了的,观察着他们没有奇怪的动作,比如那种手放在身体某个位置,好像下一秒就要掏出什来的人。
“周围情况怎么样?”莉莉面色不变,侧头低声问詹姆斯。
“一切正常。”詹姆斯又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不该出现在这的眼熟身影。”
莉莉冷笑,“看来他们是真的打算一举攻破霍格沃茨。”
詹姆斯抬手搂上莉莉的肩膀,“走吧。”
****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人也一点也不少,甚至更加嘈杂和熙攘。家长呼唤着孩子的声音和猫头鹰的叫声交杂在一起,显出了无比的生机和热闹来。哈利扫过一个个眼熟的面孔,然后又低下头看了看那些亦步亦趋跟在自己父母身边的稚嫩的新同学。
“好了,伙计们,因为你们都知道的原因所以离别的话咱们也不用说的太多了,”詹姆斯对所有孩子说,“直接把你们的行李弄上车吧。”
于是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大家都忙着把行李上火车,把宠物妥善放好,最后终于弄得差不多的时候思考了一路的赫敏拎着箱子问哈利,“你觉得……今晚我们是不是可以先……”
“嗯?”哈利看向她。
“或许我们可以先告诉我们的一些朋友?”赫敏说这话的时候显出了一些犹豫。
“你当然可以告诉你觉得会参战的朋友。”哈利笑了笑,“当然还是打有准备的仗最好了。”
赫敏身后的罗恩插嘴,“说的对。”
哈利看着他们两个,觉得自己还是不打扰他们比较好,“那我们去那边了。”哈利指了指身后的大车厢,那里坐着的基本上都是斯莱特林,“晚饭见。”
“好的,晚饭见。”
德拉科看着愉快摆手的哈利,也问了他一个问题,“关于今晚你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哈利和德拉科走在车厢的连接处小声的说着注定会载入巫师史的夜晚,“当然没有。”
德拉科看着哈利。
“格林德沃不是说过一句话……”哈利想了想说:“战争不需要计划,只需要打败你的对手。”
“所以他被邓布利多打败了。”德拉科平静的插刀。
“是啊,所以邓布利多会制定出尽善尽美的计划,我们只需要保护自己,保护战友,打败敌人……”哈利说着就叹了口气,“可是保护自己保护战友偏偏是最难的事情啊。”
他摇了摇头,把那些画面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希望长久以来的这些铺垫能让大家活着看到散尽雾霾的天空吧……好了,”哈利拉开车厢的门,跟大家打招呼,然后大家跟面无表情的德拉科打招呼。
“我们坐这吧。”哈利拉着德拉科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上。
“暑假过的怎么样,哈利?”潘西从座椅靠背上冒出头,立刻就遭遇了德拉科的冷眼,“哦,好吧,看来现在还不是愉快的闲聊时间。”潘西调侃了一句,然后就很识趣的消失了。
哈利看着德拉科,就那么看着,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严肃还是放松,但是被那双绿眼睛这么盯着德拉科总会有一种被对方完全看透了的感觉……这让他,难免有一些不舒服。
“或许我们应该聊点轻松的东西。”哈利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两块巧克力,撕开包装纸伸手喂了对面的德拉科一颗,“那么德拉科·马尔福先生,步入霍格沃茨第七学年的学习生活之后,你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呢?”
“N.E.W.Ts优秀。”德拉科摸不清哈利到底想要说什么,于是先试探的说了一个最近的。
“哦,当然。”哈利点点头,“N.E.W.Ts优秀非常重要,霍格沃茨对教授的要求一直很高。”
德拉科眉间出现细小纹路,“你已经决定毕业以后在霍格沃茨任教了?”
哈利点点头,“是啊,五年级的时候就确定了吧?我当时不也跟你说过?”
“你小时候明明一直想当傲罗的。”德拉科说,虽然他觉得傲罗并不是什么好职业,相比较来说还是霍格沃茨的教授更适合哈利。
“但是我觉得咱们两个都在魔法部……”哈利纠结了一下用词,“不太好。毕竟我晋升太快会让同事们很有压力的……很久以前那文章怎么写的来着……尽管马尔福们从未考虑过部长之位,但是权利的魔杖上布满他们的指纹。”
德拉科闻言无奈的摇摇头,很拿哈利没办法的叹息着他的名字,“哈利……”
“好啦不开玩笑了。”哈利说,“邓布利多教授说只要我成绩合格霍格沃茨就会聘用我任职黑魔法防御课。毕竟斯拉格霍恩教授年纪也很大了,他退休之后斯内普教授肯定还是会教授魔药学——毕竟我教魔药还是比较吃力的。”哈利哈哈笑了两声。
“我想到时候就把办公室的壁炉通到马尔福庄园,”哈利直言不讳地说:“毕竟你家比较麻烦,结婚之后肯定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那边的。”
德拉科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最后,他低下头,唇角牵出最缱绻的笑容,然后缓慢而坚定的握紧了哈利的左手。
蛇形戒指的灰眼闪动光辉。

评论

热度(20)